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76章 此人不对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所有人都顷刻愣住了,眼前的这个刷碗的小胖子,会是郭家那一场大火的罪魁祸首?哪怕是手中拿着一张小神龙拿着火把的照片,可是孙飞舟此刻也感觉到脸颊一阵的火辣。

    自己竟然产生一个三岁小孩火烧郭家的想法,这实在太打脸,太没思想了。要是将眼前这么一个小胖子抓回去,岂不是闹了天大的笑话?

    此时酒店的经理哭丧着脸对陈祎说道:“不是我们逼他洗碗的,他自己说没钱付账要洗碗来补偿。”

    经理的心就好比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昨晚他当然认出来,带小神龙进来的两人,其中一人可是刘家的小公主,哪怕小神龙没钱付账,他哪里敢刁难。

    更何况他从没想过刘小公主会赖他的账,可是,这个小胖子却赶也赶不走,硬要留下洗碗,这要是因此得罪了刘家怎么办呐。

    酒店经理千盼万盼,可总算盼到了陈祎的到来。此时孙飞舟身旁的孙睿沉声询问酒店经理:“这个小孩昨晚到现在,一直都在洗碗?”

    经理欲哭无泪地点头:“我劝不动他,整整一晚都在陪着他呢。”

    陈祎眯笑地看着孙睿:“要不要把酒店的监控视频也拿出来给你们看看?”

    孙睿脸色微变,轻哼了一声旋即冷声说道:“就算他在这里,可你陈祎呢,我知道了四叔,这小孩放在这里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如果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事情,怎么会抛弃一个小孩子一个人在酒店,自己离开了整整一夜?”

    “没错。”孙飞舟目光如炬盯着陈祎:“你昨晚的行踪,作何解释?”

    陈祎目光穿过人群,此刻大门方向出现了一袭紫衣。

    “他昨晚住在刘家。”刘若梅面容不善地走了过来,目光盯着孙睿两人,声音轻冷地说道:“需要我把刘家内部的监控视频,也交给你们吗?”

    “若梅……”孙睿面容变幻了一下,急忙说道:“我们不是那样的意思,只是事关重大……”

    “事关重大你们就可以污蔑我刘若梅的朋友?”刘若梅横眉振声呵斥,丝毫没有因为两人的身份而有任何一丝的忌惮。

    孙飞舟的面容冷漠,朝着刘若梅先是一拱手,旋即沉声说道:“小公主请你见谅,你也知道,这件事的发生谁也承担不起责任。”

    “如果不是陈祎所为我们自然不会冤枉他,而现在,任何一个有嫌疑的人我们都不能轻易排除。更何况,陈祎昨夜确实曾经出现在郭家庄园,这一点作不了假吧。”

    刘若梅蹙眉:“我昨晚也去过郭家庄园,那你是不是连我也要怀疑?”

    “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孙飞舟腰杆挺直傲然地开口。

    刘若梅怒极而笑:“那好啊,我刘若梅现在就站在这里,谁来带我回去协助调查?”

    孙飞舟目光紧紧地盯着刘若梅。论身份他是孙家家主的第四儿子,论辈分他在刘若梅之上,今日如果真的因为刘若梅几句话就整件事情都不了了之,自己在龙腾协会的威信何在?

    在孙飞舟眼中,陈祎是易家灭门案到目前为止唯一的嫌疑人。他有杀人动机,他曾大闹易家,只要抓住陈祎这条线,必定可查出蛛丝马迹。

    “小公主,我想你要明白,上级把这件如此重要的案件交给我负责调查,就是希望我可以尽快破案。”

    孙飞舟上前了一步:“如果小公主执意要护陈祎,我唯有将小公主送回刘家。”他这一个送,俨然已经带着扣押的强迫气味了。

    “你……”

    刘若梅正要发飙,这时陈祎已经抱着小神龙走到了她的身旁,轻微一笑:“既然他们对我如此感兴趣,我就和他们走一趟便是了。”

    话语落下的时候,陈祎还迅速地暗中传音刘若梅:“你马上回去一趟,喊醒郭香儿带她去案发现场,然后通知我。”

    闻言,刘若梅愕然愣住,那一块废墟,是郭香儿心中的无限悲恸的根源。如今这种情况,还将她带回去?

