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三十 笑口不常开

时间:2018-07-08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漫漫黄沙,点点星光,沉折纵马而过,那女孩儿的气息变得清晰起来,宛如牵着沉折的手,指引他前进。

    他由此知道女孩儿还活着,心情稍定。

    是什么人绑走了她?沉折反复告诫她莫要外出,她为何不听?沉折难道不曾说过身为盗火徒的种种不便么?她难道不知这大漠沙海何等危险么?她难道不知富甲帮的奴隶主就在这附近么?

    她才复生不到半年,就像未长大的孩子一样,她本应该犯错。

    但对盗火徒而言,犯错等于送命。

    他离藏家军营已有数十里地,找到女孩儿之后,需得尽快赶回去。叛军虽比不上藏家军团,可对这沙漠熟悉,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莫名间,他忽然想起一年前的事,心头悲伤,几乎再度落泪。他此生几乎从不哭泣,仅有的两回,是在西海累得孟行海死去,还有女儿去世的时候。

    他是活人,但他更近似活尸,他觉得喜怒哀乐,嬉笑怒骂很累,人为何要哭?为何要笑?那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内心心思,何必要显露在脸上?

    但有时他会失控,证明他还存活。

    那天,他走入皇宫,想在出征前见一见女儿,向她道别。她年纪小,可却极其聪明,虽只两岁,可已然认人,能叫沉折爸爸。每当她这么叫,沉折便会俯下身子,抱她一抱。

    他忽然记起自己从未对她笑过,霎时心如刀绞。

    为何要笑?为何要哭?你自己知道就行了。

    但笑能让旁人高兴,哭能让旁人同情。你不笑,她如何知道你喜欢她?你不哭?她如何知道你想念她?

    那时,他走到圣莲面前,向她跪拜,圣莲冷冰冰的看着他,恰如沉折冷冰冰的应对她。她是沉折此生唯一的女人,也是主宰沉折生死的女皇,但沉折并不想念她的身子,也不惧她的权威。若非女儿在宫中,沉折会想方设法,远远避开她。

    沉折道:“微臣即将远行,特来向圣上道别。”

    圣莲女皇叹了口气,道:“将军,此去遥远,大漠险恶,还请小心。”

    沉折站起身,但仍弯着腰,小心翼翼的问道:“可否让我见一见琼儿。”

    圣莲女皇点一点头,道:“你随我来吧。”

    沉折察觉到了不对劲,她只需一句话,宫中侍女就会将琼儿带到圣莲面前,为何要她亲自前往?莫非琼儿生病了么?

    若真是那样,沉折想留在她身边照顾她。但或许也不用,宫中有的是御医,有的是灵丹妙药,南边战况紧急,沉折不能耽搁。

    他们越走越深,越走越低,越走越暗,沉折皱眉问道:“琼儿为何在此?”

    圣莲的身子微微颤抖,她拉住沉折手掌,沉折觉得她掌心都是冷汗。

    他大声道:“莲儿,告诉我!”

    听到“莲儿”二字,圣莲突然扑入他怀抱,泪水簌簌流下。沉折愕然相望,这比他还隐忍,比他还坚强的女人,为何会如此悲伤?

    沉折的心沉甸甸的,他的脚沉甸甸的,他几乎被黑暗压垮,他觉得呼吸都令人疲累。他追问道:“告诉我!告诉我!”

    圣莲道:“琼儿....琼儿她死了。”

    沉折怒道:“骗人!你...你为何骗我?”她准是受够了沉折的冷淡,受够了他的无情,故意编造谎话来,让沉折惊慌失措,让沉折关切分心。

    圣莲女皇走开一步,脸上犹有泪痕,却不再柔弱,冷冷说道:“今天你这般对我说话,我不怪你,但若有下次,不管我如何爱你,都要重重惩戒。”

    沉折不在乎,他只想知道真相。

    圣莲推开一扇房门,沉折在鬼火般的灯光下见到了琼儿的尸体。

    沉折跪倒在地,痛哭流涕,就像他少年时面对行海之死那样,他发狂般的握住琼儿的手,想要唤起冥火来,将她救醒,将她唤起。但他已太久不用冥火,心乱迷茫,无法激发这功夫。

    圣莲说她是生怪病死的,那病全无征兆,几天之内就要了她的命。

    沉折知道她在说谎,她宫中的宝物不计其数,她的功力冠绝当世,若她当真关心琼儿,她怎会这么快死去?

    沉折无法查明真相,无人知道实情,那些琼儿身边的侍女都被圣莲按上罪名杀了。她说她们照顾不周,累死公主,但真相如何?真相到底如何?

    罪大恶极之人并非圣莲,而是沉折,他几乎没在琼儿身边待上几天,他从未对她笑过。

    既然不曾笑,此刻哭又有何用?她的鬼魂会知道沉折为她哭泣么?即使她真有鬼魂,也只会凝视沉折,暗暗奇怪:“这个人是谁?看着有点眼熟。”是啊,沉折是个混账父亲,几乎没陪过琼儿多久。

    .....

