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237章 八戒的小九九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高僧请手下留情!”

    公主陈菲大喊一声跑过来,挡在国王身前,与刚才一样,要用自己的身躯,去给父亲当下要命的一刀。

    咻!

    寒芒一闪而逝,那锋利的刀锋一偏,刚好避开陈菲,几乎是擦着她的脑袋过去,削下了丝丝青发,缓缓飘落在地。

    陈祎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对这个小傻瓜真的是没辙,无奈道:“我说小公主,能否不要添乱?你还没听懂我的话还是咋的,他不是你父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陈菲可劲的摇着头自语道:“父皇自小对我疼爱有加,我怎会分不出来,父皇是真是假?”

    “你……”陈祎有点生气了,低喝道:“愚蠢!笨女人!”

    不过顿了顿,陈祎觉得这样说陈菲有些过分,毕竟她修为尚浅,且这假国王伪装得又非常到位,感觉不出来,不是她的错。

    于是,陈祎又缓了缓道:“小公主,你先让开,我答应你,不立即杀他就是。这是我给你的最后台阶,你应该清楚,挡是挡不住的。”

    陈菲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帅气的大和尚修为多高,但她凭直觉,断定陈祎的修为,在这一干人中,是最高的。就包括自己的父亲,也难以匹敌。

    想要阻拦,就像陈祎说的一样,压根就阻拦不了。所以,陈菲只能选择相信陈祎,也不知为何,就是相信这和尚不会欺骗自己。

    陈菲点了点头,抬脚便走开。可她没想到的是,她的脚刚刚提起来,就被一只大手一下给抓住肩膀,让她不由控制的向后倒去,靠在父亲的怀中。

    这个变故非常意外,可令陈菲更意外的是,那无比温暖的大手,此时竟拿着一把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那匕首的冰凉,让得陈菲心也寒了起来。

    随即,那假国王看着陈祎,冷声道:“和尚,你真的很厉害,朕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有此女在,看你又能奈我和?休要有半点心思,否则,我让她死在你面前!”

    说着,又转头看向一旁的小白,冷声道:“空间神兽?着实是一个防不胜防的底牌。但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来啊,撕裂空间吞噬朕啊,有如此美貌娇嫩的女子作伴,朕倒是觉得不亏啊,哈哈哈……”

    “父皇您……”陈菲满脑子的疑问,现在的她已经完全糊涂了。这,还是自己最为敬重,最为依赖,最为亲近的父皇么?怎会如此陌生,如此可怕?

    陈祎觉得真的很蛋痛,他不是不可以灭杀这个已然受了重伤的魔人,但对方修为也是很高,不可能轻易得手。如果要强行而上,陈菲必定成为陪葬品,这是陈祎不想看到的。

    当然,并不是说陈祎又看上了人家十八岁的小姑娘,而是他经过与镇元的大战之后,懂得了什么叫做大爱。众生,皆是他所爱的对象,不会再如同往日一般,不爽就灭,那与魔又何区别?

    故而,虽然对陈菲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他也不能牺牲一个妙龄少女,来达到战魔的目的。可是,该如何是好?放了这魔头?定然不行,那是放虎归山,给自己埋下隐患。

    问题来了,要如何才能在保全陈菲的条件下,将这魔人拿下?

    突然间,陈祎差点有种想揍自己一通的冲动。有好东西想不起来用,不是浪费资源是什么?和尚真也有笨的时候啊!

    流金傀儡,不是还有流金傀儡么?灭了镇元回来后,不是已经找回了么?现在这种情况下,用这些千变万化的打不死怪物,那是最好不过的方法了。

    当然,这个真正的五星魔将,可不想镇元那般愚蠢。知道自己要消灭他,肯定会自已自己的任何动作,放流金傀儡,也是个技术活。

    又想了一下后,陈祎办法涌了上来,直接大大方方的取出流金傀儡球,六个全部拿来,而后看着陈菲道:“小公主,今日贫僧必须灭了这魔人,只能牺牲你了。贫僧有愧,又无任何东西补偿,便将此家传之物送给你,希望你能心无幽怨。”

    说着,也是大大方方的将流金傀儡球缓缓递到陈菲手中,便迅速弹飞回来,杀意弥漫全场,帝王之灵将这块地域笼罩,绝了魔人的退路。

    见状,那魔人不慌那是骗鬼的,急忙大呼道:“和尚!你乃出家之人,怎可牺牲一个女孩的性命,达成自己的目的?这与杀生有何区别?”

    “你还懂得佛门之事?不错嘛。”陈祎淡淡一笑道:“但你并未真正的知晓,佛门之人,考虑的乃众生安宁。灭掉一个危害苍生的魔头,牺牲一个小小女子,又有何不可?”

    说着,陈祎看向陈菲道:“小公主,你怕么?”

    陈菲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而后平静道:“不怕不可能,但事已至此,也只可面对。高僧,请告诉我,为何认定我父皇是魔,有何证据?能否令小女子死可瞑目?”

    到现在,陈菲依旧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是什么魔人,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妖怪,何来的魔?那不是远古传说中才有的存在么?父亲是魔,那自己呢?不就是魔女了?

    若真如此,她也宁愿选择死亡,以免他日生起什么祸端。但她就是不相信,就是要陈祎拿出能说服自己的证据来。

    一边说,陈菲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流金傀儡球,徐徐转身,看着假国王道:“父皇,高僧所说是真是假,您怎也不说话?您这……”

    没等陈菲将话说完,陈祎便调动念力,操控着流金傀儡,一下摆脱陈菲的手,弹跳到假国王身上,快速变成一根根绳索,将其牢牢绑住,使其无法动弹半分。

    “臭秃驴,你耍诈!放开朕,你放开朕!来人啊,快给朕松绑,抓住这妖僧!”

    假国王大呼起来,可现在这个时候,谁又敢上前一步?那可是明着与和尚作对,死字该怎么写?

    陈菲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得不轻,急忙往后退,随即,不解的看着陈祎,朱唇张开又闭合,不知道该说什么。一切,都在她那双会说话的眼中。

    控制了强大的对手,陈祎终于舒了口气,整个人才轻松起来,看着陈菲道:“小公主,你不是要证据么?贫僧这便给你看个清楚。八戒,脱衣服!”

    “啊?”

    猪八戒嘴巴张得很大,一脸懵逼道:“师父,这大白天的,你让我老猪脱衣服做甚?还不到睡觉时间啊。难道,师父看我老猪没媳妇,想要……”

    啪!

    孙悟空扬手就是一个响头,低喝道:“呆子!说你笨还不承认,师父让你脱了?是让你去将那魔人的衣衫给拔了,让他露出魔星,还不快去!”

    猪八戒很不服,非常的不服,这谁都听得清楚,和尚是让自己脱衣服嘛,能怪自己理解力不行?着该死的遭瘟猴子,诅咒你一辈子打光棍!

    心里不爽归不爽,活还的去干。

    不过,猪八戒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师父这里受的气,要找个对象发泄一通。那么,就在这个魔人身上,动一动小手脚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