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333章 这个病情有点怪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停!”

    陈祎和白水水相视了一眼,脑海同时冒出了两个字,那就是骗子!而白水水,更是看着对方冷笑道:“你来自西游小世界?”

    闻言,云小帅一怔,眼眸突然一亮:“难道两位先生也是?呵呵,那真是他乡遇故知了,好好好,我可以给你们八折优惠。”

    “呸!小子,我劝你还是赶紧离开。”白水水不好气地道:“什么唐氏集团,小爷我根本没就听过。”

    “你们连唐氏集团也没听过?”云小帅疑惑了:“除非你们不是西游人!”

    …………

    一番波折后,双方总算弄清楚了,两人口中的西游小世界都没用错,只是却属于不同的空间位面。三千世界位面无数,有两个相近的空间亦是不足为奇。

    得知了云小帅的来历,而且竟然发现三千世界中,还有另外一个如此雷同也叫做西游的位面,白水水顿时对眼前这位自称首席男护士的家伙好感大增。

    “真想不到啊,你所在的世界,竟然跟我们生活的地方相差无几。”

    云小帅憨笑:“那是。”

    白水水顿时如好奇宝宝般问个不停了:“你们那里的茶叶蛋多少钱一个?”

    “一块五。”

    “真好……哎,你们那里的小岛国,年度最佳女郎是不是波多那个野外结衣?”

    “这个不太清楚。”

    “你们那里的医馆黑心不?你们吃阴沟油吗?你们的衙门有没有临时工?你们有没有飞马失踪了?对了,你们各学府的老师打不打架?你……你怎么躺在地上了?”

    白水水友善地将云小帅扶了上来,云小帅憨厚的脸庞抽搐不止,片刻才缓回气来。没敢再跟白水水胡扯下去,而是眼神看向了陈祎。

    陈祎此时微笑点头:“我叫陈祎。”

    云小帅看着陈祎欲言又止,表情有些不对。见状,陈祎坦然开口:“有什么就直说吧。”

    “那……那我就说了。”云小帅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旁边的白水水,随即抬眼一脸认真地朝陈祎说道:“你真的有病。”

    “你……”白水水眼珠子忍不住再次一瞪,这家伙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陈祎摆手阻拦了白水水,笑吟吟地看着云小帅,并且给他倒了一杯茶水:“你尽管说,不过可别说我没提醒你,我也对医术颇有研究。”

    提及医术,云小帅似乎回归老本行般,憨厚的脸庞流露出一阵自信道:“所谓医者不自医,先生医术再高,也未必能看出自己身上的病。依我看,先生你似乎患上了失忆症。”

    失忆症?

    话音如雷般劈落,陈祎手中端着的杯子一颤,水滴溅落下桌面,瞳孔猛然深深一缩。这一霎,他想到了自己刚跨入通神门时的那种强烈的失落感。

    我到底失去了什么,我难道真的失去了什么?失忆?

    云小帅的一句话宛如针刺般落入陈祎的灵魂,内心深处没由来地产生了一种绞痛的感觉。

    哐!

    陈祎手中的杯子一滑跌落在桌面上,溅落的茶水缓缓流淌滴下,沾湿了衣服也浑然不觉。

    “小子,你又胡说什么啊!”白水水呵斥了一声。

    “我是小帅。”云小帅满脸的憨厚老实:“不是小子,更不会胡说。”话音落下的一瞬,云小帅突兀间出手如风,飞快地连续在陈祎的身上点了几下,一阵宛如甘泉般的力量涌入了陈祎的心间。

    很快,陈祎的神色平静了下来,只不过这时候,惊觉自己的背后竟然已经沾湿了,轻呼了口气,缓缓摆手阻止了白水水想要兴师问罪的冲动。

    陈祎抬眼看着云小帅:“你肯定,我患有失忆症?”

    “老大,你怎么……”白水水一愣似乎也察觉到了点什么,眼神顿时疑惑地看着这位来自所谓的唐氏集团的首席男护士。

    “凭借医者的感觉。”云小帅道:“陈祎先生,你能否接受我的一次检查?”

