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五十四 胜负不挂怀

时间:2018-07-08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形骸心道:“本门乃道法之宗,他们是家国勇士,当以礼相当,留有余地才是。”于是微微躬身,道:“七雨兄为国效力,好生叫人钦佩,在下自当遵命。”

    藏七雨脸色稍缓,又想:“听闻道术士运功时损耗本元,纵然厉害,难以为继,此人使出那般惊世骇俗的手段,还能有多少余力?且让我与他周旋一番。”点了点头,摆开架势,忽然间手中大剑斩出数道剑气。

    形骸见他真气不错,手法也妙,当真相斗,与息世镜的天狗食月在伯仲之间。他暗忖:“我让他走上十合,全他颜面,再出手败他好了。”虽说这般想,但身为道术士,技艺不乱,有条不紊,先召出一头大牦牛,牦牛体壮皮厚,中了剑气,只闷闷叫了几声。

    藏七雨朝牦牛冲去,突然侧扑,一招“鲤鱼跃龙门”,跳过牛背,直取形骸。形骸使两成真气,打出“飞火流星”,藏七雨人在半空,却能随风挪移,动作轻巧,避开火球,斩出东山剑风,又被形骸以飞火流星抵消。

    两人绕着牦牛转圈,藏七雨使天兵派的“神行迷踪步”,形骸则用气舞掌的轻身功夫,藏七雨剑气不绝,形骸也是火球连连,斗得甚是紧张激烈。

    袁蕴、裴若皆猜出形骸心意,暗暗赞许:“不错,得饶人处且饶人,纵然得胜,也不伤两派和气。”看台上的人也觉得甚是精彩,随着两人拼斗而喊叫拍手。

    过了一盏茶功夫,形骸加重力气,掌中火球大了一倍,藏七雨抵受不住,径直被轰下了场,好在他真气浑厚,久经战阵,落地后打了几个滚,只受轻伤。他本就打算让沉折战胜形骸,自己与他缠斗许久,耗此人力气,自也达到目的,心满意足,擦一擦汗,拱手道:“在下输了,果然好道法!”群众哗然,为两人叫好。

    形骸点了点头,望向沉折,沉折也望着他,表情宛如冰雕,却无出场之意。天兵派中另一人落在场中,昂首说道:“在下天兵派裴礼!”此人似乎打的也是拖延消磨敌人的主意,更不给形骸喘息之机,掌中摸出十八枚铜钱镖,一扬手,暗器上下分布,飞速打出,好似一场急雨。

    形骸见那暗器受内劲相助,闪闪发光,又快又强,十分锐利,手掌在面前一转,使雷震九原心法,霎时雷光似盾,将暗器全数击落。裴礼见自己得意招式顷刻被破,自也恼恨,再取出十枚闪电锥,向形骸投去,这暗器比铜钱镖更沉更猛,破空时声如尖哨,去势凶狠异常,对准的都是形骸眼睛、额头、裆部、心脏等要害。

    形骸暗暗有气:“咱们又不是生死相搏,你何必出手这般狠?”单手轻振,身前真气密布,谁料那闪电锥之中有一枚砰然炸开,散出毒雾,将形骸罩住。

    裴礼大喜:“此乃‘阴魂散’之毒,任凭你真气强横,也能穿透入内,此毒虽杀不了人,但可叫你一时三刻丧魂落魄!”他自知身上使命是让沉折夺魁,可即便自己得胜,分数也远及不上沉折与玫瑰,故而早下定决心要赢过形骸,显显自己本事。

    正得意间,雾中雷光一闪,裴礼中招,登时全身麻痹,直挺挺躺倒,形骸走出毒雾,神态如常,说道:“雕虫小技,怎奈何得了我等道术士的融融功?”他体内真气极为深厚,加上放浪形骸功之效,那阴魂散对他丝毫无用。

    裴礼急着想要相抗,但躯体僵直,麻木得没了知觉,形骸将他抛下了场,看台上山呼海啸,群情振奋,朝廷乐队吹号打鼓,好似行军曲、冲锋号一般。

    形骸心想:“师兄,只剩下你我了。”

    他知道自己不能取胜,但他却觉得自己终于来到了这里,走到了沉折面前,赶上了他的足迹,得以心满意足。他们已有两年不曾见面,但那份建立在患难之际、生死关头的友谊却不会磨灭。那或许是他们少年时最珍贵的回忆、最无可取代的经历。

    他摸出那断角,回想沉折在西海所传的手法,正想抛还给沉折,骤然间,他胸腹间尖刀刺入般剧痛,脊髓似成了一条蜈蚣,自顾自蜿蜒扭动。形骸张大嘴巴,手掌一松,断角落在地上,乒乓作响。

    他体内真气宛如恶龙肆虐,怪虫起舞,撕咬他全身经脉,将他的龙火熄灭,压制得低微衰弱。他双腿无力,双手酸软,可外表上却又半点也看不出来异样。

    那一晚,圣莲女皇的举动清楚浮现在形骸眼前。她轻触他脸颊、肩膀、大腿,亲吻形骸嘴唇,那并非示好,而是阴狠的功夫。她深怕形骸临时改变心意,于是留下了这么一手。

    她惩罚形骸曾对她顶嘴。

    她向形骸示威,告诉他身为女皇的无上神权。

    她也许还想教训形骸,让他明白自己别无选择,无论他愿不愿意,这一仗他都必败无疑。

    他死死与那法力相抗,难受的魂不守舍,此时,沉折走到形骸面前,拾起那断角,问道:“你没事么?”

