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213章 是谁在躁动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祎弟,灭了这畜生!”

    虽然镇元已被镇压,不可能再泛起任何风浪。但观音依旧非常生气,话语中全是怒意。她不想多让这个家伙多活时日,让陈祎赶紧出手解决,省得看着恶心。

    对于观音姐姐的要求,陈祎自然乐意办理。应了一声后,便飘身过来,烨华神剑照着镇元脖子砍下。

    “师父稍等!”

    猪八戒急忙大喝着阻止,让得陈祎的手停在半空中,不解的看着这肥猪,问道:“八戒,你这是要闹哪样?起开,别耽误老子杀人!”

    “师父啊,你且听我老猪说可好?”猪八戒赶紧解释:“师父,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牛鼻子平生翻了多少错误,糟蹋了多少良家妇女,让得多少美好的家人家破人亡。如此猪狗不如的东西,怎能那么便宜的给了痛快?”

    镇元一开始以为,猪八戒是要给自己求情,饶了自己一命啥的,心里还对这肥猪蛮有好感。可谁曾想,这猪头不是要给他求情,而是要想着法子折磨,简直没人性!

    “猪八戒!”镇元一边吐血一边大喝起来:“你若敢折磨本大仙,就算做了鬼,也绝对要你此生都在噩梦中度过!”

    “啥?你说啥?”猪八戒歪着脑袋道:“让你家猪哥哥在噩梦中度过?说的好像比唱的还要好听嘛。来来来,继续继续。”

    要是刚才,镇元说真话,猪八戒断然不会打折扣,因为镇元真的有那个实力。可现在不一样了,被师父招呼得不要不要的,就等死亡降临了,还说什么高话,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

    其实,镇元心里也清楚,自己如今就是唐僧砧板上的鱼肉,人家想怎么切就怎么切。怒吼猪八戒,也不过是发泄发泄罢了。

    既然要发泄,那就得好好的发泄个够。于是,镇元不理猪八戒,转头看向陈祎,话语非常冰冷,还极具威胁性:“唐僧,你最好赶紧放了本大仙,否则……”

    “否则,你是要哭还是要闹?你倒是说呀!”猪八戒现在将自己当成了主角,表示他天蓬大元帅的存在。

    镇元还是不理会肥猪,继续看着陈祎道:“唐僧,本大仙乃神主大人认可的弟子,你若敢对本大仙有半点不敬,定会遭到神主大人的惩罚,落个万劫不复的下场!”

    啪!

    陈祎打了个响指,淡淡一笑道:“似乎,说话威胁本圣尊的人不止你一个,但结果,全都死了,而且死相还很不雅观。”

    说着,陈祎转身看着观音道:“姐姐,八戒说的没错,不能便宜了镇元这畜生,必须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观音觉得似乎也是这个理,于是,便微微点头道:“好,那就交给悟能吧。此刻也已天色不早,我们找个地方歇息歇息。”

    啪!

    陈祎打了个响指,笑嘻嘻道:“很好很好,那就交给八戒处理,我们赶紧去找个地方落脚,好好的谈谈人生,哇卡伊!”

    “哇卡伊是什么意思?”观音非常不解,歪着脑袋,眨巴这大眼,想知道答案。

    陈祎挠了下光头,嘿嘿一笑道:“这个嘛,也就是个语气词,意思大概就是,和姐姐与浅儿在一起,我无比快乐和幸福。”

    “哦。”观音似懂非懂的点了下头,而后直接吩咐孙悟空:“猴头,且去看看,附近可有人家能落脚。记住,别太窄了,我们人多。”

    “知道,知道!”孙悟空咧嘴一笑,翻着跟头道:“菩萨请宽心,俺老孙办事,那是包你们满意的。一定会给你和师父,还是小师娘,找一间幽静且宽大的房间……别打脸,俺老孙去也!”

    见观音扬起玉手,孙猴子急忙驾云而去,空中回荡着这厮那好多种意思的笑声。这让得观音和白浅都是脸蛋儿一红,有些不敢与陈祎直视。

    如此表情,陈祎是猪也都能明白,今天晚上,将是他来到这西游小世界的最快了时光。

    “春天的故事,我们的春天……”

    生怕自己抑制不住心中的某种冲动,做出后悔八辈子的事儿,所以,陈祎急忙扯开嗓门,唱起了上一世的红歌。

    沙和尚和小白龙也没闲着,急忙到一边去小声商量着,如何让师父他们,今天晚上的小婚事更为完美。

    而得到了生杀大权的猪哥,则是不停的嘿嘿发笑,让得那地仙之祖瘆得慌。他在心中猜想着,这个肥猪,将会以怎样的方式来折磨自己,要如何才能让这肥猪手下留情,甚至,将他偷偷放走。

    “我回来啦!”

    不一刻,孙悟空的叫喊声从远方传来,随即,这猴子嗖嗖几下,就返回原地,向陈祎汇报情况:“师父,这附近没有什么人家,估计都像黄丽家一样,遭到了镇元那老畜生的危害,不死的也都搬走了。最近的,也在百里之外,叫牛家村,看样子很是不错。”

    倘若是在上一世,或者是在刚刚穿越之时,听到百里之外这四个字,陈祎估计会满脸冒汗。毕竟,就算是开小车,也特么需要一小时左右啊。论走路的话……还是不要想了。

    但现在不同,这里人人都是仙家强者,区区一百里路程,也就是眨眼间的事情。所以,陈祎便点了点头,让孙悟空带路,一行人浩浩荡荡,并隐去身形,朝牛家村进发。

    镇元这下还真是乖,并没有半点挣扎,老猪让他如何他就如何,一副任你宰割的模样。而且又被那不知名东西所变的绳子绑着,更能说得过去。

    只可惜,并非所有人都像他一样,笨的比什么都不如。尤其是陈祎这个人精,更不会觉得,镇元这老东西会如此老实,一路上都盯着他,防着他,以免发生变故。

    一百余里的路程,仅仅半分钟就抵达。

    看着那百余户的村子,陈祎心里真的好激动,心想着,今夜将会是怎样的景象。是打单呢?还是双开?又是来一发呢?还是彻夜欢歌?艾玛!怎可以如此躁动?

    摸你豆腐,爽栽,爽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