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73章 我会配合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一阵痛哭,郭香儿从未感觉如此的无助,她的灵魂已经一片空白。从孙睿口中得知郭家灭门的消息,再到亲眼看到眼前的无尽废墟,郭香儿感觉眼前一阵的黑暗。

    天旋地转,宛如在沙漠上的一根枯草,随时要被风暴不费吹灰之力地湮没。甚至在那一刻,她只有麻木的流淌着泪水。

    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她根本没有听到身旁的孙睿说过的任何一句话。在她悲伤到极致的时候,听到了陈祎喊她一声香儿。

    宛如在无尽的黑夜之中看到了一丝微弱的灯火,郭香儿毫不犹豫地飞扑了过去,伏在陈祎的肩膀上痛哭。

    神灵境地之行,因为和孙悟空(俗名箜箜)和尚之间突破性的进展,郭香儿也将陈祎当成了自己的亲人看待。

    尤其是在神灵境地中,众人处于危难之时陈祎屡屡可以力挽狂澜,更在郭香儿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在她的心中,陈祎就是一个亲人那般的依靠,好比自己的哥哥郭易。

    陈祎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郭香儿此刻的无尽悲恸之意,心中微微叹息着,此刻也不知该如何安慰郭香儿。更何况,家破人亡之痛任何人都不可能一下子接受。

    陈祎如今能够办到的,便是将自己的肩膀借给郭香儿,然后倾尽全力查出郭家灭门的真相。

    郭香儿直接在陈祎的怀里哭昏了过去,陈祎目光落在刘若梅的身上,刘若梅明白,走上前接过郭香儿轻声道:“我先送她回我家歇息。”

    陈祎点头,待刘若梅离开后,陈祎转身再次走向了摆放尸体的地方。整个过程,全然没有将孙睿放在眼内。

    孙睿面容掠过了一抹冷意,郭家灭门是个意外,可郭香儿的出现让孙睿仿佛感觉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蛋糕。

    郭香儿的美貌是上上之选,除此之外,还有郭香儿的身份。目前来说,她是郭家偌大的一个家族存活下来的唯一继承人。郭家庄园虽毁,可郭家还有一个庞大的基业。

    倘若没有郭家后人的话,这份基业理所当然地被国家所收,可如今郭香儿在,她是接受郭家留下来的基业的唯一人选。

    如果自己能够趁虚而入,将郭香儿弄到手,到时候孙家吞并郭家的基业,必定可称为炎黄第一家族。

    可这一切,竟然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而摧毁了,郭香儿竟然投入了陈祎的怀抱。在孙睿眼中,如今陈祎便是自己最大的情敌。

    “他不是有李依萍,有王晓雅吗?甚至连刘小公主也跟在他身边,现在竟然还跟我抢郭香儿!”

    孙睿的眼神露出一丝狰狞,当初陈祎大闹郭家,落入不少有心人的眼中,孙睿也查了陈祎的资料。

    “陈祎!别以为我孙睿怕了你,我会整得你万劫不复永不超生!”孙睿目光紧盯着此刻正在检查各具尸体的陈祎。

    陈祎察觉到了孙睿的目光,这种时候陈祎对任何人都不感兴趣,他只希望在眼前的这座废墟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查探出真相。

    除了郭香儿和郭易外,陈祎对郭家人并不熟悉,不过他们的面容还是可以辨认出来。检查了好几具尸体后,陈祎目光落在了下一具尸体处,心神下意识地震了一下。

    郭余志,陈祎深呼了一口气,对于这位郭家的武痴,陈祎还是颇有印象,他的一手鹏鲲图术,确实有着夺天造化的威能,可惜郭余志还没法将这门武学发挥到极致,便英年早逝。

    对于这个曾经的对手,陈祎还是给予了足够的尊敬。检查了郭余志的死因,是胸口一剑穿心,鲜血染红了胸膛。

    陈祎为郭余志整理衣冠,算是送这位曾经的对手最后的一程。蓦然间,陈祎的目光落在了郭余志的手臂处,神色一怔。

    陈祎缓缓闭目回忆起来,当初自己大闹郭家的一战,当时郭余志败在了自己的不灭神拳之下后,动用无锋剑意,自己千剑齐飞将其击败。

    陈祎瞳孔猛地睁开,他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在郭余志身上的手臂处留下了一道剑痕。

