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三十三 斗剑莫啰嗦

时间:2018-10-20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众仙见这两人这么快便分出胜负,叫好之余,不免心中嘀咕:“这也太快了些,好生无趣。地庭元灵终究不过如此,连这受了重伤的孟行海也敌不过。”殊不知这业烽是地庭中顶儿尖儿的人物,之所以落败,一是由于过于轻敌、大意失荆州。二是由于形骸拼得双掌受伤,以求速胜。

    形骸脚一颠,酒坛翻上空中,酒洒在他焦黑起泡的手上,发出滋滋之声。群雄见了皆头皮发麻:“这烫伤倒酒,岂不是雪上加霜?不对,他这酒坛中酒无止境,看来定是疗伤圣药。”

    洗了片刻,死皮蜕去,留下一双红彤彤的手掌。就在此刻,擂台上多了两人,形骸望向一人,心中一凛:此人是那司法天官考河伯,身穿竹甲,手持白剑。而另一人穿着打扮倒像是个读书赶考的秀才,穿一身长袍,手中捧一本书,背一竹筐,但仔细去看:那长袍全是天蚕丝织成,那书中全是金叶子,那竹筐似是天竹所编,其中珠光宝气。

    台上众人见到考河伯,有人认得他,登时大声惊叹,向周围人说起考河伯身份。群雄都想:“这司法天官的威望名声不在朝星剑神之下,孟行海本就远不及他,伤重如斯,如何能抵挡得住?”

    他们又望着那富贵的秀才,暗忖:“此人看来年轻,又是何方隐仙?”

    秀才先面向考河伯,作揖道:“天官你好,晚生这厢有礼了。”考河伯道:“原来是五方财宝神,许久不见。”

    群雄听到这名字莫名激动,心想:“财宝神?这位神仙莫非富有至极?”

    秀才微笑道:“天官,我武艺颇不及你,但却想会会这孟行海,不知天官能否行个方便?”

    司法天官淡然道:“若你能胜得过我手中白剑,我自当退让。”

    秀才哈哈笑道:“要胜过这天下无双的裁断神剑,只怕不能,但若要与这神剑并驾齐驱,晚生倒也勉强办得到。”

    众人一听两人要动手,更是卖力的鼓噪。司法天官道:“好得很,你出剑吧。”

    秀才在那箩筐中一阵摸索,从中摸出一柄黑不溜秋的黑剑来,但难得的是此剑遍体漆黑,别无其余色彩。

    司法天官见到此剑,脸上变色,道:“枯桑,你从何处找到这审判魔剑?”

    秀才道:“裁断神剑,审判魔剑,两者相生相克,本是一体,唉,可惜啊可惜。”突然间,他握住剑柄,双手托住,送到考河伯面前,考河伯大吃一惊,道:“你你这是向我贿赂?”

    秀才摇头道:“天官何出此言?这两柄剑本为同源,如今同归一人之手,岂不顺理成章?天上地下,也唯有天官能将此二剑运用得完美无缺。”

    考河伯沉吟良久,抓起那黑剑,与白剑一碰,嗡地一声,声响神圣庄严。他叹了口气,退到一旁,示意秀才先行比试。秀才深深作揖,脸上满是笑容。群雄说道:“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不对,有钱能使神让路。连这司法天官都公然受贿。”但又有人道:“此事并非公务,何必追究太严?”立时得到反驳:“他平素如此,其余倒也可见一斑了。”

    那秀才面向形骸,道:“仙长久等了。”

    形骸道:“不久,不久,咱们趁早吧,老是我一人留在场上,大伙儿可都看腻了。”

    秀才翻开书册,缓缓翻页,道:“我名叫枯桑,乃是五方财宝神,平素得知仙长所作所为,可谓痛心疾首,深恶痛绝。”

    形骸道:“好说,好说,既然恨我,那边动手如何?”

    枯桑似没听见这句话,又道:“仙长,你可知这万仙的清高仙长镇守一方,你可算作东方的大天神,对应地庭的大地神,监管东方地庭所有事宜,若有违法勾当,你岂能不严加约束?”

    形骸叹道:“是,是,那你就把我打下去好了。”

    枯桑自顾自说道:“在阁下纵容之下,这些年来,东方地庭放纵无忌,毫无约束,各地百姓肆无忌惮的供奉地庭的屑小,却将天庭诸神抛在脑后!你可知由于你的缘故?天庭这五年来少了多少供奉?”

    形骸笑道:“天庭本来就不管事,我也不管事,岂不是顺理成章么?你少说几句,放马过来”

    枯桑神色渐变,显得阴沉痛恨,他咬牙道:“地庭这群低贱、无礼、堕落、卑鄙的残渣,居然毫无自知之明,对天神如此不敬?他们攫取原本属于天庭之财,中饱私囊,日子过得好生舒坦!孟行海,你让地庭的寄生虫过得舒服,可知我这几年又受了多少苦么?”

