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786章 惊闻孩泣

时间:2018-04-22作者:极地沙漠

    空气间仿佛渗透着一阵森寒无比的气息,在悄然无息地蔓延着所有人的心头。魔门宛若一把尖刀悬挂在他们的头顶上方,随时可能斩下,令他们血饮当场。

    他们如今唯一的倚仗,就是剑宗这一片隐秘之地,甚至有一部分此刻还忍不住神色担忧地看了一眼四处,生怕看到魔门的踪影突然间杀出,那么他们将无路可遁。气氛极其的压抑,杀意弥散于天地间.

    许久不少人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拼命地回想起昨夜的事情,生怕漏掉了任何一个细节。恨不得将整个脑子都翻转过来,思索着到底有谁曾经jin ru过那一片树林。

    “不论是一个人jin ru,或者是一群人,三息之内全部站出。”纪离仙人的目光冰冷地扫过全场所有人振声说道:“三息之后倘若还有人jin ru过树林,却不主动站出,而被其余人指出者,不论身份,以邪魔罪论斩!”声音震彻响起,夹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气。

    不少人的瞳孔纷纷大震,面容失色,三息时间稍纵即逝。最后,从人群中站出的人约莫有三十来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些人的身上,魔门的j细就在他们之中。纪离仙人目光如电,冷厉地盯着他们,仿佛要将他们全部看穿,气氛凝固冷寂得可怕。

    扑通!

    蓦然间其中有一人跪在了地上,声音近乎是**地带着哭腔:“不关我的事,我虽然进过树林,可我根本没看过这个箭匣,更加不可能会是魔门的j细啊。”在这等极其压抑的气氛之下,心理承受能力极差的近乎快要崩溃。

    三十多人的神色各异,有人哀求,有人哭腔,有人惊慌,也有人神色镇定。

    “安静。”纪离仙人的神色冷漠一字一顿地振声开口,冷厉的气息降临笼罩而下,顿时间三十来人纷纷闭上了嘴巴,目光望着纪离仙人。纪离仙人虽然不是如今剑宗阵营内的最强者,可他却是除刘峰外剑宗的实权地位最高之人。

    凌厉的威严弥漫而出,全场再度寂静下来后,纪离仙人的目光并没有第一时间看着站出的三十来人,而是视线落在了其余众人的身上:“除了他们外,从昨天下午至凌晨再没有人jin ru过这片树林?”话音一落,所有人面面相觑。

    片刻,有一道身影忍不住开口说起:“昨夜万州门的护法金兴朝曾经jin ru过树林。”话语一落,人群中一人的面色急变。

    “金兴朝何人!”纪离仙人目光爆s出强烈的杀机,随着众人的目光,最终视线落在了其中一人的身上,一名留着胡子的中年男子。

    此刻面色惊恐骇然,急声说道:“我……我根本没有走进去,我只是在树林外面走走就回去,不关我的事,我发誓……”

    “这么说,你确实有去过那片树林?”纪离仙人声音淡漠地开口。

    “我不是有意走去。”

    “我问你,是否真的进去过。”纪离仙人的声音陡然地加剧了几分。

    金兴朝面容大变,神色苍白,嘴唇**着:“确实有,可是……”

    咻!

    还没等金兴朝开口,一道凌厉的剑光倏然间一划而过,杀机如虹一闪逝去。众人只感觉到眼前一晃,再定眼看去的时候金兴朝的眉心多了一道血红色的剑痕,双眸睁大身躯僵硬,嘴巴张开似乎还想要辩解。

    一阵风吹过,金兴朝的身躯直接轰地倒在了地上,在其余众人的心中,就宛如一座山峰轰地压下,让他们喘不过气来,尤其是那三十来曾经jin ru过树林的人。纪离仙人的杀伐果断,让很多人心中的侥幸之心消失得一干二净。

    “我说过,三息之内不主动站出,则以邪魔罪处置。”纪离仙人的神色淡漠,手中神剑唰地急挑,刹那间已经成为一具死尸的金兴朝上身的衣服被划开。身边众人的视线落下,不禁想起一阵轻微的哗然。金兴朝的身上并无任何魔胎标志,误杀?

