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90章 谁更奸诈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一语道落,石破惊天,顷刻间全场哗然炸开。

    “王诗古韵蓄意谋杀,果然是这样,王诗古韵竟然还一直在喊冤!”

    “终于真相大白了,这一次必须要严惩真凶!”

    刹那间民情汹涌起来,讨伐声四起,一片声浪冲了过来,抨击王诗古韵。罗米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陈祎,视线不由轻眯。

    此时此刻,陈祎的神色依然平静,平静得让罗米感觉不由自主地从身上流露出一丝寒意。不过很快便掩饰了过去,暗哼了一声。

    现在才是刚刚开始,我倒要看看你能保持着镇静到什么时候。

    罗米更加惊讶的是,王诗古韵众人,除了陈祎外,其余人神色都没有太大的变化。那个三岁小孩,更加是在一脸陶醉的品尝着手中的小苹果。

    “请问,特别行动组掌握了什么证据吗?”下方有记者大喊。

    罗米伸出的手臂朝前轻压了一下,全场逐渐地安静了下来。

    “今天既然向大家公开宣布调查的结果,那么也就说明了,我们特别行动组已经有足够的证据,去证明王诗古韵蓄意谋杀我荷兰子民。”

    罗米缓缓地说道:“所有的证据我都会向大家公开,给王诗古韵我也会让他们没任何话可说。”

    罗米的目光带着挑衅地瞥了一眼身侧王诗古韵众人,旋即目光瞥着下方,洪亮的声音再度缓缓响起。

    “事情要从那一批染毒是华夏国画开始。”罗米一挥手,很快一名郁金组成员手捧着一幅密封着的画卷走了上来,将它高高地举起。

    “这是染毒华夏国画的其中一幅,由于它蕴含剧毒,我已经将它们密封起来。”

    罗米扬声说道:“经过我们日夜探究,这华夏中毒国画中所蕴藏着的剧毒,是一种来自华夏的灭仙粉的毒,这种毒非常狠辣,无色无味,而且更重要的是,它没有任何解药!”

    话音一落,右便的诸多受害者家属顷刻间脸色大变心神强烈猛震,一个个纷纷骇然失控了。

    “什么?没有解药?那中毒的人……怎么会没解药!一定有办法的!”

    “一定要凶手血债血偿,严惩不贷!”

    “这是来自华夏的画,画上的毒也是华夏独有。”罗米一摆手振声说道:“王诗古韵,自然被我们锁定为头号嫌疑。而且经过我们的一番侦查之后,得到了更多的确切的证据!”

    罗米目光一扫左侧高台,神色飞快地闪过一丝疑惑。按照先前所计划好的,兔子兴言这个时候也该拿出他的证据。

    一些证据从兔子兴言的口中道出,远比自己有说服力,因为兔子兴言是华夏人,而且,是华夏官方派来全权负责此事的人。

    只不过,如今兔子兴言竟然还没到。罗米迟疑了一会,目光瞥向了右侧的高台,想了想随即扬声说道。

    “事发之后,王诗古韵试图将整件事的风波按捺下来,所以他们去找了受害者家属,现在我想请几个人出来作证。”

    罗米喊了几个名字,从受害者家属中走出了三个人,他们来到罗米的身旁,朝罗米一点头。

    “我叫菲比斯,我的爱人就是中毒者的其中一人,至今生死未卜。”菲比斯的声音愤慨无比地响起:“刚才大家也听到了,他们中的毒是一种无药可解的剧毒啊!王诗古韵必须要血债血偿,赔我妻子性命!”

    “这张银行卡内有五百万,我是一个穷人,这笔钱是王诗古韵给我的,如果王诗古韵真的没有问题的话,他们为什么会给我们钱?”

    “事发之后,我们受害者家属遭到了好几次的杀手暗杀袭击,那些杀手就是王诗古韵派来的,他们想报复我们对他们的游行示威!”

    人证物证,从罗米手中拿出来的证据确实不少,而且都直接将矛头指向王诗古韵。到了最后,几乎没有人怀疑这一切,因为真相已经从诸多证据中揭晓了。

    水落石出,王诗古韵蓄意谋杀,刹那间民情汹涌,高喊血债血偿。不少受害者家属听到此毒无救的时候,更是情绪彻底失控,在台上痛哭起来。

    这一幕,更是引起了不少愤怒的指责声,罗米的嘴角轻轻勾勒出一抹笑意。

    尽管最关键的一环兔子兴言还没到,可是自己手中拿出的诸多证据,已经足够证明了王诗古韵的死罪,永不翻身!

