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娇妻惹火:霸道总裁狠狠宠 第390章逃婚了?!

时间:2018-07-08作者:苏果果

    出了a市,一架客机等在了郊区的一处宽阔的草坪,陆连城抱着傅念城上了飞机,紧接着,傅清欢便被随行的保镖,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机舱的贵宾室。

    机长过来询问,什么时候起飞。

    陆连城淡声说,“现在。”

    “是,陆先生。”

    机场得到了命令,立刻去驾驶室,准备飞机起飞。

    傅念城坐在陆连城的身边问,“爸爸,我们要去什么地方?”

    “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里有袋鼠,有鸸鹋,还有树袋熊,你喜欢的话,爸爸带你去看。”陆连城轻抚着傅清欢被酒精熏得微醉的脸颊说。

    傅念城乌黑的眼睛里,绽放出了光亮:“好啊,我一定要去看看。”

    “乖,你先躺下睡觉。等会儿,到了地方,爸爸再叫醒你。”

    “嗯。”

    傅念城点头。

    陆连城拿起了毛毯,盖在了儿子的身上。

    没多会儿,飞机缓缓地上升,朝着澳大利亚的方向行驶。

    醉的不省人事的傅清欢,对此一点知觉也没有。

    ……

    天麻麻亮时,薄荷和岳雨珊便赶到了傅家,敲了敲门,半天没有人答应。薄荷无奈的摇头说,“估计她们的酒还没醒呢。先进去,煮点醒酒汤,再把她们叫醒了。不然等化妆师来了,那就要闹笑话了。”

    边说,边拿出傅清欢给的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间的门。

    薄荷去厨房煮醒酒汤,岳雨珊负责到房间里,叫醒两个人。

    她先去的客房,叫了几声言朵朵。

    言朵朵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裹着被子,嘟囔道,“叫我干嘛?我还想多睡一会儿。”

    岳雨珊把往被子里钻的人,薅了出来,“你赶紧起来吧,今天是清欢大喜的是日子呢。再睡下去,可就要错过时间了。”

    言朵朵迟钝的大脑,这才恢复了思考的能力。

    对啊,今天是清欢大喜的日子!

    自己可不能再偷懒了。

    言朵朵拍了拍自己疼痛的脑袋,而后扶着床,打算下去。

    可站到地上,顿时觉得一阵晕眩,赶紧坐了回去。

    言朵朵说,“不行,我得缓缓,你先去叫清欢吧。”

    “嗯,薄荷煮的有醒酒汤,你能自己走的时候,记得去客厅喝一碗。”

    “好。”

    言朵朵回应。

    岳雨珊赶紧去主卧那边,边打开灯边笑着说,“清欢,你个大懒虫,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们所有人都在忙,你自己倒偷得……”清闲二字没说出口,却看清楚了床上的情形。

    ——空空荡荡的哪里有人?

    清欢呢?

    难道早早的起来了吗?

    可不对呀,这家里也没人啊。

    岳雨珊迷迷糊糊的走出了主卧,对薄荷说:“卧室里没有清欢呀,她去哪儿了?”

    “也许在卫生间呢,你找找嘛。”

    薄荷忙着煮醒酒汤,随口说了一句。

    岳雨珊觉得不可能,刚才她进去的时候,卧室的灯是关着的呀。而且,洗手间就在房间里,也没看到灯光。

    但未免自己看错了,她还是回卧室,重新确定了一遍。

    果然,跟预期的一样,的确没人。

    岳雨珊转过身,打算去找薄荷时,余光无意间瞥到了床上,陆连城放置的那封信。鬼使神差地,她走到床前,捡起了那封信。

    ——莫湛擎亲启。

    给莫湛擎的?

    为什么丢在这里?

    岳雨珊疑惑不解的带着信封,走出了主卧:“薄荷,真的没有清欢,你不信我的话,可以自己去看看。”

    刚好醒酒汤煮好,薄荷把火关了,而后走到了客厅,说:“其他地方找了吗?”

    “这个家总共就两个卧室,一个厨房,还有念城的房间……两个卧室,我都找了,只有念城的房间没找了。”

    薄荷瞪了她一眼,“清欢指不定,在念城那儿呢,你大惊小怪什么?”

    说着,她去了念城的卧室。

    没几秒后,返回了客厅,薄荷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说,“念城也不在,这大清早的,他们娘俩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啊。”

    岳雨珊说。

    “你手上拿的什么?”薄荷的视线落在了岳雨珊的手上。

    “清欢床上放了封信,说是给莫湛擎的。我想着,等会儿人多了,会很乱,这封信还是保管起来好一些,便拿着了。”

    岳雨珊解释。

    薄荷走到她跟前,把信封拿过来,看到封面上的那几个字,眉头不由得拧起来。

    下一秒——

    她干脆利索的撕开了信封。

    岳雨珊嚷嚷道,“薄荷,你干嘛呀!咱们跟清欢再怎么熟,你也不能随意的打开她写的信吧。”

    “别说话。”薄荷命令道。

    岳雨珊不满的闭紧了嘴巴。

    薄荷看了信里的内容,不由得倒抽了口冷气,抬眸看向岳雨珊说:“清欢,她好像逃婚了。”

    “逃婚?!”

    岳雨珊跌破了下巴,声音大的几乎能掀翻屋顶。

    言朵朵趿着拖鞋,睡衣凌乱的走出来,问:“什么逃婚?清欢逃婚了吗?别开玩笑了,她那么想嫁给莫湛擎,怎么可能逃婚呢?”

    走到沙发跟前坐下,言朵朵眯着眼睛,对薄荷说:“阿荷,醒酒汤呢?”

    薄荷把信封递给了岳雨珊,让她看。

    而后走到了言朵朵跟前,抓着她的胳膊说,“清欢跟念城不见了,只留下了一封信,说她不想跟莫湛擎结婚了,所以,她带着儿子,跟陆连城私奔了。”

    言朵朵哈欠打了一半,硬生生的忍了回去,等着溜圆的眼睛,不敢置信的说:“阿荷,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都这个时候了,我哪里能跟你开玩笑啊!”

    薄荷低吼。

    言朵朵麻溜的从沙发上爬起来,跑到傅清欢的卧室看。

    没人!

    抱着最后一丝残存的希望,跑到了隔壁房间,结果还是没人!

    言朵朵吓得,差点跌坐在地上。

    今天可是清欢和莫湛擎结婚的日子啊!

    为了表示对清欢的重视,莫湛擎几乎请了全国上下,有头有脸的人物。

    如果被人知道了,新娘子不见了,那莫湛擎将会沦为所有人的笑柄!

    言朵朵风中凌乱,拿出手机拨打傅清欢的电话号码。可手机铃声响了,却是从卧室的方向传过来的……

    言朵朵傻眼了。

    薄荷和岳雨珊也都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三个女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