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495章 情敌挑恤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夜晚降临,整座城市灯火通明,对于陆诗棠来说,这样的夜晚是很平常的,她穿着一套灰色的职业装,刚接待完一个想要看二手房的客户,对方显然被陆诗棠的外表给迷住了,那名男士身边的妻子,莫名对陆诗棠有了敌意,赶紧拽走了自己的老公。

    陆诗棠对这种事情早就习惯了,她成交的对象一般都是老人家居多,因为,她嘴甜,热情真诚,对于有购房需求的客户来说,真的很容易推销出去。

    一辆酒红色的保时捷跑车,随意的停在了门店外,车上走下来的是一个短发的女人,她着装打扮也并不妖艳,一条长裙,尽显贵气优雅,她推门进来,陆诗棠立即微笑询问:“请问是过来看房子的吗?”

    “不是,我是过来找你的。”那个女人开门见山,拽了一张椅子就坐了下来,抬头,目光锐利的在陆诗棠的脸上打量起来。

    年轻貌美,气质清纯,她眸底一闪而过的嫉意,很快又被她隐了下去。“找我?请问你找我有事吗?”陆诗棠有些惊讶。

    “你可能不知道我是谁,但我然望你能放过厉盛权,他现在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厉家原本就是家族企业,内部关系很混乱,厉盛权想要稳固他的管理大权,就必须找个家门相当的女人结婚,我是他的最佳人选,我不管你们之前是什么关系,但既然我看上他了,我希望你能到此为止,不要再来打扰他的生活。”女人神情高冷,像是在跟陆诗棠宣战,一来就是重头戏上场。

    陆诗棠神情一片惊震,她没料到会有女人找上门来,要求她跟厉盛权分手。

    可,他们早就不是恋人关系,也从来没在一起过,哪里来的分手呢?

    “你可能找错人了,我跟厉盛权早就没有关系了,我从来就没有缠过他。”陆诗棠俏脸微微泛白,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女人的话,她的内心还是很难受的,她努力的将那份不舒服压下去,有个女人跟他门当户对,还能在工作上帮助他,这不是好事吗?这不是她一直想看到的结果吗?

    “我没有找错人,我知道是你,因为你,他一直不肯接受我。”短发女人露出一抹轻嘲:“对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子,我叫周莹,如果你有什么条件的话,你只管提出来,我都能答应你。”

    “我没有任何的条件,如果你跟厉盛权真的相爱的话,我一定不会打扰你们生活的。”陆诗棠故作坚强的开口,内心深处,却开始泛起了酸意。

    她能做到的,无非就是让自己心死,她早就死过一次了,她愿意带着这份遗撼,一个人坚强的活下去。

    “好,你说到做到,但前提条件,你必须让厉盛权对你死心,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他了,为什么到现在,你还不肯接受别的男性?你还是喜欢他的,不是吗?”周莹发出一声讥嘲,同样是女人,这点心思,她又岂会不知?

    陆诗棠听着她咄咄逼人的话,神情一颤,随即反驳:“我不交男朋友,你也要管吗?”

    “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你不让他死心,他根本不会考虑跟我结婚,厉家的情况,你可能不知道,厉盛权被人算计了一次,公司损失很大,他将面临一场商业危机,如果他胜利度过,他的位置才能稳固,如果他失败了,他的叔叔会立即让董事会的人换掉他,你要是真的还爱着他,你该为他做点什么。”周莹说完,她就站了起来:“到底想怎么做,你自己选择吧,我不会逼你的,但结果是不会改变的,我喜欢他,而且,会越来越喜欢,我妈给我算过命,说我别的能力没有,但谁也别想跟我抢男人,她会输的很惨。”

    陆诗棠听完,呆住了,她听过千奇百怪的挑恤之词,却还第一次听人说算命这种威胁人的话,她忍不住想笑,眼前这个女人是有多大的自信啊,竟然觉的只要她放手,厉盛权就一定会属于她的。

    “那个算命先生在哪?我也想找他算一算我的婚姻和事业,如果他算的准的话。”陆诗棠扬唇笑了起来,带着嘲意。

    周莹目光一狠,声色俱厉:“怎么?你在怀疑我?”

