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四 风吹大草原

时间:2018-07-08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放浪形骸歌

    晨曦微亮时分,形骸驾马车回到门中。众门人见马车上全是杀人疯魔的尸体,心头无不惶恐,暗想:“他们全被行海杀了?”

    他将尸首交给其余门人处置,一道童走来道:“行海,总掌门要见你。”

    形骸来到执掌塔,见六老坐成半圈,正议论这件惨剧,他躬身道:“诸位师尊,你们找我?”

    袁蕴点头道:“行海,你说说怎么遇上这些凶手的?”

    形骸说了前往雷府之事,又说了那雷府小公子异状,他竭力公正客观,不夹情感,只陈述所见所闻,心想:“这小公子确实古怪,而并非我存有私心。”

    袁蕴道:“幸亏你在当场,不然雷府满门难逃此劫。”

    形骸急道:“师尊,你说这事奇不奇怪?为何这些发疯同门别的地方不去,偏偏要去雷府?那定是雷府中有人吸引他们,召唤他们了!那少年行事残忍,残害生灵,我看他已走上邪路,或是心中着魔了。”

    孟六爻叹道:“孩儿,你是想毁去他们与缘会婚约么?”

    形骸如遭当头一棒,道:“徒儿看待此事,不存半分私心!”

    孟六爻道:“像我小时候,也曾踩死青蛙蚯蚓,追打小猫小狗,年幼之人又懂得什么?”

    形骸道:“徒儿只求诸位师尊彻查此子,莫要酿成大患。”

    袁蕴道:“不必了,孩儿,你过来看。”说罢召来占卜金轮,丝线交织,呈现一幅画面。

    那画面正是雷府,但逐渐往下,深入土层,随后一片黑暗,黑暗中不知下潜多少里,又见一物,是个紫色的圆蛋,圆蛋中裂开一条缝,一只红彤彤的、大头细身的蛇正缓缓扭动,似睡梦翻身。

    形骸问道:“这是什么?”

    袁蕴道:“此乃难蛇。”

    形骸问道:“难蛇?那又是何物?”

    袁蕴叹道:“此物只出现在地下二十里深处,极端凶险。一旦地下有了这难蛇,地面上的人互相残杀,动物疯狂捕猎,将造成莫大危害。若时候久了,咱们声形岛怕又有一场祸事。”

    裴长生叹道:“准是去年星辰派那场阴谋扰乱乾坤,无意将此物召来,这才又起波澜,此实乃多事之秋。”

    形骸恍然大悟,羞愧无地,道:“原来....原来是这难蛇在捣鬼,与那孩儿无关,那咱们该如何除去此物?”

    袁蕴道:“此物埋藏太深,且几乎刀枪不入,不死不灭,除非它自己想走,否则一筹莫展。”

    形骸愕然道:“难道....难道就任凭它毁了声形岛?”

    袁蕴道:“我已吩咐下去,命人在岛上十二处布下除灵大阵,我六人做法,可镇住这难蛇诅咒,再传给全岛百姓一段清心普善咒,消去心中怒火,如此应当可拖延许久。”

    形骸稍稍放心,道:“既然诸位师尊有应对之道,那可就好办多了,却不知这难蛇何时会走?”

    袁蕴道:“上一次此物现身,乃是断翼鹤诀出世之时,大约在两百多年前了。当时习练那断翼鹤诀之人造成莫大动荡,杀人无数,最终被圣莲女皇击败,但两人决斗之地,整整十年皆陷入战乱,杀的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数年之后,此物方才离去。”

    形骸道:“断翼鹤诀?就是华荣老僧在找的那部武学?”

    袁蕴道:“不错,那个魔头自称断翼鹤,他作恶多端,刺杀朝廷高手,武林正道死伤无数,在临死之际,他对圣莲女皇说出自己所练乃是‘断翼鹤诀’,此法诀源于上古,博大精深,他所得不过是残本。一旦练成此法,既可不死不灭,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乃是真正得道成仙的法门。”

    形骸叫道:“糟了,费师姐说此物在中荒山天机洞中,如今一年已过,可莫要被那邪僧得手。”

    袁蕴答道:“其一,中荒山洞穴万千,从未听说过有什么天机洞。其二,咱们已与纯火寺联络,在中荒山布下严密阵势,不怕那华荣僧来,就怕他胆小不来。这一年来倒也相安无事。”形骸这才松了口气。

    孟六爻道:“徒儿,你虽身子不便,但咱们仍有一件极为为难之事要交给你去办。咱们几人要留在此处施法,只怕难以抽身。”

    形骸忙道:“弟子万死莫辞。”

    孟六爻叹道:“两百年前,纯火寺的占卜金轮查知这难蛇所在,却又无可奈何。是轻呓公主找到赶走此蛇的法子,但如今轻呓公主正随圣上走访他国,无暇多管此事,你是她最器重的孩儿,也唯有你能承担此事。”

    形骸想起孟轻呓,心头一热,道:“是梦...祖仙姐姐逐走那难蛇的?”

