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19章 魔门野心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恢弘磅礴的雪神宫殿,正门前黑云压天,空气间弥漫着压抑无比的气息,整个天地仿佛也因为这一片黑云的存在而变得有些昏暗无边。

    铺天盖地的煞气弥漫遍布,诸多神明势力虎视眈眈,目光正视着千米之开雪神宫殿的正门方向。静候命令,等待行动的一刻。

    轰~~~

    寂静的空气,蓦然一声轰鸣声响起,令所有人的心神均是震动了一下,目光纷纷瞥视过去。

    高大百米的雪神宫殿大门,此刻竟然在缓缓地推开。几乎瞬息间,所有人的心中都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瞳孔纷纷一震,内心深处升起无限杀机。

    空旷的天地空间,只有轰隆的声响,旋即便是一阵雪马奔腾的声音,如一阵洪流般从正面出蜂拥出来。

    雪庐上各有一名雪神一脉的护卫,神色无所畏惧,身躯伏在雪马背上,手握着一面旗帜一瞬冲前百米。

    超过了千匹雪马,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站在千米外的诸多神明势力的绝世强者,甚至视若无睹,策马狂奔,转眼间已抵达五百米开外。

    雪马嘶鸣声音几乎同时响彻,同时勒马,身躯跃下,手中的旗帜朝着地面重重地插下。

    一阵阵轰鸣声响彻起来,前方五百米左右的位置赫然出现了一阵迷雾,一刹遮天蔽日,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该死,竟然是布阵?”雷平怒骂了一声,侧脸看着诸葛玉堂:“玉堂兄现在怎么办?马上破了这鬼阵法?”

    诸葛玉堂轻微摇头:“没有命令,谁敢轻易出手,万一坏了少主大事谁负责。”

    诸葛玉堂的一句话落,原本还蠢蠢欲动的一部分人立即按捺住自己的动作,抬眼看着前方,此时虽然看不清前方的画面,可是耳边还不时地传来了雪马蹄声以及阵旗爆破的声音。

    迷萎中,一股古老玄秘的气息逐渐地弥漫而起。

    “竟然是血尸葬神阵?”诸葛玉堂的眼色微微惊讶,看着前方的迷雾大阵。

    “这是什么阵法?”雷平忍不住问了声:“很厉害?”

    “一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绝杀阵法。”诸葛玉堂淡声说道:“该阵法一旦动用,那是抱着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心态。看来,雪神一脉当真是要誓死守卫他们的传承者,不惜一切代价了。”

    顿了会,当雷平急得直挠脑袋的时候,诸葛玉堂方才继续淡漠说道:“阵法名为血尸葬神一旦启动威力惊人,而血尸葬神开动的最基础条件,就是以至少千名肉僧躯的精血为媒介!”

    “也就是他们至少现在已经死去了千人了?”雷平张大了嘴巴。

    “而且都不是弱者,实力太弱无法开启血尸葬神。”诸葛玉堂目光望着前方:“眼前的这一座血尸葬神大阵,恐怕不止千人开阵!”

    同归于尽的杀阵,这一刻已经足以彰显出雪神一脉的决心了。

    论实力,他们不可能阻挡得住超过百名金仙的进攻。除了血尸葬神之外,一命换命外,别无他法。关键的一点是,他们的任务是尽一切力量拖延时间。

    只要让雪神传承者成功得到上苍赐神,哪怕他们都牺牲都无所无惧。

    要知道,这些人中,许多都是本尊在神灵境地,并无灵僧说法。灵苫有神明老祖才有资格拥有。大多数人,一旦死去那就是彻底的陨落。

    一道道身影涌入了血尸葬神之内,神色严峻而坚决,释放出浑身最强的力量。手握神兵,无数暗器,无数毒胆丹等等,全部都进入血尸葬神大阵之内。

    这里将会是这一次雪神传承大典的最终战场,亦是决定了雪神一脉的命运之地。

    无人退后半步,一道道身影如洪流般冲出了正门,很快远处一道闪电般的流光一掠而来,陈祎到了。

    当陈祎赶至正门前的一刻,同样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灵魂剧烈震动。

    虽然在计划议事的时候提及过血尸葬神大阵,可是陈祎对此根本不了解,更不知道血尸葬神大阵竟然如此的悲壮惨烈。

    从陈祎此处看过去,可以清楚地看见,血尸葬神大阵各处一排排身躯双膝跪地,手中阵旗插在地上,地面上流淌着鲜血。

    一个个赫然都已经没有了任何生命的气息,以生命为代价创造出生命的空间。陈祎的心境这一刻极其震撼,可也没有迟疑,一切只能按计划行事,否则对不住牺牲的雪神守卫。

    深呼了口气,陈祎大步跨入了血尸葬神大阵内,他的目的地是血尸葬神大

    阵的最中心,同样是最安全的地方,慕雪便是要在这里接受上苍赐福。

    当陈祎步入血尸葬神大阵的瞬间,大阵的最后缺口彻底封锁。

    几乎瞬间,正门内千余米外,幽蓝色的长发如沐浴着神光般出现,闪身而至。赫然是锏量天。

    “血尸葬神?”锏量天的身影一顿,当即一道声音嘹亮响彻传了出去,振声一呼:“行动!”

