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放浪形骸歌 二十二 春光随风荡

时间:2018-09-04作者:失落之节操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岳明辉有心炫耀,说道:“不管是巨巫还是小巫,你这喽啰由我收拾。师妹,师弟,你二人千万不可插手。”

    白雪儿心情复杂,只盼此人栽个大跟头,但又对巨巫害怕万分,稍一点头,退开数步。

    岳明辉横剑在前,那绿袍人随风摇摆,似乎一根细细的竹子。岳明辉心想:“那三个红袍人已如此了得,这绿袍人更是非同小可,他们道术士花样手段可不少,可别一时疏忽,着了他的道。”

    他心意已定,剑刃上暗绕迷雾,已将这上下求索剑意施展的淋漓尽致。此剑法乃是古时一位迷雾师所创,那位大宗师眼睁睁看着故国腐朽,无可拯救,心情压抑,唯有寄情于剑,以剑问天。因而这剑法大时气势恢宏,小时隐秘难测,既问天地,又问良心,上谏帝君,下斥奸邪,确是精妙绝伦。

    岳明辉一剑刺出,去势宛如水龙山虎,声威当真骇人。那绿袍人面前霎时沼气腾腾,其中又长出不少紫红花朵来。岳明辉心知这花丛必然暗藏毒计,飞身跃起,剑刃皑皑,直刺绿袍人额头。绿袍人手指一点,花朵盛开,飞出一小群毒蜂来。岳明辉当空转了半圈,剑光如雨,毒蜂一靠近,立时被绞得粉碎。

    绿袍人趁势撤走,靠在这树洞中的另一棵树上,岳明辉追近,那大树中长出许多木刺,直扎岳明辉头脚处。岳明辉长吟道:“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倏然加速,同时挥舞长剑,剑影密集,牢不可破,木刺瞬间全被削断。

    白雪儿心想:“这岳明辉人挺讨厌,但剑法却有悲壮崇高的意境,真是岂有此理。”

    绿袍人一跃上树,岳明辉一招“万花落英”,跳到高处,随后俯冲,此招是他最为得意的招式,变幻奇诡,刚猛无俦,那绿袍人并未料到,顿时中剑,他痛呼一声,被刺在树上,轰隆一声,大树树干被岳明辉斩裂,哗哗啦啦的倒下。白雪儿心中一凛:“他这一剑少说能斩杀一百士兵。”

    绿袍人挥掌打来,岳明辉又飞起一脚,将绿袍人远远踢了出去。绿袍人胸口流血,嘴里也不断吐血。

    岳明辉甚是得意,仰天笑道:“邪徒,你纵然了得,还是得死于我手。”说到此处,心生疑虑:“他这武功远及不上师叔,为何师叔竟丧生于他手下?”

    绿袍人颤声道:“我.....我法术被人破解,故而...故而奈何不了你,但你想要杀我,却又...谈何容易?”

    岳明辉冷冰冰地说道:“既然你这般说,我就给你个爽快!”运剑一斩,那绿袍人慢吞吞的一躲,仍被岳明辉砍中肩膀,剑刃游走,他身躯被斜劈成两半。

    这绿袍人居然甚是顽强,他右手抬起,手中有一绿色的木面罩。他将那木面罩往脸上一戴,身子抽搐几下,再也不动了。

    岳明辉收起宝剑,心下畅快,笑着看了白雪儿一眼,道:“师妹,你眼下无话可说了吧。”

    白雪儿下定决心:“本女侠今年痛定思痛,必要自虐般练功,学会师父所有真传,将你揍成狗肉之酱!”摇头道:“我和你本就没话可说。”

    岳明辉笑道:“你这口是心非的小师妹,明明对我心怀好感,却又难以启齿,对不对?”

    白雪儿怒道:“放屁!放屁!好个臭屁精!”

    岳明辉为人自视太高,而且以往每一次施展武艺,总能迷倒本门一大片女同门,故而认定此事确然无疑,绝不会有误。他见白雪儿美丽至极,远胜过他门中任何女子,因而对她青睐有加,想入非非,也想当然认为白雪儿定不能抵挡自己这神妙武学的魅力。

    他轻叹一声,对杨明柳道:“师弟,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打情骂俏’,你看这师妹如此惺惺作态,好不好笑?”

    杨明柳点头道:“师兄所言,定然错不了。”

    岳明辉再度发笑,朝白雪儿伸手道:“师妹,你这娇蛮可笑的脾气,今后可得好好改改...”

    白雪儿正欲破口大骂,却听树洞里咔咔嚓嚓,上下响成一片。树墙纷纷开裂,一大块一大块的树皮掉落下来,砸在地上,激起尘土,隆隆作响,宛如一场山崩。

    白雪儿喊道:“不好!”

