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91章 神龙舞凤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别墅的大厅上传起了单正平的狞笑声音,萦绕不绝,从单梦儿被杀的一刻开始,单正平便宛若坠魔,他无时不刻不想要报复,报仇.

    今天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而且自己还可以与孙女联手手刃敌人,单正平无比期待,甚至此刻的身躯都在颤抖着。

    血魔利器加仙人傀儡,纵使是面对强大仙人也有不小的胜算,就算陈祎晋级剑仙,也一定难逃此劫,复仇在望,单正平的神色无比激动。

    沙发上,单梦儿面容冷漠如霜,坐下去后一言不发一动不动,只有当单正平提到陈祎两字的时候,她的眼眸释放出森寒无比的杀机。

    单正平在说着详细的计划,刘嘉妮的眸子却是掠过了一阵复杂,该来的终究要来。刘嘉妮暗叹了一口气,在岛国,御龙陈祎在她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如今的刘嘉妮更是已经加入御龙小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可是刘嘉妮没有忘记自己的真正身份,她代表的,是血夜组织,而陈祎注定了会是血夜组织的敌人。

    组织要对陈祎下杀手,刘嘉妮早有意料,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那么快。

    “派出这么强大的阵容,就只为杀陈祎一人?”刘嘉妮轻地拧眉,堪称可灭仙的阵容,杀一个年轻天才,未免有些过于劳师动众了吧。是不是还有另外目标?

    “只有陈祎。”单正平正色地开口,同时郑重地说道:“绝对不能轻视陈祎,据传,他极有可能已经突破成为一阶剑仙了。”

    “一阶剑仙?”刘嘉妮一惊脱口道:“不可能,陈祎绝对还不是剑仙。”

    “你怎么知道?”单正平疑惑问道。

    “我几天前曾见过陈祎,如果他是剑仙的话我肯定可以看得出来。”

    “那更好!”单正平大笑眼眸的杀机暴动:“他会死得更快!”

    …………

    黔中市郊区外的一处庄园。

    “将神火石研磨成粉,天山雪蕊,用温水浸泡十分钟。”

    陈祎的面前摆着一大堆的药材,这些都是管妃艳这些年来费尽心机收集到的各种珍稀药材,琳琅满目药香扑鼻。

    各种药材在地球上都极其罕见,甚至有些价值千金,千年人参诸如此类数不胜数。为了医治弟弟的天绝症,管妃艳不惜付出了一切。

    如果是在进入神灵境地之前,陈祎恐怕会因为这么多的珍稀药物而产生视觉震撼,但如今,陈祎的认主破碗内的天材地宝,比眼下的不知道要丰富多少倍。

    陈祎对着这一大堆天材地宝,丝毫没有任何异样神色,这一点让一直在不停观察他的管星火等人暗赞不已。

    面对着如此之多的宝物,这位年轻的神医没有流露任何贪婪之色,这是极其难得的。陈祎的实力更让他们至今还感觉震撼,留下极其深不可测的印象。

    一枪击败公孙寂行,只是,公孙寂行的事情让他们更加迷糊。毋庸置疑,公孙寂行已经成功渡劫成仙,可他为什么要轻易放过管氏一脉?

    不仅将圣药双手奉还,而且还直接扬长离去,这根本不像是公孙寂行的性格啊!而公孙寂行的这一切改变,也是因为眼前这个年轻的神医。

    由于管妃艳对陈祎的绝对信任,管星火等人也没有多问一句,所有事情都听从陈祎的吩咐。

    “准备一盆热水。”陈祎将一切需要准备的事宜都交代下去后,在管妃艳的陪同下走到了一间房前:“不要紧张。”

