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279章 舍命救夫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ps:或许,是因为沙漠太感性了,本章竟把自己写哭了,呜呜呜,好心痛!

    ……………………………………

    “啊~~~”

    陈祎仰头狂啸,似乎根本就停不下来。这让得观音和白浅非常焦急,多少次向陈祎跑过来,想看看夫君到底是怎么了。

    可是,她们冲过来一次,便会被陈祎体内荡出的灵力给震退,让得她们无法靠近,甚至还收了轻伤,嘴角挂着血迹。

    空间球外,如来依旧不停叫嚣着,要让陈祎和三界强者出去受死。只要喊了三声没有看到谁出去,他就会手刃一名无辜的三界生灵。

    阵法中,三界强者许多都难以忍受这种折磨,纷纷要求出去和魔族决一死战,一度失去了控制。还好小白速度够快,能及时补充阻拦空缺,方能勉强拦住爆发的强者。

    可按照现在的发展局势来看,孙悟空等六人一兽,估计能控制的时间也不会很久。如果陈祎再不出面,这些三界强者,就都要冲出去和魔族火拼了。

    “给本王滚出来!”

    如来又在一声爆喝后,挥手再杀掉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而且这一次,他不再是捏碎脖子,而是直接用魔力将小女孩的身体震碎,血肉横飞。

    也便在这是,空间球你的陈祎也停歇了下来,不再咆哮,静静的立在那里,眼睛火红,很不正常。

    “相公!”

    观音和白浅同时喊了一声,急忙冲过来,要看看陈祎到底怎么了。她们根本就顾不了自己会不会再次受伤,心中只想着夫君的安危。

    呼!

    谁知道,陈祎感到有人靠近后,大手挥动,带着强劲气流冲向跑来的两人。

    砰!砰!

    观音和白浅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陈祎击了个正着,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不由控制的往后飞去,重重的跌落在地,张口喷血,受伤不轻。

    唰!

    陈祎陡然转身,火红的双眼看向观音和白浅,抬腿,一步步逼近,杀意弥漫。

    “相公!相公你怎么了?快醒醒!”观音一见陈祎这个样子,心中一紧,急忙大声呼唤着,让夫君清醒过来,不能走火入魔。

    可陈祎哪里能听得进去?一听观音声音如此大,杀意更浓。

    观音也顾不得这些,直接忍痛飘飞过来,使劲摇晃这陈祎的手臂,呼唤着祎弟两个字。泪水,哗哗而流。

    听到祎弟两个字,陈祎先是愣了一下,可也仅仅一秒钟时间,随即再次失去理智。扬手一掌拍在观音胸口上,将观音拍飞百余米,不停咳血,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已失去。

    “相……相公,你……怎么了?我……我是姐姐啊,相公!”观音虽然没力气站起,但口中依旧不停呼唤着,希望能让陈祎恢复过来。

    只可惜,陈祎根本就没理会,反而将她的话当成是在挑衅,直接将她定为攻击目标。

    白浅急忙飘飞过去,将观音抱起飞走,远离陈祎,争取多一些时间。将观音放躺下后,白浅做了个深呼吸,对观音道:“姐姐,好好照顾相公。”

    “浅儿……”观音想要伸手拉住白浅,可白浅已经走出了好几米,哪里又能抓得住?

    白浅徐徐回头,甜甜一笑道:“姐姐,相公如此,须得有一人牺牲方能唤回。浅儿本已死千年,能与姐姐和相公相处这么久,浅儿也满足了,谢谢你们。”

    “不要啊浅儿!”观音大喊着,泪水横流,心痛万分。她知道白浅要做什么,这一去,将永远失去这个好妹妹,怎会舍得?

    白浅转头过来,看着步步逼近的陈祎,微微一笑道:“相公,你可知晓,浅儿有多舍不得离开你,有多想与你天长地久。可是,浅儿却已不能了,请相公不要责怪浅儿,好吗?”

    “相公,浅儿真的好幸福好幸福,真的谢谢你,让浅儿明白许多道理,让浅儿从一具白骨成为了拥有数年幸福的人。相公……”

    白浅含泪轻语,脸上却是满满的幸福。她一边说,一边回忆着与陈祎重逢后的点点滴滴。那一幕幕,就如同发生在昨天。

    要说能完全放下,白浅又怎能做得到?不舍,她真的很不舍,好希望能与相公一直一直这样下去。但她更加清楚,自己不得不这么做,必须将夫君唤回来。诸天,还等着夫君去拯救,外面的魔族,还等着夫君去消灭。

    在白浅的美好回忆中,陈祎已靠得很近,距白浅不足百米。他似乎也感受到了白浅的那种不舍,那种心痛中的幸福,不由也顿了一顿。

    “相公!”

    白浅抓住陈祎愣神的空隙,大喊一声后疾飞过来。在离陈祎不到三米时,她施展了唤神解体大法。

    那娇美的身躯,陡然间亮起了一团白光,快速放大,将她完全笼罩,亮得连陈祎都无法睁眼,本能的伸手去挡住双眼。

    啵!

    一声轻响,光球炸开,化作七色彩虹,一下没入陈祎体内,彻底消失。

    “浅儿!”

    观音大喊着,不顾满脸的泪水,不顾嘴角流淌的血液,也不顾全身的疼痛,咬着牙,以手当腿,爬向白浅消失的地方。

    “浅儿!浅儿……”

    观音一边爬,一边大声呼唤这白浅。痛!撕心裂肺的痛!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千年波折方得到短短几年快乐,可又如此匆匆离去,怎能不心痛。

    身后的土地,被观音的身躯划出了一条钱钱的痕迹,那被掀起的泥土中,混着她不停流出的血液。但她没有感到身体的痛,依旧继续往前爬。

    此时此刻,陈祎也彻底停了下来,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过,他那火红的双眼,在渐渐的恢复正常,慢慢变得有了神采。

    十几分钟后,陈祎终于在白浅所化的彩虹作用下,恢复了神志。只是,那一头白发,却无法再转黑。

    “姐姐!”

    陈祎大叫一声,急忙跨步过去将观音扶起来,紧紧搂在怀里,哭泣道:“姐姐,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虽然刚才因气愤和压抑让得气血逆转而走火入魔,但陈祎却能记得自己做了什么。他不想那么做,只是无法控制神志,做了错事。

    “相公,你……你终于好了。”观音躺在陈祎怀中,泪水哗哗流淌:“相公,浅儿,浅儿她……她……”

    “我知道,我都知道。”陈祎也是泪流满面,这一刻的痛,谁又能体会?

    陈祎忍着心中的剧痛,输入灵力为观音治疗内伤。两眼却看向空间球外,寒芒如利刃,将杀戮中的如来锁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