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499章 一刀穿心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冰雪王室内,慕雪的眸子痴痴地望着神光淡淡地弥散着涟漪的大门,心中一次又一次地默念,暗暗地祈祷。

    不要有事,枭神,你一定没事。多少个日夜的牵挂,不惜刻骨铭心的执着,慕雪今生所做的一切,似乎都与一人牵引在了一起。

    她从未感觉到时间的流逝竟然如此的漫长煎熬,她恨不得马上可以推开这一扇隔绝了她与滕神相见的大门。

    红唇微颤着,在等待,同时更加是隐隐有些害怕,她不知道外面如今发生了什么事。

    “快一点,快一点。”刘若梅的心头亦是在暗暗地急促默念着,一切的希望,都已经寄托在了小神龙的身上。

    冰雪王室外,剑影耀长空。一道道身影在无尽剑光之下负伤败飞出去,跌落地面。

    很快,出现在陈祎面前的,正是金仙老祖雪飞晋。大雪纷飞飘洒落下,陈祎的目光,与雪飞晋遥遥相对,两人的眼眸,都充斥着浓浓的战意。

    真正的考验要到了,剩下的两名金仙灵身强者,将是自己的终极挑战。击败他们,去见慕雪。此刻陈祎内心所想,非常简单。

    雪飞晋目光轻冷地落在陈祎的身上,缓缓地摇头,“你是一个绝世良才,可惜,却误入歧途。”

    “那你能否告诉我,何为正道?”陈祎淡淡地反问了一声。雪飞晋怔了怔,此时陈祎嘴角勾起了一丝冷峭之意:“顺应你雪神一脉的意思,便是正道,对吧。”

    雪飞晋能从陈祎的这一句话中听到了浓浓的讽刺气味,不由得冷怒起来:“我雪神一脉乃神明正统,岂容你玷污诟病?你为一己之私,不惜抛却正义,不是误入歧途是什么?”

    “到底谁为一己之私。”陈祎冷笑了,目光环扫一眼四周围的诸多雪神一脉的神明强者,不由得肆意地笑。

    “好一个神明正统?你们没有私心,为什么要将一个本该拥有着自有主张生活的少女禁锢在这里?”

    “你们没有私心,为什么不好好反省一下你们自己,将所谓的神明复兴的重担搁在一个柔弱女子的身上?你们没有私心,为什么不敢承担起责任,是不是没有一个雪神传承!”

    “神明势力便失去一切,是不是少了一个雪神,神明势,就不会诞生其他更强大的神?”

    陈祎的声音字字响亮地震彻响起,如耳光扇了过去:“归根到底,是你们懦弱!你们不敢肩负重责!你们不敢面对强敌!你们,不配称之为神!”

    话音落下,四面八方刹那间一个个雪神一脉的强者们神色变幻了起来。有些顿时勃然大怒放声怒骂,有的沉默,有的眼神露出了一阵复杂。

    “妖孽!”此刻雪飞卓震怒甩手大喝而起,目光如刀,唰地盯住了陈祎:“守护雪神,为我雪神一脉终身的信仰,你竟敢在此妖言惑众。哼!在神灵境地所有人都不知道魔门存在的时候,你区区一个小辈竟然知晓,恐怕,你是魔门中人吧!”

    他为魔,不少人因为雪飞卓的一句话而纷纷再次惊悟,目光唰唰唰地朝向陈祎。雪飞卓直接的一顶魔门帽子飞了过来,陈祎脸庞依然没有收起那肆意的笑,目光环视着四周。

    “我不同于你们,在于我遭遇强敌,我会迎难而上。来吧!废话少说!”陈祎手中的千凰神剑铿地绽放出万丈剑芒。战意昂扬,挥剑指着雪飞晋,他此战的对手。

    雪飞晋面容杀机升起,他早便知道了雪飞卓的意思,自然不会有任何手下留情,身影当即一闪而去,疾闪如电,倏然间神兵顿现,手握流星重锤,轰隆间冲向了陈祎,气势滔天!

    雪地轰隆地扬起了一阵阵的爆响声音,雪飞晋挥动重锤,沉重的攻击轰鸣震彻于空气间,仿佛要将陈祎的身躯直接拍击得粉碎。

    咻!

    陈祎神剑一挑,一瞬横移了百米,剑芒斜去,一如飞燕。乾坤战歌再起,破锤式一霎挥出,万丈剑光覆盖笼罩着雪飞晋。

    雪飞晋无愧金仙老祖,实力更不弱当初将陈祎逼得走投无路的锏落崖,此刻重锤直轰,带着碾压的气息。

    轰隆将赫然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将陈祎挥出来的剑芒尽数地击碎,同时借势逼近,如流星一闪,抨击天地。

    陈祎不慌不忙,御剑而飞,回身的瞬息间,仿佛背负着万道剑芒。

    唰唰唰……

    千剑齐飞,一把把千烈神剑在陈祎的身后掠起,转眼间,于陈祎的头顶上方盘旋。

    “千剑阵!”