    听说行海也在找

    缘会。那个女孩儿是随他们从西海逃离的少女,对行海而言,她犹如女儿一样。是巧合吗?还是冥火暗中作祟?沉折嘴上不说,但他和行海是最好的朋友,是冥火相连的兄弟与亲人,或许他们注定要经受相同的厄运,相似的打击。

    他还听说缘会失踪后,行海变得和以往不同了,他凭着龙火贵族的身份杀人,留下残忍的名声。

    世人以讹传讹,沉折知道行海,他不会滥杀无辜,被他杀的必是恶徒。

    但他也知道失去最爱的亲人会彻底改变自身,让他变得疯狂,变得不计后果。

    如果能见到行海,如果能与他谈谈....

    沉折于是又造了个女儿。

    她是沙漠中因果镇上的一个女孩儿,约莫十四岁,被水行灵害死,尸体完整。沉折听说了这件事,将她的尸首盗了出来。按理而言,沉折需将不同的尸首拼凑,但他并未这么做,而是直接用冥火复苏了她。

    她本该变作坏形尸,但她没有。她完美无缺,几乎和馥兰一样无可挑剔。在沉折眼中,她是个发青的水鬼,但障眼法生效后,她很美,美的令人嫉恨,令人痴狂,却又使得凡人暗中厌恶。

    他将她带在身边,宣称她是自己的奴隶,他在军中有无上的威名,一贯正直无私,品德无瑕,此刻忽有嗜好,军中的士兵反倒替他欢喜。

    但他们会说:这女孩儿很怪,总有那么点不对劲,似乎是蛊惑侯爷的妖精,或是克夫不祥的灾祸。

    沉折很警惕,他不许任何人靠近她,也不许女孩儿接近任何人。他知道女孩儿会散发诅咒,但那诅咒与其余活尸不同,鼠虫鸟兽会聚集在她屋外,疯狂的繁衍,泛滥成灾。沉折买来防虫防鼠的药物,于是她房屋周围又堆满了小动物尸首。

    沉折将自己所知的一切教给她,疯狂的钻研冥火,用冥火写信给行海,问他亡人蒙的冥火补遗录,收到回信后,废寝忘食的研习。女孩儿被人吸引,想变成人,沉折也想帮她,让她和自己一样,让她真正成为自己的女儿。

    但他偏偏又不能让她靠近凡人。

    也许他是错的,谁也弄不明白活尸如何能变作人,谁也不知是否真能如此。沉折是活人,行海是活人,但他们是绝无仅有的例子。

    沉折不该如此保护她么?也许他该放她离去,自己闯荡江湖,摸索自己的路子?但他不忍心她受半点伤害,哪怕一点点的挫折。

    他怕自己稍有疏忽,她会和琼儿一般悄然死去。

    他甚至不敢给她起名字,无名的人或许能躲过乾坤的惩罚,躲过上苍的诅咒。

    虽然遭遇了挫折,他的功力越来越强,龙火远远超越了第七层,踏入第八层的门槛。他一人就能抵挡数万凡人,或是数百个龙火叛徒、神裔邪人也奈何不了他,南方的叛军强悍至极,沉折又常常分心,但他仍节节取胜,夺回了龙国南边第一大城思索堡,至此,他有了更多闲暇照顾女孩儿了。

    城中有鸿钧逝水,他将女孩儿安置在里头,隔绝了冥火诅咒,那城堡极大极宽敞,女孩儿很高兴,她能微笑着跳舞,能够显露情绪,莫非是她即将灵魂飞升的征兆么?

    他逐渐重视折戟沉沙剑诀,试图以此看破命运,但他的修为显然还不够,不然女孩儿不会偷偷溜走。

    ......

    女孩儿的冥火引沉折来到一座村庄,村庄的广场上围着所有的村民,他们将女孩儿绑在一根柱子上,下方堆着薪柴,女孩儿被打得很惨,双手双脚都已骨折。

    村民们喝骂她,痛斥她,说她是妖女,令男人发狂,令女人嫉妒,说她带坏了小孩儿,让自己的女儿与男人发疯私奔,说她偷窃,说她纵火,说她挑拨离间,说她诱惑旁人,还说她吸人的血,吃人的肉。

    可沉折没见到任何人受伤,盗火徒是不会吸血吃肉的。

    女孩儿只是哭泣,万分害怕。

    她学会了悲伤,学会了恐惧,这教训终生难忘,那她已不虚此行。

    没有人能保持理智,没有人替她说话,没有人是无辜的,连小孩都是,他们都迫害了她,都想杀死她。

    杀死我的女儿。

    .......

    凌晨时,沉折抱着女孩儿返回思索堡,而那村庄已没了活人。

    女孩儿问道:“沉折,为什么我要他们抱我亲我,他们都躲着我?”

    沉折反问道:“所以你确实诱惑了他们?”

    女孩儿奇道:“我要与人亲近,让旁人喜欢,这么做有错吗?”

    沉折笑了起来,他回答:“人的一生,真正值得亲近的、喜欢的,两、三个已经足够了。”

    女孩儿又道:“你笑啦,笑起来真好看,以后能常常对我笑么?”

    沉折收敛笑容,道:“人的一生,真正因喜悦欢笑,两、三次已然足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