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64章 放到一群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震惊过后掌声如雷,凌空跃起的一脚直接征服了不少人。尤其是被踢的一方,是公认的强者,并且还是这一次华夏国画中毒事件的罪魁祸首。

    当特警将已经毫无反抗之力的罗米带下去之后,陈祎亦转身低调地沿着阶梯重新走上高台。刚才在电光石闪间选择出手,陈祎是不愿看到更多的伤亡。

    众目睽睽之下,罗米如果一心拘捕的话,在他打倒更多特警的时候,特警一定会动用枪支,冲突必定升级。

    而罗米并非普通人,他身怀属性力量并且不弱,哪怕是用了枪支的特警也毫不放在他的眼内。一旦到那般地步,必定会加剧伤亡。

    陈祎当机立断,一跃而出干脆利落地击倒罗米。连动用属性力量的机会也丝毫不给,便直接将罗米废掉,现在的罗米已经和普通人相当了。

    陈祎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简练而洒然,看上去并不太过惊世骇俗,还在普通人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至于副市长范笙克,则没有任何反抗余地地被特警拿下。除此之外,欧罗虽然戴罪立功,可是毕竟是这起案件的主谋之一,也被特警带走。

    这一场历经超过了十天的华夏国画中毒风暴,终于到了最后的关头,当真相被揭晓,范笙克和罗米被带走之后,不少人都依然感觉宛如做梦般,神色露出难以置信,这实在太过匪夷所思的结局。

    “我范迦廉,在这里向所有的阿姆斯特丹民众道歉!”这时候范迦廉市长在高台上,朝着下方民众深深地鞠躬,陈祎暗暗点头。

    出现了副市长范笙克这样的事情,一定会让民众对政府产生或多或少的想法。如今范迦廉虽然是亡羊补牢,不过他的诚恳认错的态度,还是在民众的心中为征服争取回了几分信任。

    同时,如此鲜明的对比之下,民众自然会更加拥护范迦廉市长。

    “这一次,真要感谢王诗古韵的陈祎先生。”范迦廉看着陈祎,神色郑重振声说道:“如果不是你,我们还根本不知道,在政府之中还隐藏着如此蛀虫,实在是可恶!”

    陈祎含笑点头:“市长先生客气了,我只不过是为王诗古韵谋一个公道罢了。”

    “我可以保证,阿姆斯特丹这座城市,永远是王诗古韵的朋友。”范迦廉开口。

    一旁,王晓雅的眸子微亮,这么说来,王诗古韵倒是因祸得福了。有了范迦廉市长的这一句话,王诗古韵的作品打通阿姆斯特丹市场可以说是水到渠成了。

    这是华夏书画进军欧洲的历史性的一步,饶是王晓雅如此淡定心境,也不禁掀起一丝波澜。

    陈祎和范迦廉的手紧握在一起,咔嚓地四周围闪起了无数闪光灯,这同样是被历史所铭记的一刻。

    “陈祎先生,我还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不知道……”张迦廉道。

    “事情已经真相大白,凶手也都已经落网,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可以说是完美落幕了。”张程国微笑开口,眼眸丝毫不掩饰着赞许地看着陈祎。

    这个年轻人实在是令他太过意外了,三天时间他竟然能够作出如此惊天举动,硬生生地扭转了整个局面,仿佛只手遮天一般。

    直至此刻,许多人都不明白,欧罗为什么会临阵倒戈,帮助陈祎指正范笙克等人。总而言之,正是陈祎的到来,让整件事,所有难题迎刃而解。

    “不,还没有结束。”

    正当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准备离开的时候陈祎突兀地开口了。话音一落,不少人几乎下意识地心头一蹬,目光纷纷看向陈祎。

    陈祎的视线落在王晓雅的身上,凝视了一眼旋即神色庄重地转身跨前了脚步,目光凌厉地一扫四周。

    “我还有一件事,”陈祎的手指轻敲着前面的桌子神色冷峻,湛然若神的眼眸透出一道神剑般的光芒,直逼人的灵魂,让人无法对视他的目光。顿了一会,陈祎徐徐地开口了。

    “阿姆斯特丹城市晚报,南风车日报,博闻天下报!星星周报,时事快报……”