    形骸道:“我不关心,阁下有完没完”

    枯桑声音激动,语速加快,表情怨恨无比,斥道:“落到地庭手里的财物,便等若捅在我身上的刀!这群蛆虫杂碎,如何能享用凡人供奉的钱财宝物?你可知由于你尸位素餐,本仙每天每夜皆夜不能寐?这些虫子在偷老子的钱财!在吸老子的血!孟行海,这一切你所造成!老子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大卸八块!”

    形骸按住额头,苦叹道:“那你倒是来啊!”

    枯桑忽然又露出愉悦痛快之情,笑道:“你可知我若当上东方大天神后会这么做?”

    形骸闷声道:“会贪赃枉法?”

    枯桑抬起双手,宛如鸡爪,对准天上,他大声道:“我要用鞭子抽那群地仙的虫子,我要收他们骨头,要他们一个个见到我都毕恭毕敬,恭顺敬服,我要将他们将这些年吸的血都吐出来,我要他们一个个瘦的皮包骨头,一个个乞讨度日!东方的财宝信仰本就都属于我!世间再无一神比我财宝神更大更重要!”

    形骸惨然道:“你说完了没有?”

    枯桑五官扭曲,笑容狂热,他道:“啊,我好多了,但还没完。孟行海,因你这五年的罪行,你可知我要如何罚你?”

    形骸愁眉不展,闷声不答。

    枯桑瞪大双眼,尖声道:“我要将你用长满尖刺的铁链绑了,再用刀割你的肉,用倒刺鞭子抽你的身躯,我要将你的血肉一片片咬下来,直到只剩下你的骨头!我会将你的骷髅雕刻成我府上瑰宝!我要令世人明白得罪我财宝神是何等下场!从此以后,再无人胆敢对我不敬!哈哈!哈哈哈!”

    他歇斯底里的大笑,蓦然那箩筐洞开,从中飞出宝刀宝剑,铺天盖地,浩浩荡荡,他道:“蛆虫受死!”

    形骸一掌打中枯桑,枯桑口中鲜血狂喷,当场昏迷不醒。形骸提住枯桑衣领,将他也抛上了天。

    群雄大失所望:“这枯桑嘴皮子厉害,但怎地如此不堪一击?”实则形骸不堪此人唠叨,这一掌已用上了第八层的冥火,枯桑真气等若龙火功第七层,双方功力天差地远,被形骸随手打倒。白雪儿、利歌等皆长吁一口气,心想:“还剩一场就打完了!当真叫人提心吊胆。”

    待枯桑退场,考河伯走向形骸。形骸凝视此人,神色警惕,道:“阁下有何话说?“

    考河伯摇头道:“并无话说。”

    形骸道:“当真?先前上台的,无一不唠叨成性。”

    考河伯取出黑白双剑来,道:“亮兵器吧。”

    形骸如释重负,掌中伸出冥虎剑来,双方身上散发真气,隐隐共鸣,形骸立时知道此人非同一般,武功可怖,绝不在当年的绝甲剑神之下。他浑身微微发颤,背脊冰凉,每一个毛孔似都在冒出冷风,这令他加倍的清醒,瞬间兴奋不已。他无需再饮酒,无需再容让了,这敌手高强至极,形骸不禁大喜。

    考河伯也道:“好敌手。”

    倏然间,两人已杀做一处,那黑白双剑飞快转动,化作黑白分明的圆盘,形骸被这圆盘围困,冥虎剑与身形融为一体,剑上燃着白光,好似这黑白海洋中的一条黑白长龙。双方兵刃相交,只听见遥远、虚幻的声响。众仙发出困惑的呼喊声,只因除了寥寥数人之外,再无人能看清两人相斗的细节。

    过了一盏茶功夫,形骸从那黑白圆盘中脱出,考河伯追了出来,众人见到考河伯黑剑上有一道黑色长布,卷在形骸腰间,散发出淡淡的微光,他那白剑斩向那黑布,但形骸霎时变作数个人影,剑上金圈层叠,刺向考河伯。考河伯白剑挥出,双剑一碰,又是铿锵一声,引得群山共鸣。

    原来那黑布乃是形骸身上罪孽,被黑剑引发出来,而那白剑则可用来斩断罪孽,一旦这黑布被白剑划中,形骸立时身受重伤,甚至有魂飞魄散之虞。但形骸使出洪清猴王的功夫,附在剑法之上,以自身功德抵挡白剑,方才免于受伤,堪堪匹敌。

    双方越斗越急,招式精彩纷呈,层出不穷。众人只觉两人每一招皆令人眼花缭乱,精妙绝伦,但至于究竟妙在何处,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再斗百招,两人一齐倒退,分别站在擂台东南、西北角落。四下安静,众观者知道两人或许已分了胜负。看形骸时,他身上鲜血不停从身侧留下,落在地上,再看考河伯,却全无一丝伤痕。

    考河伯收起双剑,拱手道:“佩服,佩服。”话音未落,人已在擂台之下。

    形骸奇道:“天官一招未败,毫发未损,为何认输?”

    考河伯道:“我此来不为夺帅,只是评判于你。如今我倚仗宝剑之利,趁阁下伤重,两百招已过,阁下仍屹立不败,可见天意眷顾,当是堂堂正正、问心无愧的人物,既然如此,我又岂敢再多加为难?”说罢更不多言,扬长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