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296章 他乡遇故人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舍弃雪马挤入人群中确实是一个明确的选择,陈祎带着少女慕雪再往前走约莫几里路的时候,前方已经设下了关卡,禁止雪马通行,宛如富丽堂皇般的宝殿般美丽的神山已经近在咫尺了。

    宝璃神山,巍峨地盘踞,下方的人抬头仰望,神山之巅此时搭起了一座朝神台,直达云霄接通神明。整个宝璃神山的朝神者层次分明的分布着,按照手中的受邀贴的等级,而陈祎在半路所截的这张贴子显然只是个低级货,只能在山脚下目送着一个个更高级的人物登上神山。

    越是靠近朝神台,便越意味着贴近神明,越有机会得到神明的恩赐。整座宝璃神山,纵使融入大量朝神人群,依然掩饰不住它美丽无比的景色,放眼过去,让少女慕雪一路都赞叹不已,险些一时忘记了自己今天要来的目的。

    身边是穿着盔甲的宝璃城神甲兵在来回巡逻维持秩序,陈祎背倚在一刻通红色的火树下,好似普通朝神者的一员,丝毫没有任何异样。唯一老是引来别人侧目的,便是少女慕雪总是欢喜着采摘身边盛开的美丽银色的花。

    一动一静,在火树银花下竟是显得非常的和谐美丽。整个白天都是不时地有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朝神者涌入宝璃神山,而宝璃神山的强者,乃至周围众人不停讨论着的老神仙都没有出现。至于祖地令牌,更加没有任何消息。

    有一点陈祎可以肯定,宝璃城的最高权力中心就在宝璃神山顶的神殿上,祖地令牌必定在宝璃神山范围,自己仍需要等待时机。

    时间轻缓地流逝,陈祎没有注意到,在黄昏时分,一名身披着神甲的宝璃城士兵路过陈祎两人身后,目光朝向这边的时候,脸色猛地一变旋即匆匆扭头离开。

    夜幕悄然降临。

    “火树银花不夜天。”陈祎放眼看过去叹了声,此刻神山上虽然人群汹涌,但是却非常的安静,所有人都神色虔诚无比,朝向同一处方向,朝神节真正开始的时辰快要到了。四周围的火树银花,竟然还泛着淡淡的光芒,照耀着整个宝璃神山。

    同时地,陈祎眉宇轻轻拧了一下,直到此刻他还是没有找到突破口。天一亮,如果自己还得不到祖地令牌,并且走出宝璃城的话,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将毫无意义了。要等到下一次的通天门开启?天知道要到什么时候。

    陈祎静静盘膝坐在一棵树下:“嗯?”眉宇轻掀,抬眼朝向神山之巅的方向,朝神台上依然光芒闪耀。

    “终于要开始了么?”陈祎可以清楚地感受得到,在山顶神殿内有一道道强者的气息飞掠出去。不愧是三大王城之一,就凭这些气息,陈祎便能够感受到远强于伽西神使等所谓的七城城主的力量,宝璃城不是个可任人轻易擅闯的神地。

    一天的盘坐,陈祎也得知了不少关于宝璃城的消息,虽然身在遗忘之地,但是宝璃城所信奉的宝璃神是确实存在,宝璃神的神域是毗邻遗忘之地的一处范围。

    不仅宝璃城,三大王城背后都有遗忘之地以外的神明支持,当然都只是毗邻着遗忘之地的小小神灵。在神灵第三境来讲可谓之是微不足道,然而对于被神遗忘了的冰雪草原的人群,有神能莅临便是无上的恩赐。

    “难道,这就是为了那虚无缥缈的信仰的力量?”陈祎嘀咕地猜测了一声。

    “就是如此。”突兀地,一道声音竟然直接在陈祎耳边响起。

    陈祎瞳孔猛震,猛然间视线凌厉扫向四周,最终视线停在了一名身穿着神甲的士兵上,那神甲士兵此时轻看了眼陈祎,嘴唇轻动声音传入陈祎耳内:“带上慕雪跟我来。”说罢那神甲士兵便若无其事地转身缓缓离开。

    由始至终,少女慕雪也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视线完全被上方那恢弘磅礴的朝神台所吸引了。

    竟然有人认识慕雪?陈祎气机紧紧地锁定那神甲士兵,这突发事情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而那神甲士兵的实力也显然远远高于普通的士兵,五转大罗金仙的实力。

    “慕雪姑娘,跟我来。”陈祎叫上慕雪,跟着那神甲士兵的背影,少女慕雪眸子有些疑惑地看着陈祎,陈祎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发生什么事,也没有多解释。

    一前一后走到了一处相对幽静的小桥前,只有几位神甲士兵在驻守着,不过那神秘的神甲士兵的等级明显较高,直接发号施令将那几位桥头驻守的神甲士兵调走。走过小桥是一片寂静的银花丛,神秘神甲士兵停下脚步,背对着陈祎两人。

    “你是什么人?”陈祎问了一声。

    神秘神甲士兵缓缓转身,凝望着少女慕雪,突兀地声音微微颤抖:“慕雪。”

    话音一落,原本还一脸疑惑的慕雪猛然地震住了,眸子睁大至极,刹那眼眶竟然红润起来,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你……你是哥?”

