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286章 挥手间灭杀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萨普摩麾下五大高手之一的乾当,随着噗地一道血箭扬起,浇灌着冰雪草原,头颅脱离躯体,被高高抛起。

    砰!

    身躯被一脚踢飞,骏马长嘶。

    此刻,那道握刀的胜雪白衣一脚踩在了马背上,刹那,奔腾躁动的骏马直接被压制得不敢动弹。那双宛如星辰般的双眸朝前一瞥,横刀立马,单手握刀,指着草寇贼王。

    这一幕发生得太过迅速,几乎在电光石闪间完成,哪怕是距离的乾当最近的慕雪,也只是感觉眸子白色的光芒一掠而过,随即那狂妄无比的乾当便倒在了血泊之中。

    她的眼前,那一袭比白雪还有圣洁的白衣,横刀立马,湛然若神的气息弥漫天地。这一刹,少女雪乔心生一个错觉,那便是,他们的雪神,降临了!

    “枭!”

    慕雪喃喃地开口喊了一声,在这一刻,慕雪的眼中,白衣胜雪,分明便是雪神枭,他临世了,他没有遗忘自己的子民!

    白衣出现得太快,即使萨普摩看见了这一幕,也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更何况,他如今一心要覆灭雪族。

    此刻鹰帮的马群却没有停止前奔之势,一个个狞笑着,高高举起手中长刀,面容狰狞地冲向雪族的族人。马蹄声敲震着冰雪草原,煞气冲天。

    骏马背上,白衣陡然再度暴飞而起,手中长刀飞出,夹带破空之势冲击朝向鹰帮。顷刻势如破竹,一刀斩落数名贼人。

    可是,数百鹰帮盗贼的前行之势根本不会因此而停下来,血腥的杀戮一幕眼看着便要发生。

    “万剑归宗!”

    一声冷喝,如神圣梵音,霎时间漫天彩霞编织而起,伴随着道道绚丽的剑光,凤鸣声撕裂天地。

    咻咻咻……

    无穷的剑意宛如孔雀开屏般,覆盖天地,随着白雪飘落。霎时间,血光冷闪。几乎所有靠近雪族人的鹰帮盗贼,连人带马被一剑穿心,纷纷倒了下去,溃败一片。

    “退!快退!这是神的手段!”

    鹰帮盗贼们都惊恐了,纷纷遏住了奔腾的骏马,混乱地退后。

    雪族的勇士们也都被这一幕所惊呆了,漫天泛着耀光的神光化而为一,于那一袭胜雪白衣的身上消失无踪。白衣踏马,威临冰雪草原。

    “枭!是枭神!”

    “枭神!”

    此时此刻,不少雪族的族人忍不住激动地惊呼起来了,在他们的眼中,这一位从天而降的白衣青年,一定是雪神枭。

    在雪族承受灾难时,雪神没有遗弃雪族,派出神使来化解雪族的灾难。如何不让他们激动,兴趣怎会不澎湃?甚至,有不少雪族人朝着踏马青年的方向膜拜。

    “是他?”

    慕星河身上遭受极大的创伤,此时勉强地站着,浑身是血,眼眸却是震惊无比地看着前方的白影。那不是在他们屋子里昏迷了整整三天的神秘青年吗?难道,是雪族的善良,感动了雪神吗?

    慕星河顷刻间庆幸,幸好这三天来,自己让女儿专心照顾这位昏迷的青年,如今,善有善报,不论他是否真的是雪神的代言人。若不是这位神一般的青年的出现,雪族今日在劫难逃!

    “枭?”

    此时,陈祎负手轻踏着马背,听着雪族人的大喊,不由得疑惑了一下,他不知道,一个枭字,代表着雪族人心中的最高敬意。

    一头撞进了通神门后不就,陈祎直接昏迷了过去。待他隐隐有些意识的时候,便感觉到一位名为慕雪的少女,每隔一段时间会来喂自己一次药。

    尽管陈祎恢复了意识,但是身体依旧还没能轻易动弹,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处在什么地方,他需要做的,是全力恢复实力。

    得到各种强大传承后,让陈祎拥有难以想象的恢复能力,此时的伤势已经恢复了近九成,只差调息。

    当他彻底醒来的时候,正是萨普摩要屠戮雪族人之时。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三天来,那位少女慕雪的治愈神术确实也对他的伤势恢复,起极其重要的作用。

    如此,陈祎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雪族人死在草寇的屠刀下。哪里会去管,对方到底是谁,杀了便是杀了。

    “枭!”

    慕雪洁白的玉手合拢成掌,轻轻地抵至额头处,给予最尊贵的行礼。

    “雪神枭?”

    此时,萨普摩已经稳住了混乱的局面了,手握狼牙棒,眼眸喷出一阵怒火,狰狞冷笑:“哼,你若是雪神,老子岂不是掌管真神殿的天神?”

    真神殿!陈祎心头轻凛,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根本不像是自己要进入的真神之地啊,难道,自己进入了一个不曾知晓的地方?是魔族控制之地?

    顿时间,陈祎顿时有种送羊入虎口的感觉。不过,眼前的局势尚且没有解决,陈祎也来不及多想,前方一汪宛如血水般的洪流蜂拥了过来,天地间顷刻充斥着浓烈的煞气。

    正是天尧的攻击,让得慕星河瞳孔猛然睁大,下意识地惊呼:“小心他的血刀。”

    话音刚落,凌厉的血色刀锋已经抵达陈祎身前两米以内。如此近的距离,纵观整个冰雪草原,除了两位帮主以外,无人能够躲过自己这一刀。

    血刀天尧狞笑起来:“雪神?虚伪的小鬼,露出你的真面目吧!”

    刀锋掀起了一阵狂风,所有人的心头都提到了嗓门处,尤其是慕雪,她距离陈祎最近,眼睁睁地看着,那把赤红色的血刀距离陈祎的胸口越来越近。

    仅仅最后的一寸时,不少人都要惊呼出来了,以为陈祎要被血刀刺穿了胸膛。然而,就是这最后的一寸,画面却静止了。

    漫天血光消失,血刀的锋芒刹那停息,一寸之距,对血刀天尧来讲宛如天堑。他瞳孔猛震,睁大得滚圆,满眼的难以置信。

    刀锋处,两只手指漫不经心般地一夹,就那么将血刀给夹住,稳若泰山,让得所有人都睁大着双眼。

    陈祎轻轻一瞥血刀天尧,突兀淡淡一声:“你,太弱了。”说话间,陈祎手指猛地间轻轻一震,轻描淡写。

    这一刹,跟随天尧数十年的凶器血刀,赫然间直接震断为三截。同时,天尧的身躯被直接震飞了出去,凌空接连喷涌出鲜血。待他轰然倒地的时候,竟已经是心脉尽断而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