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48章 飞龙在天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张天宝吃了一惊,不由得急忙问道。

    牧蓉花一怔,看着张天宝等人疑惑道:“这件事在国内也传得沸沸扬扬,最近的新闻报道也都重点关注了,你们都不知道?”

    “我们一家这几天在东京。”柳茹此时回答道:“确实没听过阿姆斯特丹这边发生了什么事。”

    牧蓉花一边带着张天宝三人往里面走,一边将华夏国画中毒事件简略地说出。

    “简直就是荒谬!”张天宝面容露出怒色:“一幅山水书画可毒杀五十六人,本就已经可以说是匪夷所思。”

    “现在竟然说出口到阿姆斯特丹的这一批出现了染毒事件,实在太荒唐了!难道说国画漂洋过海后,还能自己发生质变?”

    “这件事,让王诗古韵负起全权的责任?”柳茹不由地拧眉问了声。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牧蓉花道:“上头派了兔子兴言先生过来处理这件事,不过现在看,他确实是决定了让王诗古韵完全负起这份职责,以免事情闹大。”

    “可惜,王诗古韵不是普通的书画公司。”牧蓉花此时轻叹道:“如果真的是陈祎过来,他不可能会任由王诗古韵吞下这一个冤屈!”

    说话间,几人已经步入了大厅。大厅上此刻除了部分警卫在坚守岗位外,寂静无声。牧蓉花将杜斌押送出去后,兔子兴言也告辞离开,返回歇息。

    张程国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的赫然正是杜斌交给他的那一封信,神色略显凝重,若有所思,甚至连脚步声音靠近他也浑然不觉。

    “爷……爷。”一道怯怯的孩童声音响起。

    声音天真,也带着期盼还有一丝的生怯,张程国下意识地愣了下,大使馆内可没有小孩而且如今还是大半夜的。

    张程国扭头过来,这时一双睫毛美丽的大眼睛出现在他的面前,天真的笑容之中带着两浅浅的酒窝,看着张程国又是轻轻笑了笑:“爷爷,我是馨儿。”

    张程国目光看着这小女孩,心中升起一阵莫名的亲切之意,刚想要开口,前方已经响起了一声颤抖的声音:“爸!”

    轰!

    张程国的心神剧烈猛颤,唰地抬头,这一刹那父子的眼神相触碰,张程国猛然站了起来,这一刻整个空间仿佛凝固住了。

    十年!父子两人,因为一些原因整整十年没有见面,从五十岁到六十岁,一个步下苍老的年龄段。

    身在异乡,那种有家无法团圆的感觉,每每想起都是锥心的痛。偏偏,张天宝的身份,注定了这些年他们一家各自孤独。

    在十年前,张程国在简短的假期中从阿姆斯特丹回国与唯一的儿子相聚后,便再没有与儿子联系过。

    因为张天宝,来自华夏龙腾协会的一个特殊部门,他的任务只有一个:间谍!十年前开始张天宝开始特训,在特训期间除了他的妻子柳茹陪伴外,没有与外界任何联系。

    特训三年,在妻子柳茹怀孕的时候,张天宝却偏偏要开始执行任务了,目标地是岛国东京。

    张天宝甚至无法在女儿出生的时候去看她一眼,直到前段时间,张天宝的任务顺利完结,他迫不及待地接妻子和女儿到东京,然后直接飞往阿姆斯特丹。

    或许正因为张天宝身份的特殊,才会惹个有毒桃子的暗杀。

    而此刻,其余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一家团圆是最大的幸福。

    张程国的眼眶已经饱含着激动的泪水,突兀间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低头瞳孔睁大到了极点,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一个小女孩,她刚才喊自己爷爷?

    张程国身躯颤抖,激动地抬头看了一眼张天宝。此刻的张天宝的双眸同样隐隐发红,紧紧抿着嘴唇,努力地不让自己的情绪失控,重重地点头。

    “爸,我带柳茹还有您的孙女馨儿,来看您。”话语落下的一瞬间,张天宝眼眶之中的泪水还是遏抑不住地流了出去。

    柳茹在身边,一手挽着丈夫的手臂,另外一只手低头擦拭着眼角的泪光。

    “馨儿……”

    张程国颤颤巍巍地俯身蹲下老泪纵横,伸出手轻轻地抓住了张馨儿的双臂:“馨儿,爷爷好想你啊!”