    哥?陈祎愣住,立即想到,在雪族部落时,少女慕雪曾说过,她哥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难道眼前这位……

    神秘神甲士兵缓缓掀开了头上戴着的盔甲,露出了一张半边英俊成熟的脸庞,半边是因为那原本英俊无比的脸庞,其中一边赫然有着一道深深狰狞的疤痕。

    “妹妹,是我。”

    “啊!”少女慕雪惊呼一声,眼泪刹那间夺眶而出,身影飞扑上前瞬息投入了男子的怀抱,激动哭泣起来,片刻抬头看着男子脸上的疤痕一阵的心痛““哥,你……你的脸怎么……”

    “我的事情以后再慢慢说吧。”男子直接摇头皱眉道:“你怎么会来到宝璃城?这位是……”

    “哥,我来介绍,他是伟大的雪神枭!”少女慕雪话音刚落,男子眼眸顿时迸射出一股凌厉无比的气息。他是来自雪山下的雪族,雪神枭在他心中的地位无可撼动。眼前此子,竟然敢称为雪神枭?

    少女慕雪似乎没有察觉到哥哥的异样,朝着陈祎微笑道:“枭,他是我哥,六年前的雪族第一勇士雪辰。”

    陈祎暗点头,以眼前这位叫雪辰的男子的实力,称为雪族第一勇士丝毫不为过。可是陈祎疑惑的是,雪城看上去不过二十五岁左右,六年前难道他在不到二十岁便离开了雪族?那是为什么?以雪辰的实力,只要他回归雪族,雪族绝对不至于有被鹰帮灭族的危机。

    当然,种种的疑问陈祎并无流露出来,只是淡笑一下伸手与雪辰招呼一声。

    雪辰面容不善,在他眼中陈祎就是一个欺骗他妹妹的神棍。还敢自称枭?然而,正当雪辰准备向陈祎发难的时候,少女慕雪已经开口道:“哥,幸好有枭,要不然我们雪族就被灭族了。”

    “什么?”雪辰眼眸大惊连忙侧脸:“族里发生了什么事?”

    少女慕雪嘟起嘴吧,颇带怨气:“你一走就是六年,不知道这六年来,我们雪族人过的究竟是什么曰子。”

    雪辰眼眸掠过一抹复杂的无奈神色,随后少女慕雪将鹰帮大举入侵的事情说了出来,其中更加重点点缀了雪神枭的力挽狂澜,挽救雪族。

    雪辰看着陈祎,眼眸中的不善之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突然地猛然朝着陈祎单膝下跪:“雪辰叩谢恩人对雪族的救命之恩!”

    对雪辰来讲,雪族就是他的根,虽然他有迫不得已的理由离开雪族六年,但是若是雪族因此真的遭到了灭顶之灾,雪辰一辈子都不可能原谅自己。

    陈祎上前一步将雪辰扶起,心中对这位汉子颇为赞赏,一个爱恨非常分明的人。刚刚的那一刻还丝毫不掩饰对陈祎的不善,这一秒从他的眼神中,陈祎看到了他对自己刚刚的不善之意感到强烈的内疚不安。

    “什么恩人呢。”少女慕雪这时道:“父亲跟老族长都说了,他就是雪神枭!”

    雪辰微惊,转而神色郑重地凝视着陈祎片刻,更惊诧的是自己刚才没有注意到,根本看不透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年轻的男子的实力。半会,雪辰似乎下了个决心般,朝着陈祎一拱手:“枭!”

    兄妹两人闲聊一会:“对了,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雪辰看了眼朝神台的方向,突然侧脸问了声:“我记得我们雪族并没有受邀贴吧。”

    “哼,要不是枭带我来找祖地令牌,还不知道哥你竟然就在宝璃城当神甲士兵了呢,而且看上去职衔还不小!”少女慕雪貌似还颇有怨气。

    “你们是为了……”雪辰眼神一惊陡然压低了声音:“祖地令牌?”

    陈祎点头,雪辰眼眸顿时露出一阵急意,犹豫半会咬牙说道:“你们马上到城门口处等我吧。”

    “为什么?”少女慕雪疑问。

    陈祎眼眸盯着雪辰,他知道眼前这位曾经的雪族第一勇士,绝对不会是无缘无故地在宝璃城待上六年。雪辰眼神焦急,见两人根本没有离开的意思,轻叹了口气:“其实,我隐姓埋名在宝璃城六年,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为了祖地令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