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七十 明月照白衣

时间:2018-09-30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皇城墓园中,天上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雨落在藏家祖墓前,脚踩地面,溅起水花。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陵墓内,藏风宣向恩师磕头,奉上果篮,烧了纸钱。祭品甚是寒酸,但纯火寺教义令信奉者忘却身后之事,以便灵魂进入轮回,期待新生,因此地母岛上皆不许厚葬,何况师父犯下滔天大罪,若非玫瑰女侯毫不退让,纯火寺甚至不许为藏沉折立碑,更不许他进入藏家墓室中。

    他走出墓室,脸上犹有泪痕。藏高咏他们在等藏风宣,天渐渐黑了,他们仍无意离去,于是在松软湿润的草地上慢慢踱步。

    藏秋阳问道:“师父他当真死了么?”

    另四人当即“嘘”了一声,双目左右查探,藏风宣叹道:“宗主说,即使师父活着,咱们也只能当他死了。”

    藏善恨恨道:“师父救了咱们,他老人家这么大本事,怎会一死了之?我将来定要去找他。”

    藏容道:“你这话可不能让纯火寺听到,若不然,他们会派最强的高手去追杀他,甚至会把咱们捉起来审讯呢。”

    藏秋阳道:“偏偏咱们什么都不知道,就算知道了,死也不会说。”

    四人都用力点头,齐声称是。

    藏家兵马已撤离了离落国,回归家园,宗主藏采诗得知战况,惊怒交加,又深怕纯火寺要追究五万僧兵丧命之事,故而惶惶不安。

    但出乎意料的是,纯火寺上上下下皆一致认为,那五万僧兵是灵阳仙用邪法所害,与沉折军团无关,他们是在追击大魔头藏沉折时,落入灵阳仙陷阱而死的。

    藏采诗与藏玫瑰并非寻常武人,对道法也颇有钻研,得知此节,震惊无比:即使纯火寺不起疑心,战场情形怎样,任何出山的道术士只需一瞧,立时了然于心。孟家又岂会替藏家遮掩罪行?

    风圣凤颜堂传来消息,他们勘探过僧兵丧命的现场,此结论准确无误,证据确凿,事实就是如此。而那个侥幸逃脱的拜风豹也什么都不记得了。

    藏风宣甚至怀疑自己做了一场屠杀和尚的噩梦,梦醒之后,真相与记忆竟截然不同。难道是藏风宣记错了么?

    即使他记错了,为何沉折军团剩余的士兵皆会同样记错?

    偶然间,他想到:也许有什么人篡改了事实,扭转了命运,令真相被牢牢掩盖。

    这念头令他毛骨悚然,因为世间怎会有这般荒诞的事呢?那不过是藏风宣的胡思乱想罢了。

    孟家的道术士很够意思,并未深究,或许是他们怕了藏家。拜家虽然因拜天华等四僧之死恨透了藏沉折,但并未迁怒整个藏家。藏家与拜家打了不少嘴仗,最终不了了之。

    藏家对地母岛宣称大获全胜,杀了许多灵阳仙,试图将藏东山等战死者推举为名垂史册的大英雄,往自己脸上贴金,可恨的风圣凤颜堂却无情揭穿了这谎话。藏家威胁史官,不得侮辱藏家英名,但史官仍写道:“圣皇七百六十年秋,藏家统兵五十万,远征东方离落,铩羽而归,死伤过半,统帅藏东山、藏沉折等阵亡。”

    这是事实,藏家反驳不得。他们得了离落国与树海国的赔款,大多却用于抚恤死者,本想再多要,但那两国坚决不再多给,藏家不愿结怨,唯有作罢。

    此战确实可称浩劫。

    藏家此去共五个军团,纵然损失惨痛,剩余兵力仍冠绝各族。但这五个军团中聚集着精英中的精英——家族中大半的龙火贵族,几乎全部的龙火功大高手,皆在一役丧身,尤其是古今名将藏东山与武神化身藏沉折之死,更是难以愈合的重创。

    更糟的是,藏家中不少弟子陷入迷茫、痛苦、羞辱与愧疚之中,在消息传回地母岛之后,约有五百余个藏家龙火贵族倍受打击,一小半远走他乡,听说从此以佣兵为生,另一大半则皈依纯火寺,做起了俗家弟子,他们捐了家财,抛妻弃子,改府邸为庙宇,支持纯火寺于世间各处讨伐“邪魔外道”,以此补偿藏沉折的罪孽。

    藏家名誉受损,不败的名声就此终结,各地附庸国在藏家面前不再卑躬屈膝,而是趾高气昂了起来,藏家问他们索要军饷时,不少远省、盟国居然敢拖欠赖账。

    藏家为了挽回声誉,不得不更加频繁的派兵远征,讨伐叛逆。其军团即使仍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兵力,可战线拉得过长,补给难以跟上,不少皆陷入了苦战。

    而受猛犸帝国胜利的鼓舞,世上各种妖魔鬼怪似乎一下全冒了出来。非但是藏家,甚至不少裴家、利家、威家驻军的远省也饱受侵扰,多有沦陷。

    那些算不上真正的威胁,只是小打小闹而已,这些小贼仍不敢真正激怒龙国,故而得手之后,掠夺一番,当即逃之夭夭。但至少他们胆敢尝试了,今后胆子会越来越大。

    与藏家处境相反,孟家的道术士们则甚是风光。他们踏出了声形岛,前往海外,用道法与风水之术协助各地百姓。由于道法神奇莫测,各地民兵佣兵受道法相助,应付山贼海盗起来得心应手。凭借此举,孟家的名声好了许多,道术士不再被人畏惧,渐渐为世人接纳。

    他们谈及这点,皆面露不快,藏高咏骂道:“藏家、拜家倒霉,偏偏这群道术士却渔翁得利!”

