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490章 死路一条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声音如平地惊雷,顷刻令陈祎两人的心神猛然大震。陈祎瞳孔瞬息猛烈急缩了起来,此刻两边的强大雪神一脉的守卫那强大的气息,已经纷纷如刀割般覆盖下来。

    一刹宛如空气结冰,冻结了两人的步伐。望着前方那已经不足十米的冰雪王室大门,陈祎心底一沉。

    “冷静。”刘若梅的声音细微在陈祎的耳内响彻。

    两人徐徐地转身,抬眼瞥了过去,此刻身后一群神明老祖正在靠近过来,为首的赫然是魂影花的主人雪臻。

    雪臻面容渗透出浓浓的森寒神色,目光如尖刀般刺向陈祎冷笑:“好高明的易容之术啊。”

    刘若梅柳眉轻挑:“雪臻老祖,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姑娘,原本我也想不到,雪神宫殿出现的内贼竟然是你。”雪臻摇头说道:“你不该视我雪神宫殿于无物啊。”

    “休得血口喷人!”刘若梅怒色盯着雪臻老祖:“我只不过是送丹药过来,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你会心知肚明。”雪臻老祖视线淡漠地瞥向陈祎,徐徐地说道:“任何一个靠近魂影花的人,除了会留下影像外,魂影花亦会留下他的气息。”

    陈祎心中微震,面容保持着平静,目光平视着雪臻老祖。此时此刻,他总隐隐感觉,这是一个圈套。从雪方老祖搜索房间,留下陈祎已经苏醒的消息。

    似乎,一张天罗地网在朝自己覆盖过来,并且引诱着自己一步步踏入,终究还是小瞧了雪神宫殿。

    本以为易容藏身在刘若梅的身边,会有机会伺机混入冰雪王室。能够瞒天过海,殊不知最终还是被发现。

    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对方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绝对是一次有预谋的策划。

    “小公主,等会一旦有事发生,你马上与我划清界限。”陈祎暗暗传音刘若梅。

    刘若梅眸子看着雪臻老祖:“难不成你的意思是我姐姐身上有魂影花记录下来的气息?太荒谬了吧。”

    “刘姑娘,你敢不敢让他开口?”雪臻老祖眯眼冷冷地指着陈祎,凌厉的杀机一闪而逝。

    正是由于这个神秘人的潜入,不仅让自己的后花园损失惨重,精心培育出来的珍稀奇花折损。

    而且在整个雪神宫殿,由于自己的一时失察也引来了不少诟病。这些日子以来,雪臻老祖一直在没日没夜地搜寻,终于他发现了刘若梅身边一人的诡异。

    由于牵涉到不朽谷刘若梅,雪臻没有立即采取行动,而是将此汇报给雪飞卓。于是乎,便有了今日的这一个局。笔直宽阔的道路上,杀机凛冽席卷而起。

    “一派胡言!”此刻刘若梅怒色开口,手中拿出令牌振声说道:“这是右神卫雪飞霜大人的令牌,雪臻,你难道想说这块令牌也是假的?”

    话音一落,刘若梅直接拉着陈祎:“走!”迈步走向冰雪王室。

    “拦住他们!”一道冷喝声音响起。

    嗖!

    一阵强大的力量刹那横推过来,铺天盖地之势轰向刘峰两人的身后,陈祎顺势一掌拍出,挡下这一记攻击。

    嗖嗖嗖……

    几道身影此刻顿时出现在两人面前,雪方等人。事实上,就算雪方等人没有出现,如果想要凭借硬闯进入这冰雪房间,那几乎不可能。

    陈祎也注意到了,最靠近房门前的两位强者,身上弥漫着金仙灵身的强大气息。一旦刘若梅的令牌无法奏效,两人则相当于失去了所有的倚仗。

    “见令牌,如见右神卫!”刘若梅冷喝道:“雪神宫殿的人,这般无规矩?”

    “无规矩的,是不朽谷吧。”冰寒的声音由远及近,一道面容冷酷无比的修长身躯徐徐地隐现。闻言,刘若梅的脸色骤然猛地一变,没有回头也听得出来。

    “是雪神一脉的最强金仙灵身,两大雪神护卫之一的左神卫雪飞卓。”刘若梅暗自飞快地传音刘峰,略带急意:“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能跑便马上跑,他们可能真的肯定你的身份了。”

    陈祎的面容漠然,深深看了一眼前方几米之外的冰雪王室,眼眸流露出浓烈的不舍,片刻,徐徐地回头,目光迎向左神卫雪飞卓。

    雪飞卓的神色冷冷地盯着陈祎:“如果你是聪明人的话,应该心理清楚,到了现在,不管你承认或者不承认,你都只剩下最后一条路,那便是死!擅闯雪神宫殿,是为死罪!”

    “左神卫!”刘若梅此刻不由一惊,脱声开口:“他只不过是想来看看慕雪罢了。”

    话音一落,雪飞卓身上刹那间蔓延出一阵恐怖强大的气势,轰地涌向刘若梅。

    砰!

