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四十四 不忍伤郎君

时间:2018-10-23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白雪儿不明真相,只见烛九打赢,心里好生欢喜,大声欢呼道:“烛九大哥,好大的力气,好妙的功夫!”

    烛九走到她身边,与她有说有笑。她虽精心女扮男装,又努力粗着嗓子说话,但毕竟难掩丽色,众仙之中的高手皆看出端倪,然而却无意揭露,或是无法确信。

    擂台之上人影一闪,正是那个细手细脚、打扮怪异的法宝童子,此人闭上眼,眼睛彻底融入两个黑眼圈中,单手撑地倒立,手脚上的金环转来转去,但不久凝固不动了。

    场边仙官道:“这位是法宝童子,还请青虹派张轻羽出场。”

    张轻羽想起此人“少侠榜第四”的名头,叫苦不迭,全无取胜之心,只怕别败得太难看,伤的太惨重,于是慢吞吞朝擂台走去。

    白雪儿道:“师弟,你莫害怕,尽量别死了。”

    张轻羽脸色惨白,道:“坏师姐,你怎地这般咒我?”

    白雪儿暗暗得意:“谁教你平时戏弄本仙女来着?”于是又说道:“放心好啦,你若有三长两短,我会替你报仇。”

    张轻羽“呸”了一声,快步走上前,那法宝童子睁开眼来,黑眼圈中露出一双碧蓝色的眼睛。他一个翻身,摇摇晃晃的站好,仿佛风中芦苇。

    法宝童子笑道:“巧啊,巧啊,先前你师父胜了我师父,现在是我师父徒弟对付你师父徒弟啦!”

    张轻羽奇道:“你师父是谁?”

    法宝童子道:“我叫法宝童子,你猜猜我师父是谁?”

    张轻羽登时想道:“啊,是那个五方财宝神么?”

    法宝童子用力点头道:“算你聪明,不过他是财宝神,我是财宝小神。他是我师父,我是他徒弟。就算傻子也猜得出来。”

    张轻羽想起那一天,那财宝神在形骸面前大放厥词,不可一世,却被形骸一巴掌拍翻,可谓败得极惨,照此说来,这财宝童子为师报仇,必有凌厉手段。想到此处,他愈发紧张,倏然掌中抓满暗器。

    法宝童子走上一步,凑过脑袋,嘴唇已在张轻羽耳畔,他身法奇快,张轻羽全然无法反应,已听得法宝童子轻声说道:“你师父做得很好,把我师父打的郁闷吐血,算帮我出了一口恶气。”

    张轻羽愕然道:“你不怨我师父?”

    法宝童子道:“不怨,不怨,我那师父本领差劲,却对我颐指气使,我早就想亲手揍他啦!他现在狠狠栽了个跟头,一辈子都抬不起头,对我而言,乃是天大的喜讯。”

    张轻羽道:“原来如此,那还请童子手下留情。”

    法宝童子笑道:“可以,可以,我让你十招,十招之后再还击,来,你尽管打我,我不还手!”

    张轻羽挠头道:“这怎么好意思”说话间,一拳已打在法宝童子胸口,法宝童子身子一晃,张轻羽飞起一脚,再踹中法宝童子面门,法宝童子哈哈一笑,倒翻出去,滚了数圈,身子一转,倒立不动,喊道:“再来!”

    张轻羽大声道:“是你让我打的,可非我不讲道理,占人便宜!再说了,有便宜不占,岂不人神共愤?”

    法宝童子点头道:“你尽管来!”

    张轻羽使出无心金猴拳,全力打在这法宝童子身上,但这法宝童子浑若无事的承受下来,仿佛张轻羽拳力尚不及挠痒。张轻羽汗毛直竖,但已骑虎难下,到第十招上,他掌心运劲,扔出十根金针,打向法宝童子身上要穴,法宝童子格格娇笑道:“好痒痒!”

    张轻羽见这小娃娃的膻中、巨阙、神藏、太乙、冲门等要穴皆被金针刺中,但他只身子抖了抖,金针叮当落地,全无功效。张轻羽心中一跳,喊道:“好厉害的钢筋铁骨功夫!”

    法宝童子摇头道:“你可错啦!这并非什么功夫,我本是法宝变的,我是元始天尊宫殿中摆放兵刃的黑白翡翠玉架,得天地灵气,经过千年,终于化成了人形,随后天尊命我拜那法宝神为师。”

    张轻羽怒道:“这少侠剑仙会不许年纪超过二十六之人”

    法宝童子道:“我变作人形不过十五年,还未长大呢!”

    张轻羽道:“那也太不公平,若我能活了千年,也必然厉害无比。”

    法宝童子嚷道:“不管怎样,十招已过,我要还手啦。”骤然一拳打向张轻羽,张轻羽运无心紧猴拳一躲,砰地一声,一块大石板被打成了七八块。群雄惊呼道:“好重的拳头!”

