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84章 不是在做梦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艳阳高照,碧波荡漾,炎热的五月,荷花池周边传来了阵阵的凉意。

    中心凉亭处,一袭圣洁的粉衣亭亭玉立,发簪盘起高贵的秀发,白皙迷人的脖颈之上是一张冷艳绝美的脸庞,浑身弥漫出古典雍容而高贵的气息。

    一颦一笑间,仿佛足以倾倒众生,让人着迷,她轻轻伫立,眸子凝望着大片荷花,柳眉轻拧着,锁住了无尽的忧愁。她,正式南明大学的女神,管妃艳。

    在黔中市南明大学的不少男儿心中,她有着无可替代的地位。她不仅仅是女神,而且还是女强人,一手创建的云岩集团,蒸蒸日上。

    在当今黔中市,能够与其比拟的,也便只有王诗古韵的王晓雅。不同的是,两人的气质各有千秋,都令痴迷者越发痴迷。

    “南明大学地方众多,为何妃艳女神独爱荷花池呢。”微风拂过,陈祎的身影已经悄然出现。

    管妃艳徐徐地回头看着陈祎,然后眸子落在映日荷花上,轻悠的声音响起:“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金陶渊明独爱菊。”

    “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好一个出淤泥而不染。”陈祎扬声一笑,负手瞥向了远处,目光徐徐地冷了起来:“只不过,这句话说来容易,却有多少人满腹利剑笑中藏。”

    陈祎隐约知道管妃艳的大致身份,她来自枪宗,一个当年参与了围剿剑宗一脉的禁卫世家。面对着这样一个身份的人,纵使她是女神,在陈祎眼中亦如常人,甚至不如常人。

    “管妃艳,开门见山吧。”陈祎转身看着管妃艳轻笑一声:“以枪宗的能耐,要查到我的底细相信不难,你应该非常清楚,我就是剑尊一脉的后人。可是,今日才带了区区十几人过来,未免也太轻视我陈祎了吧。”

    闻言,管妃艳一怔,面容流露苦笑:“妃艳并无与你为敌之意,周围的人确实是我带来,但是他们都是我的心腹,可以确保我们之间的谈话,不被外人偷听。”

    “哦?”陈祎玩味道:“你的意思,我是自己人?”

    “只要你愿意。”管妃艳眸子抹过一丝罕见的柔意,刹那间让陈祎的心头加剧跳动了几分。

    纵使已经努力地让自己忽视管妃艳的绝美容颜,可陈祎的定力不错,也禁不住女神的突然间一句**啊。

    陈祎深呼了一口气,走到了凉亭一角,目光注视着荷花池:“你觉得,我陈祎会为魔门所用?”

    “你知道魔门?”管妃艳一惊。

    陈祎回头冷笑:“很失望吧,或许我应该配合一下,先让你忽悠忽悠。”

    “我怎么感觉你对我有偏见。”

    “对任何一个魔门中人,我都有偏见。”

    “我不是魔门!我甚至恨死魔门!”管妃艳的声音陡然尖锐了几分,朝着陈祎大喊,带着一丝竭斯底里的怒吼。

    这一霎,管妃艳的眼眸甚至滑落了两行泪水:“我恨不得手刃那群魔头!”

    陈祎愕然了,看着管妃艳,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接口。

    管妃艳这一刻褪去了所有高贵的伪装,如邻家女子般哭泣着,片刻她的情绪方才逐渐地恢复了平静。

    “没错,我是来自枪宗,而枪宗参与了当年剿灭剑尊一脉的一战,可是正是因为那一战,令我家破人亡。”

    “当年枪宗宗主是我爷爷,在覆灭剑宗的前夜,众神殿的神使降临,细数剑尊一脉十宗罪,并要求我爷爷率众讨伐剑宗。”

    “来自众神殿的命令,而且其余禁卫世家亦第一时间呼应,我爷爷一切都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那是魔头作祟,而他在为虎作伥。”

    “百年前一战,我爷爷战死,还有我家族的大多数核心强者,都纷纷陨落。曾经我也和你憎恨枪宗一样痛恨剑宗,以为是他们这群背叛神明的恶魔,害死我一家。”

