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82章 回来啦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安静的办公室,时间一分一秒地嘀嗒流逝着。高万腾的额头在滴着冷汗,双脚发软地瘫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前面。

    那个三岁大小的小胖子,看似笨拙的身躯上下起伏根本停不下来,高万腾可从来没有看到这样的小怪物。

    一个成年人没有经过训练都未必能做十个以上标准的俯卧撑,而眼前这个小胖子,也太逆天了吧。似乎自己不喊停的话,他没有任何力竭的意思。

    “停!”高万腾最终还是忍不住喊了出口。

    小神龙直接一跃跳起,抬眼一看,视线徐徐地移向:“咦?高人,你怎么坐地下了?”

    “我……我是为了看清楚你有没有作弊。”高万腾爬了起来,双脚依然有些发软地坐在了椅子上,深呼了一口气让心绪平复下来。

    “那我通过考核了吗?”小神龙非常期待地小心翼翼问道。

    “嗯,体能不错。”高万腾面容平静地点头:“不过保卫考核是综合测试,你摸高试试。”

    “摸高?”小神龙一愣:“要怎么抚摸高人呢?”

    高万腾额头一黑:“你跳上去,看能摸到什么地方。”

    “哦。”

    小神龙纵身一跃,脑袋顿时撞到了头顶的墙壁,砰地一声天花板一震。

    高万腾脑袋一栽同样砰地一声砸在了桌面上,片刻高万腾慢慢地抬起头来,小神龙一脸无邪笑容:“高人,我这关通过了吗?”

    高人?我承受不起啊。高万腾脸庞狠狠地痉挛抽搐着,半会摆手说道:“你的考核过关,可是你身份证总没有吧,学历我就不给你作要求了。”

    “身份证?”小神龙懵住:“什么东西?”

    “以你的年龄当然不可能有身份证。”高万腾说道:“就是证明你身份的东西。”

    “那东西呀……”小神龙恍然大悟笑道:“我粑粑可以证明我的身份呀。”

    高万腾摇头,揶揄一笑:“你爸是李刚的话,说不定可以免试录取了。”

    “唉,我粑粑不是李刚,是陈祎。”小神龙一脸的失望。

    “什么?”高万腾猛地站了起来,张大了嘴巴:“你……你爸是陈祎?”

    “是呀。”

    “我们保卫部队长的那个陈祎?”

    “是呀。”

    “进入国家秘密单位的那个陈祎?”

    “是呀。”

    “恭喜你,你被录取了。”高万腾笑容满面地上前,弯腰握着小神龙的手。

    …………

    舞风馆,聚餐宴席上,气氛非常的融洽,百花绽放群芳争妍,羡煞旁人。

    “陈哥真的艳福不浅呀。”隔壁桌的杜斌大叹,饱含深情地喝了一口酒:“这让俺想起了远在阿姆斯特丹大波,啊花花。”

    “杜斌哥你也幸福啊,脱离了单身汉的队伍,我们兄弟两人可一直都找不到对象。”通吉范叹惋。

    沙仁范卖弄自己肚子里勉强可以挤出来的墨汁:“看看这些嫂子们,王晓雅闭月羞花;张玲沉鱼落雁;白紫嫣美艳动人;文音音天生丽质;李依萍和李露萍双姝绽放,啧啧,所以说,我们大哥艳福齐天。”

    “羡慕羡慕。”

    “奇怪了,怎么富川隆他们还没来啊。”陈祎突然地转身开口,杜斌等人都愣了下:“俺明明已经通知他们了。”

    这时候,包厢门响起。

    “可能是他们来了。”陈祎微笑地站了起来,打开包厢的门。

    “美男!”瞬间一个庞然大物压了过来,直接将陈祎抱住:“美男好久不见,你又瘦了哦,手臂连我的一半粗厚都不到。”

    听到小米渣的这句话,陈祎险些哭了,寻遍黔中市,有几个人能够媲美小米渣一半的吨位啊?

    “师傅。”身后,王良朝陈祎轻地躬身,神色恭敬,眼眸隐隐泛着几分炙热。这段时间,王良一直在钻研陈祎留下给他的占卜之术,研究得越深,王良便越感受到其中的无穷奥妙。

    陈祎微笑拍了下王良的肩膀,这时目光落在王良身后,神色不由怔了。四道魁梧的身躯,正是赤火四人组。然而此刻,他们四人的身后赫然都背着一根藤条。

    “你们,怎么回事?”陈祎疑问了。

    “队长,请你责罚我们吧!”富川隆振声开口,四人同时朝着陈祎躬身。

    “陈哥,他们是因为没有去到阿姆斯特丹而自责。”杜斌走过来压低着声音。

    陈祎恍然,上前几步摇头一笑,将富川隆四人身后的藤条全部都拿下:“好兄弟,其他话就不多说,如果真的要受罚的话就在酒桌上罚!”