    孟六爻道:“在我声形岛以北,过了环岛海,就是雅藏布大草原,大草原中有一沃谷族,当年轻呓公主正是找到这沃谷族,问他们讨要了火龙水。将这火龙水滴入地下,可唤醒龙脉中的火龙,那火龙醒来肚饿,见到难蛇,必要吞吃,难蛇害怕,才会逃开。”

    形骸道:“原来如此,可那火龙一醒,难蛇逃走,它肚子还饿,咱们声形岛不还得遭殃么?”

    孟六爻笑道:“天地之中,万物相生相克,一物降一物。对付五行龙神办法可就多的是了。只要准备大量红翡翠喂他吃了,他就会再度满意睡去。”

    袁蕴又道:“沃谷族所在极为偏僻,避世隐居,孤僻排外,你是孟家子嗣,与那沃谷族算是颇有渊源,只要报上名目,他们应当肯见你。那火龙水极为珍贵,他们必索要代价,无论要求何物,你都答应下来,我神道教自会付账。”

    形骸点头道:“既然如此,徒儿立即出发,找那沃谷族。”

    六道齐声叹曰:“好孩子,辛苦你了。”他们要维系这除灵大阵,分身乏术,又知道其余门人全远不及形骸牢靠,也唯有靠他全权处置。而形骸也到了该独自外出,增长见识,担当重任的年纪。

    袁蕴又道:“此去万里,你需在半年之内往返,莫要误了四派群英会之期。”

    形骸道:“是啊,还有这事,放心,放心,我会指路为马之术,只要不走错,或许几个月就回来了。”

    他向众老道辞别,整理行李,又从怀中摸出一个翡翠乌鸦雕像,念了法术,此物活转过来。它是孟轻呓所赠,可用于两人之间送口信,来去极快,且极为隐秘,旁人难以拦截,夺走了也不知形骸说了些什么。

    形骸低声道:“梦儿,师尊交予我一份差事,我要去找沃谷族,讨要火龙水,莫要担忧。你在外奔波,万万保重。”说罢一抛,这乌鸦飞上了天。

    来到城寨门口,恰好裴若等人返回,见他远行模样,皆感好奇。裴若问道:“师弟,你要去哪儿?”

    形骸道:“奉师尊之命,要去北方雅藏布草原。”

    裴若“啊”地一声,甚是担忧,道:“听说那儿有凶狠的蛮子,与我龙火天国的附庸国打仗,极不好对付。”

    形骸道:“师姐放心,我又不是去打仗的。”

    裴若秀眉微蹙,叹道:“可惜这半年我要加紧练功,不然倒可与你同行,雅藏布草原,雅藏布草原,我在那儿也有当将领的熟人,只是我从未去过。”

    形骸笑道:“是啊,师姐交情遍天下,有你开路可方便多了。”

    裴若叹道:“你等等,我取一件事物给你。”遂匆匆跑远,不久返回,交给他一块令牌,道:“此乃风圣凤颜堂通关令,你凭借此令牌,可去驿站歇息,遇上龙国城寨,也可畅通无阻。”

    形骸道:“还是师姐想得周到,多谢多谢。”

    他与裴若道别,施展指路为马,来到港口,坐船离岛,因他身怀麒麟法蝶庇护之咒,途中风平浪静,一路顺畅,海船向北前行,十天之后,上了岸,经过梁松港、望夕、郝洲、鸿路关、九筒关,前方山地渐高,城镇稀少,树木孤立,草势高升,逐渐的,他见到草原如海,与远方的山,天上的云、灰蒙蒙的天连在一块儿,景色单调,茫茫渺渺,混混沌沌,广阔无边。

    形骸心想:“我连真正的大海都去过,这草原之海又算得了什么?”到了此地,景物皆极为相近,有时分不清天南地北,但他在海上学过观星辨位的本事,来时又背过此地地图,看了实地,对照地标,倒也不曾迷路。

    但他念及自己半个月前还在海上孤岛,现在却来到牧牛养马的边荒处,不免处处新鲜,感慨万千,觉得恍如隔世,见证了沧海桑田。

    他收到那翡翠乌鸦回信,只听孟轻呓说道:“真是胡闹!为何要你独身前去远处?你不通江湖伎俩,又如何照看自己?你我已有月余不曾见面,梦儿好生想你,只盼见你一面,你却不老老实实待在岛上,真叫人放心不下。”

    形骸只觉她声音触人心弦,万分温暖,却也听出她心中急躁忧虑之意。孟轻呓虽活了许久,见多识广,却也是头一回感受两情相悦之喜,如今得知情郎被“发配边疆”,当真坐立不安,夜不能寐,于是唠唠叨叨,嘱咐万千,既告诫他江湖险恶,又警告他莫要四处留情。形骸孑然一身,头一次独自外出闯荡,这旅途本甚是孤独,但他听孟轻呓言语,仿佛祖仙姐姐就在身边,便感到自己天下无敌,万事不难。,精彩!(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