    藏善道:“是啊!尤其是那个孟行海!若不是他写那封求援的信,咱们藏家怎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五人听到这人名字,皆义愤填膺,情绪激愤,藏容说这些道术士临阵脱逃,坐视不理,导致藏东山大败。藏秋阳则翻起孟行海对沉折师父无礼的旧账,亏师父还念及两人往昔的友情。

    不知为何,藏风宣却不这么想。他有十足的理由厌恶孟行海,可却另有说不清的原因,令他对此人有几分敬意。

    他自然察觉不到那拯救他们的“藏沉折”是形骸假扮的,但他们的命运在某个刹那,却被形骸所救。旁人尚未意识到此节,但藏风宣功力比旁人更高,离形骸比旁人更近,他隐约觉得自己欠了形骸一条命。

    忽然间,藏高咏指着一个人影道:“那人是谁?”

    他们站在小山坡上,藏家的陵墓在下方,来人步履蹒跚,左右摇晃,手中捧着个长长的木盒,另一右手居然伸了出来,手中拿着一个瓶子。

    藏风宣心中一震:“是孟行海!”

    藏高咏等人正要喝叱,藏风宣挥手制止了他们。藏秋阳道:“他去咱们祖墓做什么?”

    藏风宣道:“咱们偷偷瞧瞧。”

    五人施展轻功,以风行龙火隐去形迹,来到陵墓门口,悄然往内望去,见形骸盘膝而坐,位于藏沉折碑前,他一口气将酒瓶喝光,忽然间,那酒瓶又自行满上了,这无疑是奇特的道法。形骸连喝数大口,酒瓶始终有酒。

    藏高咏等愤愤心想:“他居然在师父墓前如此不敬?”

    藏风宣却想:“他其实是师父的知己,心中悲伤极了,以他的功力,竟然喝的这般酩酊大醉?我倒不知他和师父友情如此深厚。”

    形骸将那盒子打开,里头是一具焦黑的小小尸体。五人见状,心中一凛,不禁悲从中来,险些落泪,都想:“是丫头?他如何找到丫头的遗骨的?莫非他去过师父与拜天华交手之处,将这尸首取了回来?”

    师父若当真已死,他生前最疼丫头,定会喜爱她的陪伴。虽然这墓碑之中并无师父的骨灰或遗体,但丫头也当埋在此处。五人曾花了极大的精力去搜寻丫头的尸骸,却一无所获,此刻见了,都对这孟行海大有改观。

    不知形骸使了什么手段,那尸体缓缓沉入厚实的泥地中。形骸跪倒在地,双手支撑身躯,微微发颤,良久不动。

    藏风宣道:“走吧。”

    此刻夜深人静,陵墓中幽冥死寂,另四人不忍打扰形骸,也都有离去之意,他们走到远处,藏秋阳叹道:“不知师父与这孟行海到底有何往昔?将来若有机缘,倒要问他一问。”

    藏风宣道:“那是他们上一代人的事了。”其实形骸只比他们大了七、八岁,但藏风宣却觉得他与师父都很苍老,都很遥远,都很孤独,都很悲苦。

    ......

    形骸酒量其实不佳,他以往每次都用放浪形骸功蒙混过关,但这一次,喝着沉折赠予的烈酒,形骸无法停止,直到喝的不省人事,就在这死者沉睡的陵墓中昏昏沉沉的入眠了。

    他见到自己身在一艘船上,身前站着个白衣少年,那少年手中拿着个圆石,似要扔向形骸。

    形骸觉得自己孱弱无能,他急道:“你使诈!箭矢可不会拐弯!”

    白衣少年冷冷说道:“我的箭矢,就会拐弯。”石头砸了过来,形骸发出惨叫。

    他睁开眼,觉得自己由死到生走了一遭,他又见到了白衣少年,他额头上似有鲜血,形骸浑身火辣辣的痛。他记得自己被一群僵尸杀了,为何现在还能活着?

    白衣少年依然冷冷说道:“你本已死了,我却将你救醒,如此咱们仍是两不相欠。”

    形骸尚未答话,情景开始加速。

    他见到自己与这白衣少年被盗火徒的生死大臣围攻,白衣少年舍命保护自己。

    他见到白衣少年与自己挥别,露出诡异的、别扭的微笑,说:“你也待我恩重如山,义气深厚,去吧,我也不会忘了你。”

    这混账,笑得瘆人,话也敷衍,只不过把形骸的话重新说了一遍而已。

    他又见到白衣少年与自己比武,见到白衣少年写信给形骸,询问冥火之事,见到白衣少年与他的丫头一齐喝酒,喝的就是他入梦前喝得酒。

    这好喝的酒,这苦楚的酒,这让人停不下来的酒,这令人醉醺醺、忘了忧愁的酒。

    这令人入梦的酒。

    在梦中,这白衣的少年,这救命的兄长,这可贵的恩人,始终仍陪着形骸,船行驶过凶险的海洋,破开浓浓的雾气,他们见到海上一轮明月,见到万里的大海,见到无尽的天涯,却见不到漫长而离奇的命运。

    至少在梦中,白衣少年永远不会离去。

    他的音容笑貌,一如往昔。

    ————

    本卷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