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094章 陈祎谈人生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这一整天时间,都未见陈祎师徒走出小屋,更没来吃斋饭,让得雪儿父女想表达下谢意都不能,只能按照陈祎的吩咐,不去靠近那小屋。

    末了,天色渐沉,还是不见陈祎师徒出来。雪儿担着挨骂的风险,还是走向小屋,想要叫陈祎他们吃饭。

    嗖!

    就在雪儿离那小屋还有二十来米时,便听到一声细微的破空声传来。随即,孙悟空这猴子就出现在雪儿跟前,骚包的甩了下额头长毛后,看着雪儿微笑道:“雪儿,休要靠近,师父在睡觉呢。”

    雪儿眨巴着大眼睛:“孙长老,睡觉也得用膳啊,这一整天都未吃东西,会饿坏的。”

    “不会,不会!”孙悟空连连摆手,跳到一旁的石桌上道:“雪儿,俺老孙告诉你,像我等修仙并有所成就之人,甭说是一天了,哪怕是一个月不用膳,也丝毫不曾影响,你就宽心好了。不过,雪儿既已来此,便与我老孙聊聊……”

    “猴哥,你怎又要泡妞了?”

    便在此时,猪八戒也凭空出现,挺着大肚腩,坏笑着道:“猴哥啊,师父让我等守住外面不许他人靠近。你这倒好,只想着泡妞,看师父不念那紧箍咒痛死你。”

    “呆子!”孙悟空呼的一下跳过来,揪住猪八戒的大耳朵道:“俺老孙与雪儿仅是聊聊,你休要胡说八道。不然,别怪俺老孙的金箍棒不认人!”

    雪儿觉得这师兄弟当真可爱,嘻嘻一笑道:“猪长老,你说的泡妞,那是何物?怎不见孙长老拿将出来,给雪儿看看呢?”

    猪八戒立即回答:“那不是物体,而是要……呜呜呜……”

    孙悟空急忙伸手捂住猪八戒的长嘴,不让这死肥猪说出来,并对雪儿道:“雪儿,你这便回去吧,照顾你父亲要紧。”

    雪儿是个聪明人,知道人家这是不想让自己再呆着,便甜甜一笑行了个礼,转身徐徐离开。

    直到雪儿走远后,孙悟空才松开猪八戒的嘴巴,并一个响头就盖过去,低喝道:“死肥猪!日后你若再如此乱说,看俺老孙不打死你!”

    猪八戒甩了甩嘴巴,捋了捋长耳,反驳道:“你这弼马温,我老猪哪里乱说了?你那明明就是在泡妞,根本不是在执行师父的任务。待师父醒来,老猪便告诉师父,咒死你这遭瘟的猴子!”

    “找打!”

    孙悟空一下来气,掏出金箍棒,就要教训猪八戒。而也便在这时,沙和尚与小白龙急忙现身劝架,不能让他们真打起来,打扰师父休息。

    沙和尚道:“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就别再争吵了。泡妞也好,聊天也罢,那些都不重要。若是惊扰了师父,那才叫糟糕呢。”

    小白龙也是急忙附和这沙和尚:“是啊,沙师兄说得没错,可不能惊扰了师父。不然,他老人家怪罪下来,我等谁也扛不住。”

    这些话,让得孙悟空冷静下来,将金箍棒放回耳朵中,瞪着猪八戒道:“你这个该死的肥猪,今日暂且饶你一次。日后再胡说,俺老孙就算被念紧箍咒,也定不轻饶!”

    开什么玩笑?泡妞这种事,压根就不能说出来,水到渠成最好。说出来,便会适得其反,吓跑了对方。这可是师父的秘传,必须牢记。

    猪八戒自然不会就此承认,便道:“我哪里乱说了?老沙,小白龙,你们评评理,我老猪哪里乱说了?这猴子,本来就是在泡妞。”

    沙和尚叹了口气道:“二师兄,有些话还真不能说太真了,否则,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大师兄本就是只色猴子,见着美人,哪里能有不泡之理?你我心知肚明便是了。”

    “老沙!”孙悟空险些气晕,这个死河妖,看他平日里话少,一本正经的模样,没想到,也是一个阴险之人,骂人骂得你无话可说。

    小白龙则是个和事佬,微笑着道:“各位师兄,就别再说那些了,可别吵醒了师父。我们还是各自回到各自的地方,继续看护吧。”

    孙悟空冷哼一声,瞪了猪八戒一眼,便一个跟头飞上半空。腰身一扭,便不知去了何处,消失不见了。

    猪八戒等人也没再说什么,纷纷再次藏起来,为陈祎守护,不让他人惊扰。

    时间,在睡觉中过得真心是快。待陈祎醒来时,已快到了子夜时分,便让孙悟空等人离开小屋,自己找地方睡去,这让得孙悟空等人心中狂奔着非洲大水牛。

    这个死和尚,自己睡也睡好了,还要将他们赶出去。这大晚上的,去哪里找地方睡觉?看来,只能各自驾云而起,在半空中歇息了。

    陈祎对这四个徒弟的反应到还满意,也没再去要求什么。独自在小屋中煮茶,等着白浅的到来。

    子时刚到,便感到一阵阴风吹来。随即,白浅那淡淡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陈祎跟前。

    “你来了。”

    “我来了。”

    “坐吧,我给你泡杯茶。”

    这一语一句间,陈祎均没有抬头看白浅一眼,独自泡茶,动作很是娴熟,又是那么的优雅,让得白浅看的很是痴迷,没有怪罪陈祎连看都不看自己一下。

    终于,陈祎泡好了一壶,倒了一杯端起,这才抬起头看向白浅,将茶递过去,微微一笑道:“来,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白浅并未伸手接茶杯,淡声道:“若是那时,你对我有这一半好,那该多幸福?可惜,此时我未修得人身,无法饮下你这杯茶了。”

    陈祎这才反应过来,将茶杯放下后,尴尬一笑道:“你看我,怎就没有想到这个呢?莫怪莫怪,真不是故意的。”

    白浅不再说这些废话,直接开门见山:“说吧,今夜约我来此,想要给我个什么交代?我知道,你法力高深,非我所能及。但我亦不会……”

    “你误会了。”陈祎打断白浅的话道:“我就想问问,这一千年来,你是不是将我恨到骨子里去了?还有,今后有何打算呢?”

    白浅又叹了口气道:“我恨你,我非常恨你,恨你如此狠心,将我抛弃,还令人杀害并抛尸荒野。但是,我更爱你,多么希望,在某一天,你能将我接走,不要再受那骨王之气。”

    “骨王?”陈祎摇了摇头,有些分不清方向了。话说,怎就没有听闻,还有什么骨王这个说法呢?

    白浅点了点头道:“我能白骨不烂,并修炼成妖,就是因为那骨王的帮助。但他有个条件,那就是在我修得人身后,要做他的妻子,永世不得离开……”

    砰!

    陈祎一拳将桌子砸成粉末,怒喝道:“老子的女人他也敢想?什么毛线骨王,碰到我陈祎,我就让他灭亡!走,带我去会一会那所谓的……”

    “夫君莫要冲动。”白骨精急忙制止陈祎道:“夫君,那骨王法力无边,不可贸然前往,会害了夫君的。”

    陈祎也非莽撞之人,得先弄清楚对手的底细,才能有把握打胜仗。于是,便示意白浅坐下,让她将那骨王的信息说道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