    富川隆四人抬眼看着陈祎,隐隐蕴含着几分感激。

    啪!

    一只葵扇般大小的手落在陈祎的肩膀上,小米渣大咧咧地笑道:“美男,我今天一定要灌醉你。”

    陈祎心中升起浓浓的危机感……

    从傍晚到半夜的狂欢,虽然小米渣拥有庞大的身躯和强健的臂弯,可是要灌醉陈祎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终还是她率先倒下了。

    杜斌众人也喝个尽兴,到了最后,反而全场最孤独的人就是陈祎了。众女是第一次集合在一起,所有人都心照不宣。

    所有人都知道彼此与陈祎之间的关系,只是嘴里没有点破。在这种场合之下,众女都似乎避嫌地没有和陈祎太过亲近,反而是几个女人之间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打成一团,陈祎插不上嘴了。

    最后,陈祎索性端着大碗到旁边杜斌的这一桌拼酒开杀。

    “时候不早了,送大家回去吧。”当众人拼杀得天昏地暗,一个个摇摇欲坠的时候,王晓雅走了过来对陈祎说道。

    陈祎点头,陆续把众女送回,再返回伊甸会所的时候,包厢内已经是一片安静。杜斌等人也结伴回去,包厢内就还剩王晓雅和李依萍姐妹。

    “我们也回去吧。”陈祎笑着开口,和三女回到了她们新的住处,开门进去的时候,陈祎心中顿生一种久违的熟悉感。

    虽然秋心公寓的住处被炸毁了,可是这里的布置,和秋心公寓一模一样。

    “要脱鞋进去吗?”

    “对,我不嫌你的脚脏。”李露萍展颜一笑,这一幕让她想起了第一次带陈祎回秋心公寓的时候。

    陈祎愁眉苦脸:“这么说,我今晚一定又是睡沙发了。”

    “那当然。”王晓雅道:“这里跟秋心公寓一样,只有三间房。”

    陈祎眼巴巴地看着三女:“你们谁收留我?”

    三女轻啐一声,同时转身走向各自的房间,纵使王晓雅和陈祎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可是在两个姐姐面前她也不好意思。

    “果然是三个和尚没水喝啊。”陈祎认命了。

    “等一下!”陈祎大喊,三女回头看着陈祎,陈祎有些羞涩地挠头道:“你们晚上不会随便出来吧,我依然有裸睡的习惯……”

    砰!砰!砰!

    三个房门同时紧闭,陈祎神色悲戚地凝望着三个紧闭的房门,片刻摇头一叹,随即走进了卫生间。

    陈祎咬了一个小苹果,翘着二郎腿打开了电视机。在陈祎看电视的过程中,三女陆续走出,洗了澡后又直接回房。

    正当陈祎看一档婆媳剧正入迷的时候,一阵熟悉的芬芳扑面而来。陈祎侧脸,此时王晓雅正穿着一身柔滑的睡衣,手上拿着一套衣服递给陈祎:“这是你的睡衣,还不洗澡睡觉?”

    陈祎笑着站了起来,啵地亲了一下王晓雅的脸庞:“还是大小姐对我好啊,要不今晚,我们就那个……”

    “两个姐姐在呢。”王晓雅脸一红急忙放下了睡衣:“你就老老实实睡沙发吧。”说罢,王晓雅直接转身返回了房间。

    这一个小插曲让陈祎没有再继续看电视的兴趣,脑海中浮现起王晓雅那明艳傲人的身躯,不禁地感觉一阵热火上升。

    陈祎一手拿起睡衣大步进入了卫生间,冷水冲刷下来,暂时地遏抑住了心中的小冲动。

    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后,陈祎关了灯躺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一边看电视的过程中眼皮逐渐沉重起来,不知觉中沉睡了过去。

    夜深,一扇门突然轻轻地打开。李依萍轻揉了一下睡眼:“难怪听到声音,竟然连电视也没关。”

    李依萍摇头地走了过去,电视的灯光映照过去,沙发上一张英俊的脸庞呼吸均匀地处于熟睡中。犹豫了一下,李依萍轻轻地关了电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