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07章 爱侣相逢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身躯静静地漂浮于半空之中,陈祎感受到体内传来的汹涌澎湃的力量,宛如可谈笑间撕天裂地,强大的感觉!

    在今日之前,陈祎的实力足以媲美雷九劫巅峰,可是当陈祎的境界真正抵达雷九劫巅峰的时候,他才发现,之前的自己还差很多,九劫巅峰之路极其的漫长。

    雪飞卓能够一刀暗算自己,足以说明他的灵身力量,处于九劫巅峰之路的高处。当陈祎也到了这个高点的时候,回头看才发觉,之前的自己确实距离仙人力量还差得远。

    就算现在,陈祎真正抵达雷九劫巅峰境界后,此时此刻也依然还无法触摸到仙人境界的门槛。

    当然此刻的陈祎自信,若再给雪飞卓一次机会,他绝对没有办法再成功暗算自己一次。===看热门网络,请搜索“顶点dingdiann” ===。只是陈祎不知道的是,雪飞卓的金仙灵身,已经被小神龙这个大哥直接撕裂。

    紫色的劫云逐渐消散,天地间充斥着陈祎的强大气息。陈祎静静地闭上了双目,平和着自己的气息。

    良久,当陈祎再一次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身上的气息已经尽数的收敛,此刻的雪神宫殿亦重新恢复如常,天空中飘起了白雪逐渐遮掩了地上的血迹。

    陈祎的目光,徐徐地侧脸看了过去,四眸瞬息对视,刹那有种天荒地老,恍若隔世的感觉,慕雪的眸子带着晶莹的泪。

    在刚才的那一刻,她真的好怕好怕,害怕就此真正永远永远地失去了枭神,她宁愿付出自己的生命,也不希望陈祎的身体受到任何伤害。

    从雪刀穿心到红云雷劫,陈祎仿佛在刀尖上跳动般,让她心惊胆颤,一度濒临崩溃。如今,终于可以展开了笑靥,笑中带泪身影如翩然的蝴蝶般飞扑了过去。

    陈祎身影直坠,落至慕雪的面前,眼眸静静地凝视着眼前的这一个女子,一个为了成全自己,甘愿默默付出一切的少女。

    为了让自己成功融合那半颗圣灵之心,她竟然不惜……这一切她还隐瞒了下来,自己一人默默地承受。

    甚至,她心里知道,枭神在遗忘之地的时候一直都牵挂着,挂念着他的家乡,兄弟,红颜,可她依然毅然地作出了抉择。

    陈祎凝视着慕雪,刚准备开口,慕雪的娇躯已经是扑入了她的怀抱之中,泪如雨涌:“什么也不用说,什么也不用说了……”

    慕雪的声音仿佛直接传入了陈祎的内心深处,温香入怀柔情万缕。多少的悲欢离合,都在这一刻都转化成为一串泪水,一个拥抱。

    陈祎亦无多言半句,就这么静静地抱着慕雪。轻柔,静谧,温暖,幸福……呼呼的雪风吹过,除此之外四周围一片的安静,没有人愿意惊扰这一美好的一幕。

    过了许久,终于,慕雪的身躯轻轻地颤动了一下,从陈祎的怀抱里抬头。陈祎微笑着为她抹去了眼角的泪痕。

    慕雪的眼眸余光看见了周围所有的视线都落在了她的身上,此时不由得面容微红,略带几分羞意地低了下头,花容月貌我见犹怜。

    枭神没事,如今安然无恙地站着她的身旁,慕雪的心结也自然都打开了。

    十指紧扣,陈祎拉着慕雪往回走,一直到那近百千烈神剑所形成的区域前,在冷风的吹拂下,千烈神剑发出了轻微的嗡声。

    宛如在风雪中倾诉着,哀悼着……中间散落一地的断剑。陈祎心中微痛,旋即翻手间,将千烈神剑收回,包括那散落一地的断剑。

    “可以借一截断剑我看看吗?”蓦然地,刘若梅的声音在陈祎的耳边响起来。

    “若梅。”慕雪此时松开了陈祎的手,走到刘若梅的身边,挽着她的手,转身抬眼说道:“枭,刚才多亏了若梅和神龙的帮忙,我才能够从冰雪王室内出来。”

    “神龙?”陈祎瞳孔微震,这时目光落在刘若梅的身上,顿时一惊:“小公主,他去哪了?”小神龙发飙的时候,陈祎刚好处于昏迷状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你昏迷过去后……”刘若梅简略地说了出来,最后说道:“他进入了你的体内。”

    陈祎眼眸震撼于小神龙的实力,原来那小子除了是个吃货外,实力还真的不赖啊。

    陈祎的神识遍布浑身,最终在认主破碗的一个角落处发现了一个婴孩的身影,此时正静静地沉睡着。轻微点头,也松了一口气后,陈祎没有惊醒小神龙。

    “小公主,你刚刚说,要一截断剑?”陈祎询问。

    “我想看看千凰神剑的剑身是由什么材料铸成。”刘若梅说道:“如果幸运点的话,千烈剑还是而已修复的。”

    “真的?”