    “听我说吧,千万不能让人在你们过去之前把郭家的尸体给处理了。”陈祎叮嘱了一声,没等刘若梅应答便走到了孙飞舟的面前,声音淡漠地说道:“走吧。”

    陈祎直接抱着小神龙往外面走,这场面根本不像是陈祎被带回去接受调查,而是陈祎带孙飞舟等人回去。

    众人走远后,刘若梅愣神回去,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一头雾水的酒店经理:“昨晚的账单我会叫人来结算。”

    刘若梅直接转身匆匆地离开了酒店,虽然不明白陈祎为什么一定要郭香儿亲自再去郭家庄园废墟一趟,可陈祎既然交代下来,刘若梅如今也只有照做了。

    车子朝着前方奔驰而去,陈祎神色平静,小神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偷了一个棒棒糖在吃着,孙飞舟与他们同一车上,锐利的目光一直盯在陈祎的身上。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将昨晚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来,隐瞒得了一时,能隐瞒一世?”孙飞舟冷声说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粑粑,他是佛祖转世吗?”小神龙突然间好奇地开口:“那么啰嗦。”

    孙飞舟嘴角狠狠地一抽,车子驶向京城华夏龙腾协会总部。还在半路的时候,陈祎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我现在已经带香儿过去了。”

    刘若梅的声音,陈祎挂断了电话,随即侧脸朝着孙飞舟一笑:“你想知道真相?”

    孙飞舟皱眉看着陈祎。

    “想知道的话现在返回郭家庄园。”陈祎淡声地开口随即闭目养神。

    如果孙飞舟真的想破了这起郭家灭门案的话,就一定会答应自己的请求。反之,如果他是为了故意找茬来整自己的话,陈祎也不会客气。

    孙飞舟的命运,事实上就在他的一念之间了。

    “掉头!郭家庄园。”孙飞舟思量了片刻后沉声开口。

    开车的是孙睿,此时脸色一变:“四叔,不要相信他的话……”

    “我这是给他最后一个主动坦白的机会。”孙飞舟面容冷漠地一挥手,车子徐徐地驶入了郭家庄园所在的干道,很快那一大片废墟已经出现在眼帘之中。

    不过相比之前,如今废墟上多了不少人和机械,在加快速度清除这片废墟,毕竟这是偌大的一个郭家庄园。

    这件事如果想要压下去不造成民众恐慌的话,这片废墟绝对不能出现在普通民众的眼中,如今大幅度的封路,已经引来了不少人的窥觑注意了。

    废墟一侧,大片的白布遮盖着数百具尸首。

    陈祎下车的时候,烈日高照下,郭香儿正跪在尸体面前痛哭着:“太奶奶……”

    郭香儿的声音尖锐凄厉,声音都快要喊得仿佛快要撕裂喉咙,泪水如泉般滑落而下。刘峰迈步走了过去,蹲在了郭香儿的身边目光落下。

    眼前的这具尸体是一个皱纹遍布的老奶奶,她的眉心一剑夺命,好狠辣的心,好狠的剑。

    陈祎心中微叹,轻轻地打着郭香儿的肩膀,片刻徐声说道:“香儿坚强点,我一定会为郭家的这起惨案查明真相,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忙。”

    郭香儿宛若泪人般,许久之后方才堪堪地止住了泪水,嘴唇颤抖着艰难地抬头:“陈大哥,你说吧。”

    “我想请你辨认几具尸体。”陈祎沉声说道:“香儿,我知道你现在非常伤心,但是你一定要仔细去看清楚,因为没有人比你更加了解你的亲人。”

    郭香儿一愣,不解陈祎的意思。

    “这是你的太奶奶吧。”陈祎一边轻声安慰着郭香儿,一边开口。

    郭香儿低头看了过去,不禁地再一次泪流满面点头:“是……是太奶奶,太奶奶最疼香儿的了,她……”

    郭香儿不禁再哭了起来,泪水嘀嗒地滴落下去,她大哭着抓起了太奶奶的手。陈祎暗叹了一声,郭香儿这种状态下,想要清楚地辨认郭家的每一个人恐怕也不容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