    陈祎沉吟了会缓而点头,他虽然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如云小帅所说的那般患有失忆症,但是那种失落的感觉总是偶尔变得强烈,又转眼消失无踪。

    陈祎峰隐隐觉得,自己的身子,确实或许发生了点自己不知道的变故。

    “先回房去吧。”云小帅率先提起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医药箱站了起来,三人回到了房间内。

    在陈祎示意下,白水水在房间门口静候,陈祎则坐在床榻前盘膝静坐。

    “你浑身放松便行了。”云小帅自信微笑:“我这身医术,可是在我塔斯伯伯那学来的,足足领先世界数百年。”

    “对了,你不知道我塔斯伯伯是谁吧,他掌握着我们那里最先进的一切科学技术,是唐氏集团的董事长。”

    陈祎闭目,云小帅动作轻巧地打开了随时携带的医药箱,竟然是一个不小的储物箱子,看起来不大,里面别有洞天,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手术室。

    云小帅的医术是建立在高科技之上,一样样设备拿了出来后,给陈祎进行认真的检查。

    约莫半个小时左右,陈祎徐徐睁开了眼睛,见云小帅正在皱着眉头坐在桌前一笑起来,

    “怎么样?”此时,白水水也紧张地走了过去,刚开始他还以为云小帅这家伙只不过是在胡说八道,没想到,从老大的神色来看他说得似乎不假,自然也非常关心陈祎的情况。

    “奇怪,真的很奇怪,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奇怪的病情。”云小帅喝了口茶水,站起来回地踱步思忖着,时而眼睛一睁时而又摇摇头。

    陈祎两人倒没有打扰他,片刻后云小帅说道:“和我猜测的一样,我现在可以肯定的说,陈祎先生确实患上了失忆症。”

    “真的?”白水水张大了嘴巴。

    “作为唐氏集团最杰出的首席男护士,绝对没有误诊的可能。”云小帅自信。

    陈祎此时眉头也紧紧地锁着,脑海拼命地搜刮着自己的记忆。

    失忆症?自己究竟忘记了什么?

    蓦然地,陈祎感觉自己的脑袋仿佛快要炸开一般,传来了一阵剧痛,低吼了一声,陈祎脚步踉跄几下,双手抱住了脑袋,表情痛苦。

    “老大!”白水水一惊急忙扶着陈祎,云小帅飞快从药箱里面拿出了一颗碧绿色药丸,递入了陈祎的口中。

    温软如玉般的暖和清凉感觉徐徐弥漫浑身,陈祎眼神逐渐地恢复了平静。

    “服下了安神丸,应该感觉好多了吧。”云小帅示意陈祎坐下道:“大脑是人类身体最复杂神秘的一部分,关于记忆的研究更是一个仿佛永远没有答案的课题。”

    “陈祎先生,你不需要刻意地去回忆,如果一个失忆症患者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复原的话,那要我们这些医生有什么用。”

    “哎小帅,别卖关子了,快说说我老大是什么情况。”白水水紧张催促。

    “陈祎先生所患的这种失忆症非常奇特,是我所见过的最特殊的例子。”云小帅眉头皱了起来缓声说道:“你并非完全失忆,也不少阶段姓的失忆,而是选择姓的失忆。”

    “选择姓失忆?”

    “对,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如果说陈祎先生的记忆是百花盛开的花园,那么失去的记忆则是花园里其中的一朵花。”

    “但凡和这朵花有着直接关系的事物,陈祎先生都会忘得一干二净。也就是说,在以后,陈祎先生的记忆中再没有这朵花的存在。”

    “你的意思是……我忘记的或许是一件事,一个人?”陈祎心神有着一阵莫名的怅然,失落感觉。

    “就是这样。”云小帅也坐了下来,正色说道,“至于失忆的原因有很多种,一时半会我也无法判断出来。或者是遭到过沉重打击,或者是记忆遭到可以抹杀等等。”

    “老实说,这一段记忆的缺失,应该对陈祎先生以后的生活没有半点影响,就相当于是南柯一梦,梦醒了,不一定记得梦见了什么。”

    “可是……我想记起这个梦。”陈祎的神色前所未有的郑重。

    不论是美好的回忆、或者是噩梦般的记忆,那本该属于自己生命在的一部分,如今却诡异地丢失了,陈祎无比迫切,想要寻回自己的这份记忆。

    “可是你要清楚,大脑是人类的禁区,你一定要恢复这份记忆的话,或许非但无法成功,而且还有可能连其余的记忆都一并抹去,甚至更严重者,大脑瘫痪。”云小帅将最坏的打算都告知了陈祎。

    陈祎眼眸紧盯着云小帅,态度非常坚定地点头:“我明白,你尽可一试。”

    能够一眼看出自己脑海缺失一段记忆,陈祎丝毫不怀疑眼前这位云小帅的医术,所谓的唐氏集团首席男护理,想必也不是个虚衔。

    “你敢放手让我医治?我们可是第一次见面,你就不怕我害你?”云小帅问了一声。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陈祎坦然一笑,眼眸同时也散发出一阵自信气息:“而且,我也相信自己的眼睛。”

    云小帅一怔,眼眸深深看了陈祎一眼:“你真和我老大是同一类人。”

    “你也是个有后台的人啊。”白水水此时仿佛遭逢知己般,忍不住问了声:“你老大是什么人?”

    云小帅温柔一笑:“你们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叫做唐小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