    而如今,陈祎目光所及,却没有任何一丝的痕迹。

    “郭家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疗伤良药?”陈祎轻语着,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千烈神剑的威力,蕴含着自己的剑意侵袭而入,短短的半年时间伤口虽然可以愈合康复,但是想不留任何一丝痕迹,那是基本上不可能。

    陈祎伸手过去,探了一下郭余志的手臂,抓了一下其骨骼突兀地面容一变:“他不是郭余志!”陈祎瞳孔猛然放大,紧紧地盯着身下的这具尸体。

    从面容上看,是郭余志无疑,可是,他的手臂没有伤,重要的是陈祎通过他的骨骼可以感受得到,这具尸体,并非体修。

    陈祎眼眸流露出一阵不可思议,郭余志的鹏鲲图,是一门体修之术,当时陈祎与郭余志一战的过程中,充分地感受到了他的肉身力量。

    “怎么会这样?”陈祎脑海中刹那冒出了无数个疑问,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郭余志的脸庞,他丝毫看不出任何一丝易容的痕迹。

    如果眼前这个郭余志是假的,那么有两个可能,一是世间真的有个人和郭余志长得一模一样,二是眼前此人确实是经过了易容,而易容者那鬼斧神工般的易容手段,连陈祎也看不出任何一丝端倪。

    “是假的还是我想错了?”陈祎眉头紧锁沉思起来,半会陈祎突兀站了起来,往回走,准备去刚刚所见到的郭雄狮的尸体处再仔细查探一遍。

    然而在陈祎刚刚站起来的时候,四面八方已经突兀地包围了不少龙腾协会的强者。

    “陈祎,束手就擒吧!”孙睿冷喝着。

    陈祎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孙睿身旁站着一名中年男子,身上弥漫着强大的能量波动,此刻沉声说道:“昨天凌晨,郭家突然有一场大火烧起,放火的人你应该很清楚吧。”

    陈祎眯眼皱眉淡声道:“有什么话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中年人手中拿出了一张照片,赫然是昨夜小神龙拿着火把站在郭家庄园门口的样子。

    “昨夜凌晨,郭家发生了变故有,有三名护卫因为临时有事跑了出去。当他们今天早上返回的时候,郭家已经成为一片废墟。可是你应该没有想到,他们昨晚曾经拍下了一张照片。”

    中年人冷声说道:“经过调查京城各处地方监控,我们发现,这个小孩可是跟你在一块的,陈祎,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陈祎笑了:“你的意思,是我放火还是这个小孩放火?”

    “你们两人都是头号嫌疑犯!”孙睿此时振声说道:“这一点,你无从狡辩!”

    “真是天大的笑话!”陈祎冷冷瞥了一眼孙睿。

    “我孙飞舟从来不会讲笑话!”中年男子神色冰寒:“陈祎,你与郭家的仇怨,京城谁人不知?请你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你也是我们龙腾协会的人,我不想动手。”

    陈祎目光冷漠瞥了一眼几人,半响点头:“好,我乐意协助你们调查,在这之前我先检查一下郭家人的尸首。”

    陈祎也不想在这个时候与龙腾协会动手,更不希望误会加深,他没想到昨晚小神龙出现在郭家门口,还拿着火把的照片竟然会落在眼前这个孙飞舟的手中。

    自己有个大闹郭家的前例,如今郭家恰巧是消失在一片火海之中,也不得不让人往这方面去联想。

    再加上,其中必定有人推波助澜。陈祎盯了一眼孙睿,此时孙睿却已经冷笑着开口了。

    “急着毁尸灭迹吗?陈祎你已经是嫌疑犯的身份,你以为你还有资格参与调查这起案子?至于这些尸体,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他们都是死于剑伤,而你陈祎就是用剑的人!”

    “当然了,凭借你一个人是不可能让郭家灭门,我劝你还是识相地将你的同谋交代出来,兴许可戴罪立功。”

    陈祎眉宇冷掀:“用剑的就有嫌疑?按照你的逻辑,你姓孙怎么不是我孙子啊!”

    孙睿神色一怒:“你……四叔,别跟他客气了,马上将他扣押起来吧!”孙飞舟缓缓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