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419章 谁都不好惹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陈祎几乎可以说是身兼百家之学,他所修行的每一种绝学,对一般人来讲,都是一辈子都无比渴望的财富。

    剑为基本,乾坤战歌的真正威力已经在陈祎的施展下逐渐显露,以剑道之力为核心力量的震道术,更是陈祎无往不利的绝强底牌。

    除此之外,剑力的诞生,陈祎除了将其运用至大道至简,夺命三剑中,真正的剑力之威还需要去研究试炼,这十天来,陈祎重点放在了震道术上。

    震道术一共十二层,从一念震魂到斜风细雨,每一击都无比犀利,有夺天造化之势。陈祎如今已经是道之问心的境界,可以修行震道术的下面几层。

    十天,陈祎初步掌握了震道术雪地风归、六魄裂道、七阳曜魂三大式,这给他在即将面临的与锏量天一战增添了一道获胜筹码。

    至于魔神炼体,终究还是在第八层脚下山河之境,陈祎也没有焦急,毕竟白发魔尊在突破仙人之境的时候方才抵达魔神炼体的第九层,而如今,陈祎才是雷六劫巅峰。

    两大择主圣器带来的绝世武学,似乎随着它们的认主而自动印刻在陈祎的脑海中,无敌枪决和禹皇十三斩在神灵境地留下了不少声威。

    身兼诸多绝学,彼此融汇,提升着。绝峰之巅,陈祎一剑醉舞,任凭如水般流逝。

    九天大帝等三人也没有闲着,神灵境地越往上灵气便越为充裕,非常适合修行,更何况神灵境地十年,地球一年。

    他们都抓紧了这个难得的机遇提升着。尤其是九天大帝,他心中背负了百年的剑宗仇恨。

    不过,有一点让天罗感到疑惑的是,这一次的神灵境地之行,他竟然没有遇上过哪怕一位来自禁卫世家的天才,这是非常诡异的现象。

    十大禁卫世家继承的是真神殿其中的一个最古老龙神一脉的传承,虽然不属于神明子嗣,但是禁卫世家的天才们也曾绝艳神灵境地。

    其中最耀眼的一次,无疑便是剑宗乾坤的横空出世。通天门开启,禁卫世家的天才们必定也会进入神灵境地。

    他们都去了哪里?不可否置的是,九天大帝非常希望找到禁卫世家的天才,尤其是参与到当年覆灭剑尊一脉的仇家,在这天才试炼地讨一笔血债!

    是夜,绝峰上剑光乍停,陈祎盘膝而坐,调息一阵后缓缓睁开了眼睛。瞥视着前方,翻手间拿出了那看上去朴实无奇的认主破碗。

    这些天来,除了潜行修炼外,陈祎对这个认主破碗也投入了不少心思。他想,到底是原因,让轮回石在认主破碗内会出现诡异的风化。

    这段轮回石交到白水水手中后,一直没有发生任何变故。陈祎细心地查探了认主破碗的每一寸空间,并且将里面放置的各种至宝神兵具体分门别类,详细里列分。

    重要的是,陈祎想,除了轮回石外,其余的物品放在认主破碗内会不会也出现莫名其妙的风化变小,如果都这般变化的话,再盘算在要不要地球后开家减肥公司。

    不过经过他的细心观察,并没有除轮回石以外的物品,在认主破碗内有任何变化。

    “是因为轮回石有特殊之处?”陈祎脑海疑团难解,可是轮回石相比一开始的时候已经小了很多,陈祎可不敢再将它放回认主破碗去,这一个无解之谜就不用去等待破解了。

    绝峰上,夜风呼啸而过,四人围坐畅饮

    …………

    地球,黔中市同样是黑夜,却是杀机四伏。

    “陈祎的人?”小白兔宛如身处黑夜中的一尊幽灵杀手,此刻正目光透过黑夜,眼眸锁定灯光通明的南明大学保卫室。

    虽说大年初二的夜晚,保卫室也有人当值,这一个人正是杜斌,而陪伴着他的是一袭浑身通黑无声无息的身影,潜伏在黑暗处,半尸人小明,仿佛成为了杜斌的影子。

    “杀了他。”小白兔轻声地下了命令。

    嗖嗖嗖……

    黑夜中,顷刻数道黑衣身影倏然间急掠而出,黑衣蒙面,杀机骤涌,手中尖利的匕首陡然出现。

    在黑夜中汇集成为一束寒光,朝保卫室内激射而去。小白兔在远处的一处高楼顶,俯瞰着这一切。

    从今天的三把大火之后,这一场游戏,小白兔便将定义为操控者。他要掌控这个游戏,他要将这个游戏里面的所有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这样他才有报复的快感。

    “杜斌,要怪,便怪你是陈祎的人吧。”小白兔没有关注这一战,目光瞥一眼后,身影直接隐匿消失于黑夜之中,他对派出去的人有着绝对的信心。

    滔天的杀意突兀无比地传来,保卫室内,杜斌下意识地抬眼瞥向窗外,心头一惊,尖锐寒冷的匕首已经破开了窗口,强大的气息奔涌而至。

    轰!

