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二十四 古神现如何

时间:2018-09-28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形骸道:“雪儿,你可知此为何处?”

    白雪儿蓦然回神,摇头道:“不知,师父教我。”

    形骸叹道:“有我这无所不知的明师,却有你这万事不知的徒弟。若无我陪伴,你决计来不到此地。”

    白雪儿笑道:“那是自然,徒儿我是绣花枕头,只是长得好看,惹人喜爱罢了。”

    形骸道:“对一人而言,样貌如何,其实并不要紧。像你师父也是一表人才....”

    白雪儿大乐,道:“师父,我皮厚,你比我还皮厚,都是你把我教坏啦!”

    形骸一愣,这才答道:“此地非虚非实,非阴非阳,非真非假,非生非死,非白非黑,书上说叫做黄昏境地。”

    白雪儿“嗯”了一声,道:“黑灯瞎火的,我看叫夜晚境地才对。”

    形骸心知前方的敌人神秘莫测,非同寻常,竟将这混沌离水腐蚀成这般模样,不禁如临大敌,他有些后悔带白雪儿下来,可有她陪伴,又心生勇气。

    斜斜向下,竟行了十里地之深,眼前终于有光照明,但仍甚是幽暗,所到之处地形开阔,已然脚踏实地。

    他们身在一地下的树林中,四周树木巨大,皆二十丈以上,树皮烂洞破口,有大有小,密密匝匝,好似蜂窝一般。形骸仔细去看,见那破洞皆是一大两小,像是人口人眼,冷冰冰的朝他们望来。

    再朝前行,树木愈发奇特,有的树木像是二十多人纠缠在一起,身子扭转而拼接,手足交织而密缝,在眼睛余光中,隐约觉得这些“人”转过脑袋,对准形骸他们,可等正视此树,却又没了动静。另有树木上嘶嘶作响,树枝如毒蛇,果实似癞蛤蟆,树皮上到处鼓起,满是囊肿。白雪儿看的心里发毛,与形骸贴的紧紧的,生怕离得远了,形骸便救不了她。

    形骸道:“好一个妖异老巢。”

    白雪儿慌忙道:“是啊,这地方让人身上起鸡皮疙瘩。”

    形骸指着那“人树”,道:“这树木确是人变得。”说着冥虎剑一划,树皮裂开,从中流出人的内脏来,已然腐烂得触目惊心。

    白雪儿惨叫道:“你给我看这些做什么?”扭过头,眼睛埋在形骸肩膀上。

    形骸道:“听说绿衣山中有沼泽,多有蛮族失踪,看来都在这里。”长剑上燃起黑色剑芒,朝一处刺去,一棵大树剧烈颤动,发出哀鸣声,树干上出现裂缝,从裂缝中走出个墨绿色的人。此人穿长袍,浑身树汁,面貌尖瘦,双目绿油油的,头上有一圈妖艳的花环,手中持一绿色法杖。

    白雪儿“啊”地一声,道:“什么人?”

    形骸道:“他是黑暗神。”

    白雪儿道:“什么...什么黑暗神?”

    形骸暗骂她朝闻夕忘,道:“我教过多少回了?远古时天庭与灵阳仙联手对付巨巫,战胜之后,那些曾经投靠巨巫的仙神被判极刑,有些逃到最阴暗、最险恶的地下,远离人烟,就成了黑暗神。”

    白雪儿登时想了起来,道:“那般久远之事,我怎能想的起来?”

    形骸微觉沮丧,道:“我记得我上个月才刚说过。”

    白雪儿笑道:“我脑子没师父你好,须得你时时刻刻提醒我啊!”

    形骸被她高帽子一戴,精神一振,登时叹道:“这话倒是不假。”

    那黑暗神踏上一步,身躯显得高大,遍体散发阴森、怨憎的气息。形骸心想:“他或许曾是辉煌光明的神祗,但历经万年的堕落,成了畸形、歹毒的怪物,比妖魔更令人胆寒,更残忍无道。”

    只听这怪物喊道:“你们闯我圣地,居然.....仍不怕死?”

    白雪儿一吓,忙道:“不关我的事,是师父找我茬的!”

    形骸道:“我乃道术士孟行海,你是何方神圣?”

    怪物道:“我叫魈木,你二人来的很好,我一直在等新的祭品。”那声音越听越令人不适,每次开口,都仿佛数百人低声说话,男男女女混在一起,凄苦惨痛,充满绝望,流露疯狂之意。

    形骸心想:“祭品,祭品,黑暗神已被世界遗忘,沦落为天地间的毒虫。神皆需凡人信仰,故而这魈木诱骗活人至此,让他们半生半死,成为他的养料。”

    他身为万仙盟会的首脑之一,对地庭诸神并无偏见,且生平认得的地神中善恶各半,但这些黑暗神无疑极度奸邪,无论他们曾经有何苦衷,如今已无可饶恕。

    白雪儿突然察觉足下有异,似有事物缠上她脚踝,白雪儿尖叫一声,身上燃起雾状阴火,长剑一斩,将那偷偷摸摸袭来的蔓藤斩断。不料蔓藤竟仍活着,长出脑袋,成了一条毒蛇,咬向白雪儿,白雪儿急忙补上一剑,将那毒蛇斩杀。

    形骸见那黑色蔓藤涌动如潮,数量茫茫,喊道:“雪儿,你莫离开这金圈!”说着手指遥遥一转,白雪儿足下出现一圈金环,径长六尺,蔓藤欺近,立时被震得粉碎。

    白雪儿放下心来,笑道:“师父,我自个儿能应付得了。”

    形骸道:“有我在此,你不必犯险。”

    白雪儿心中一甜,道:“还是师父最体贴啦!”