    刘峰踏前一步,站在了刘若梅的面前,顷刻间将这股气势化为无影无踪。雪飞卓视线轻冷一眯:“我倒有点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锏量天指使你进来的?”

    “锏量天?”陈祎终究还是开口了,冷冷一笑:“他不配!”话音一落,陈祎手臂飞快地往自己的身上一抹,刹那间神光弥漫而起,一团耀眼的光芒直接将陈祎笼罩住。

    片刻之后,这一阵光芒逐渐地变淡,消,四周围的人瞳孔突兀猛地一缩。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赫然是一袭胜雪白衣。颀长的身躯顶天立地,披及肩膀的黑发随风而乱舞,双眸如星辰般明亮,瞥向前方。

    “他是……他是怪才陈祎!”

    “原来是他!竟然是他!怎么会是他!”

    顿时间有人惊呼了起来,怪才陈祎,在如今的神灵境地是一面旗帜般的传奇人物。他的横空出世引爆了整个神灵境地,更加铸造出不朽的天才传奇。

    神灵境地内,怪才陈祎的画像早已经传遍八方,他的形象早便印刻于人的心中。此刻被认出来,丝毫不足为奇。

    雪神一脉的不少人眼眸都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事实上,在不少雪神一脉人的心中,对怪才陈祎是充满着好感的,毕竟怪才陈祎对付的是众神殿,对付的是魔门势力。

    尤其是魔门入侵的消息传入雪神宫殿之后,雪神一脉的人实际上已将陈祎视为盟友。可万没想到,最终混入雪神宫殿的神秘人竟会是怪才陈祎。

    宛如惊雷炸起,刹那掀起惊涛骇浪。甚至有人觉得这是幻觉,下意识地使劲揉了几下自己的眼睛。片刻之后,全场逐渐地寂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到陈祎的身上。

    雪飞卓的眼神也在陈祎露出真面目的瞬间抹过了一丝诧异,不过很快便恢复了一片冷酷森寒,冷笑着:“原来,是怪才陈祎。可惜,不管你是任何人,我说过,你今天只有一条路。”

    “左神卫大人!”刘若梅此刻忍不住喊了一声:“你听我解释,陈祎不是无缘无故地擅闯雪神宫殿,更没有抱着对雪神宫殿任何敌意。”

    “我不需要听任何解释。”雪飞卓一挥手,阻止了刘若梅的话,目光森冷地盯着刘若梅道:“还有,我倒想知道,不朽谷为何要帮助外人潜入我雪神宫殿!”

    “不关她的事,是我逼她。”陈祎淡漠开口。

    “一人做事一人当。”刘若梅扬声说道:“陈祎是我在地球上的朋友,我帮他是我个人的事,与不朽谷没任何关系。”

    刘若梅此刻的神色坚定,沉声说道:“神卫大人若要责罚,我刘若梅一力承当。”

    “你退下一边。”雪飞卓目光冰冷如雪:“你的事,我自会与你师傅当面相谈。”

    闻言,刘若梅眸子轻震,此刻却脚步上前,与陈祎并肩而立:“我不会退下。”

    陈祎心生感动,平时里刘若梅对自己虽然有时候没什么好眼色看,还会不时地踩自己几下,可是到了关键时候,她的选择竟是如此毫不犹豫。

    “小公主,你退一边吧。”陈祎摇头说道:“这件事,已无法挽回。”

    陈祎清楚,今日唯有死战。他现在的目标只有身后的那一扇门,他心中始终有一份信念,一定要见到慕雪,哪怕今日战死,自己也要出现在慕雪的面前。

    此时此刻慕雪与自己的距离只有一扇门的距离,却是咫尺天涯。而刘若梅抿着嘴唇,默不出声,无声的反驳。

    雪飞卓眉宇此刻不由得皱起,刘若梅的身份太过特殊,丹神在诸神中的地位崇高,而雪飞卓更加心知,丹神将刘若梅视作自己的唯一衣钵传人。

    尽管雪飞卓非常愤怒出卖雪神宫殿的人竟是刘若梅,可是由于这一层的关系,雪飞卓并没有对刘若梅下手的打算。

    可是,刘若梅此时却竟然要拼死护住那擅闯雪神宫殿的人。雪飞卓的面容低沉,浑身的气息愈发冰冷起来。

    “小公主!”陈祎见劝说无用唯有一摇头,倏然间出手如风,嗖嗖嗖地落在刘若梅的身上,封住她的穴位,令她无法动弹。

    “陈祎,你……”刘若梅眸子大惊失色。

    陈祎直接神色冷漠地将刘若梅往一侧的一名女子身前一推,那女子急忙将刘若梅接住,当刘若梅的身影离开陈祎身边十米之后。

    刹那间,一道道凌厉无比的气势滚滚涌动而来,朝陈祎的身躯碾压覆盖。

    “不!”

    一侧,传来刘若梅声嘶力竭的大喊声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