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44章 他是我生的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坎伯兰话音一落,王晓雅心神顿时一喜,急忙点头致谢。虽说最重要的染毒国画暂时没有机会看到,可是坎伯兰能够答应下她另外两个条件,已经是意想不到的惊喜。

    要知道,在今彤前,王晓雅历经无数次周旋,都无法有任何突破发展。

    尤其是当王晓雅听到事情已经移交给郁金组处理的时候,心中更不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坎伯兰也不能做主。随即,王晓雅跟随坎伯兰等人走进了皇家医院。

    哐当!

    酒店的黑暗房间内,狠狠的打砸声音响彻起来,怒声咆哮地回荡着整间房子,怒骂不断。

    “大好的局势,竟然让一个女子破坏了,这简直是耻辱!王晓雅,确实是让我们吃了一惊。可恨的是黑风的杀手,竟然会失败了,或许是王晓雅猜到了一些事情。”

    “不论如何,她今晚算是扳回一局,可是整件事她想扭转乾坤,简直是痴心妄想,笑到最后的只有我们。”

    “这三天也不能让她们好过,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

    王晓雅的额头偏侧贴着一块白色的纱布,在小涵的陪伴之下,迫不及待地往楼上走,走道两边的特警遍布,不过显然是已经得到了命令,并没有阻拦王晓雅。

    王晓雅径直大步地走上了皇家医院的六楼,五十六名中毒者,全部都是安排在第六层治疗。

    走道上一片寂静,医生护士不时地脚步匆匆地经过。王晓雅看见了坎伯兰,走过去迫不及待地问道:“坎伯兰长官,现在可以带我去看中毒者了吗?”

    坎伯兰点头,他的身边站着一位身穿着白褂的中年医生,三人走到一处重症室的外面。

    “只可以在这里看了。”那中年医生指着玻璃窗。

    王晓雅怔住,眸子透过玻璃窗看到病床上躺着的一个个意识昏迷的中毒患者,眉宇一拧:“医生,他们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不是有消息说已经有十几个中毒者脱离了生命危险……”

    “我们医院官方,从没对此事发布过任何关于中毒者的消息。”

    待小涵翻译后,中年医生道:“事实上,五十六名中毒患者,他们之中还没有一个人的生命渡过了危险期,他们所中的毒我们从未见过,如今正想办法攻克。”

    王晓雅的脸色微变……

    深夜,时间已经悄然过了凌晨以后,大使馆内灯火通明。大厅的沙发上,一名年近六十的老者,脸庞的气色略显黯淡,鼻梁高挺头发略显斑白。

    此刻身坐在柔软的沙发上,腰杆却挺得笔直,这一个东方老者,在荷兰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他在阿姆斯特丹待的时间超过了三十年,可以说在阿姆斯特丹,没有人不认识这个东方老人张程国。此时坐在张程国对面的正是兔子兴言,相对张程国,兔子兴言只能算是晚辈。

    “张大使,你大病初愈可得好好休息休息。”兔子兴言微笑道:“这段时间大使馆的事情,就交给下面的人去做,反正也没什么大事,您累坏了身子可是我们国家的损失。”

    张程国朗笑一声:“有心了,这一场大病已经让我倒下了好几天,我可不能再偷懒了。对了兴言,国画中毒事件处理得怎么样?”

    张程国当然知道兔子兴言来阿姆斯特丹的任务,只是并没意识到,事情已经到了无比严峻的地步。

    “有劳张大使关心。”兔子兴言道:“这些都是小事,再过三两天风波应该就可以停息了。”

    “那自然最好。”张程国呵呵笑了笑:“兴言,你的能力我也放心。”

    闲聊一阵后,兔子兴言便站起来告辞回房歇息。张程国坐在沙发上,沉吟了会让身边的一个军人警卫去打开电视,只不过电视画面却是一片的水花,根本看不到画面。

    “电视怎么突然坏了?”张程国站了起来,摇摇头叹了叹道:“我这几天身体不舒服,连电视也跟着遭殃,这也太巧……”

    “这不是巧,只是有人不想让你太早地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罢了。”

    一道声音突兀从一侧偏角响起,随即一道身影迈步走了出来,杜斌。几乎瞬间,整个大厅的警卫警惕起来,唰唰唰地一支支枪口指向了杜斌……

    夜,寂静无声。

    发生在两三个小时前的皇家医院的游行风暴早已平息,这一座城市似乎经过喧闹之后,格外的寂静。

    黑夜之中,警署内的灯光稀疏亮起,如今处于非常时期,值班的警察都没有敢松懈神经。

    距离警署后门约莫千米左右的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上,其中一个树干上,此刻一道身穿着夜行衣的身影盘膝坐着,灵眸蓦然睁开,闪过一抹精芒。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一声自语,这一夜行人,赫然正是失踪了的文音音。她早早离开国际酒店,便是为了到警署附近来踩点,最终确定了一个计划后,换上夜行衣在大树上盘膝静坐,等待深夜的到来。

