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87章 还之彼身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刹那间花容失色,脸庞唰地苍白到了极致嘴唇颤抖:“快追,一定要追回来!”挂了电话后,管妃艳朝着前面的司机急喊:“最快的速度,快!”

    呼!

    车子化作一道流光风驰电掣般前进,陈祎徐徐地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此刻面容失色焦急难捺的管妃艳,他从没见过管妃艳会有这样的柔弱一面。

    “发生了什么事?”陈祎不由得问了一声。

    管妃艳紧抿着红唇:“我收集到的治疗天绝症的珍稀药物,其中的火神石和七叶血汗草被夺走了!”

    陈祎眉头一皱:“被夺走?”目光落在管妃艳的身上,半会陈祎不禁问了声道:“夺走火神石和七叶血汗草的人你知道是谁?”

    “公孙寂行。”管妃艳眸子闪过一抹恨意。

    “公孙?”陈祎怔:“你所说的,如今在枪宗掌权的公孙一脉?”

    “没错,从辈分上公孙寂行是我的师叔。”管妃艳沉声说道:“他是如今枪宗宗主公孙修的师弟,实力深不可测。”眉宇抹过了一阵焦虑。

    车子一路的狂奔,郊区一处树林侧旁的公路上,车子急刹。

    陈祎侧脸瞥了过去,此刻林子里面,有十数道各自不同层次的气息,其中一人隐隐达到了雷九劫巅峰,距离成仙一步之遥。

    “他便是公孙寂行?”陈祎轻语了一声,下车跟随管妃艳飞快地赶去。

    树林内,十数道身影将一人围住,周围的树木折断不少,显然刚刚经历一场激斗,不远处还有数道身影倒在了地上,生死未卜。

    男子看上去约莫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形象,一手长枪黑发落肩,颇带几分飘逸气息,只是眼眸不时间闪烁过一阵阵阴厉的神色,令人不寒而栗。

    此时此刻,长枪插地,目光轻蔑地环视着四周众人。

    “滚开吧,凭你们的实力也敢来阻止我公孙寂行?看在同宗的份上,你才不取你们性命,但是你们还如此不长眼的话,休怪我不念同宗之情,哼!”

    “公孙寂行,亏你还好意思说出同宗二字!”包围公孙寂行的人群之中,一名白须老者怒发冲冠,震怒地指着公孙寂行。

    “火神石和七叶血汗草是少主的救命药,你竟然狼心狗肺地抢夺,你你对得住手中握着的神枪吗?”

    “少主?”公孙寂行嗤笑了一声:“一个奄奄一息的病秧子罢了,天绝症乃天绝人亡之症,根本无药可治。”

    “如此珍稀的火神石和七叶血汗草,刚好我现在用得上,我公孙寂行如果凭借这两种圣药成功突破到仙人境界,我必定可保你们管式一脉长存下去。”

    “卑鄙!”老者身躯颤抖,怒不可遏猛地跨前一大步:“今日除非我澹台星火战死,否则你休想拿走圣药!”

    咻!

    管星火手中长枪突兀出击,如暴怒的火龙般咆哮而去,冲向了公孙寂行,气势磅礴。可在境界上,管台星火要弱于公孙寂行一筹。

    目光淡淡一瞥管台星火,公孙寂行的嘴角扬起了一抹轻蔑:“星火老头,枪是这样用的吗?”

    话语间泛着浓浓的讽刺意味,话音一落公孙寂行手腕陡然一挑,刹那间手中的认主神枪释放出无尽的灵性,灵动而出迎上了管台星火的攻击。

    铿铿铿……

    一连串剧烈的撞击,纵然是管台星火率先发起攻击,可是公孙寂行的实力确实胜过管星火,就连手中施展出来的枪诀也强于管星火。

    很快,管星火便处于被压制地状态之下四周围的众人看着眼神满是焦急,他们这十几人中,管星火的辈分最高,实力也最强。

    可是面对着公孙寂行的单枪匹马,他们丝毫没有任何的胜算。所有人眼眸都闪烁着恨怒,不甘。

    一声大喝,公孙寂行长啸,肆意大笑,刹那间攻击的威力暴涨。

    砰!

