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八 入帐为宾客

时间:2018-07-08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形骸见他似比自己年少,于是问道:“不知这位小兄弟尊姓大名?”

    独目少年向他鞠躬,行的是沃谷族之礼,他道:“我名叫烛九,哈塔,愿你途中风不绝,水不断。”

    形骸问道:“哈塔是什么意思?”

    烛九道:“哈塔在龙国语中是祝你好运之意。”

    形骸道:“这就是了,我叫孟行海,哈塔,愿你....愿你牛羊成群,那个....家人安康。”

    烛九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那向导敷衍两句,便迫不及待、头也不回的走了。形骸叹了口气,道:“世人贪图安逸,远离山海,居于陋室,未免落俗。”

    烛九道:“行海兄,你为什么来我们草原?”

    形骸道:“我需找紫怡部落,向他们求一件东西。”

    烛九笑道:“这可巧了,我也在找紫怡部,也要问他们要一件东西。”

    形骸心里一紧,忙道:“你先说说问他们要什么?”

    烛九皱眉道:“你年纪大,该让着我,你先说。”

    形骸唯有答道:“我的家园土壤下有了妖魔,唯有紫怡部的火龙水才能驱逐。”

    烛九瞪大眼睛,道:“那可抱歉,我不能替你当向导了,因为我也要找火龙水,而那火龙水听说甚是珍贵,我不能任由你与我争夺。”

    形骸怒道:“好小子!你骗得我向导离开,现在却出尔反尔?”

    烛九笑道:“咱们出门在外,事态往往瞬息万变,你那向导本就想撂挑子不干,又关我什么事了?”

    形骸道:“我不管,冤有头,债有主,是你小子坑了我,就莫怪我死缠烂打,盯着你不放。”

    烛九轻哼一声,复又钻入帐篷,形骸心里骂了几句,厚着脸皮也跟了进去,里头仅这小骗子一人。烛九一愣,倒了碗酒,刚想喝,形骸手快,把酒抢过,咕嘟咕嘟一口喝干了。

    烛九道:“你这龙国人好不讲道理,依照沃谷族习俗,抢别人酒喝是要被天惩罚的。”

    形骸道:“你抢我火龙水,我就抢你酒喝!”

    烛九苦笑道:“你是傻子吗?这族里会说龙国话的多得是,你随便找人一问就行,何必缠着我?”

    形骸瞪眼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再说了,你小子也要找紫怡部,跟着你准没有错。”

    烛九摇头叹道:“真是好心没好报,你们龙国人当真霸道。”说罢举起酒壶又要倒酒,形骸有心气他,眼看他酒碗快满,又一把抢过,对嘴就喝,谁知那酒入口奇苦,形骸猝不及防,噗地一声,全吐在地上。

    烛九捧腹大笑,说道:“你看,你看,这么快就遭报应了。”

    形骸恼道:“小骗子!你在酒里下毒?”此人手法巧妙,何时动的手脚,形骸却没瞧出来。

    烛九眨了眨眼,道:“这不是毒,这是薰衣草,是治病的药,我看你这人火气大,所以帮你治上一治。你们龙国人脾气厉害,可最容易上当受骗。”

    形骸道:“古语云:心无思者是为明智,心无尘者是为慧光。我看似上了你的当,但你这骗徒也被我拆穿,实则还是我更胜一筹。”

    烛九见他兀自嘴硬,笑道:“是啊,是啊,你自讨苦吃,自找罪受,确实是我棋差一招。”说罢从腰间取出一根骨笛,默默想着指法,在孔洞上不停挪转。

    形骸心想:“火龙水的事,就着落在这小滑头身上。我为人光风霁月,正气长存,而他身有残疾,我本不该与他一般见识,可事关生死存亡,却也管不了那许多了。最多找到火龙水之后,我与他七三分成,我七他三,至不济也该六四分。如果他可怜巴巴的求我,便是五五分也可....”

    烛九皱眉道:“你这人讨不讨厌?我要吹笛子了,还请你出去。”

    形骸哈哈大笑,道:“吹笛子为何要赶人走?你说了要做我向导,便休想将我打发了。”

    烛九道:“这骨笛上有动物灵魂,咱们沃谷族吹笛子的时候,要是对面那人是个大混账,笛声就会走调。”

    形骸怒道:“你骂我是大混账?当世之中,似我这等顶天立地、行侠仗义之人,可谓少之又少,就快濒临灭绝了。你见识低微,可是有眼无.....”话及于此,想起他左眼状况,自知失言,忙闭口不语。

    烛九冷冷说道:“我说你是大混账,难道说错了么?”