    形骸苦笑道:“没事。”

    沉折又道:“我知道你为人如何,当初你武功低微、初学乍练,已比任何人都勇敢坚强。”

    形骸脸色惨白,直起身子,平视他这位有如兄长的好友,他能感到两人体内的冥火在共鸣,沉折看似冷漠如冰,可他比形骸更激动的多。

    什么盘外招,法外计,什么圣旨圣意、龙心皇旨,都给我见鬼去吧!这是我与师兄之间的事,不容任何人干预!

    他盘膝坐倒,沉折也不逼迫,退后一步,耐心等候。就像当年在那冥火风暴柱前一样,形骸冒险运功,沉折孤身守候。

    一团黑色的影子,犹如水滴,飘荡在形骸头顶,那水滴缓缓淌动,从形骸天灵盖中钻入。

    圣莲女皇、孟轻呓、袁蕴等见多识广之人皆身躯震颤,大惊失色,袁蕴气得发抖,骂道:“这小子当真胡来!他不要命了么?”

    裴若急问道:“总掌门,这是什么道法?”

    袁蕴低声道:“这不是道法,这是妖法,他招来归墟妖,附身体内,增强自身灵气!”

    归墟妖当年曾在声形岛上引起轩然大波,害死许多人命,险些不可收拾。裴若深知此妖可怖,又见纯火寺在旁虎视眈眈,深怕被瞧出端倪,心急如焚,大喊道:“师弟!快散去这法术!”

    形骸心中声音响起:

    “后卿、阴影之神;

    旱魃、迷宫之主;

    尸犼、墓穴之王;

    笑屠、湮灭之灵;

    将首,虚无之尊。

    吾效忠于诸位,求诸位救吾逃离苦海,指引吾返回虚无之地。”

    他见到阴影,见到迷宫,见到墓穴,见到湮灭,见到虚无,骸骨神放声大笑,癫狂的呓语在空中盘旋,仿佛漫天诸神都发了疯。

    那疯狂缓解了痛苦,恢复了他的真气。

    形骸起身,朝沉折点头,冥虎剑在手,沉折眨了眨眼,苍龙剑出鞘。

    沉折劈出一剑,形骸竖剑格挡,哗啦一声,剑气从他身旁绕开,将擂台切割成三。观众见这一招之威,又见形骸竟能挡住,皆大声惊叫起来。

    形骸使雷震九原功,周身雷电缭绕,朝沉折刺出一剑,沉折拦住,但这一剑引雷下击,空中十道天雷砸下,沉折使海魔拳的“河乱海夷”,水光似幂,横在头顶,将雷电挪开,落在四周,身边擂台粉碎,众看客又是一通大呼小叫。

    沉折一跃近身,使风雷十剑,形骸还以风雷十剑,两人功力不凡,皆在顷刻间刺出数十剑,剑风一股一股,一圈一圈,将擂台斩裂,将龙柱斩断。形骸这两年来注重修法学道,纵然雷震九原功神妙,真气直追沉折,但剑法上不是沉折对手,挡了二十招,沉折打出一拳,形骸中招,顺势退开,左右挥剑,雷霆震荡,防止追击。

    玫瑰见两人转瞬间将这坚固的擂台毁得不成模样,心下惊骇,暗忖:“他两人的境界只怕皆已能比肩东山爷爷了!”台上也有老臣想道:“我瞧过许多次大会比武,这一次实可谓千载难逢,前所未有。”

    沉折凝立不动,传声道:“你不用放浪形骸功么?”

    形骸答道:“你怎地不用阳火神功?”

    两人都笑了一声,神色严肃,沉折使出“神行迷踪步”,眨眼已在形骸身后,一剑刺落,形骸一回头,一张嘴,口吐寒霜,但沉折这一剑运用心想事成剑法,突破寒冷,急速而至。形骸斩出冥虎剑芒,沉折身形一变,踢中形骸胸口,形骸一凝神,雷电骤至,沉折中招,闪身而退。

    形骸连打手势,足下骨刺进入龙脉,施展“地狱无门”,但这道法经他数月修炼,再借归墟妖法力,已截然不同。蓦然间,四周升起数百个怨灵,众怨灵化作实体,正是草原上兆国冤死者模样,众怨灵听形骸指使,向沉折杀去。众人见了这许多妖魔鬼怪,心中惊恐,吓得不由自主朝后一退。纯火寺有和尚怒道:“为何神道教钻研死灵妖术?”

    沉折仰天长笑,终于使出折戟沉沙剑诀,在怨灵中来回穿梭,寻隙攻打,纵然每个怨灵皆远胜精兵强将,但沉折游刃有余,仍挥洒自如,丝毫无碍,形骸只觉他精神振奋,十分喜悦。

    形骸心想:“师兄当真了得,纵然我全力以赴,也胜不了他。只可惜我不能使放浪形骸功,他不能用阳火神功,未能拼斗到底。”此时,圣莲女皇那法术再度发作,形骸痛的一个趔趄,法力全失,归墟妖趁势作怪,但形骸竭力将它遣返阴间,他口吐鲜血,单膝跪地。

    怨灵消散,他想要认输,可一时发不出声。但沉折也长剑落地,他捂住胸口,喊道:“孟行海,你....你迫我至绝境,令我心脉受创,手段....果然...高超...”说话间,他一声惨叫,鲜血喷洒,摔下了擂台。

    形骸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再看看圣莲女皇,她面带冷笑,形骸只觉她表情难看的有如女鬼。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