    万家灯火逐渐熄灭,文音音此行只有一个目的,盗取染毒的炎黄国画。她甚至还不知道皇家广场上所发生的事情,她觉得,在这件事上自己总得做些什么,哪怕是冒险。

    借着夜色虚掩,文音音身影一晃而动,身影悄然间便靠近了警署,如在夜空中飞翔的鸟儿,一掠而过,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无声无息地潜入警署,以文音音的实力,普通的警察想要发现她的行踪确实不容易。可是,文音音并不知道的是,华夏国画中毒事件已经移交给郁金组。

    此刻把守在警署的,有不少实力强大的属性者,当她意识到的时候,赫然已经是在身影暴露之时。

    一声大喝声音突兀如从天降般在文音音的耳边响彻,同时地一股急劲的冷风从身后直刺过来。

    文音音心中微惊,脚步一晃侧滑,嗖地避过了这一记攻击。几乎同时,文音音身影的四周一道道身影出现,而且都是实力不弱的属性者。

    “我就猜到,下毒者一定会回来试图毁灭证据。”一道冷冷的声音响起。

    文音音虽然不知道对方说的什么,可此刻也清楚自己落入陷阱中了,没有犹豫,身影一晃飞掠,朝一处窗口方向急飞过去。

    砰!

    窗口处一道强者身躯突兀出现,与文音音对轰了一掌。

    文音音略微后退,那人的神色更加震惊脱口道:“大家小心,这个神秘人的实力不弱!”

    顷刻间,密集的攻击朝着文音音猛攻了过去。

    咻!

    文音音骤然出剑,电光石闪间杀出了一条路,身影一掠直奔。

    “追!不能让他跑了!”

    嗖!嗖……

    一场追逐战拉起……

    夜幕下,阿姆斯特丹的机场飞机徐徐地降落,在平行跑道上滑行了一段时间后停稳。张天宝夫妇抱着女儿张馨儿与陈祎道别,再三地表示了感谢以后,随即下了飞机。

    “终于到了!”

    陈祎心中仿佛落下一块巨石,从岛国东京到阿姆斯特丹的这一段行程,他感觉无比的难熬。

    走出机场凌晨过后,机场附近的人并不多,唐正平早已经提前安排好,两人走出去后,立即有天听的成员前来迎接,随后迅速地上了一辆普通的车子,徐徐地朝前开去。

    怀里的小神龙已经熟睡,陈祎没有心思欣赏这座城市的深夜景观,闭目养神,同时淡声地吩咐:“正平,我要整件事最新的情况汇报。”

    “明白,宗主,我已经通知了天听兄弟,他们……”

    “停车!”

    蓦然间,陈祎眼眸猛地睁开,震喝了一声,车辆急刹。

    “你们在前面停下来等我。”陈祎留下了一句话后,便推门急匆匆地离开。

    身影在夜色中如风驰电掣般急掠,身后的敌人穷追不舍。此时此刻,文音音已经知道了后面追击者的身份。

    “郁金组的强者,怎么会出现在警署之中?”文音音拧眉,面容蒙着黑纱,不管怎么样,今晚自己的身份绝对不能暴漏,否则一旦被郁金组的人发现,绝对会迅速联系到王晓雅。

    说不定还会说自己是想去毁灭罪证,那样的话王诗古韵的局势会更危险,自己今晚还是太冲动了。

    文音音神色严峻凝重,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却无法摆脱身后的追击者。对方似乎大部分是风属性者,速度本就占据着优势。

    嗖!

    文音音身影掠过一片密林的时候,突兀地一侧一道白光一闪而出。电光石闪间,一只手已经直接搂住了文音音的腰。

    文音音大惊,正欲反抗,耳边却传来了一记让她顷刻心神震颤的声音:“是我!”

    文音音猛然地扭头,瞳孔强烈震撼起来,一刹激动得红唇颤抖,是他?是他!文音音做梦也不敢去想的事情,竟然在这一刻梦幻般的出现了。

    陈祎一手搂住文音音,身影虚晃一掠,转眼间便消失于黑夜虚空之中。片刻,在一片芳香弥漫的花海旁,陈祎身影停下,并且松开了搂着文音音的手。

    文音音抬眼看过去刚准备开口,目光突兀落在陈祎的后背,视线所及之处赫然看见了一个白胖胖的小婴孩,文音音嘴巴张大。

    “是不是觉得很可爱?”陈祎微笑:“他是我生的。”

    文音音的脸一黑:“是不是那么久不见,你觉得我变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