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西游僧活 第0045章 陈祎论道

时间:2018-04-19作者:极地沙漠

    若说猪刚鬣是为了遍地撒网,重点捕鱼。那么,那三个变成美女的母猩猩为何到现在依旧没能得手呢?而且,老猪一开口讲道,还真是有板有眼,很是有些奥妙。

    看着法坛上用心讲道的老猪,陈祎非常纳闷,这货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不过,陈祎懒得去花时间寻找答案,直接跨步上前,在众人不解且厌恶的眼神中,走上了法坛,直接开口打断老猪。

    “八戒,别调皮了,跟为师上路吧。”

    猪刚鬣抬头,看着陈祎,眉头一皱道:“这位长老,你为何上来?此处仅有我老猪一人,并没有你所说的八戒,还请回去吧。”

    陈祎这才想起,八戒这个名字还没有给他呢,人家现在还叫猪刚鬣,最多,也就是观音姐姐赐予的猪悟能。

    “你……”

    陈祎刚刚开口,猪刚鬣便打断道:“看来,长老非寻人而来,定是想与我老猪论道吧。此前亦有过此事,老猪甚感欣慰。长老,请坐。”

    原本,陈祎要直接告诉老猪,说自己就是他要等候的取经人,赶紧收了他后,好去处理那三个女妖怪。

    可一听这货要论道,陈祎顿时来了兴致,看看这头猪会说些什么玩意。于是便盘膝坐下,双手合十道:“摸你豆腐,既然猪圣人有此兴致,贫僧便讨教一二。”

    “长老是客,还请先来。”老猪也不废话,立即便要进入正题。

    陈祎点了点头道:“敢问猪圣人,何为道?”

    何为道?

    这个简单的问题,让得老猪不由一怔,开始正视起眼前这个和尚来。之前也有不少人前来论道,但没有一人提过此问题。就连他老猪,也真没有想过,道为何物。

    他其实并不懂什么道,哪怕还在天庭做天蓬元帅时,也都只知道调兵遣将,动用法术,从未去管他什么道不道。能打仗,能打胜仗,那才是王道!

    那时,因想学那齐天大圣去偷吃蟠桃,被王母亲自抓住。本不用惩罚的,只要答应王母做一件快乐的事情就行。可大元帅不干,他觉得不能把自己送给一个老女人糟蹋了。

    所以,被王母反告一状,成为了强行未遂的罪犯,险些被送上斩仙台。还好平时为人还算不错,得到众仙的求情,才免于陨落,被打下凡间,元神附在了野猪身上,成为了一头会法术的猪郎。

    为此,老猪发誓,从此不再近女色,以免悲剧重演。在得到观音菩萨点化后,更是静心修炼,等着取经人的到来。

    可等啊等啊,就是不见东土大唐的取经和尚。所以,无聊中的老猪,就化身为现在这副模样,来给众人讲道。当然,是讲他自己的道,也便是一些修炼的法门而已。

    现在,被陈祎如此一问,真的懵逼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但又不想让台下的众人失望,失了威信,赶紧转动眼珠想办法。

    良久,老猪终于开口了:“道,乃仙法之根本,亦为修炼之大成。正所谓,得道成仙,便是如此了。”

    陈祎微微一笑,觉得这家伙还真有点悟性,说出了个总概。不过,陈祎是来砸场子的,自然不会嘴下留情。调出了真正唐僧的记忆,开口论道。

    “何为道?道乃无形,亦为自然。所谓万法千变,不离本源,万物之灵,源于自然。道者,修身养性,求长生,远世俗,但亦非大道。”

    “大道之人,以博爱之心包容天下,此乃知心矣。自然之众生心中皆有灵,亦可入道。道出于自然,亦可容于自然。”

    “故,万物皆含道理,灵台清明,意沉心中,用心读,用心想,奥妙便在不言中。人之道,乃心中之道,亦为生命之道,方能称大道。”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让得老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但又领悟颇丰。就连台下众人,也是听得如痴如醉,赞许连连。

    但陈祎却觉得,自己真特么能瞎掰。什么这个道,那个道,他自己也弄不清楚是个什么样的道道。

    老猪万分佩服,拱手道:“长老真乃得道高僧,老猪受益匪浅,还望高僧多多指点。”

    说这话时,老猪是满脸的认真,没有半点敷衍。一来是想多听听这道法之说,让自己今后有事情打发时间。二来,如果领悟道法,修回仙体,就不用再苦苦等候那取经和尚了。

    下方的众人,也是虔诚的看着陈祎,希望他能继续讲道,无论是猪圣人,还是这位陌生的高僧,只要能给他们讲道,都是他们心中的神。

    看着这些面孔,陈祎其实很想继续装逼,继续卖弄。可脑海中记忆再多,他也没法组成语言描述出来,很是蛋痛。

    想了想,陈祎嘴角上扬,露出了坏坏的笑容。心想,老子讲什么鬼名堂你们也不懂,越是胡扯,你们就越相信那是大道。那好,我就来好好的给你们说说。

    于是,陈祎清了清嗓子,又开始谈论他的大道:“道可道,非常道,转圈又来道道道。我到你未到,算是你迟到。三到两不到,如同做强盗……”

    陈祎胡扯起来,那真是口若悬河。话语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一发不可收拾。说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可是,就这样的胡编瞎掰的话,让得众人听得如痴如醉,已达忘我境界。就连孙悟空这个泼猴,猪刚鬣这头野猪,以及颇有些道行的三只母猩猩,也都是佩服不已。

    过了好一阵,陈祎终于口干舌燥,停了下来。见大家都沉浸在自己的瞎掰之中,顿感心情大好,险些就要笑出声来。

    陈祎干咳几声,看着老猪认真道:“猪圣人,贫僧所说,可还算得是道?”

    “算得,算得!”老猪急忙点头,满脸的佩服,急忙开口:“高僧乃真人不露相,老猪惭愧。若高僧不弃,老猪请高僧到我洞府小歇几日,再多多提点提点老猪。”

    陈祎点了点头:“也罢,相逢便是缘,贫僧答应你便是。但贫僧行李马匹尚在高太公府上,得去取将出来,方能上路。”

    “好说好说。”老猪一听陈祎答应下来,自是异常兴奋,急忙扶起陈祎,一边快步下台一边道:“老猪这便与圣僧前往,将那行李取来……哦对,还有你马匹。”

    “你马匹!”

    陈祎突然高声怒喝,让得老猪和众人都是一愣,满脸懵逼。尤其是老猪,真搞不懂状况了。不是你说的还有行李马匹么?怎么一提还有你马匹就如此暴怒?

    那么,到底是谁马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