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339章 必须跪着道歉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片刻,个个内心深处,遏抑震撼激动的感觉弥漫出来。

    陈祎虽然高挂挑衅两大神明势力的条幅,但是毕竟没有正面与神明势力对撼,众人并不觉得什么。

    如今见陈祎面对神明旨令时面不改色地与其争锋,似乎势成水火,这种碰撞,令围观的人都隐隐感觉血液沸腾。

    那红袍男子释放出来的气息,被陈祎挥手间反震回去,脸色猛地微变,紧握了一下手中的神明旨令。这时候,大峡谷方向又一阵神圣的光芒弥漫而来。

    “又一道神明旨令?”陈祎轻瞟了一眼。

    今天,两大神明势力要向自己发来所谓的神明旨令,陈祎早已提前知晓。昨晚夜探大峡谷,陈祎恰巧听见了火缪与李拓两人间的交谈。

    两人虽然在火犀恶兽的衍生地方面争斗不止,可是面对着同一个挑衅者,两人都表示神明的威严不可损失。

    神明旨令?陈祎根本不屑一顾,他认为所谓的神明旨令,只不过是一些神明势力,为了满足自己那高高在上的虚荣心罢了。

    就凭一个人一张废纸,就想震住我陈祎?内心里,陈祎觉得,叫他们一声白痴已经非常抬举他们了。

    正是窥探到这个消息后,陈祎心中便有了一个打破大峡谷暂时平静局面的打算。

    “神明旨令,陈祎跪听!”

    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陈祎嘴角轻抽了一下,跪听?跪你妹!

    然而这时候,擂台下众人可是彻底的炸开锅了。神明旨令可是极其少见,如今接连两道神明旨令发出,而且还是向着同一个人。

    就好比两座巍峨高山,同时靠拢逼压下来,众人的目光此刻再一次聚集在陈祎的身上,两道神明旨令落下,他还能继续保持强硬?不过,陈祎很快便给了他们答案。

    “一个比一个白痴。”

    哗然一片,那后来的天王神塔的传令使者显然亦非善茬,闻言目光冷怒迸射寒芒,左手托着神明旨令,右手手腕一转。

    顷刻间,出现了一个微型的小塔,塔声一震,一阵凌厉光芒映射而出直指陈祎膝盖方向,显然是想直接让陈祎跪下了。

    砰!

    光芒准确无误地击在了陈祎的膝盖处,只是并无他所意料的那样,陈祎应声跪下,而是仿佛击在了一块铁板上,根本没有任何反应。

    “你便是陈祎?”天王神塔的传令使者神色略微惊诧一下,转而居高临下地冷声道:“你可知道藐视神明的后果?”

    “大胆狂徒!”此时,一声正义凛然的呵斥声音响彻而起,众人视线瞥去,出声的赫然是无数人恨得直咬牙的小贱人白水水。

    不过,这一刻的白水水神色却是布满了庄重的神色,大步走了上前,指着前方的两名传令使者,怒色呵斥:“你可知道藐视西游大唐的后果?”

    西游大唐,全场所有人心头一凛。再一次听见这个神秘的势力,此刻所有人心头都不禁一震,倒吸了口冷气。

    莫非,那神秘的西游大唐,能够对抗火神山与天王神塔两大神明势力?

    “老大请坐。”白水水搬来一张椅子让陈祎坐下,随即迅速转身,再次走过来的时候,手中赫然已经扛着一张小黑板,砰一声震落在地上,黑板上写着几行字。

    “西游大唐通告!”白水水眼神虔诚无比地郑重说道:“火神山、天王神塔两位传令使者因无故擅闯擂台,违纪早恋……哦不,违纪找茬。”

    “经西游大唐开会讨论研究,决定记火神山、天王神塔两位传令使者大过一次,各扣六分,勒令滚下擂台!”

    所有人目瞪口呆,脑海仿佛听着天书一般,片刻方才勉强理解了白水水的意思。让两位传令使者滚下擂台?这岂止是对两大神明势力的大不敬,简直就是赤果果的藐视了。

    “放肆!”

    这一刹,两大传令使者也反应过来了,同时愤怒凌空一击,强大的攻击轰向白水水。

    砰!

    一左一右的攻击轰炸得正着,白水水身上一阵浓烟升起。两大传令使者的实力都在白水水之上,而且还是暴怒之下的突然袭击,白水水当然无法防备。

    不过,白水水身穿认主神兵蝉翼衣,这种程度的攻击无法破掉蝉翼衣的防御,只是那阵浓烟熏得白水水的眼睛有些难受。

    “嘛蛋,竟然还带了催泪弹。”浓烟消失,除了眼眶发红外,白水水浑身安然无恙。

    “有宝物护体?”红袍男子脸色微变。

    “趁着我还有一点点耐心,把你们所谓的神明旨令念出来吧。”陈祎坐在椅子上,倚着身子道了一声。

    两名使者相视一眼,事情的发展出乎了两人的意料,只不过,陈祎刚才给两人留下了深不可测的感觉,如今陈祎不可能下跪听旨,两人唯有皱着眉头相视点头。

    “神明旨令,限陈祎一个时辰之内拆除擂台,并且进入大峡谷向火神山请罪,否则……降罪!”