    所有人的瞳孔不由睁大了几分,很快,所有人的视线纷纷落在了纪离仙人的身上。此刻一道身影却是一掠而出,药姑雨初容。她一身白色衣缎,肩带着箱子,悄然来到了金兴朝的身旁,手中拿出一个药瓶子,扬手缓声说。

    “这是我与药谷的前辈最新研制出来的引魔丹,但凡被魔门所控制的修行中人身上都会或多或少地留有魔气。七星魔种是最明显基本的标志,可也不排除还有其余的隐匿手法。”

    雨初容打开瓶子,取出了其中一粒引魔丹瞬息捏成了粉末,蹲下打开了金兴朝的嘴巴,药粉渗透飘洒而下。片刻,众人的瞳孔不由自主地猛睁大了几分,险些惊呼而起。金兴朝的胸膛,原本没有任何标志竟然凭空地隐现出了魔门的七星魔种,果然是魔门中人。

    纪离仙人的神色冷漠平静,金兴朝是魔门中人他并不感到意外,在这种情况下心里有鬼不敢站出来的,十有**都是有问题之辈,再说退一步纵使金兴朝不是魔门中人,他也是自作自受,该死!

    随着引魔丹的出现,四周围再度陷入一片寂静之中,纪离仙人手臂一摆:“万州门人出列。”顷刻间,一部分人面色剧变,唰地面容惨白起来。万州门一共不到一百人,此刻纪离仙人的一句话,仿佛将他们推向了万丈深渊的悬崖边,随时可能急坠而下死无葬身之地。

    一个人成魔,随时可能连累整个门派,纪离仙人的这种猜测亦无可厚非。他需要借此机会彻底将各门各派中的魔门j细揪出来,否则就如同一根横亘在眼帘中的针刺,随时可能迸s出尖锐的杀伤力。

    就好比这一次,若非剑宗的反应及时,刘峰也提前有布置,开辟了多个上古洪荒世界的入口,恐怕剑宗已经要出现大幅度的伤亡。

    “我们不会放过一个魔门中人,但是也不会随便滥杀无辜。”药姑雨初容此刻拿出了一个清澈的盆子,装上了清水,将数颗引魔丹融入了水中,随即翻手间拿出了一些杯子,每一个杯子倒下一口清水。

    “自认清白者可上前取一口清水喝下。”药姑淡声说道:“刚才大家应该也看到,引魔丹有催化魔气的作用,让一切魔门中人无可遁形。”此时就连药姑雨初容的眼中,也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一丝赞叹之意。

    这引魔丹的问世实在太过及时了,她刚虽说是与药谷前辈联手研制,可只要药姑雨初容自己清楚,这引魔丹是出自刘小公主之手,小公主在闭关前将这引魔丹交给自己,并且不让自己公开引魔丹是她所创。

    药姑清楚,这是小公主希望用引魔丹来给自己增加在剑宗的地位,小公主的这份情,药姑也承下了。一个个万州门人上前拿了一杯清水喝下,由于大部分万州门人都是男子,有些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服下融入引魔丹清水后直接赤膊上身。

    而少部分的女弟子,则由剑宗的女弟子带到一侧检验。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这一个过程中果然有查出了一个魔门的j细,身份同样是万州门的一名护法。

    “宗门不幸啊!”万州门的门主声音悲戚地仰天跪下,一阵悲凉之意蔓延着天空。在神明之地,魔门尚且能够无声无息地渗透了那么多神明宗派,地球上魔门的势力同样强横霸道,这些年来,他们必定在各门各派中也安c了不少j细。

    随着调查的深入,纪离仙人很快也揪出了那一名装醉酒jin ru树林的男子,还是该男子率先忍不住出手,衣袖中还隐藏着一个箭匣,迸s出冷箭试图偷袭,殊不知剑宗强者早已经盯上了他,万宝女皇直接挥手间,一座金山将该男子拍击得心脉尽碎而亡。

    在上古洪荒世界内,上演着一场屠戮魔门j细的好戏,在引魔丹下,所有的魔门j细无可遁形,没有人任何一人还敢抱着侥幸之心。了最后,终于魔门隐藏在各门各派内的j细按捺不住同时出手了,疯狂的眼神神色抹过强烈的狰狞之色,狠狠地发动起最后的反扑。

    可是以他们的实力,根本无法在强大的剑宗面前掀起甚至是一滴的水花,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雷霆般轰灭。上古洪荒世界的空间内,泛起了一阵血腥气息,云雾缭绕的地下,尸体横七竖八。

    众人的眼眸看过去,不禁心生一阵后怕,背夹凉意泛起。魔门的j细,在各门各派中竟然隐藏了近百人。在平常之中,根本无法察觉自己身边的这个人与魔门有任何关系。

    “总算是挑了一根刺。”纪离仙人轻声自语,蓦然间,远处一道身影闪电般急掠而来。

    “报告!”声音急促震彻长空。

    纪离仙人等人目光瞥了过去,是一名天听的子弟,负责监视剑宗山谷的情况,所有人心中不由自主地升起一阵隐隐的不安之意。

    “什么事?”纪离仙人迅速振声开口。

    “报告仙人,山谷内出现了婴孩哭啼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