    一字一字铿锵有力,如雷降落,陈祎每喊出一家报社的名字,眼眸均是流露出冰寒的冷意,仿佛一柄柄刀锋直接刺了下来,令人不寒而栗。

    被点到名字的报社或是脸色大变,或是一头雾水或是皱眉不解。全场一片的寂静,只有陈祎在振声喊着这些报社的名字以及小涵的迅速翻译。

    全场超过百家的媒体报社,到了最后,被陈祎直接点名的赫然超过了六十家。而且有些是在阿姆斯特丹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大型报社,也有一些小范围经营的报社。

    “最后一家,双行日报!”陈祎目光射出一道冷光:“以上六十八家媒体报社都听好了,我以我陈祎的名义将正式起诉你们!”

    一语出全场惊,起诉?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睁大了嘴巴看着陈祎,不明白他这样做的目的。

    不论是哪里的记者,都有着无冕之王之称,有些人甚至宁可得罪阎王不愿得罪记者,他们手中各的笔,可以将黑夜和白天颠倒。

    可是陈祎,竟然一口气提出将起诉六十多家媒体报社。

    “为什么?”下方记者中,有一人的面容憋得通红大喊起来,显然也是被陈祎所点的名字之一。

    “因为她!”

    陈祎手中拿出了一张报纸,报纸的正面版块,最为显眼的位置赫然是一张照片。一名眼眸坚毅的女子一袭淡蓝的衣衫,发丝在夜风中凌乱。

    最为显眼的,则是她的额头处一抹鲜血,刺眼明亮流淌而下,正是当夜王晓雅被砸破头颅的一张照片。而这张照片的旁边,却有一幅涂鸦,字里行间带着浓浓的讽刺气味。

    “为什么?”陈祎振声说道:“就因为你们六十八家媒体报社从事情发生的一刻开始从来没有如实报道!就因为你们散布谣言令民众情绪失控,造成示威活动的恶劣后果!就因为你们恶意中伤,无中生有,指鹿为马,颠倒是非!”

    “就因为你们用了最大的版面,讽刺一个柔弱女子来衬托你们的高大伟岸!就因为你们伤害的女子,是我陈祎的女人!”陈祎字字如剑,冰冷地刺入了下方诸多记者的灵魂之中。

    如果陈祎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这些记者或许对此根本不嗤一顾。可是陈祎刚刚扳倒了范笙克副市长和罗米这两位,在阿姆斯特丹地位极高的大人物,雷霆般的手段让范笙克等人毫无招架之力。

    之前一个记者艾登劳,他尚且可轻易掌握了他接受贿赂的照片。如此手眼通天的人物,如今要起诉自己,后果绝对极其严重。

    更何况,陈祎如今在阿姆斯特丹民众心中的印象,非常的好。当他话音落下后,不少民众也都高喊起来。

    “没错!就该起诉他们!不能任由这种风气助长!颠倒是非,直接造成了民众的伤亡,已经是犯罪行为!”

    “虽然我平时挺喜欢看南风车日报,可是陈祎的起诉没有结果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再买一份南风车日报!”

    “对,我也一样。”

    下方不少记者的脸色铁青,难堪低沉着,同时也有部分飞快地拿出手机,焦急地跟上级汇报情况。

    没有被点名的媒体记者则是一脸的庆幸,幸好在报道这件事上自己的报社并没有盲目跟风,肆无忌惮地抹黑华夏王诗古韵,否则如今恐怕也要榜上有名了。

    高台之上,范迦廉有些意外地看着陈祎,根本没想到,陈祎在最后的一刻还发出如此一击。只不过,此时范迦廉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点了点头。

    “陈祎,做得好!”张程国也意外,不过意外之后便是大喜,陈祎办事的魄力实在让张程国大为赞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