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九十六 月老算得妙

时间:2018-07-08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沉折长剑连刺,使风雷十剑,将群狼刺的“嗷嗷”直叫,鲜血长流,披靡闪避,他道:“你去找玫瑰,我稍后来与你汇合。”

    形骸心道:“怎地是我去找你表妹?不该由你来么?”但想起欠玫瑰恩情,当下正是偿还良机,点头答应,赶向西院。

    沉折凝神对付群狼,见此兽矫捷若飞,身强体壮,牙齿爪子皆甚是锐利,其上偶有火星冒出,而且甚是机警狡猾,并非一味蛮干拼杀,而是迂回游斗,绕着众士兵快跑,前方步兵应变不灵,跟不上这火狼,后方有持火铳弩弓者甚是惊险,少时已多有伤者。

    沉折权衡轻重,不再使风雷剑法,而用周密严谨的海魔拳对付,一边杀敌,一边防护旁人。此刻无法用阳火功,海魔拳威力锐减,可仍甚是神妙。群狼被沉折拳劲缠住,杀戮受阻,众将士瞧出破绽,蜂拥而上,用长枪利剑击杀此兽,渐渐占据上风。

    ....

    形骸辞了沉折,一路找寻玫瑰,到了西院房屋间,听到玫瑰喝叱声,他绕过一处大宅,见玫瑰受五、六头火狼围攻,她右手使剑,左手出掌,掌心有两根藤鞭伸缩扭动,这兵器宛如灵蛇般动向不定,轻巧狠辣兼而有之,且环绕周身,叫那些火狼一时难以欺近,可她气息已乱,已然疲累异常。形骸又见到玫瑰身后又有一少女,她缩成一团,哭哭啼啼,看不清容貌,但瞧衣物正是形骸同门。

    形骸跃入阵中,冥虎剑一挑一勾,正是飞鹰剑法中的“取食”、“腾飞”两招,剑气呼啸,剑影宛如鹰抓鹰嘴,将两头狼脑袋刺穿。众狼见同伴死去,齐声哀嚎,从一旁又赶来两头火狼。

    玫瑰松了口气,喊道:“小心了,这些狼厉害得紧!”

    形骸道:“野兽而已,应付得了!”跃上半空,再使“俯冲”、鹰爪“,这飞鹰剑法是塔木兹依照塔木兹岛上众野兽捕猎习性所创,用以对付灵活迅速的野兽,委实有如克星一般。此二招一出,一剑斩中一狼腰部,一剑刺中一狼胸口,当即杀死。

    玫瑰看的心神激荡,道:“好剑法,真叫人大开眼界!”

    剩余四头火狼同时猛扑过来,两头爪子冒火,两头口中吐焰,形骸使“盘旋”、“飞舞”,剑刃如双翼扶风,将众兽攻势弹开,他再使棕熊拳法,砰砰两拳,打碎双狼头盖骨。剩余火狼立时分散开去。

    豁然间,他背后一痛,被狼咬中一口,竟穿透了护体罡气,形骸“啊”地一叫,心思一转,将血液变作银蚂蚁毒液,送入那狼口中。

    那狼中了奇毒后,当场仰天怪叫,朝前一扑,将自己同伴扑倒,要做那欢合之事。玫瑰见状,虽心中紧张,可仍不禁笑道:“这....这些怪物,当真太不像话了。”说话间,使一招“神龙潜影”,将双狼一并钉死,同时说道:“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

    杀尽狼群后,玫瑰气喘吁吁的站起,注视形骸,微笑不语。

    形骸有些得意,说道:“姑娘不必夸我这身武艺,我是由苦难中磨练而成,心怀正义,急危救难,出剑便加倍有力,用以杀怪除兽,救弱济善,正是理所应当。”

    玫瑰嗔道:“我还没夸你呢,你自己倒先吹嘘起来啦。”

    形骸稍觉失望,道:“这怎是吹嘘了?也罢,也罢,姑娘曾经帮我大忙,我如今替姑娘解围,总算还了姑娘恩德,姑娘不必道谢。”

    玫瑰眉头一皱,眼珠一转,道:“我又没要谢你,你怎知我杀不了这些畜生?其实,你非但没帮上我,还扰了我杀敌的兴致,这叫越帮越忙,多做多错,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形骸惨哼一声,道:“你怎地强词夺理?”

    玫瑰眨眨左眼,道:“可不是强词夺理呢,你听见我叫你帮忙了么?我若要人还债时,自然会说:‘喂,欠债的,欠债还钱,欠情还恩,你可别想赖账。’我若不说,就算那人擅作主张的帮我,也一概不算。”

    形骸急道:“我没空在这儿闲扯,还得到别处去救火。”

    玫瑰笑道:“你又不是菩萨,何必到处救苦救难?不必如此着急,咱们藏家军没那么脓包。我有些累了,得歇上一会儿。”

    形骸道:“不错,我受人委托,主要是来找姑娘你的,况且有藏东山将军在此,要杀光这些狼犬并非难事。”走到那吓哭了的少女面前,扶她站起,认得是同门中的川飞飞,她与息香情同姐妹,常在一块儿游玩。

    川飞飞看见形骸,破涕而笑,断续说道:“师兄,你功夫好了不起,龙火功当真如此神妙?”

