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500章 血泪交织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风,凄凉地刮起,画面仿佛瞬息间定格住了一般,停在了少女慕雪推开门的一瞬间,她曾想过无数种可能。

    脑海中曾出现了无数次与陈祎再次相见的画面,可是她根本不愿去想,一扇门很有可能便是阴阳隔绝。

    尖刀刺眼,尖刀上冉冉滑过的血迹,瞬息间如同五雷轰顶般敲击在少女慕雪的脑海中。前方的天地只剩下了一个影向,那一袭白衣双手摊开,胸膛前,染血的雪刀刀尖。

    他的脸庞,这一刹,竟然还是对着自己笑,他的眼眸还在使劲地为自己挤出柔和。

    隔着近百米的空间,他张口,鲜血直接从嘴角处溢出,鲜血如泉。他似乎喊不出来,可是,从他的口型,慕雪看得到,他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这一霎,雪刀蓦然间一抽而出,白衣喷血,染红了衣衫。身躯直接从上方直坠跌落,身后,露出了那一张冷酷无比的面容。

    “不!”

    慕雪的喉咙仿佛堵着千斤重的巨石,这一刹只剩下了一声尖叫,竭斯底里。声音仿佛直接撕裂了这片天地,让白雪散开,让人的灵魂一阵悸动。

    “噗!”

    慕雪的胸前一震,这一刹一口血箭从嘴里喷射而出,殷红如画,点滴洒于雪地上,勾勒出一幅绝境的凄凉之意。

    这一口血仿佛用尽了慕雪浑身的所有力气,仿佛连她的生命气息都已经直接抽离。

    扑通!

    双膝重重地跪在了雪地上,震碎了下方的一片冰雪。砰地身躯摔在了地面上,整一过程让人感觉触目惊心。

    “枭!”

    慕雪的声音近乎沙哑,顾不上嘴角的血迹,使劲地想要站起来,可是却发觉双膝在跪下的瞬间已经遭到了创伤。

    眸子通红洒泪,望着百米外倒地的身躯,此刻,那一道身躯的四周围,鲜血染红了一地,他抬头。

    “枭!”

    慕雪的声音带着凄凉慌乱,带着绝望悲恸,双膝站不起来,她便爬着过去,浑身沾满了白色的雪花,她不在乎,她忘记了自己的疼痛,她在想,她的爱人有多痛。

    雪刀穿心,血洒一地,触目惊心。近百米的距离,宛如成为天堑。慕雪的灵魂力量已完全被抽空了,爬行着冲向陈祎,越来越近。

    此时此刻,陈祎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逐渐地模糊,心脏处传来了锥心刺骨般的剧痛,血液在控制不止地流淌而下。

    雪飞卓的暗算一刀让陈祎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雪刀破胸,近乎摧毁了陈祎的五脏六腑。若非陈祎的心是半颗圣灵之心凝固融合而成,恐怕早已当场身亡。

    饶是如此,陈祎也觉得自己的气息无比的虚弱了,他根本没有想到堂堂雪神山的最高掌权人,竟然会突然使用偷袭这样的卑劣手段,雪飞卓的刀锋如电,陈祎根本无法避开。

    鲜血流淌,陈祎的眼眸仿佛隔着一层淡淡的血影般看着前方,冰天雪地里朝着自己洒泪而来的慕雪。

    那一朵盛开着的最美丽的花,此刻跌落晶莹的泪,陈祎的心更加刺痛,紧咬着牙关,缓缓地挪动着身躯。他的身后,赫然是一条刺眼无比的血带。

    这一刹,天地间诡异般寂静无声,仿佛这一个天空,陡然变幻了气色。

    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两道身影逐渐地迫近了,陈祎伸出了手,视线模糊,全凭着最后的一丝意志在保持着清醒。

    “枭!”

    慕雪伸手,颤抖地握住了陈祎那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有些冰凉的的手,声音凄凉悲怆。陈祎用力地艰难抬头,苍白的脸庞露出了难看的笑容:“我……没事。”

    慕雪的心在一寸寸地碎裂,她感受到陈祎握着她的手已经开始变得无力了,拼命地摇头,“不!我不要你有事!”

    “你第一次见我,我也是昏迷着。”陈祎一字一字地说道:“现……现在,我……我们只如初见,我……”陈祎双眼一黑,脑袋砰地一声倒在了雪地上。

    慕雪的身影宛如悲怆到了极致,呆滞着不动了,任凭泪水簌簌滑落而下,甚至泪中带血。脑海中,仿佛地响起孤的声音。

    我们只如初见,她明白孤没说完的话,我还记得你,他想说却说不出口了。一声只如初见,道尽了他对她的一切美好回忆。

    少女慕雪,静静地坐在陈祎的身边,宛若石化,眼泪结冰,冷风呼呼地吹刮而起。骤变实在来得突兀,相神老人等人根本来不及反应过来,陈祎已经倒于血泊之中。

    况且,雪飞卓的实力堪称全场最强,他亲自出手偷袭,任何人也不可能提前阻拦,一个个神色震骇,寂静无声。

    甚至包括许多雪神一脉的人,此刻都保持着沉默,如此行径,实欠光明。看着陈祎与慕雪终于相聚的画面,不少人更是感觉灵魂一颤。

    然而,雪飞卓则是神色一片冷酷漠然,手握的冰冷雪刀,身躯飘然而落,落在陈祎身侧不足十米距离,目光森冷,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雪刀。

