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62章 强大的证人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全场的目光此刻都聚焦于陈祎一人的身上,脑海回荡着他所说的每一句话,故意抹毒!那说明了,在这批书画从华夏出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问题。

    陈祎随后再度列举出来的证据,更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而在阿姆斯特丹中,根本没有王诗古韵的人,这一次书画中毒事件,王诗古韵首当其冲,现在看来确实是无妄之灾。

    不少人脸上露出了一阵羞愧的神色,因为他们之中,很多人在几天前都是义愤填膺地叫嚣着要将王诗古韵绳之于法。

    尤其是在三天前的示威行动中,险些造成了不可挽回的错误。全场寂静了一会,蓦然有声音尖锐地在记者团中响起来。

    “虽然书画本身没有问题,可是难保不是王诗古韵书画暗中请人来到阿姆斯特丹,你自己也承认了,五十六位中毒者所中的毒是来自华夏。”

    一句话继续点火,带着浓浓的挑衅气味,这名记者的话语一落,其余不少记者都纷纷抖擞着精神,随时准备挑起攻击,他们是最不愿意看到新闻发布会一片平和的场面。

    待小涵脸色隐隐难堪地翻译过来后,陈祎的目光锁定了那位记者,蓦然地,陈祎淡声地问了句:“你叫艾登劳,对吧。”

    闻言那记者神情愣住:“你认识我?”

    “当然,你不是跟我说了,你的账户里可是一夜之间多了十万美金!”陈祎眯笑地开口。

    艾登劳脸色猛地一变,眼神有些闪烁:“我……我不明白你说什么!”

    “那我就直说了。”陈祎目光瞬息凌厉冷锐起来:“有人在你的账户里打入十万美金,让你的团队,在中毒事件之中拼命地抹黑华夏,挑起民众的反对华夏的情绪。我看了你们的报纸,这几天可是真的非常的卖力啊。”

    “你胡说八道!”艾登劳几乎是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抬眼怒视着陈祎:“你有什么证据?”

    “这是你的账户信息,请问你可以解释一下,十万美金的来源吗?我想应该不是中了某个大奖吧?”

    艾登劳的脸庞神色狠狠地抽搐起来,眼眸露出难以置信。这件事如此隐秘,他是如何查出来的?就连自己的家人,都不知道自己得到了这么一笔钱。

    “把他带走!”这时坎伯兰长官一脸阴沉地站了起来,大手一挥立即有两名特警冲上,一左一右按住了艾登劳将他带出去。

    接受不法贿赂故意抹黑华夏等等罪名,足够让艾登劳惹上一身麻烦。

    高台之上,陈祎目光徐徐地环视了一眼下方的记者团。

    此时此刻,不少记者几乎是下意识地低下了头,不敢与陈祎的目光所触碰。这件事上,接受了不法贿赂的记者报社绝对不止艾登劳一人。

    此刻记者团安静下来,陈祎嘴角扬起一丝冷笑,没有再纠缠记者的问题,这件事暂时来说,杀鸡儆猴即可。

    “艾登劳先生虽然意图不轨,不过他所提出的问题我相信很多人心里也会想到,这很正常。”

    陈祎此时扬声说道:“经过几天的侦查,我们王诗古韵对此时的真相已经有了一定的掌握。在我宣布调查结果之前,我想请问范迦廉市长一个问题。”陈祎的目光看向了左侧高台。

    范迦廉一直都在注视着场上所发生的事情,没想到陈祎突然间将问题指向自己,下意识地愣了下,神色很快便正常下来微微点头:“请问。”

    “华夏有句古话,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陈祎微笑道:“意思是,就算是高高在上的掌权者,一旦触发了律法,他的罪名与普通人一样,不知道这句话在荷兰是否适用?”

    陈祎的这一句话,让不少人的瞳孔下意识地睁大了一下。

    陈祎的弦外之音已经非常明显了,范迦廉市长眼眸一震,目光正视着刘峰,片刻坚定地点头:“必定适用。”

    “那好,我可以公布真相了。”陈祎目光一扫四周,旋即扬声说道:“这一次的华夏国画中毒事件的最高指使者有三人!”

