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293章 剑威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瞿如鸟背上,少女慕雪的眸子泛起了一阵苍白,急声提醒道:“枭,来的六人是比较靠近雪城的六座城市的城主。在冰雪草原中,他们七城组成了联盟,今晚必定也会联手。”

    “七城的城主?”陈祎目光淡淡一扫嘴角轻弯起:“小鬼齐聚罢了,倒用不着我一一去找。”

    说着,陈祎一摆手,瞿如鸟顿时展翅,直接带着少女慕雪展翅飞向了高空,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内。

    “我说七位,可有令牌一借呢?”陈祎俯视下去淡声询问,直接将矛头指向七大城主。

    “小哥哥,奴家也想问你借样东西哦。”圣女城城主咯咯轻笑着翩然而起,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馨香气味,蔓延朝向陈祎方向。

    这一瞬,伽西城主脸庞露出了一阵莫名的笑容。就连自己,若是处于敌对状态也,不敢轻易让圣女城主靠近身体,她的迷幻力量威力实在让人难以抵挡。

    “借什么?”陈祎视线轻轻眯了起来。

    圣女城主扭腰挥袖,两白兔半露,艳红的嘴唇吹出阵阵的香气:“当然是小哥的身子了啊,还能有啥?”

    随着身影的靠近,圣女城主脸庞的妖艳神色越发浓郁了,声音仿佛带着阵阵迷幻般:“姐姐美不?”

    此时此刻,整个院子不少人都被这一阵无形的攻击波及着,神色痴迷,嘴角流淌着唾液。

    “很美。”陈祎点头轻轻叹了声:“就赶上如花姐了。”

    如花姐?圣女城主几乎瞬间怔住,看到眼前神秘青年男子眼角的揶揄不屑的眼神,当即惊醒过来,自己的迷幻竟然对眼前男人起不到任何一丝作用。

    当机立断间,圣女城主猛然挥袖,唰唰唰地漫天暗器击飞而出,直取陈祎身上各处要穴。

    剑光如弧光蜿蜒整个夜空,陡现一闪如电,刹那破开了圣女城主释放出来的暗器。长剑直去,电光石闪间便抵在了圣女城主的脖颈前。

    一股寒冷得渗透心骨的剑意刹那笼罩着圣女城主浑身,血夜仿佛要被冻僵般。圣女城主眼眸猛然一瞪,露出了强烈的骇然,当即不敢动弹半分。

    一剑制服圣女城主,下方不禁再度响起阵阵哗然倒吸冷气的声音,偌大的城主府大院内,此刻已经有不少的宾客纷纷离席走开,似乎看出了一场大战不可避免,万一留在这里被波及误杀那可就冤死了。

    伽西神使等六城城主神色都不禁骤变,身影嗖嗖嗖地掠起,将陈祎团团包围起来,强大的气势释放出来,凝重而强势地对峙着陈祎。

    “马上放了圣女妹妹!”叶竹城城主挥着手中的重锤,咧嘴怒喝。

    “不要惊慌,我只想借几块祖地令牌罢了。”陈祎淡淡声开口。

    伽西神使面容变幻着,声音冷厉:“狂妄小子,你以为祖地令牌是谁都有资格拥有?”

    “年轻人,你的实力确实不错,可是你能够一己之力对撼我七城的神甲军队?”一名城主冷笑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放过圣女,我们还考虑给你一条活路。”

    陈祎眼眸缓缓瞥过六人,说多无益,一切谈条件的前提是建立在强大的武力之上。左手掌力倏然拍出,猛地一震轰击在圣女城主的身上。

    圣女城主发出一声闷哼,陡然身影急坠而下,轰地倒在了地上,被封住要穴无法动弹。

    “上!”

    伽西神使眼眸顿时杀机涌动,一声喝下,六大城主纷纷冲上,强大威势涌向四面八方。

    这一刻,仿佛整个雪城都感觉到这一阵异动了,不少的目光都纷纷朝向城主府的方向,这分明是猛龙过江。

    陈祎身影倏然一转,凌空跨步,极其不可思议的身法晃起,转眼间避开了六人的攻击。手中长剑已经泛起了闪电般的剑法,回身之间一剑刺出。

    这一剑,蕴藏着一股令人压抑得透不过气的气息,仿佛整个空间都要被镇压着。来自天外来客的神剑之威,降临着一片荒芜的遗忘之地。

    正如剑灵妹妹所言,但凡实力强大者,极少会出现在这片遗忘之地,因为在神遗之地,这是一片令人闻之变色的诅咒之地。

    因此,眼前这来自七城的城主实力都只不过是在五转大罗金仙左右,这样的实力对如今的陈祎来讲,就是横扫。

    黯然一剑,刹那间伽西神使已经血箭长空,被斩落了一只手臂,惨叫一声跌倒在地面上。但剑势未止,白衣凌空跃步,剑光徐徐逼下。

    天雪未降,剑花如雪而飘,偌大的城主府大院的一处范围内,飘起了雪白的剑花,冷厉的剑意覆盖天地。

    这一刹,在高处目不转睛地俯瞰着这一幕的少女慕雪眼神再度惊呆了:“一剑化雪,雪神枭!”

    说话的同时间,眸子掠过一阵难以遏抑的兴奋崇拜之意。曾几何时,在自己的眼中高高在上的城主大人,今夜竟然七城联手都抵不过雪神枭。

    以秋风卷落叶之势,剑光绝对的镇压,令人骇然万分。当血箭接连喷出的时候,那无坚不摧的剑芒已经消失无踪。

    七大城主均是浑身带血倒在了地上,身负创伤痛苦惊骇,盯着前方。

    白衣如雪,横剑轻落,湛然若神的双眸扫过七人,杀机起伏,依然还是淡淡的一句话:“我想借几块祖地令牌,各位怎就不肯?”

    此时此刻,七大城主眼眸均是露出了极大的恐惧,眼前该青年人所施展出来的强大实力,在他们的印象中,只有冰雪草原上的三大王城的强者才能拥有。

    在强大的威势逼压下,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蝉,几大城主面目相视,半响叶竹城主猛地抬眼怒声开口。

    “小子!不要太狂妄!不论你是哪个部落过来的,我们七城的神甲部队,都势必将你部落踏破铲平!你……”

    咻!

    一道凌厉的剑芒划过,叶竹城主话音还没完,便已经眉心鲜血溢出,倒在了地上。

    “我不喜欢啰嗦。”陈祎剑尖徐徐地移向了伽西城主:“我只要令牌。”

    一股强烈的阴寒之气笼罩着剩余的六人,原本他们还以为陈祎会忌惮他们的身份,绝对不敢对他们下杀手。

    殊不知,陈祎手起剑落直接斩杀了叶竹城主,这让他们此刻感觉毛孔都渗透着寒气,尤其是伽西城主。

    此刻,浑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蝉,嘴唇哆嗦了下,半响颤声说道:“我……我没有。”

    陈祎眼眸杀机爆涌,手腕陡然一转,神剑的锋芒几乎快要渗入了伽西城主的脑袋。

    “听我解释啊!”

    伽西城主此刻瞠目欲裂,骇然惊呼,剑光陡止削落了一些头发。伽西城主感觉仿佛在鬼门关走过了一遭般,浑身被冷汗打湿。

    “我以雪神的名义发誓,不仅仅是我,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没有祖地令牌。”

    其余几人都纷纷点头,让得陈祎脸色一沉。伽西城主心中骇然,连声地急促地解释:“因为这一次的祖地令牌,全部都被三大王城瓜分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