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十 少女多皮厚

时间:2018-07-24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地道内闪着微弱紫光,粗大蔓藤垂挂石壁,广泛分布于各处,石笋石柱密密麻麻的林立四方,地势时而狭窄,时而广阔,也有山谷与河谷,密林与草地。

    走了许久,只见有人恶斗。一方似是个巨大元灵,脑袋如牛,长着人身鱼尾,高约两丈,手持鱼叉。另一方则是一男一女,这两人穿着紫金长袍,手上白玉长剑,男的英俊,女的美貌,但那男子双目如鹰,鼻子宛如弯钩,身上电光闪闪,而女子眼角处点缀着零星银斑,发丝半黑半蓝。

    形骸暗忖:“这男的似是雷鸠变成,而女子则是神裔。”

    那大元灵大吼一声,一道水浪卷向那两人,雄雷鸠长剑圈转,女子掌力如盾,将水浪挡开,乒乒乓乓,石柱断裂。三人各自跳上矮坡,暂且僵持住了。

    水牛元灵怒道:“你们万仙派的欺人太甚,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苦苦相逼,毁我宫殿,杀我妻子?”

    形骸心下雪亮:“原来是天庭与地庭之争,这元灵是地下水神土地,那对男女是冲着他来的,双方激斗,激发龙脉,才引发山路灾害。“

    那女子喝道:“你在这山间私立邪派,搜刮供奉,鱼肉百姓,我等焉能容你?”

    雄雷鸠哈哈笑道:“是啊,而且我芹华师妹刚刚出山,正要杀一地庭妖孽建功立威!碰巧撞见你作恶,万万饶你不得。”

    水牛元灵一振鱼叉,喊道:“我相助此地凡人,令得他们风调雨顺,收成丰富,他们给我贡品,乃是顺理成章之事。我又没有要活祭,也不逼迫他们,双方互惠,何罪之有?”

    芹华指着他道:“还要狡辩?你私立名目,巧取豪夺,将天庭置于何地?你中饱私囊,使得世间百姓不尊天庭,不知天神,还不是罪大恶极?”

    水牛元灵摇头喊道:“天庭不管凡间疾苦,还有何颜面要凡间百姓遵奉?”

    雄雷鸠道:“废话少说,妖孽受死!”身上雷电嚓嚓,倏然间极快的冲向水牛元灵,斩出两剑,一道是剑风,一道是雷光。水牛元灵一跳,所站的矮山被削去一截,他虽躲开此招,但腿上却流出血来。

    芹华抢上刺出一剑,水牛元灵一叉子将她剑招格开,一低头,牛角顶向芹华,芹华惊呼一声,朝后翻滚避开。那雄雷鸠从后夹击,水牛元灵重重踏地,轰隆一声,周围地面水柱升起,环绕成圈,那雄雷鸠一剑将水柱劈出个窟窿,长剑划落,水牛元灵举兵刃阻挡,两人身子都是一震。

    形骸心想:“这雷鸠胜过水牛元灵一筹,那个芹华不是水牛元灵对手,但有她侵扰,那水牛元灵不得不防,必败无疑。”

    就在这时,一西瓜大小的小水牛从石笋后探出脑袋,见大水牛流血,惊呼道:“爹爹!”

    大水牛眼神惊恐,喊道:“你出来做什么?快走!”

    那芹华身影前冲,一剑刺向那小水牛,道:“孽畜,拿命来吧!”大水牛惊怒交加,一叉子将雄雷鸠逼退,死命朝小水牛奔去,但他隔得太远,相救已然不及。

    形骸现身,一道雷震九原打出,芹华长剑寸断,浑身酸麻,软绵绵的躺倒。那雄雷鸠立时将她扶起,见芹华口鼻流血,内伤不轻,怒骂道:“你是何人?胆敢伤我师妹?”

    形骸恨这女子残害幼小,本拟这一掌将这女子击毙,谁知她功力比想象的更高,竟活了下来。他将小水牛扔给大水牛,道:“你别管了,这二人交给我。”

    大水牛喜道:“多谢,多谢小兄弟。”但他不知形骸功力究竟如何,握紧兵刃,以防一旦形骸遇险,立刻冲上相救。

    雄雷鸠厉声道:“臭小子,你可知咱们是谁?我乃万仙派雷君子,也是上天的仙神!芹华是我师妹,你将她伤成这样,我非宰了你不可!”

    形骸知道世间的风行灵大多算是天庭一方,水行灵则是地庭一派。难怪风行灵与水行灵长年交战,水行灵死伤惨重。他道:“这位水牛土地并非罪大恶极,你二人苦苦相逼,还要欺凌幼弱,我便容你们不得。”

    雷君子目中惊怒,道:“好!好!一张嘴真硬,杀起来才算痛快!”这雷鸠本就是火爆霹雳的脾气,更不忍耐,陡然一动,剑刃如电,疾刺而至。

    形骸口吐寒霜,雷君子喊道:“道术士?”身子化作飞鸟之形,轻轻飘开,在上空盘旋一番,打下数道惊雷,形骸也打出雷掌,两者一碰,噼啪声中,火花四溅。形骸暗想:“他功力接近龙火功第六层,且天生有招雷之能。”

    雷君子见形骸的雷电道法造诣深厚,自也惊诧,但他生性好斗,而心中怒火中烧,更是杀意涌动,他身影闪烁,绕着形骸极快的飞行,形骸周围同时出现八道雷剑,只听一声雷响,雷剑一齐指向形骸。

    形骸使遁梦功夫,右臂复原,持剑鞘长剑,身子圈转,将八道雷剑同时收了,随后长剑一指,又有八道雷剑飞向那雷君子。雷君子大惊失色,身子下坠,险险避开这招,但脸上留下一道深深切口,鲜血淋漓。他颤声道:“你怎会绝甲剑神的平剑?你是这位大神的弟子?”

