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38章 小杜的拳头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看着那男子司机瘫坐在地上嚎哭的无助模样,所有人都不由得心神一颤。他所做的一切,恐怕就是为了自己的弟弟。

    可以看得出来,他对弟弟的感情深厚的程度,甚至不惜为他彻底疯狂了。

    王晓雅的内心更是不由得一痛,毫无疑问,整件事必定是一个阴谋,或许是针对华夏书画,或许是针对王诗古韵。

    可是那五十多受害者绝对是无辜的,他们却因为此事而身处生死边缘。王晓雅敢坚定地说出自己要负起这份责任,就一定不会再犹豫。

    哪怕男子司机的小刀落下,也无法动摇她的决心。

    此时此刻,远处的人群却传来了一阵哗然议论的声音。他们并没有听清楚王晓雅和男子司机间的对话,可围观了这一幕,都忍不住惊惑地指指点点。

    人群中的记者们更是一个个仿佛嗅到了茅厕味道的苍蝇,疯狂地按下快门,脑海中已经开始勾勒着新闻稿了。

    “我人就在荷兰,事情没有解决的一天就永远不会离开。”王晓雅看着男子司机徐声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住的地方。”

    “七天,你们给我七天时间,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这七天中,如果你们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随时来酒店找我,我叫王晓雅,华夏人。”

    “遭了,晓雅,我们快迟到了!”文音音看了一眼时间,突兀惊声地开口。

    “你们要去哪?上车吧,这车俺们包下来了,司机也是自己人,绝对安全。”杜斌见状立即开口。再看一眼地上坐着的男子司机,王晓雅微叹了下,随即转身离开。

    车子一路朝前狂奔,直奔颜金酒店。

    车内的气氛非常的安静,一来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二来所有人都不知道,颜金酒店此行将会收获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局势已经越来越严峻了,这件事容不得再拖。

    “晓雅,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妥善好这件事。”文音音微笑道:“刚才的事情发生的那么突然,你都可以处变不惊,换作是我肯定不行。”

    “所以,只要等会可以张程国先生如果愿意帮忙的话,我相信你一定可以通过查探蛛丝马迹来查明真相。”

    “他要是不帮忙,俺就……”

    杜斌挥起了拳头,王晓雅顿时看了眼杜斌:“这件事上,没有我的命令,你们绝对不可以擅作主张出手。”

    杜斌讪讪地点头。

    “颜金酒店到了。”

    车辆徐徐地靠边停了下来,六人大步地走进酒店大厅,并且跟服务生报了已经预订好的房间号码。

    “刚好三点,幸好还来得及。”文音音微松了口气。

    “抱歉几位,10号房间的先生让你们稍等。”

    当小涵翻译了服务生的话的时候,王晓雅下意识地心神轻沉,和文音音对视了一眼柳眉轻蹙。这是一个不好的讯号,对方恐怕是在给她下马威。

    可是为了寻求一个突破口的机会,王晓雅不能轻言放弃,微微点头,转眼半个小时过去。

    “靠!我看他们是故意刁难的吧。”杜斌怒色说道:“都半个小时,竟然一点没有见我们的意思,嫂子,你不是说他们约了咱们三点到吗?”

    “再等等吧。”王晓雅道。

    在时针快要指在四点的时候,终于有服务生走了过来,文质彬彬地朝几人说了一声,小涵脸色一喜:“他说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

    王晓雅点头,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来到了10号房间门前,服务生推开门后便先行离开。

    房间里面酒香溢出,蔓延了整间房,五六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围坐在一张圆桌上,此时目光看了过去。

    其中一个头顶地中海面容偏老的中年男子站了起来,端着酒杯笑眯眯地走上来:“原来是王三小姐啊,你们可是迟到了哦。”

    话音一落,杜斌顿时面容露出怒火,不过王晓雅早有交代,他也没有发作,只能站着后面怒色盯着这中年男子。

    王晓雅眸子飞快闪掠过一丝诧异,因为眼前这个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国画中毒事件中华夏官方派出的负责人兔子兴言。

    目光迅速扫过房间,王晓雅并没有发现在照片中看过的张程国的身影,王晓雅勉强回礼点头:“原来是兔子先生,是我们失礼了,不知道张程国先生他……”

    “张大使日理万机,怎么有空来接见你们呢。”

    一个声音此时响起,兔子兴言回头呵斥一声:“小斌,不许对王三小姐不礼貌。王三小姐可是女中豪杰,一手创

    建的王诗古韵不到一年的时间便成为书画界的巨头,让华夏书画畅销欧洲各国。只可惜,最近发生了个小小的问题。”