    张程国紧紧地将张馨儿搂入了怀抱之中,这一刻,张馨儿仿佛也被气氛所感染,也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见此一幕,牧蓉花神色动容,看着一家人团聚的场景,牧蓉花的眸子里更加是流露出羡慕。

    逐渐地也感觉眼角一滴晶莹沾湿,急忙抹去,随即打了个手势,让大厅内的警卫都悄然无声地退下,让他们好好地相聚,牧蓉花的身影也退至了大厅的门口处。

    或许是张馨儿的哭声乱了张程国的心,身为一国大使馆的最高负责人,这一刻张程国竟然手忙脚乱起来。

    顾不得自己留下的泪水,眼眸流露出浓浓的溺爱之意,手忙脚乱地给张馨儿擦拭着眼泪:“馨儿不哭,乖孙女,馨儿不哭。”

    张馨儿伸出小手在张程国的脸上轻轻地擦拭了一下,破涕为笑:“爷爷也不哭。”

    宁静的夜,大使馆是一片团圆,同样国际大酒店内亦是久别重逢的浓浓爱意。一方亲情一方爱情,都是世间最诚挚的真情。

    酒店的房门紧闭着,寂静的走廊,一袭红衣却显得孤单无比,眸子看着紧闭的房间大门,心头升起一阵莫名的黯淡。

    这一刻,她多么希望,能够依偎在刘峰怀里的人会是自己。

    “难道……我真的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文音音轻抿着红唇,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与他在一起的一幕幕。从初次相识的贴身传剑开始……

    蓦然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音将文音音惊醒,眸子一瞥楼梯口的方向,文音音瞳孔微缩,身影一晃朝前,只见三道身影急匆匆地跑了上来。

    杜斌一看到文音音,当即无法遏抑住兴奋大声喊了起来:“音音小姐,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俺陈哥……”

    “停!”文音音直接一摆手便将杜斌的声音直接硬生生地打断:“有什么话,到房间里再说。”文音音转身,推开了其中一间房走了进去,杜斌三人立即快步走了进来。

    “陈哥来阿姆斯特丹了!”进入房间后,杜斌便迫不及待地开口。

    文音音稍地拧眉:“你听谁说的?”

    杜斌一笑:“这就巧了,俺今晚因祸得福啊,本来那个张程国让俺受了一肚子的气,没想到,在离开大使馆的时候我碰见了一个人,他手机上有一张照片,竟然是陈哥的。他还说了,陈哥跟他同一个航班来阿姆斯特丹。”

    “你看清楚了?”文音音问了声,心中暗叹一声不妙,陈祎跟她说过自己的计划,并不打算公开现身。

    文音音担心的不是杜斌,而是杜斌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如果陈祎抵达阿姆斯特丹的消息落入了那幕后策划者的耳中,对方一定会加紧防备。

    “一清二楚。”杜斌兴奋地说道:“说不定陈哥正在赶来的路上……”

    “杜斌!”文音音想了想沉声说道:“如果是真的,这件事你们不要泄露给任何人!”

    杜斌一怔,疑惑地看着文音音。

    文音音道:“你想想,陈祎如果真的来了,他不事先通知我们任何人一定有他的原因,说不定他有自己的计划才暂时不来见我们呢。”

    在陈祎没有决定要现身之前,文音音还是决定不将陈祎已经在酒店内的消息告诉眼前这三个大嘴巴。

    “陈哥果然是高深莫测。”杜斌似懂非懂地点头,眼眸充满着崇拜。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严守这个秘密。”沙仁范道。

    “你们现在的任务是,查清在飞机上见到陈祎的那个人的身份。”文音音叮嘱一声,当从杜斌的口中得知了张程国并不愿意帮忙的时候,速地掠过了一丝失望。

    陈祎的到来,悄然间影响了她的心境,似乎觉得四周围的空气也不那么沉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