    形骸理亏,只板着脸不答。烛九不再理他,开始吹奏骨笛,笛声柔美悠扬,甚是灵动巧妙,形骸想起这笛子是动物骸骨制成,便多了一份神秘奇异的感慨,又想:“他说这骨笛在大混账前吹奏会走调,如今似乎并未出差,那大混账一说,

    自落不到我的头上。看来这小子也瞧出我这一身铮铮铁骨、忠肝义胆,只是口是心非罢了。”

    烛九吹了一段,又闭目说话,似在讲一段故事。形骸听他说的是沃谷族语,半点不懂,憋了半天,道:“你说的是什么?”

    烛九道:“关你什么事?”

    形骸道:“出门在外,多交朋友,少结仇家,此乃自古不变的道理。我客客气气问你话,你当开开心心回答才对。”

    烛九皱眉道:“你也比我大不了一岁,怎地比个老头话还多?”

    形骸道:“老人怎么了?活的越老,越有智慧。我以少年人之风骨,学老年人之睿智,取长补短,既精力充沛,又自知自明,岂不甚好?”

    烛九喊道:“你别捣乱啦!快给我滚出去!”

    形骸正要争执,见这小子红了眼眶,似要流泪,他吓了一跳,忙不迭出了帐篷。但忽然想起一事,又回头说道:“我就在外头,你可休想开溜。”

    烛九道:“我知道了,烦死人了!这帐篷是我家,我烛九又怎会逃跑?”形骸这才怏怏缩头。

    他站在帐篷外,沃谷族人走来走去,时不时朝他点头致意,形骸有样学样,照本宣科。沃谷族人最是热情好客,对龙国人尤其友善,只是见他从族中帐篷里出来,已是族中某人的客人,不便再款待于他,所以也不来多问。

    形骸心想:“这小子奇奇怪怪,别别扭扭,他是不是这一部的人?看他帐篷里家具齐全,应该不会错了,但他为何独居?又为何要找紫怡族要火龙水?莫非他也要对付大地下的难蛇?他又吹笛子,又说故事,是不是与找紫怡部有关?”

    忽然间,只听烛九说道:“你进来!”

    形骸昂首挺胸,摆足龙火贵族架势,走入其中,见桌上摆着两盆干果,两个酒碗,一个酒瓶。烛九指了指酒菜,道:“先前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形骸心意登平,道:“知错难改,善莫大焉。你年少轻狂,难免犯错,见你如此诚意,我便原谅你了。”

    烛九又道:“你别得寸进尺,那火龙水仍是我的,你若想要,得自己想法子问紫怡部讨。”

    形骸急思主意,想了半天,说道:“你要不要翡翠?”

    烛九柳眉一皱,喝了口酒,挥手示意,形骸赶紧也喝了口。烛九才道:“你们龙国人就知道翡翠拳头,反正老子天下第一,钱买不通你,就用拳头打服你。不管是不是我的,统统都要抢走。”

    形骸摇头道:“小兄弟,你太看轻我等龙火贵族了。比如我这样的国之大侠,就单单用翡翠攻势,不会用拳头揍人。”

    烛九忍俊不禁,笑道:“如果用翡翠收买,又算什么狗屁大侠?”

    形骸叹道:“只因尔等偏远荒民,不服礼化,故而不能以德服人,否则你听我跟你讲道理,早就服服气气的了。”

    烛九道:“你以为我没念过龙国的书?我书读的未必比你少,但龙国的教条法规,是想奴役我们,拘束我们,让我们臣服。可我们是草原上自由的人,如果学了你们龙国的道理,就不再自由了。”

    形骸又喝了口酒,点头道:“神赐了野性,人得了愚昧。或许咱们龙国先贤大哲所创之道,在自然之中,可谓自愚自盲。”

    烛九笑道:“你看,你倒也未必冥顽不灵、顽固死板,和你说道理还能说得通。”

    形骸道:“这是当然了,世上没有比我更讲道理,更好说话的人。”

    烛九哈哈大笑,道:“好个自吹自擂的龙火贵族!”举碗道:“干!”

    形骸也道:“干!”两人遂一饮而尽。

    烛九又道:“你根本半点不知道咱们沃谷族的风俗习惯,对么?”

    形骸叹道:“我虽渊博,却也未必全知全能。我这不是谦虚,而是实情如此。”

    烛九笑道:“你这怪人也知道谦虚两字?”顿了顿,又道:“咱们沃谷族里,如果外人太太平平,安安分分的入了帐篷,就是客人。哪怕与主人之间有深仇大恨,主人也要款待此人,给他食物和床铺,还要保护客人十天之内安全无事。如果不是这样,我早动手把你赶走了。”

    形骸奇道:“这规矩虽然甚好,可未免有违常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卧榻之侧,岂容敌人安睡?”

    烛九道:“咱们也不是迂腐的傻瓜。族规上虽这么说,但那食物可以是坏的,床铺可以是干草,也可以出言侮辱你,激你动手,那时你就不是客人,而是不请自来的外人,我就算杀了你也不算违规。我看你断了胳膊,有些可怜,先前喂你喝苦酒,你没对我动武,就算通过了我的考验,因此我必须款待你。”

    形骸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当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