    陈祎弹指间,千剑齐刷刷地落下,遍击下方的雪飞晋。攻击手段犀利无比,声势浩大,乍看过去,似乎陈祎一开始就压着雪飞晋来打,雪飞卓的目光终于再一次露出了强烈的震惊。

    “他的实力……”雪飞卓不敢相信:“不是说在锏落崖手中毫无还手之力?”眼前这一幕,再一次颠覆了所有人眼中陈祎的实力。

    “别忘了,有消息传,他曾又失踪一段时日。”雪飞霜轻叹道:“如此天才,那么只是相隔一天,实力也有可能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算如此,对我来讲。他依然太弱。”雪飞卓轻语。

    雪飞霜瞳孔一惊:“哥你……”

    “你也别忘了,雪玄阵,我不过安排了七关。”雪飞卓淡淡声开口。

    雪飞霜顿时心头一沉,如果说陈祎如今展现出来的实力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或许能够与雪飞晋两人一拼。可是如果雪飞卓出手,陈祎将没有任何机会。

    “哥……”雪飞霜正欲开口。

    “你不必多说。”雪飞卓一摆手,目光蓦然地瞥向了冰雪王室的方向,瞳孔微震,自语了声:“真是意外连连啊,可惜大局已定。”

    雪飞卓的身影,赫然诡异般直接凭空地消失无踪了。除了雪飞霜外,无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可是,就算雪飞霜知道了又能如何?此刻她唯有眼神不时焦急地看着那一扇大门的方向,或许慕雪出来后,才会让整件事产生转机的可能性。但,慕雪来得及出来吗?

    无人察觉,真正的危机已经逼近陈祎,包括陈祎自己,亦无法察觉到,雪飞卓的实力高出他太多。

    而且这一次,因为察觉到冰雪大门似乎快要打开,雪飞卓有意地准备提前出手,旨在一招必杀陈祎。

    流星重锤,碾压天地,千烈神剑,挥洒自如。一时间,两者激战得旗鼓相当,无数精妙无比的招式从两人的手中施展出来,让周围众人看得眼花缭乱。

    若不是有立场所向,恐怕会有人忍不住大呼过瘾。这绝对堪称是一场仙人境界以下实力的巅峰战役!两人都将力量拿捏到了极致,力求不留任何一丝破绽。

    “怪才陈祎,总会给人带来惊喜。”相神老人此刻忍不住轻叹了起来:“在花世界见到他的时候,他那时的实力,恐怕强一点的神明老祖都可以对付得了。没想到到了雪神山,他竟然已经拥有媲美雪飞晋的实力了。”

    其实连陈祎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能够轻松应付雪飞晋的攻击,他只觉得随着战斗的推移,自己越发得心应手,同时目光看过去的时候,很容易捕捉到对方招式中的破绽,从而一一化解。有一点陈祎可以肯定,自己真的已经变得更强了。

    半空之中的两道身影时分时合,激战连天。

    “奇怪了,若梅那丫头跑哪去了?”丹神眉头紧皱着,他刚才一心放在雪玄关之中,丝毫没有察觉到刘若梅抱着小神龙离开。

    闻言,相神老人也下意识的目光一扫,瞳孔猛缩:“雪飞卓呢?”

    这一瞬,一股极其强烈的危机感从相神老人的心头蔓延而起,掐指一算,瞬息抬眼望着刘峰,面色微变:“陈祎有危险了!”

    轰隆!

    此时此刻,冰雪王室的方向,传出了一阵巨响。大门内,小神龙的双手被震飞开来,强烈的震晃力量直接让刘若梅的身影直接飞退了出去。

    她紧紧地抱住了小神龙,同时大喊起来:“慕雪出去!”

    那一处雪飞卓所留下的禁锢已经被破,声音震响,少女慕雪,立即迎着雪风朝着大门的方向冲去。

    几乎同时,处于激战中的陈祎与雪飞晋两人身影急撞分开,冰雪大门处传来的巨响声让陈祎不由得下意识抬眼看了过去。

    大门,似乎在缓缓地被推开,然而这一霎,陈祎却惊骇地察觉,自己赫然浑身已然无法动弹。一道森寒阴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雪地冰封!”

    电光石闪间,陈祎的身躯所在的空间仿佛被一阵寒冰凝固住一般,连血液都无法动弹。

    太过突然,而且雪飞卓的实力亦太强大,把握的时机恰到好处,瞬息让陈祎在极短的时间内暂时失去一切动作的能力。

    咻!

    一柄雪刀泛起无尽杀机,陈祎身后,雪飞卓的身影出现,一脸的冷酷,手中的雪刀朝前一刺。

    嗤!

    一刹穿心,锋利无比的雪刀神光弥散于天地,穿过胸膛的刀尖处,一滴鲜血静静地悬挂着,嘀嗒落在地上,宛如在这片天地震出了惊天巨响。

    此时此刻,冰雪大门被推开,少女慕雪乱发风舞,抬眼瞥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