    “第一人范笙克,第二人罗米!”

    话音一落,顷刻间全场直接炸开,仿佛沸水轰炸一般地哗然震惊起来,全场均是不敢相信的眼神瞥向了两人。

    范笙克,阿姆斯特丹的副市长,罗米,特别行动组的专项组长,这两大人物,在阿姆斯特丹,在荷兰,可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然而此刻陈祎却说,他们是这一次书画中毒事件的罪魁祸首。

    “那不可能!范笙克市长怎么会下毒来毒害自己管辖下的民众?”

    “罗米先生是这一次负责调查真相的特别行动组的组长,如果他是真凶,那岂不是贼喊捉贼?话不能乱说啊,反正我是绝对不相信!”

    民众纷纷议论着,如此劲爆的消息更是让下方的记者疯狂地按下相机的快门。不过,除了一开始的震惊外,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轻微摇头,并不相信陈祎所说的话,这实在是超出了众人心里可以承受的界限。

    没有人注意到,陈祎话音落下的一瞬,这两人的眼眸几乎同时强烈震动了一下。范迦廉的神色严峻,沉声说道:“陈祎先生,这里是公众场合,我希望不会听到玩笑话。”

    “如果我说,绝对没有开玩笑呢?”陈祎一字一顿地说道。

    “那你就是污蔑!”副市长范笙克终于按捺不住拍案而起,目光露出怒色振声说道:“陈祎,为了我的名誉,如果你不当场向我道歉的话,我会向国际法庭提出申诉!”

    “我也一样。”罗米的神色冷酷。

    两道视线如同尖刀般刺来。

    “可惜,我想你们应该没有申诉的机会了。”陈祎一摊手随即目光盯着范迦廉:“我说过我没有开玩笑,我刚才说了,幕后指使这一切的人有三个,除了范迦廉和罗米外,第三人,便是欧墨盟的其中一个负责人欧罗先生!”

    范笙克脸色一变,陈祎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让他发自内心地流露出一阵恐惧,声音怒斥起来:“你竟然连欧罗先生也连同污蔑,实在放肆!”

    “范笙克先生,你这么急着开口,难不成怕我拿出什么证据?放心我没什么证物啊。”

    陈祎一开口,范笙克暗松了一口气,眼神更加愤怒:“你没证据,那便是污蔑……”

    “你耳朵聋了?你傻?我说没证物你竟然还真的放心了。”陈祎眯眼玩味一笑:“我没证物,可是证人我有,下面请大家让开一条道,我的证人已经到了。”陈祎指着前边。

    他的目光越过人群已经看见了在公路上,欧罗刚刚下了车。众人纷纷回头望了过去,欧罗神色冷峻地大步走了过来。

    见到欧罗出现的一刹,范笙克和罗米两人脸色都不由得大变,眼神一阵的变幻莫测,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毫无疑问,这一次华夏国画中毒的策划行动,从一开始到最后欧罗都是全权接触,可是欧罗会自己来指正自己?

    范笙克和罗米两人相视一眼,眉宇间都掩饰不住着焦急和疑惑。很快,欧罗便大步迈上了高台,他的身后,一个人捧着厚厚的一叠资料紧随而上。

    “欧罗先生,你可终于来了。”陈祎微笑地上前。

    欧罗看着陈祎,眼神掩饰不住着感激,压低着声音:“谢谢,阿尔瓦身上的毒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对欧罗来讲比任何事情都重要,阿尔瓦所乘坐的飞机延误班期,时间变得紧促起来。

    陈祎当时给阿尔瓦治疗并且开出药单之后,便率先离开。欧罗承诺,如果自己儿子真的没事了的话,一定会抵达现场,现在他没有食言。

    欧罗的出现,直接迈向高台,更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同时疑惑一大片,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