    声音直冲云霄,刹那间,前方的诸神眼眸杀机大盛而起,目光落向前方的血尸葬神大阵,一个个大手挥起。

    “破阵!”

    天下无不可破的阵法,葬神自然也不可能完全阻挡得住百名金仙强者的冲击。

    只不过,血尸葬神同样有着赫赫煞名,这些金仙强者也都没有立即出手,而是下令让手下们冲锋,一道道气息强大的身影冲向了血尸葬神大阵,顷刻血腥气味,席卷了云霄。

    血战爆发,魔门强者尽皆有备而来,一个个都实力强横,其中更加不乏强大的神明老祖,短短的瞬息间如同乌云铺盖而来。

    瞬间给血尸葬神大阵内的守卫们造成了冲击,强大的压力覆盖过来。只不过,还是那一句话,这是一门同归于尽的阵法。

    论人数,这里是雪神一脉在神灵境地的大本营,自然汇聚了大量雪神一脉的护卫,实力不如对方,便用生命去堆积。

    极其残酷的手段,不仅是对敌人,而且是对自己。有些甚至冒着牺牲自己一条性命的危险,只为拼掉对方的一只手臂。

    这甚至已经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了。几乎所有雪神一脉的护卫都杀红了眼,一人陨落后另外一人补上,血腥气息弥漫天地,不退一步,且步步血腥。

    血尸葬神的中心,陈祎抱着慕雪,拳头紧握着。让他眼睁睁地看到如此惨烈的战斗,却无法出手,陈祎此刻内心承受着无比强烈的煎熬。

    他非常希望冲在最前面去并肩作战,可是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保护慕雪。

    在前面浴血奋战的雪神守卫,都和陈祎一样肩负着同样的任务,只不过,完成的方式不一样罢了。陈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此刻如此惨烈的战役。

    慕雪依然还处于昏睡之中,胸口淡淡的碎光越发变小。当这一阵碎光完全进入她的心脏内,便是上苍赐神的正式开始,不过却并不是这一战的结束。

    因为上苍赐神,同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锏量天没有现身雪神宫殿之外,在他身影距离正门约莫五百米之处一道仙鹤从天而降,落在了锏量天的身前百米处。

    “来得倒是挺快。”

    锏量天眼色略微流露一丝意外,淡淡嘲讽轻笑了下:“莫非……诸神都已被雨神大人拿下?”

    锏量天感觉有些可惜,如果不是为了追击陈祎,自己就可以亲眼地目睹诸神之间的互相残杀了画面了。

    “阳泽,比我想象中的更没用啊。”锏量天微叹。

    灵鸠先生的身影从仙鹤中飘然而下,仙鹤化作一道神光消失:“你以为魔门所做一切,可瞒天过海?”

    灵鸠先生手中的神扇出现,冷笑地摇头:“魔门的所有阴谋,诸神都已知晓,现在估计正在围杀你魔门在雪神宫殿内的那五十余人。”

    锏量天视线轻眯,半响洒然一笑:“那又如何?进入雪神宫殿,注定了要被我锏量天攻陷!”

    “锏量天?一个夺体还魂的魔门老怪物罢了!”灵鸠先生眼神不屑:“怎么了?曾经的堂堂魔域第一强者冥瞳天魔,现在连自己的名字也不敢认回了吗?莫不是被魔玄神龟打怕了?”

    话音一落,锏量天的面色终于一变了,目光蕴含杀机地瞥向灵鸠先生:“看来,你知道的还真不少。”

    顿了片刻,锏量天蓦然间扬声狂笑了起来,眼眸弥漫出一阵肆意的煞气:“魔玄神龟?如果不是本天魔当时恰巧穿过封印大阵,力量衰弱之时,就凭那头老乌龟他能奈我如何?不过……”

    “我倒是得谢谢它,如果不是它我也无法辗转无数岁月,最终得到了这么好的一具躯体。还有,掌控众神殿!”

    “你终于敢承认了吗?”灵鸠先生的目光一冷。

    “那又如何?”锏量天手中蓦然间扬出了一把大锏,嗡地一声指向灵鸠先生:“既然诸神都已知晓我魔门存在,这个游戏再玩下去没什么意思。”

    “接下来,就是我魔门一统神明之地的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