    他有预感,纵使一刀穿心,怪才陈祎没那么容易死。更何况,如今他的身上还有一缕微弱的生命气息,现在自己要做的便是补上一刀。

    “慕雪,让开!”雪飞卓的声音冷漠无比,毫无怜悯之意,他的声音仿佛惊醒了慕雪。

    慕雪面容宛如死水般缓缓地抬起,看着雪飞卓,蓦然间脸庞如鲜花凄然绽放。

    咻!

    尖刀如雪,一瞬抵在了自己的脖颈处。

    “不要!”

    雪飞霜的声音惊声响彻而起,这一刹那一尖刀,已经在慕雪的脖颈处留下了一道血痕,再刺入半分,势必香消玉殒。

    “哥!你想要逼死慕雪吗?”雪飞霜陡然激动地大喊。

    雪飞卓视线冷冷眯了起来,半响徐声说道:“慕雪,别忘了你的身份。”

    慕雪的眼神冷漠到了极致:“慕雪今生今世,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枭的女人。他若死,我必殉情。”

    “你可是雪神传承者!”雪飞卓的眼眸愠怒。

    “狗屁传承者!”慕雪的情绪蓦然爆发,宛如一个疯癫的女子,乱发狂舞着,朝着雪飞卓竭斯底里地咆哮起来,声音沙哑而尖锐:“我受够了!我受够了!”

    刹那激动,慕雪脖颈处的血在不停地蔓延渗透出来。

    雪飞霜神色大震:“小雪,还有姑姑,姑姑在这啊!”雪飞霜不停地大喊着试图平复雪娇的心。

    砰!

    此时此刻,突兀地,冰雪王室的门口传来了一声巨响,紫衣跪地。

    被最后的一阵禁锢力量震退倒下后,刘若梅缓了好一阵方才可以的重新站起来,立即迫不及待地抱着小神龙推门冲出去。殊不知瞬间映入她的眼帘的,竟然是在风霜中最凄美刻骨的一幅画面。

    白衣染血,倒于血泊之中,少女在一旁守护,尖刀刺颈,冷风中蕴含着道不尽的悲伤。

    刘若梅心神强烈震动,脸色唰地惨白,顿时间一股锥心的悲恸之意蔓延心头,不禁地双腿一软,砰一声跪落地上,眼泪簌簌滑落而下,滴在了小神龙的脸上。

    小神龙,那一瞬的目光也落在了陈祎的身上。清澈的眼眸,几乎眨眼间便狂涌出了一阵血红色。

    这一刹,小神龙的身上弥漫出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他的双眸血红,逐渐地弥散出一阵尊贵浩淼的神光,霎那间笼罩着整一片天地。

    “爸爸!”

    小神龙张嘴,小身子颤抖,蓦然间脸庞变得狰狞起来,一阵阵的神光,在小神龙的身上弥散出去,脸庞上淡淡的神圣鳞甲若隐若现。

    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这一阵突兀而来的尊贵强大的气息,心头如重锤敲击般震动,才刚刚下意识地瞥脸看过去的时候,空气中已经陡然地嘹亮响起了一阵怒吼声。

    “嗷~~~”

    神龙咆哮,顷刻间宛如一阵狂风疯狂地席卷了前方的无尽暴雪,粉碎天下万物,伴随着一阵暴戾的气息,冰冷狂暴的王者气势铺天盖地。

    一声龙吟,震惊雪宫。

    呼!

    啪啪啪……

    在狂风之中,陡然之间电闪雷鸣起来,整个雪神宫殿的天空,随着这一声愤怒的龙吟声变得昏暗,天地变色,地动山摇。

    雷电不停地闪烁着,弥散着冰冷簌寒的气息。几乎所有人面容失色,纷纷抬眼环视四周,闪电映出了不少惊恐的面容,这一幕发生得太过诡异了。

    “戒备!”雪飞卓亦是忍不住沉声振呼起来。

    刘若梅感觉怀抱里的小婴孩身上发生了激烈的变化,他的气温在飞快地上升着,很快便变得无比的烫热。

    正当刘若梅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身躯骤然间如一道流光冲上天空,刘若梅失声惊叫了起来。

    啪啪啪……

    昏暗无边的天地,此刻的雷电更急,蔓延渗透着毁灭的气息。怒吼声再一次响起,是从长空扑向地面。不少人抱着惊慌震惑的神色抬头,瞳孔顷刻震撼。

    上方那小婴孩的身上弥漫出浓郁的神光,一霎覆盖数百米,徐徐地,电闪雷鸣的半空之中,赫然出现了一条长达数百米的神龙神光图案。

    尊贵无比的气息让下方不少人下意识地扑通跪地,一道略带着稚嫩的声音,在天地间盘旋震彻着,只字如雷,浓浓威胁。

    “你们,最好祈祷他没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