    形骸道:“你怎地独自在这儿?为何不与同门住在一块儿?”

    这么一问,川飞飞又哭了起来,形骸心想:“这师妹为何如此爱哭?她又没被咬得缺胳膊断腿。莫非息香被狼吃了?”

    玫瑰道:“我记得襄离别院的住处离此不远,又知道那边守备薄弱,想去相助,途经此处,恰好见她被这群畜生围住。”

    川飞飞擦泪道:“我和息香本在此....在此谈天,息香她....骂你没良心,要抛弃她,说着说着,眼泪汪汪,我还帮着她骂你呢。”

    形骸忙辩解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她以往不老说要求她爹娘废除此约么?我又说过她什么了?”

    川飞飞俏脸一红,道:“后来,外头烧火,我们想要离去,可两头火狼突然从对面门口走出,息香....这....坏女人,她将我用力一推,摔在那两头火狼近处,她自己扭头就跑了。”

    形骸、玫瑰齐声怒道:“她竟做出这等事?”

    川飞飞道:“我若说谎,叫我被这些怪物吃了!那些火狼似没料到她做出这样举动,吓了一跳,一时竟未来咬我。好在....玫瑰小姐及时赶到,我才保住一条性命。”

    玫瑰气往上冲,狠狠一拳,将一棵树打得半折,她骂道:“卖友求生的贱货,瞧我不毁了你那张狐狸面孔!”

    形骸暗想:“息香为自己活命,竟做出如此行径?她这等举动,连这些火狼都甚是不齿,当真禽兽不如了。”

    忽见空中降下一道火焰,将那抱在一起的两具狼尸点燃。形骸抬头一瞧,见屋檐上站着一绝色少女,正是那位祖仙姑娘。他一阵惊喜,可霎时猜疑不定,暗想:“她为何会在这里?”

    玫瑰吃了一惊,竖起长剑,道:“你是什么人?这些火狼是你操纵的么?”

    祖仙摇头道:“不是,我是来瞧热闹的。孟行海,我对你说过什么来着?你为何不听话?”

    玫瑰奇道:“行海,你认识她?”

    形骸道:“祖仙姐姐曾帮过我一回大忙。姐姐,不知我犯了什么错?”

    祖仙指着狼尸道:“你那些邪门歪道的功夫,还是少用些为好,这些狼尸体内若被查出奇毒,自不免惹人猜疑,到头来还得我替你收拾。”

    形骸心想:“难怪她用火烧了狼尸,原来是毁尸灭迹。”怏怏道:“是,多谢姐姐再次相助。”

    祖仙秀眉微蹙,凝视远方,道:“你先走吧,襄离别院那儿热闹得很。”

    形骸暗叫糟糕,道:“是!”又道:“玫瑰,你在这儿看着川飞飞。”

    玫瑰想要抗议,但形骸片刻间已在远处,她闷闷不乐,回头去看那祖仙,却也已不见踪迹。

    形骸飞身上树,一路疾走,不多时,沉折赶了上来,形骸心头一宽,喜道:“师兄,我找到玫瑰了,她平安无事,还救了川飞飞。”

    沉折忽问道:“你觉得她怎么样?”

    形骸道:“什么叫她怎么样?”

    沉折道:“她比之息香如何?”

    形骸一惊,险些一头栽倒,撞破脑袋,他叫道:“你....你故意让我来找她,是....为了....你怎地这般无聊?”

    沉折道:“她若瞧上了你,有千百般手段能让你摆脱息香,莫非你真想被息香缠死?”

    形骸嚷道:“要你扮什么月老?她是你表妹,你若觉得她好,你也可以讨她做老婆。”

    沉折道:“我为何要讨她?咱们藏家不许表亲结姻,况且我也对她无意。”

    形骸道:“那为何要扯上我?”

    沉折道:“唯有你能降得了她,同辈人间,她只会跟比她强的人结交为友,且最终总会凌越那人,随后将其疏远。”

    形骸道:“可你呢?她万万超不过你。”

    沉折道:“我看得出来,唯独你我不同,故而非你不可。”

    形骸恼道:“师兄,少做算命神棍了,你回到墨从后,整个人就都不对头。”

    沉折答道:“我并未变化,是你心境变了。”

    形骸知他所说不错,却有些郁闷,只顾着朝前赶路。

    只半柱香功夫,来到李金光等人所住阁楼,见到众同门身在院子里,围在一起,惊慌得不知所措,息香正在人群之中,躲在几个道童背后。

    在同门前方,四十个士兵,各由一龙火贵族领头,正在与一狮一虎拼杀。那狮虎长约一丈,身上火焰炽热,力大无比,狂暴至极,横冲直撞,扫荡四方,那两个龙火贵族的龙火功似在第二层,招式虽精,兵甲虽强,却已多处受伤,挡不住这狮虎肆虐,其余士兵更是被一碰一擦就倒地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