    这一刹,如影子般隐匿在房间暗处的小明身躯倏然一动。他脑海中每时每刻只有一个念头,保护主人。

    半尸人是不死之躯,他直接用身体挡住了尖锐匕首,漆黑面容冷漠无情,血红双眼渗透出森寒彻骨之意。

    当匕首刺入他胸口的一刹,小明手中翻手间同样一把锋利匕首出现,闪电般划去,顿时在那人的身上留下了一条不浅的血痕。

    一声低沉闷哼,那人身影惊退几步,眼眸不可思议地盯着小明。

    “怎么会……”

    明明刺进了对方的要害部位,他会没有受到半点伤害?当眼神触碰到小明那冰冷到极致的眼眸的时候,更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大家注意,这个人非常诡异。”一声轻沉低喝,另外的几位破窗而入的黑衣蒙面人手中尖锐的匕首光芒大盛,唰唰唰地封锁住杜斌的所有去路。

    狭窄的门卫室内,杜斌脚步接连后退,根本没有逃走的空间。幸好有小明这一个奇兵的存在,他不死不灭刀枪不入,挡住了所有的攻击。

    “你们是什么人!”杜斌此刻心神并不慌乱,沉着镇定:“谁派你们来刺杀俺?今天的三起爆炸也是你们做的?”

    今夜的刺杀,杜斌确实没有半点意外,因为,在蒙面黑衣人出现之前,已经有人来提醒过杜斌。

    “一个不留!”此时此刻,保卫室外响起了一声冷喝,顷刻间剑光破门,红衣文音音,一剑扬出,传情剑威芒毕露。除了文音音外,还有好一些龙腾协会的强者。

    “有埋伏!撤!”

    诸多蒙面黑衣人几乎毫不犹豫,飞身朝窗口处退了出去,不过身影刚刚掠至窗口,迎面便是一阵急劲的狂风扫来。

    王晓雅玉掌轻拍,一刹爆发出雷霆声威,轰地直接击中其中一名蒙面黑衣人,令其吐血败飞倒地,唰地一把锋利的长剑抵在蒙面黑衣人的喉咙处。

    砰!

    这时候,其中一蒙面黑衣人当机立断,手臂一挥,前方顷刻响起一阵爆炸,浓烟卷起。

    王晓雅的实力虽然强横,但是终究战斗经验不足,挥手间将浓烟拍散,可是眼前已经失去了蒙面黑衣人的踪影。

    “可惜了。”王晓雅柳眉轻蹙,眸子随即落在地上那一位唯一被生擒的蒙面黑衣人身上,抬眼对文音音道道:“这个人就交给你了。”

    文音音点头,眼眸依然有些意外地看着王晓雅,她原以为王晓雅不过是一位柔弱女子,今夜的埋伏计划虽是王晓雅提出,可是当王晓雅要跟随着一起行动的时候,文音音还下意识拒绝了。

    现在看来,王晓雅的实力,比自己还要强大很多啊。

    今日的三场爆炸,王晓雅隐隐猜测到了一个原因,因为陈祎。如果说三个爆炸的地点都与有关的话,王诗古韵和秋心公寓还好,梦落休闲吧,却难牵扯上太大关系。

    因此王晓雅想到了陈祎,这三个地方,最直接的联系就是陈祎。根据这一个猜测,王晓雅设下了今晚南明大学保卫室的这个埋伏,结果也正如她所料。

    “对方是冲着陈祎而来。”王晓雅轻声自语,眸子瞥向了远处的夜幕中:“到底是想引陈祎出现?或者根本不敢惹陈祎,而迁怒他身边的人?”

    王晓雅的眼眸抹过了一阵坚定的冷意:“不管是哪个原因,我都会告诉你,陈祎身边的人,同样不好惹!”

    深夜的保卫室前,蓦然地一声惊呼响起。

    “文队长,他……他死了。”

    文音音等人的目光顿时瞥了,那被剑抵着喉咙的蒙面黑衣人,此刻竟然浑身一阵痉挛,旋即低哼一声,倒在了地上没有了任何气息。

    文音音心惊,立即蹲下扯掉此人的蒙面黑巾,一张胡子脸露出,面容发紫瞳孔漆黑。

    “中毒身亡。”文音音的脸色低沉,还是太大意了,唯一的一个生擒者,竟然还来不及审讯,便遭到了毒手。

    “是谁下的毒?”王晓雅视线顷刻环视四周,经过文音音的仔细检查,赫然在该蒙面人的喉咙处,找到了一枚银针。

    银针拔出的时候,发黑闪亮涂抹着剧毒,见血封喉,文音音瞳孔也不由得一震。迅速将银针收起,缓缓站了起来,仔细思虑了一阵后,直接摆手。

    “将死者带吧!”文音音带来的十几位龙腾协会成员先后上车,消失于黑夜中,二女对视一眼。

    “有内应!”

    王晓雅轻声落下,文音音眼眸精芒闪掠:“我也有这个怀疑,可是我带来的这十几人的身份都很清白,他们都是出自龙腾协会的几大豪门手中的外围子弟。”

    左右思量之下,文音音实在想不出怀疑的人选。

    “到底是人要和俺们陈哥过不去?”杜斌此时走了,振声说道:“让他们有本事冲着俺来!”

    “衰仔,平时不好好练功,现在敢逞强?”一声粗犷大咧咧的声音响起,文文文挺着便便大腹出现了,不好气地瞟了一眼杜斌后。

    转脸,朝文音音说道:“这件事你做不了主,告诉你家老子,让他将事情向刘家汇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