    现在,他们已经处于悬崖边上,就等兔子兴言出现,再狠狠地踹上一脚。

    面对着铺天盖地而来的指责怒骂声,苏随性等山河众人此刻有些按捺不住了,神色带着几分焦虑地侧脸看着陈祎,陈祎面容如常。

    罗米手中所谓的证据,罗米的反咬一口的发难,早在意料之中,陈祎只不过是在等着反击的机会。

    陈祎不急,王晓雅亦坦然,文音音则有些忍不住轻声地开口:“陈祎,难道我们就任由他们这样抹黑下去?”

    “小家伙,成不了气候。”这句话不是陈祎说的,而是一旁的小神龙,此时已经吃完了凝神果子,朝文音音咧嘴一笑:“音音姐姐你就放心吧,一切都在粑粑的掌控之中。”

    “还是你了解我啊。”

    “那是,粑粑是非常奸诈的!”

    “……”

    “蓄意谋杀,而且是五十六条人命,这实在是太残忍了!”左侧高台上,副市长范笙克先生忍不住站了起来,愤怒地朝张程国说道。

    “张大使,这件事上我希望华夏官方也能给我们一个交代。至于王诗古韵,我想也应该由我们荷兰政府全权处理。”

    “没错!”

    “说得好!”

    “血债血偿!”

    声音如惊涛骇浪般席卷扑起,相比外面的喧闹,此时此刻皇家医院五楼,重症室外一群医生齐聚。

    他们的目光透过窗口看着里面的情况,罗莱正在把熬好的药水小心翼翼地让一名老者服下。

    该老者名为范萨希,是荷兰一个非常出名的贵族慈善家,在荷兰民间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罗莱真的疯了,竟然敢拿范老先生当第一个试药的人。”

    “管他呢,反正我们也束手无策,罗莱要背这黑锅,我们倒省了不少麻烦。”

    “就是。”

    重症室内,罗莱的身旁是端着药碗的护士,身后艾德里安院长一直在紧盯着情况。

    “三分钟内,一定可以见效。”罗莱退后了一步目光紧盯着范萨希,心头也隐隐有几分的揪紧。

    虽然他心中非常有把握,可是到了真正治疗,决定生死的时刻罗莱还是不由得嘴唇有些细微的颤抖,一分一秒地过去。

    “罗莱,你看……”艾德里安院长突兀指着一旁的心电图仪器,突兀眼睛一亮,目光迅速地落在了范萨希老先生的脸上。

    此刻那隐隐泛紫发黑的脸颊出现了一丝红润的血色,真的有效!而且效果神速,这一刻,艾德里安的眼眸掩饰不住着狂喜。

    而重症室外,一片石化呆滞的神色,皇家医院外,讨伐声依旧冲天席卷。陈祎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拿出来看了一眼,嘴角轻扬身影徐徐地站了起来。

    这一刹,全场的目光纷纷聚焦而至,霎时间出现了一阵短暂的寂静。

    罗米瞳孔微缩了一下,目光也落在陈祎身上,内心冷笑:“我就不信,凭借我手中掌握的证据,加上还没出现的兔子兴言,王诗古韵还有回生的余地?”

    所有的镜头都正对着陈祎,所有人都知道,这是王诗古韵最后的机会。如果王诗古韵无法洗清自己的嫌疑,无法推翻罗米手中的证据,那么这一个罪名必将落实。

    陈祎站起的一刹,王诗古韵众人也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心跳提至嗓门处。这就仿佛是一场大战的决战时刻,全场寂静。

    陈祎徐声开口:“我非常感谢罗米先生,因为他为了这件案子想必付出了不少艰辛的努力。然后我也非常的怜悯罗米先生,因为他手中所有的证据,都只不过是子无虚有的夸谈罢了!”

    顿时一阵哗然声响起,不少声音愤怒喊了出来。

    “口出狂言,罗米先生有人证物证,你还想狡辩吗?”

    “华夏人,滚下来认罪吧!”

    陈祎目光平静地看着下方的所有人,目光陡然间凌厉了数分,仿佛一柄利剑突兀出鞘,直逼所有人的心间,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