    文音音闻言面容一沉:“兔子兴言,明人不讲暗话吧。”

    兔子兴言目光看向了文音音,呵呵一笑:“原来是龙腾协会的文小姐,果然是女中豪杰,说话爽快,兔某也就不卖关子了。”

    顿了下,兔子兴言语重深长地说道:“这次确实是我约你们出来的,只要是想和郭三小姐商量件事……”

    “哦抱歉,这房间比较窄小,就难以招待大家坐下慢聊了,大家见谅。唉,小地方果然比不过我们华夏啊。”

    “兔子先生但说无妨。”王晓雅淡声开口。

    “不急,虽然没法招待大家坐下,可是一点酒水还是有的。”

    兔子兴言笑着从桌面上拿起一瓶高度的茅台酒,递给王晓雅眯笑着道:“这也算是对王三小姐迟到的小小惩罚吧,先喝了它,我们再谈。”

    “兔子兴言,你不要太过分了!”文音音柳眉竖起,王晓雅摆手拦了下她,一瓶高度茅台对普通女子来讲确实是天大的刁难。

    不过王晓雅可是修行者,要运气化解这一点酒精还是没有任何问题,当即接过了酒瓶,直接仰头大饮。

    烈酒的滋味王晓雅根本没有试过,可这一刻也是豁出去,强忍着割喉般的火辣感觉,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一瓶茅台喝完。

    兔子兴言神色明显愣了一下,半响神色恢复如常,微笑地点头:“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不错,不错。”

    “酒喝完了,有什么就直说吧。”文音音蹙眉开口。

    “当然。”兔子兴言想了想,看着王晓雅突兀问了声道:“王三小姐,目前的局势你怎么看?”

    “目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我们,对我们极其不利,如果我们无法找到突破口,查出一些蛛丝马迹的话,这一个哑巴亏我们吃定了。”

    王晓雅直接说道:“所以,我希望兔子先生能够带我们去事发现场看看,并且去看看那批被染了毒的炎黄国画。”

    “这些我都看过了,没用。”兔子兴言摆手摇头叹道:“现在国际上的舆论风暴也越来越严峻,事情已经拖不得了啊!”

    王晓雅眉宇下意识拧起,兔子兴言继而说道:“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真正地上升到国家外交大事件的话,你想想,华夏国画让荷兰五十多无辜百姓中毒身亡,这得让我们华夏的名誉遭到多大的损伤啊。”

    “不瞒你说,最近我们华夏正在与荷兰政府研究讨论一个项目,现在为了这件事,讨论项目都已经暂停终止了,这对我们华夏更是一个巨大损失。”

    “兔子先生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王三小姐是聪明人,一定明白的。”兔子兴言呵呵一笑:“我说了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有人能够在这件事进一步闹大的时候,将所有的责任都承担下来,那么……”

    “你休想!”文音音闻言怒色盯着兔子兴言:“这件事本是一件阴谋,你现在竟然想让晓雅直接背起这黑锅!”

    “为了民族大义,牺牲小我没什么。”

    “恐怕是为了你的政绩才对吧。”文音音冷冷地开口,同时拉了下王晓雅:“晓雅,我们走,这头老狐狸根本不可能帮我们,我们不用在这里浪费时间!”

    王晓雅脸色略微冰凉,此时也微点头,转身正要走出去。

    “你们真是一群冥顽不灵的家伙,明明是你们的书画出了问题竟然还推三阻四,太不像话!难道你们犯下的过错,要让国家来为你们承担?”

    “王晓雅,你这是民族罪人!”兔子兴言的声音大义凛然咄咄逼人地响彻而下。

    王晓雅身躯一震,缓缓地深呼了口气:“我不在乎什么英雄什么罪人,我只在乎,王诗古韵的清白,王诗古韵兄弟姐妹的性命,我会证明一切。”王晓雅推门走了出去。

    “文小姐,这家伙是不是和我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杜斌突然拉着文音音的衣角问了一声,文音音一怔徐徐点头。

    “俺草他老娘的!”

    杜斌顿时回头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抡起拳头狠狠地一拳轰在了兔子兴言的鼻子上。

    砰地一声鼻血飞溅出去,兔子兴言甚至连哀嚎声都还来不及发出,杜斌又是一拳打掉了他几颗牙,轰隆地数拳将郭兴言扑倒在地上。

    杜斌怒发冲冠地大吼着:“干你老娘的!俺嫂子不听你的话就是民族罪人,你算什么东西!俺今天就揍你怎么了?如果揍你就是卖国贼的话,俺事情一完就回去请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