    另外一则神明旨令大同小异,只不过是火神山改成了天王神塔。陈祎回头看着眼眶发红的白水水:“学着点,以后写通知得言简意赅。”

    “知道知道。”白水水忙不迭地点头,让两名传来使者眼神闪过了一阵愠色。

    “陈祎,你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好自为之!”来自火神山的红袍男子一甩手,两大使者转身正欲离开。

    “且慢!”

    陈祎身影本还在懒洋洋地躺在椅子上晒太阳,下一秒,赫然已经出现在两大使者的面前,居高临下地俯视而然,微微一笑:“两位可是听不明白,我们西游大唐的通告?”

    两人脸色一变。

    “不过我是讲道理的人,以德报怨。”陈祎微笑:“你们虽然让我下跪听旨,我却不用你们滚着离开这座擂台。你们把我兄弟打得眼泪都流出来了,总得对我兄弟有个表示吧。”

    “哥啊!”似乎为了展现出自己的悲惨,白水水此时声泪俱下地悲戚大喊,台下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个没有下限的家伙的话。

    “你到底想怎么样?”红袍男子冷怒一喝。

    那来自天王神塔的传令使者目光也冷冷地看着陈祎:“我们要走,你敢阻挠?”

    “给我兄弟道歉,记住,是跪着。”

    “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托着小塔的天王神塔使者怒色扬眉,手中的小塔急转,顷刻刮起了一阵狂风,宛如刀锋般割向陈祎。

    砰砰砰……

    陈祎箭步一掠,拳影如雨般洒落,阵阵刀锋被轰击得粉碎。转眼之间,陈祎距离那天王神塔的使者已经不足一米之距,近在咫尺了。

    那使者脸色骤变,刚想运转小塔发动攻击,更让他震骇失态的一幕发生了。

    拳影如山,一拳横扫直接砸在了那小塔的上面,坚固无比的小塔,赫然被一拳之势轰击得轰然破裂碎开。

    砰!

    陈祎一脚踢出:“脚踢天王塔天才!”

    结结实实地击中了天王神塔使者的腹部,一阵锥心的刺痛刹那间传遍浑身,哀嚎一声身子控制不住跌倒坠落下来,轰一声摔在了白水水的面前。

    “我不是开玩笑的。”陈祎目光看向了红袍男子,红袍男子脸色大变,心念转动间几乎毫不犹豫地施展轻功掉头便走。

    陈祎的强大,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这一刻哪里还能顾及得了什么神明的尊严,眼前这位根本就是神明的克星。

    “拳打天王山诸子!”

    陈祎身影一晃,如从天降般落在红袍男子的面前,慌乱之下红袍男子奋力举掌,轰地与陈祎对撼,身子顷刻遭到了一股强烈的反震力量抨击过来。

    一口鲜血喷出,红袍男子马上步了前者的后尘,重重地摔落在白水水的面前。

    陈祎身影飘然落下擂台,负手淡声开口:“跪着,给我兄弟道歉。”

    全场死寂无比,所有人都感觉手脚乃至浑身皆是一阵冰凉。.尤其是这几天曾向陈祎发出挑战的人,此刻背夹额头不禁冷汗直冒,连连倒吸着冷气。

    从刚才那几个呼吸间的场面来看,前几天的陈祎,与他们战斗的时候,根本没有发挥出百分之一的实力。

    这才是他的真正实力?这就是神秘的西游大唐的底气?

    所有人寂静无声地屏住了呼吸,红袍男子两人浑身传来剧烈的锥心痛楚,尚且还缓不回神来,耳边已经传来恶魔般的刺耳声音。

    “给我兄弟道歉。”

    一阵无比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两人紧紧攥着拳头,回头双眸发狠地盯着陈祎,那眼神似乎恨不得要将陈祎生吞活剥。

    “我敢保证,你一定活不过今晚!”红袍男子咬牙切齿地诅咒。

    陈祎轻一摊手:“多谢你的关心,请先说对不起吧。对了,劳烦两位得先跪着。”

    “看我老大多有礼貌。”白水水感叹。

    两人的脸色憋得通红发紫,此时此刻满腔的怒火无从发泄,浑身颤抖着,不知是因为愤怒或者是恐惧。

    两人在等,等待着己方的强者前来支援。身影颤颤巍巍地勉强站了起来面对着陈祎,眼眸充满着恨意。

    自己是何等高贵的身份,神明旨令的传令使者,不论走到哪都是倍受尊敬的。怎能,给这些下等之人道歉?更何况还要跪着。

    “我不喜欢用暴力啊。”陈祎摇了摇头,上前了几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