    张轻羽不寒而栗:“若被打中,少说十天爬不起床来。”

    法宝童子足尖一点,到了张轻羽背后,一脚踢出,张轻羽却及时躲开,法宝童子“咦”了一声,连出十招,皆被张轻羽逃脱。法宝童子怏怏笑道:“怪了,以往从没人能逃过我的拳头。”

    白雪儿暗忖:“法宝童子招式极快,连我也不易看穿。但轻羽他使得是迷雾师的功夫,他金针刺中法宝童子后,透过命运,能及时预测此人动向,虽无法还手,逃命却不难。这法门师父只教给过他与伍白首。”

    其实这法宝童子本也是宝物,照理难测,只是他眼下化作人形,纵然力大体强,却能被占卜金轮预料。

    张轻羽瞧准空隙,大喝一声,扔出数个霹雳飞石,这石块上带有雷电,去势迅速。法宝童子娇叱道:“又有何用?”一掌击出,掌力如一股巨浪,迎向那暗器。

    豁然间,飞石自行绕开掌力,正中法宝童子,此招瞄准法宝童子命运,故而极难躲开。法宝童子被那飞石一电,“哇”地惨叫,痛的一蹦老高。

    张轻羽喜道:“成了,他怕雷电!”

    白雪儿喊道:“师弟小心,你惹恼他了!”

    法宝童子气的眼泪直流,叱道:“我和你玩耍,你偏要弄疼人家!”说着取下手脚圆环,朝张轻羽扔了过来,这圆环乃是真正的神器,以张轻羽道行,如何预测得了?他躲闪不及,霎时被圆环套住,圆环缩紧,他只觉这圆环单个似有千斤之重,四个相加,更是重量惊人。张轻羽骨头喀喀作响,急忙竭力运功,死命支撑,过了片刻,他喊道:“饶命!饶命!我认输了!”

    法宝童子破涕为笑,收回那圆环,道:“你认输就好,不过你这人倒也有趣,下次咱们有空再玩。”

    张轻羽缓过劲来,无处不痛,心下惊恐:“这小子是在玩耍么?他出手好没轻重,若再晚个片刻,我浑身骨头定然断了。”

    白雪儿跳上擂台,见张轻羽骨头未裂,放心下来,将他扶起,笑道:“你这对手可不简单,连那岳明辉也绝不是他的敌手,你能周旋到这般地步,已令我刮目相看了。”

    张轻羽叹道:“算我倒霉,若早些认输,也不必受皮肉之苦。”

    白雪儿嗔道:“没出息。”搀着他下场修养。

    监管仙官此时又道:“诸位,天色已晚,此间还剩最后一场,比完此战,明晨继续再比。有请采桑派木葛、帝江派杨明柳出场!”

    白雪儿望向台上那两人,那杨明柳仍是规规矩矩、战战兢兢的老实模样。她微笑想道:“这杨明柳也真可怜,对上木葛姐姐,只怕两下就不成了!”她曾见过这杨明柳出手,虽不能说是平庸之辈,但远远不及他师兄岳明辉,能够支撑到眼下地步,已经算侥幸之至。

    两者行礼之后,木葛踏上一步,长棍捅出,力道雄浑,杨明柳横剑一挡,连退了十步,方才站稳。

    木葛不禁一笑,叹道:“我只轻轻发力,你便承受不住了?”说着指了指杨明柳手掌,那手掌微微颤抖,显然甚是酸麻。

    杨明柳闷闷说道:“道友确实了得,但在下尚未落败。”

    木葛笑道:“算你有骨气,再来!”话一出口,长棍往地上一打,巨力扩散,擂台摇晃,杨明柳站立不定,索性翻了个身。木葛哈哈笑道:“算了吧,我怕伤了你,你还是认输为妙。”

    杨明柳摇头道:“身在此处,岂有毫发无伤而认输的道理?”

    木葛收敛笑容,道:“那我可要全力以赴了!”

    杨明柳又摆开架势,木葛将木棍举过头顶,如杂耍般转动,一阵阵风刮的场上飞沙四起,她抬起下巴,向杨明柳挑衅,任由他攻击过来。杨明柳似吓得傻了,站立不动。

    只听“轰”地一声,木葛一棍砸落,却离杨明柳相差丈许,就仿佛故意落空一般。白雪儿皱眉想道:“木葛姐姐在做什么?难道还想容让?”

    但木葛神情慌张,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她目光对准杨明柳,怒吼道:“耍什么花样?”再度打出一棍,巨响过后,此招仍差了十万八千里。

    白雪儿也感困惑:“木葛姐姐分明想打中此人,可又偏偏打不中!她眼睛不好了么?那她为何不说?”

    木葛再一棍直击,这一招用力更大,只是偏得太远,她人随棍走,反而朝前冲去,背后露出极大破绽。就在此刻,杨明柳倏然一剑刺中木葛后背,木葛痛的大叫,收势不住,跌跌撞撞的扑向前方。

    两人本就站在擂台边缘,木葛一跌,登时掉在了擂台之外。

    白雪儿“啊”地一声,万不敢相信这位功力深厚的好友竟败在这一无是处的杨明柳手下,当真莫名其妙之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