    岳明辉大吃一惊,见有一大木块往自己脑袋上砸落,慌忙往前一扑,轰地一声,地面震动,他保命要紧,急忙朝树洞外疾冲,白雪儿、杨明柳紧紧跟上。

    来到树洞外,这树洞彻底垮塌,成了一片废墟。外间,树木也纷纷连根折断,只见断枝乱叶,漫天飞舞,无处不在。岳明辉喊道:“怎么回事?”连连躲避,朝空地上飞奔。但似乎这片山林皆在震荡,处处崩溃,他感到地面将他往天上一抛,他痛呼一声,摔出老远,脑袋撞在树身,痛的晕头转向。

    总算他影火浑厚,只晕了一会儿,便清醒过来,一摸头发,有些流血。这时,震动停歇,林子暂且平静。他见前方千树断裂,横卧斜插,场面凌乱,好似地龙翻身一般。

    岳明辉道:“还好我逃得快,内力也深,并无大碍。”拍了拍胸口,喘了几口气,这才想起白雪儿与杨明柳。

    他心想:“杨师弟倒也罢了,白雪儿师妹这等美人,对我又暗暗爱慕,死了岂不可惜?”想到此处,心中一痛,有些惶恐,但又心生希望:“这师妹功夫很灵巧,轻功不在我之下,未必会死。我将她救出这灾祸,她对我倾慕之情,只怕再难以遏制了。”想到此处,心情大好,浑身充满干劲。

    他已辨不清东南西北,觉得某一处似乎像是先前那个大树洞,便朝那边前行。

    找了约莫一盏茶功夫,忽听有一娇嫩声音轻呼道:“师....师兄,快来救我。”

    岳明辉一阵惊喜,东张西望几回,见白雪儿被一圈粗厚的蔓藤缠住,那蔓藤上长着细细的小刺,虽不甚坚硬,但仍足以划破肌肤。他见状心急,忙道:“师妹,你等着,我来救你!”

    白雪儿红着脸道:“师兄,我.....我衣衫都被这蔓藤划破了,此刻样貌有些不雅。”

    岳明辉想象白雪儿白嫩的躯体,不禁身子发热,稍稍感到口干舌燥,劝道:“这当口了,还顾得了这许多么?”于是拔出宝剑,一振一转,将蔓藤全数斩断,却又不伤白雪儿分毫。

    白雪儿脱口喊道:“好师兄,你这剑法可真高明至极。”

    岳明辉哈哈傻笑,浑身轻飘飘的,说道:“你先前还说瞧不上眼,现在可终于实话实说了。”

    他握住白雪儿柔弱无骨的小手,另一只手拨开蔓藤,将她轻轻抱了出来,待白雪儿完全展现在他面前,岳明辉登时双眼放光,呼吸急促,原来白雪儿身上衣衫被蔓藤撕裂,几乎完全袒露。白雪儿满脸羞红,用手挡住自己要紧地方,底下脑袋,轻声道:“师兄,你别看啦!”

    岳明辉大口喘气,看着她那张秀丽精致的脸庞,浑身躁动,牢牢抱住白雪儿身子。白雪儿眉头紧皱,娇躯微微发颤,岳明辉见白雪儿身材远比想象中丰满,在她胸前与肚脐处有几道红色的划痕,反而增添了她的风韵。

    白雪儿道:“师兄,你...将衣服给我穿,好么?”

    岳明辉道:“好,好。”赶忙脱下长袍,白雪儿道:“多谢。”伸手来拿,但岳明辉却顺势将她往怀里一抱,白雪儿低呼一声,身子已与岳明辉贴紧。

    白雪儿嗔道:“你...做什么?我是黄花闺女,你这般待我,我将来怎么嫁人?”

    岳明辉道:“是啊,你身子被我抱也抱过,不能嫁给旁人,只能嫁给我了。”

    白雪儿面如朝霞,道:“不对,这不算!我听师父说....光是抱过...也不要紧。”

    岳明辉道:“那要怎么才要紧?”

    白雪儿道:“须得...须得被男人亲过之后,那就...那就只能非他不嫁了。”

    岳明辉看着白雪儿那樱桃小嘴,按捺不住,轻轻吻了一口,只觉她嘴唇湿润温暖,异常香甜,霎时理智全无,将白雪儿扑倒在地,拉开她那碍事的玉手。

    白雪儿喊道:“师兄,不要!”

    岳明辉急道:“师妹,我定会娶你,你也一直喜欢我,难道以为我看不出来?”

    白雪儿笑了笑,声音变得妩媚柔腻,道:“我确实喜欢...喜欢你,可被你拆穿啦,可我这个样子,眼下肮脏得紧,怎能...怎能....”

    岳明辉喊道:“就是这个样子,我最是欢喜,最是疼爱,师妹,你从了我,我这就...这就要了你!”

    他再无法忍耐,他心急如焚,想要占据这此生所见最俏丽的姑娘。他又吻了她一口,调整姿势,就此压下去,猛然间,他背后痛彻心扉,身子如遭雷击般巨震,他身子一晃,从少女身上跌开。

    那少女大笑,嗓子变得嘶哑难听,她除下一张木面罩,露出满是皱纹,宛如树皮的脸。岳明辉魂飞魄散,喊道:“你是...你是那绿袍人?你明明死了!”

    这绿袍人原先容貌太老,嗓音太粗,分不清性别,此刻见她皱巴巴的、身无寸缕的身躯,才知是一老妇。她笑道:“在这混沌离水之中,老身可不会死。此面罩乃是古神法宝,用来易容变身,无人能够识破。”

    岳明辉看她这丑陋身躯,想起自己先前与她紧紧相拥,相互融合,恶心反胃,想要呕吐,又想将这老妇碎尸万段,但他腰背处被刺入一根木锥,力气变得极为微弱,连凡人都不如。老妇森然说道:“无知小儿,居然敢对老身不敬?若非主人需要奴隶,刚刚你犯我身子,老身早已杀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