    管星火身影被急退,轰地震在了一棵大树上,鲜血喷出。

    “星火长老!”管妃艳这时抵达,顷刻面容失色骇然大呼一声冲了过去。

    管星火侧脸看见管妃艳,神色激动痛苦地摇头:“小姐,对不起,我保不住圣药”

    管星火挣扎着要起来,这时候一只手搭在了管星火的肩膀上,一股浑厚的能量徐徐地涌入了管星火的体内,将其体内一股肆虐的力量瞬间镇压住。

    管式星火瞳孔大震,猛地抬头,一张年轻的脸庞出现在他的面前,管星火眼眸露出强烈的难以置信。

    陈祎轻微淡笑:“放心吧老人家,就凭他夺不走圣药。”陈祎和管妃艳两人迈步走向了公孙寂行。

    “原来是妃艳呀。”公孙寂行此时轻笑一声:“师叔不问自取,希望你理解。”

    “你要我理解你剥夺我弟弟生命的权利?”管妃艳面容冷漠地瞥着公孙寂行。

    “你还是太执着了。”公孙寂行笑着摇头:“天绝症乃苍天绝命,安天既名安天,自然得顺应天意,为何强求呢?”

    管安天,正是管妃艳的九岁的弟弟,也是管式一脉的少主。

    “天要绝人不绝。”此时陈祎突兀眯笑地开口了:“人定胜天四字如此浅显的道理,阁下也不明白?”

    公孙寂行目光一冷,阴寒一瞥刘峰磅礴的气势笼罩过去,语气咄咄逼人:“你是什么人?我枪宗的家事什么时候轮得到外人来插手!”

    “他是我请来为安天治病的神医。”没等陈祎回应,管妃艳已经是沉声开口。

    “治病?治疗天绝症?”公孙寂行瞬间哑然失笑:“妃艳,你在和师叔讲笑话?江湖庸医所说的话,你也相信?”

    “你这人怎么那么聒噪。”陈祎这时皱着眉头:“我治好治不好天绝症,与你抢夺圣药有必然的联系?”

    “这是自然。”公孙寂行傲然说道:“如此圣药用于一个无药可救的病人身上,倒不如成为老夫成仙的助力。”

    “至少,管式一脉这么多年来,也算是终于做了一件可面对枪宗之事,而不是一直是枪宗的依附品。”

    “你……”管妃艳见公孙寂行越说越过分,当即是气得面容如霜:“公孙寂行,你不要欺人太甚!”

    公孙寂行哈哈大笑:“我可说错?如今枪宗管式一脉,唯独几个老不死还有几分能耐,其余的甚至连握枪都不会了星火老头,我刚才教你的你可学会了?”

    公孙寂行目光一瞟管星火,管星火面色愤怒,眼眸冒火。

    “听你的口气,似乎在枪法一道上有着不俗的造诣啊。”陈祎此时呵呵一笑地看着公孙寂行。公孙寂行连正眼也没看陈祎,神色倨傲,他有骄傲的资本。

    他是枪宗宗主的师弟,天赋异禀,年仅四十便是雷九劫巅峰,在禁卫世家中这也绝对是一个天才级别的存在。

    甚至公孙寂行感觉,自己很快便能够突破这一个界限,成为年轻的仙人境界强者。如此逆天的天赋,在如今的枪宗可排前五,再加上显赫的身份,公孙寂行自然骄傲。

    他有预感,只要自己将管式一脉收集到的圣药拿回去,炼化吸收,说不定就可以成功突破成仙了。

    “老人家,可否借枪一用?”陈祎回头看着管星火,管星火神色一愣。

    “星火长老,给他吧。”一旁的管妃艳立即开口,她的眼神既有期待也有担忧。她期待的是陈祎是圣枪主人,枪法自然威力无边。

    可担忧的是,在京城陈祎大闹郭家的时候,实力才仅仅媲美于雷五劫巅峰,而他如今面临着的对手,是枪宗的天才公孙寂行。

    在修行界一般来说,五十岁以下,都只能算是年轻的天才。陈祎接过管星火抛来的长枪,耍了一下当即眯笑地对着公孙寂行:“我来领教领教阁下的枪法,求教教我怎么握枪吧。”

    孙寂行皱眉看着陈祎,半会面容冰冷地哼了一声:“不自量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