    陈祎惊喜地看着刘若梅,千烈神剑为自己而牺牲,如今只剩下十分之一。跟随自己那么长的时间,刘峰岂会对它们没有感情?

    如果可以,哪怕是付出点代价,陈祎也不惜要重铸千烈神剑。

    千烈神剑的折断不同于当初陈祎在剑宗为金悠婉所修补的青雀剑,青雀剑是因为岁月流逝而掩盖住它的剑识。

    陈祎利用凰火之威可将它熔炉再造,而且当时若不是还有一柄黑龙剑在的话,青雀剑恐怕要被刘峰熔成了青雀匕首了。

    而千烈神剑,是真正的遭遇了强击截断,凭借凰火,陈祎根本无法让千烈神剑重新恢复。

    刘若梅走过去双手捧着一截千烈断剑,片刻柳眉时而舒展时而蹙起:“奇怪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千烈神剑是由云星石铸造而成,可是其中似乎多了点火属性的力量。”

    “是凰火。”陈祎不假思索地开口,当初自己曾容凰火来淬炼过千烈剑。陈祎手指轻弹,一团青紫色的火焰凭空出现。

    “就是这种火属性力量。”刘若梅点头:“如果可以找到云星石,我有八成把握可以重铸千烈神剑。”

    陈祎有些意外地看着刘若梅:“小公主,你明明是炼丹的,怎么对炼器也这么有研究?”

    刘若梅一努嘴:“殊途同归罢了,怎么你不相信我的本事?”

    “当然相信。”陈祎道:“只不过,那云星石到底是什么东西?”

    “一种极其特殊罕见的金属材料。”刘若梅一摊手:“基本上可以说是可遇不可求,而且要重铸九百柄神剑,需要的云星石。说实话,寻找云星石的难度比重铸神剑要大多了。”

    闻言,刘峰的心头不由得一沉。

    “云星石?我有,要多少有多少。”

    声音响起,灵鸠先生眯笑着摇了摇手中的扇子走了过来,扇子神光一闪,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块奇异的石头,高达三米:“这够了吗?”

    刘若梅神色一呆,半响忙不迭地点头:“够了够了!”

    随即抬头朝刘峰嘻嘻一笑:“你还不多谢雨神大人?如果不是他,你的千烈神剑可以说直接要废了。”

    “现在嘛,这块云星石的品质比千烈神剑本身的还要高,重铸过后,千烈神剑绝对比以前更好。把断剑都给我,等着,绝对给你一个惊喜。”

    对刘若梅,陈祎似乎也没有客气的意思,立即将千烈神剑都移交给了刘若梅。目光看着灵鸠先生,陈祎瞳孔突兀微缩了一下:“等等,小公主,你刚刚说什么?雨神大人?”

    灵鸠先生呵呵一笑:“事到如今,我也不隐瞒,我确实便是上古雨神。”

    陈祎目瞪口呆,雪神宫殿的天地白雪皑皑。

    陈祎成功渡劫之后,雪神一脉所有人的眼神都带着几分复杂之色地看着陈祎,有担忧有忌惮,甚至还有一丝害怕,所有人都不知道陈祎将会如何对付雪神一脉。

    此时此刻,没有人将陈祎当成是来历不明的怪才,他的背景深厚得惊神。

    不出多久,陈祎亦了解了自己昏迷过后所发生的事情,他沉吟了一会,目光落在了雪飞霜的身上,迈步走了上去。

    “枭,姑姑一直对我都很好。”少女慕雪此时忍不住轻声喊了一下。

    雪飞霜的眼神还算平静,对陈祎,她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整件事情,其实都是自己的哥哥雪飞卓太过偏激。

    可如今雪飞卓已经被小神龙撕裂,亲眼目睹了那一幕的雪飞霜,若是心里没有起任何抵触的心思,那也绝对不可能。

    看着陈祎的步伐走近,雪飞霜内心微叹了声,是福不是祸。如果雪神一脉注定要有此劫,自己也只有肩负起这份责任。

    陈祎站在雪飞霜面前三米左右,突兀地手臂一动,众人的心头下意识震了下,不过下一秒都不禁呆住。

    “陈祎擅闯雪神宫殿,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见谅。”陈祎虽然有时候的性格极其冲动,可也是恩怨分明。

    整个雪神宫殿,之前真正不惜刁难他的人是雪飞卓。况且,虽然一旁的灵鸠先生不说,陈祎也猜得到。

    同样身为上古九大神祗一脉,灵鸠先生心里还是对雪神一脉非常袒护的,如果不是他们的敌人是自己的话,灵鸠先生绝对不会对雪神一脉出手。

    不管是灵鸠先生,或者是慕雪的心思,陈祎都非常明白。更何况,如今的局势,对抗魔门为重,自己也根本没有必要与雪神宫殿结怨。

    与其心有疙瘩,倒不如大大方方地赔一个礼。

    只是,一直以来在众人的心中,怪才陈祎可是个桀骜不驯,强横无比,性格如刀的天才人物。

    如今他一温和下来,还真的让人有些难以适应,就连雪飞霜也愣神,下意识地退后了两步。

    陈祎嘴角一抽:“我长得像坏人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