    陈祎侧脸看了看管妃艳,她的双手不知觉间紧攥着,额头隐隐涔出了汗迹。听闻陈祎的声音,管妃艳展颜强笑了一下,眉头依然紧锁蹙起。

    马上便要决定弟弟的生死命运了,管妃艳如何能够不紧张?陈祎是她最后的希望。

    站在门口的时候,两人都可以清晰地听见里面传来阵阵痛苦的呻吟声音,可是当管妃艳打开房门,推门而入的时候,那痛苦呻吟声音突兀地停了下来,房间内一片寂静。

    陈祎目光投了过去,透过白色的床沿床榻被褥下,一个小脑袋轻轻地探了过来。面容苍白无色眼眸黯淡无神,他的头发眉毛都脱落掉光。

    皮肤隐隐泛着紫黑色的光芒,血管凸出显出了几分狰狞之色,气息微弱眉头紧紧地锁着,可以想象,如今这一个小身躯之内承受着何等痛苦的煎熬。

    “姐姐。”男孩的脸庞勉强地挤出了笑容。

    管妃艳迈步上前抓着男孩的手:“安天,姐姐来了。”白皙的手掌满是心疼地抚摸过男孩的脸庞:“痛吗?”

    “一点也不痛。”管安天朝着管妃艳一笑,纵使心中承受着万般剧痛,可是在姐姐面前,他一直都是男子汉一样的坚强。

    哪怕他只是个九岁的孩子。看着弟弟这般神态,管妃艳禁不住心痛地留下了泪水。

    “妃艳,你先出去吧。”陈祎在一旁轻声地开口:“让他们把准备好的药材送进来。”

    管妃艳急忙抹去了泪水,安慰管安天一声:“安天,这位哥哥是姐姐请回来给你治病的,你一定要听话哦。”

    管安天点头之后,管妃艳便站起来,担忧地再看一眼,随即转身离开了房间,房门关上。

    “等会告诉我姐姐结果的时候,你不要说我没救了。”当陈祎正准备给管安天把脉的时候,管安天突兀地开口了。

    陈祎一愣,半会微笑地摇头:“我从来没有说过你没救。”

    “可是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明白。”管安天的语气根本不像是个九岁孩子,他的眼神带着沧桑,叹了一口气沉声说道。

    “这些年来姐姐给我找来的无数所谓的神医都束手无策,我只希望姐姐可以过得好一点,我不想让姐姐伤心。求求你,一定要和姐姐说我不会那么快死。”

    “你自己不怕死吗?”陈祎感觉心灵一阵悸动,不禁问了一声。

    “我不怕,男子汉大丈夫不怕死。”管安天说道:“我就怕姐姐会哭。”

    “你姐姐肯定会哭。”陈祎点头:“但是那是开心得哭。”陈祎的话并没有让管安天的眼神升起任何希望,他即使只有九岁。

    可是这些年,这种话他听得太多了,一个个前来治疗他的人都顶着神医的头衔,可是每一个最终都是无功而返,只骗点钱财和药物。

    “你不相信我?”陈祎眯起眼,这个小男孩的表情怎么瞒得过陈祎,陈祎突兀开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管安天怔了下脱口道:“赌什么?”

    “如果我治好你的话,你就得听我的话。”陈祎笑眯眯地看着管安天:“前提是你必须配合我的治疗。”

    陈祎此时只有慢慢引导管安天,这个小男孩明显已经对自己的病没有抱任何治疗的信心,病人不配合而实施治疗的话效果会大减。

    “如果我治不好你的话,我就听你的,你让我怎么跟你姐姐交代都可以。”

    “真的?”管安天突然间睁大了眼睛犹豫半会:“好,我答应你。”

    “男子汉大丈夫,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陈祎一笑,这时候房门推开,管妃艳手中端着一盆清水,上面浸泡着千年雪蕊。身后,管星火等人也各自拿着药物走了进来。

    按照陈祎的吩咐将药物放好后,然后在陈祎示意下离开了房间。

    事实上,正如管安天的想法,很多人的内心都不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这些年来的神医实在太多了。

    “把安天的衣服脱掉。”陈祎伸手入口袋内,实际上,已经从认主破碗内拿出了一套银针,放在床沿前。

    有了那个赌约后,管安天倒也配合陈祎,只是目光带着提醒地看了一眼陈祎,陈祎明白地相视一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