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095章 骨粉是怎样炼成的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对于陈祎来说,刚开始时,想着一具白骨是自己第一世的妻子,感觉非常不美好。虽不想再度斩杀,但起码也不会再有什么关系,帮她超度超度,轮回做人便可。

    但是,当他看到水晶球中,白浅那半点也不输于观音姐姐的容颜和身材后,此前的念头顿时被打消,换了一个想法。

    此时的白浅是妖,是白骨精,但一定有办法让她修得人身,再度展现往日妖娆,再度成为自己的女人,与那观音姐姐做个伴儿。

    而现在,竟然听说有个什么骨王,还将注意打到自己女人身上来了,作为一个穿越而来的男人,绝壁不能忍!

    杀!是陈祎此时心中唯有的想法。

    不过,既然白浅已经说了,那骨王法力高深莫测,也不可轻易行动。万一,人家的修为比陈祎自己还要高,贸然前往的话,估计连自己都得变成白骨傀儡。

    思于至此,陈祎便徐徐站起,走到白浅跟前,将那一道淡淡的身影,温柔的搂住,口中轻语道:“浅儿,我能这样叫你吗?”

    白浅虽很幸福,但也显得有那么写不自在。千余年了,这个讨厌的死人,怎就说抱就抱呢?也不问问人家,这么多年是怎么样度过来的。

    不过,虽心存抱怨,可白浅此时此刻真的好幸福,好幸福。她等了千余年,终于等到了夫君的到来,终于等到了夫君温暖的怀抱。女人,求的不就是这些么?

    不知不觉,白浅竟忍不住抽泣起来,虽无真正的泪水可流,但亦能听得出,她是多么想将这么多年来的憋屈,通过大哭释放出来。

    “哭吧,大声的哭出来吧。”陈祎将白浅搂着,让她在自己怀里尽情的哭泣。别说是一个女人,哪怕是一个男子汉,在经历了这诸多种种之后,也定然会如此。

    良久,白浅终于停止了哭泣,倒靠在陈祎怀里,柔声道:“夫君,你还记得叫妾身浅儿,浅儿真的好开心。刚才浅儿如此失态,还请夫君莫要笑话,莫要嫌弃。”

    “这是哪里的话?”陈祎温柔一笑道:“浅儿,为夫亏欠你太多太多,让你受委屈了。不过,从此刻起,我不会再离开你,更不会让谁欺负你。那个骨王,我定灭了他!”

    说这话时,陈祎不由散发出了一股浓浓的杀意,弥漫着整个小屋。

    白浅缓缓转过头,看着陈祎道:“夫君,那骨王法力无边,我们招惹不起。能再见到夫君,能再和夫君说说话,浅儿已心满意足。明日,浅儿便自爆而亡,不会再害人,也不会让那骨王得逞。”

    陈祎淡淡一笑,摸了下光头道:“真是我的傻女人,为夫断然不会让你如此做的。你且给我说说,那骨王到底有多厉害。比起你来说,是个什么概念。”

    “深不可测。”白浅用了这四个字,而后又道:“如果用我来作比较,估计那骨王只需随便挥手,便能让浅儿灰飞烟灭。”

    陈祎又道:“那与为夫的那些个徒弟相比呢?就说那猴子,与骨王比起来,又是何等的差距?”

    “这个……”白浅顿了顿,摇着头道:“浅儿未曾知晓那猴头的法力,难做比较。”

    “这很好办。”陈祎微微一笑,而后抬头叫嚷:“猴子,下来,为师有事找你。”

    孙悟空本就未曾入睡,一直都在尝试着偷听师父和那白骨精的谈话。只可惜,仅仅能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高分贝话语,其他的,无法入耳,连贯不起来。

    此刻,听闻陈祎呼叫他老孙,便刷的一下降落地面,推门而入,挠了下脑袋道:“师父,有何事要吩咐俺老孙?”

    陈祎一脸正经的看着孙悟空,开口道:“听好了,将你最大的能力激发出来,制造气势,让你师娘看看。”

    “什……什么?”孙悟空有些弄不懂方向,看着白浅道:“这妖怪,是俺老孙的师娘?师父,您不是时常教导我等,泡妞也不可随便的么?可是……”

    “此乃特殊情况,日后再与尔等说明。”陈祎还是一脸的认真。

    如此,孙悟空也没辙了,轻叹道:“不是已有观音菩萨了么,怎还要一只无实体的妖怪?也罢也罢,这与俺老孙没关系,做好自己的事便好。”

    说着,孙悟空便按照陈祎交代,将自己的灵力全部催动,制造出无比强大的气势,让得陈祎都不由感叹,这猴子悟性就是好,都快突破到金仙了。

    而白浅,感受着孙悟空的这强大气势后,也是不由惊叹:“好强!比我强大太多太多了。若能有十个这样的高手,定能赢了那骨王。”

    陈祎哈哈一笑,朝孙悟空挥了挥手:“猴子,没你的事了,去睡觉吧,别偷听,否则后果很严重。”

    孙悟空不由打了个寒颤,这个臭秃驴,原来知道自己在偷听,还好他心情不错,否则,估计又得被狠狠的惩罚一通了。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所以,孙悟空立即驾云升起,远离陈祎,以免和尚反悔,来个猴子遭殃。

    “夫君,为何如此大笑?”白浅不明白,陈祎这到底是为哪般。

    陈祎一拍手掌道:“浅儿,你说的那骨王,好日子也该过到头了。今儿个,我们好好歇息一晚。明日一早,便带为夫去找骨王。我要让他知道,骨粉是如何炼成的。”

    “可是,骨王太过强大了,我们人手不够,还是……”

    “无需担忧,为夫自有办法收拾它。对了浅儿,要与为夫同睡,还是各自为眠?”

    听到陈祎问得如此直白,白浅害羞了,细声细气道:“浅儿……浅儿听夫君的便是。可就算与夫君同眠,浅儿也不能尽妻子之责,夫君会不会……”

    陈祎大手一挥道:“没事没事,憋了那么久,再憋一段时日也无妨。来来来,为夫抱你上榻。”

    说着,也不管白浅同意与否,陈祎便霸道的将人家抱起,跨步朝那张小木床走去,脸上露出了难以道出其意的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