    魈木怪叫,一个手掌变作黑刀,另一手掌紧握法杖,先法杖一指,离形骸最近的几棵“人树”上蓦然吐出黑水。形骸身子化虚,黑水落了个空,洒落在地,地面登时长出一棵棵黑草,若沾上人体,那人立刻便沦为草木。

    魈木也化作虚体,追上形骸,黑刀劈落,形骸冥虎剑一挡,那黑刀立刻断裂。但魈木手臂切口处又长出一段黑刀,朝形骸刺来,同时那断裂的黑刀变作数条毒蛇,张嘴就咬。

    形骸拍出一掌,毒蛇、黑刀、魈木霎时遭石化,魈木厉声哀嚎,被困在一块大石中,只露出一个脑袋。形骸手指在魈木额头间一点,使出星知释者所传的木龙封神法,魈木神色惊恐,嘴巴成圆形,“啊啊”低呼,却说不出话来。

    白雪儿见状大喜,道:“师父,成了么?”

    形骸道:“成了,你出来吧。”话音刚落,洞中所有怪树尽皆自行焚烧起来,发出凄厉尖叫,白雪儿心惊肉跳,慌忙塞住耳朵,过了一盏茶功夫,众邪物才毁灭殆尽。

    白雪儿左右张望,欣慰不已,笑道:“外头那老巫婆被骗啦!这儿哪有什么巨巫?而且这黑暗神看似可怕,也不如何厉害。”

    形骸暗笑白雪儿见识低微,答道:“魈木体内灵气在龙火功六层之上,但对我而言已算不得强敌,就算来十个八个,我也丝毫不惧。”

    白雪儿道:“对了,你那一掌把人变作石头,倒也好用,能教给我么?”

    形骸点头道:“只要你肯学,师父精妙武学有的是,但所谓贪多嚼不烂,你须得专心一门,方能有成。”他那掌法是星知和尚传授的土龙石化掌,与放浪形骸功颇有共通之处,故而形骸一学即会。

    白雪儿指指魈木,形骸凝定心神,手掌贴住他额头上,过了半晌,黑暗神身躯瓦解,化作一块闪着金光银辉的铁板。

    白雪儿奇道:“这是....这是....”看了形骸一眼,忙道:“你别提醒我!啊,对了,这是星铁!你教过我的!”

    形骸心中叹息,暗忖:“这你都要想半天?雪儿天赋极高,但不求上进,偷懒荒废,实是天下罕有。有徒如此,算我倒霉,不如就用这星铁替她锻造一柄神兵,我今后好省心一些。”念及于此,将那星铁拾起。本来这将仙神熔化为星铁的法子极为艰难,需耗时良久,且需获得高位神许可才行,但形骸结合星知所教与放浪形骸功,只需一炷香功夫就成。

    白雪儿道:“师父,这地方不好,不好得紧,咱们快些出去,行么?”

    形骸摇摇头,指了指洞穴深处,白雪儿道:“里头还有宝物?”

    形骸道:“是巨巫。”

    白雪儿汗毛直竖,嚷道:“巨巫!”

    形骸重复道:“巨巫。”

    白雪儿喊道:“为何黑暗神与巨巫会勾结在一块儿?”

    形骸叹道:“黑暗神本就效忠于巨巫,他们若不合谋,反而古怪。”说话间,迈步行向更深邃的阴影中。

    白雪儿无奈,喊道:“师父,等等我!”跑上几步,握住形骸左臂,形骸感到她小手抖得厉害。

    形骸知道白雪儿极为害怕,但到此地步,也怪不得她。她十分清楚巨巫骇人之处,但仍有勇气跟来,已经难能可贵。巨巫是太古时天地的统治者,创造了世间万物,连诸神也不例外,世人凭借本能,便能体会巨巫震慑人心的气势。他们庞大至极,并非个体,而曾是一个世界的象征,万千灵魂的聚合体。

    准确说来,只是曾经如此罢了。

    那巨巫低着头,弯着腰,双膝跪地,双手被铁链绑在山洞顶上,他目光无神,神色痛苦,身上肌肉糜烂,斑驳破烂。他体内残存的灵气微弱无比。

    白雪儿惊恐地问道:“这是怎么了?他在做什么?”

    形骸问道:“你是哪位古神?”

    巨巫嘴唇颤抖,过了半天,才道:“我....姓名已...已然遗忘,杀了...杀了我。”

    形骸道:“你怎会沦落到这地步?”

    巨巫道:“龙蜒....龙蜒夺取了我所有法力,将我....将我困在此间,令我...令我破坏此地龙脉。”

    形骸想起那夸父来,他若未借费兰曲逃脱,下场多半也是如此。形骸心情沉重,忐忑不安,道:“他为何要这么做?”

    巨巫摇头道:“我不知道,龙蜒....龙蜒无时无刻不在盘算着新的阴谋。”

    他显得畏惧万分,这曾经超乎想象的巨人生不如死,已丧失了存活的勇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