    “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无意间得知的一个真相让我近乎崩溃,原来,真正为魔的是众神殿,真正背叛神明的是我枪宗。”

    “当年一战后,枪宗管式一脉的实力大为削弱,另外一脉公孙家族应势而起,如今占据了枪宗的绝大部分权力,他们都是已入魔之人。”

    “知道真相后我很害怕,我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枪宗。可是我不能就这么远走高飞。因为枪宗澹台一脉不能因此而断绝,枪宗更不能永远地掌握在恶魔的手中。”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管妃艳的脸庞露出一阵凄然:“我如今年仅九岁的弟弟,我的至亲却患上天绝症,我倾尽所有的力量,却始终无法。”管妃艳紧紧地抿着下唇。

    陈祎看着这一个南明大学女神的背影,他根本没想到,事情的进展竟然会是这样。枪宗入魔,可管式一脉还恪守神明?

    陈祎脑海中浮现起管妃艳刚刚所念的那首诗,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这么多年过去,如果管式一脉真的没有入魔的话,那么可以想象,他们这一脉会在魔门的打压之下,承受何等巨大痛苦的煎熬。可前提是,管妃艳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我凭什么相信你所说的话?”陈祎淡声问了一句。

    管妃艳徐徐地回头,目光落在陈祎的身上,蓦然间双膝砰地跪了下去,这一刹,宛如地动山摇般震晃了一下。

    “我以我管式一脉的名义发誓,刚才所说如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万劫不复,永不超生!”声音铿锵地落下。

    陈祎瞳孔猛然大震,下意识地上前一步,要将管妃艳扶起,当陈祎的手触碰到管妃艳手臂的一刹,管妃艳的手突兀飞快瞬时一动,在陈祎的手心划过了一道血色的玄秘符咒。

    蓦然地,管妃艳口中一道心血喷出,落入陈祎手心神秘符咒处红色的光芒一闪而逝,直接没入了陈祎的眉心之中。

    陈祎大惊退后了数步:“你对我做了什么?”这一霎,陈祎瞳孔不由得睁大了几分,他竟然有种感觉,此时跪在他面前的管妃艳的命运,仿佛已经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可以掌控。

    “到底是怎么回事?”陈祎呆住了。

    “回主人,是上古血契。”管妃艳看着陈祎的眼神,多了几分的恭敬。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陈祎此刻有种懵住了的感觉。半响,陈祎苦笑地摊手道:“你到底在做什么?”这还是自己所认识的南明大学女神管妃艳吗?

    “只有你,能够挽救枪宗。”管妃艳恭声开口:“我管式一脉的前人留下遗言,待圣枪主人出世之时,才能挽救枪宗于水火之中,而主人你便是圣枪的主人。”

    陈祎无奈:“我怎么就成你的主人了?”

    “刚才我们已经完成了上古血契的仪式。”管妃艳正色说道:“这是我无意间得到了一门古老法术,在远古时期,一些强者通过血契来控制自己的手下。血契分许多种,而我们这种……”管妃艳红唇轻抿:“是为女仆血契。”

    “女仆?”陈祎睁大了眼睛看着身前的管妃艳,心头遏抑不住地产生了一股莫名的冲动想法,急忙运气将其控制住,内心情不自禁地砰然跳动,这两个字眼,实在让人忍不住地想入非非。

    “我将一切的赌注都放在你的身上,我会听从你的一切命令。”管妃艳抬眼看着陈祎。

    一切!陈祎呆滞了半会,徐徐地晃神回来:“你就那么相信前人的遗言?或许我根本帮不了你们枪宗。”

    “不管相信不相信,我总该做出一个选择,不是吗?”管妃艳轻声地开口:“既然选择了相信,我便付出我的一切,而且……”

    管妃艳双眸渗透出柔意:“我相信你是正人君子,不会乘人之危。”

    我不是?我不是!陈祎内心忍不住地拼命咆哮起来。然而这种情况下,陈祎面容只能僵硬地一笑。

    “知我者,妃艳也。”说这句话的时候,陈祎的心在泣血。他佩服管妃艳的勇气,以及作出抉择的果断,甚至不给自己留下任何一丝的退路,这绝非一般人可办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