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249章 谁强谁说了算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阎罗王的悲惨叫声,回荡在这峡谷之中,混着那血河的咆哮,久久未能平息。这让人听起来,都不由感到一阵阵战栗,简直比杀猪还要残忍的节奏。

    砰!

    又是一声击打声响起,阎罗王被老沙一铲子拍趴到来时的河岸上,已然是皮开腚绽,库儿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紧紧的贴在肉上,动一下,都会很痛很痛。

    唰!

    沙和尚将月牙铲一挥,终于停止了攻击,咧嘴一笑道:“原来,揍人的感觉是如此美妙,难怪师父动不动就要找妖怪过过手,果然泄气啊!”

    说着,沙和尚便朝徐徐降落的陈祎道:“师父,这厮已被我老沙打得不能再动,要如何发落,还请师父吩咐,弟子立即照办。要不要,将其丢入血河中?”

    陈祎摆了摆手,轻声道:“此人留着还有些用,先饶他不死吧。”

    说话间,陈祎便大手一挥,将趴在地上的阎罗王给硬生生的隔空提了起来,冷声道:“阎罗王,现在你该知晓如何做了吧。本圣尊再给你一次机会,如若再耍花招,定让你神形具焚!”

    阎罗王身体呼啦啦的颤抖了好几下,也不知道是被陈祎的话吓的,还是**给痛的。反正看他的表情,是如此的痛楚。

    不过,陈祎的问话,阎罗王可不敢不答,急忙回答道:“高僧,小王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请高僧高抬贵手,饶了小王吧。现在,小王便带高僧去找那陈浩,将他灵魂交给高僧。只是……”

    说着,阎罗王用眼角看了看自己的**,意思不言而喻。就这个状况,他想带路,也是不能啊,如何走?连施展法术飘飞,都会痛得死去活来。

    陈祎明白,大**被人用月牙铲打了数百下,还能走路那才叫奇怪。于是,陈祎微微点了点头道:“这个不是任何问题,而且,先回你的府邸,上些膏药再带路也不迟。”

    话音落下,陈祎便示意小白过来,将阎罗王驼上,沿原路返回。不一会,便回到了那片广袤的大平原上。

    那些恢复了劳作的下人们,一见这个状态的阎罗王,一个个都倒吸了后几口冷气,均是偷偷的看着陈祎师徒,心里惊恐万分。

    呼!

    陈祎再次挥手,直接拘来一个看着有些品阶的下人,吩咐道:“待我们去阎罗王的住处,马上!”

    “是是是!小的这就带大神去。”那下人哪里敢说半个不字?除非是想快一些转世。

    在那下人的带领下,陈祎他们快速穿过一条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了阎罗王在地府第一层的别院,进入了他的住处。而那下人,也赶紧转身跑开,不想多呆一秒钟。

    陈祎也不想将阎罗王就此弄死,怎么说人家也是个老家伙了,不至于犯了点错,就一棍子打死,要给人家个机会才是。

    于是,陈祎便直接拿出上好的药丸,让打人的老沙捏碎,给阎罗王敷上,让他能快速恢复,而后早些找到那叫陈浩的灵魂。

    可在陈祎他们治疗阎罗王的时候,不知道是那一个下人想表现表现,迅速通知了秦广王等其他九殿王者,让他们前来,给阎罗王讨个说法。

    而秦广王他们九人,明面上有好几个比阎罗王身份要高些,尤其是秦广王,直接掌控地府第一殿,身份乃是地府第一王。

    可是呢?地府的实际控制人是阎罗王,他们都是阎罗王的手下,不敢有半点越雷池的想法。

    现在,听说阎罗王被孙悟空师徒三个打得惨不忍睹,九大王非常吃惊。一来嘛,是没想到孙悟空这猴子,时隔几百年,还要来地府捣乱。二来嘛,更是没想到,一个取经和尚有如此大胆,将阎罗王打了。

    有道是,相互帮助方能御敌,一盘散沙便会被逐个击破。这个道理,九大王都很明白。故而,一致认为,还是要去会一会那取经和尚,和他理论理论。

    如果对方胡搅蛮缠,是来捣乱的,那可容不得这些人。地府之界,是他们这些殿王的地盘,一切由他们说了算。

    九人浩浩荡荡的结伴出发,不一刻便来到了阎罗王的住所,看看这大哥大到底被人伤成了啥样,有没有传话人说的那么夸张。

    可看到阎罗王的实际情况后,他们都不由出了一身冷汗。尼玛!下手如此狠毒,简直被一刀杀了还要残暴,不是人干的事嘛。

    不过,着急归着急,他们也算是沉得住气的,并没有立即朝陈祎师徒吼叫。而秦广王作为二号人物,自然承担起交涉的责任,让其他八人各自坐下,与陈祎他们面对面,就像是电视中的谈判会议一般。

    秦广王朝陈祎拱了拱手,道:“敢问高僧,可是那西去取经的大唐僧人?”

    “真是本人。”陈祎淡淡回答着,瞄了这八人一眼,便根据他们的着装和性别,大致猜到了谁是谁。

    故而,看向秦广王道:“秦广王,带了如此多的人来,是何用意?你不会告诉我,是来迎接我们师徒的吧,那也太客气了些。”

    其他八王听了这话,都是相互看了一眼,发出冷笑之声。心想,你一个凡僧,有何资格让地域殿王来迎接?若不是因为有孙猴子,你这和尚如何能来得了地府?

    不过,秦广王没有说话,他们八个也都选择了沉默,且看看秦广王的行动再说。

    秦广王本身也不是什么好脾气,听了陈祎的话后,火气一下子就涌了起来,低吼道:“狂妄凡僧,本王到来,是想问一问你,为何伤了阎罗王!”

    小白急忙抢过话题,哈哈一笑道:“哎哟喂,看你这模样不算笨蛋嘛,怎就说出这等愚蠢之话来?还为何伤了这老东西,自然是他得罪了圣尊,被教训了呗,你真笨的可以啊。”

    “放肆!”

    秦广王爆喝一声,呼的站起来,怒瞪着小白,近乎咆哮道:“你这畜生,有何资格与本王说话?滚一边去!”

    陈祎挥手制止了小白,而后冷笑着看向秦广王道:“秦广王,那你说说,现在这地方,谁说了算呢?”

    “本王说了算!”秦广王高声回答,非常肯定,也非常霸气。

    但陈祎微微摇头,缓声开口:“错了,不是你说了算,而是谁强谁说了算。所以……给本圣尊跪下!”

    陡然间,陈祎大喝一声,帝王之灵涌出,如同泰山一般,压向秦广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