    形骸不答,向雷君子冲了过去,雷君子身法迅捷无伦,立刻躲闪,但形骸使平剑的“无手速剑”,双手一动,快而隐秘,那雷鸠根本不知形骸何时出招,胸口已然中剑,他“哇”地一声,身子飞出,形骸再使逐梦功夫,闪至雷鸠背后,一剑刺入他腹部,将他钉在地上。

    芹华见师兄惨败,花容失色,手脚并用的朝外逃。形骸拍出一掌,芹华遍体麻痹,俯身扑地,昏迷不醒。

    拜桃琴见形骸得胜,心下欢喜,又觉看的眼花缭乱,精彩纷呈,鼓掌喝彩。那大水牛元灵钦佩无比,笑道:“多谢小兄弟相助。”说罢大步走近,就要杀那芹华,替爱妻报仇。

    形骸道:“且慢,你若杀了这女子,天庭万仙派的高手仍会源源不绝的前来找你。而这雷鸠并非寻常元灵,而是天神,即使杀了他,他不久又会重生,此人知道实情,咱们遮掩不过去。”

    水牛元灵心知不错,道:“那...那该如何是好?”

    形骸手按雷鸠额头,潜运夺梦之法,将雷鸠记忆搅乱,随后再植入假梦,令他以为经过苦战,已将这水牛元灵杀死。紧接着,他依样对那芹华施法。

    水牛元灵道:“恩公兄弟,你这是做什么?”

    形骸道:“我令这二人记性紊乱,以为你已经死了。从今往后,你还是深居简出,少抛头露面为妙。”

    水牛元灵大喜过望,道:“是,是,恩公之言,我片刻不敢或忘。不知恩公尊姓大名?”

    形骸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不便告知姓氏,你也不必放在心上。”说到此处,注视这土地爷,暗忖:“我不知此元灵到底善恶如何,万一他也作恶,又该如何是好?”

    碰巧拜桃琴说道:“牛角河神,你好啊,我们地仙派的常常拜祭你,给你贡品呢,你认得我么?”

    水牛元灵面色惭愧,道:“唉,这儿拜祭我的人太多,小丫头,恕我愚笨,记不得你了。”

    拜桃琴笑道:“记不得我也没关系,你保住河流不发大水,渔民衣食无忧,咱们都很感激你呢。”

    形骸点了点头,疑虑顿消,又道:“只因这万仙派二人捣乱,使得灵气暴骇,惊扰山间通路,然则单单这一方,还不足以酿成那般大祸,北面是否另有一山神,也遭万仙派袭击?”

    水牛元灵急道:“那位北山神是个火元灵,叫做虎六尾,他平素与我河水不犯井水,我也不知他情形如何,但料来必是万仙之人加害。”

    形骸指着一旁的地下河,道:“还请土地爷速速收拢灵气,稳定龙脉,好令行人畅通无阻。”

    水牛元灵喊道:“且慢,恩公,你救我性命,我可不能令你空手而回。”说罢跳入水中,不久取出一物,道:“这宝剑是离落国国王当年落水时被我所救,赠给我的传国之宝,名曰’风波宝剑‘,还请恩公拿去。”

    形骸见那宝剑金柄蓝身,剑身上水纹灿烂,仿佛流动,美丽异常,确是一件奇珍异宝。但孟轻呓家中宝物无数,形骸的放浪形骸功也可随意造物,他摇头道:“不必,我是道术士,不想多带兵刃。”

    水牛元灵眉头一皱,见拜桃琴兴冲冲的看着这风波宝剑,神态渴望,他以为拜桃琴是形骸妹妹,哈哈一笑,将宝剑塞在拜桃琴手里,道:“小丫头,宝剑赠美人,你说好不好?”

    拜桃琴欣喜若狂,摸着宝剑,爱不释手,但仍道:“土地爷,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形骸道:“桃琴,将宝剑还给河神。”桃琴心里不愿,撅起小嘴,皱眉不语。

    水牛元灵摆手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本土地所赠之物,绝不收回,我还有正事要忙,两位莫要多言!”说罢抱起他儿子,往水里一跳,霎时不见。

    形骸叹道:“罢了。”招来一云孔雀,带着拜桃琴、芹华、雷君子,返回地面,将万仙派两人往树林中一扔,旋即走远,对拜桃琴道:“刚刚之事,你对任何人都不许说。”

    拜桃琴晃晃手中风波宝剑,道:“爵爷放心,我收了你的好处,自然守口如瓶啦。”

    形骸白她一眼,道:“你若是我徒儿,如此贪图财物,我非重重罚你不可。”

    拜桃琴拍胸口笑道:“幸亏我不是白雪儿,我...我是你的...对了!你的红颜知己,咱们一见如故,你救我性命,赠我礼物,待我很好,当真不错。”

    形骸心中暗叹:“如今的小丫头,脸皮一个比一个更厚。”脑袋又不禁隐隐作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