    “没有啊,我就是觉的如果人的命真的能算出来的话,那这世界上谁都能过的很幸福。”陆诗棠嘲笑道。

    “我不管,我知道你的弱点,不要让彼此难堪。”周莹说完,直接转身离去,离开的时候,她把跑车的油门加的很足,故意让陆诗棠听到她车子的咆哮声。

    陆诗棠神情暗淡,有些站立不稳,轻轻的靠坐在办公桌前。

    她没想到会有情敌找上门来挑恤,她的内心早就乱成一团了。

    厉盛权遇到困难了吗?

    陆诗棠拿出手机,紧握在掌心里,想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却又提不起勇气来。

    算了,相信他肯定有能力安然度过的,自己根本在事业上帮不了他。

    厉盛权脸色阴沉的盯着窗外,突来的一场秋雨,让人有些措手不及,也将他所有的好心情都带走了,他手指紧捏着椅扶,投资的大型商场因为一件离奇诡异的事情,暂时搁置下来了。

    在商场后面的地基里,突然出现了一堆白骨,紧接着,就有人跳出来说,这商场的前身是一片乱坟岗,厉盛权觉的很可笑,这件事情,本该立即压住消息的,可却还是走漏了风声,然后迅速的让人知道,业主在闹,各种负面新闻扎堆的涌来,厉盛权真心觉的,有人在背后整他。

    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跟他开这种可笑的玩笑,让他抓住,绝不放过。

    厉盛权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是纪冥西打来的,他赶紧拿起接听。“那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发生这种古怪的事情?”纪冥西也看到这条消息了,觉的有些扯,但人敬畏鬼神之说,却根深蒂固,所以,这件事情还是挺棘手的,就算证明了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也无法将这惶恐从业主的心中抹去。

    “我觉的我可能被人给整了。”厉盛权苦笑自嘲。

    “那你觉的会是谁?有怀疑的对象吗?”纪冥西还是很关心他的,毕竟,他死而复生这件事情,一直带给他不太好的影响。

    “除了我叔叔,谁还会对我下这么狠的手?”厉盛权讥嘲道。

    “他还真是不遗余力啊,你这次亏损多少?公司资金还能流动吗?”纪冥西担心的问他。

    “将近三十多亿,目前运转没问题,只是我可能要面对整个股东的质疑了。”厉盛权自嘲。

    “这件事情,一定要调查清楚,不能白白蒙受冤枉,股东大会上,你一定要稳住,不能交出管理大权,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只管来找我。”纪冥西低声叮嘱他。

    “谢谢你,冥西,这辈子能交上你这样真诚的朋友,真是我的荣幸。”厉盛权的心情稍稍好了一些,想要知道身边哪个朋友是真诚的,一场灾难就足够认清了。

    “你跟我客气什么,我还指望着跟你谈合作的事情呢,如果厉家的掌权人不是你,那我的市场肯定会被抢走的。”纪冥西微笑回答。

    “我曾经说过,我们厉家的生意,绝对不涉你纪家的市场。”厉盛权笃定的说道。

    “你说到做到了,这才是值得信赖的朋友,前几年,你对我帮助很大,我不会忘记的。”纪冥西知恩感恩,在他刚接手纪家的时候,也是拼了命的工作,可仍然遇到不少的阻碍,在那段拼命的岁月里,厉盛权在事业上给了他不少的帮助和意见,这才是见证友情的有力证据。

    “好了,我一直在等一个人给我电话,先挂了。”厉盛权低声道。

    在他挂了纪冥西电话后,他的手机又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号码,心跳微微加速。

    陆诗棠此刻坐在车内,她的车就停在厉氏集团总部的大楼下面。

    雨水模糊了她的车窗,雨刮器一次一次的划过,她能清晰的看到顶层那个办公室,此刻还亮着灯火。

    “小诗!”低沉的男声,此刻显的格外的磁性。

    “网上传出来的那个消息是真的吗?”陆诗棠在听完周莹的话后,立即了就打开了网络,很快的就知道了厉氏集团传出的消息,她内心一震,还是担心的过来找他了。

    “是真的。”男人声音显出几许的倦意。

    “你还好吧?”陆诗棠听出他声音里的疲累,她更加的担忧了。

    “我想见你,可以吗?”男人轻声恳求。

    “我就在你楼下。”陆诗棠小声说道。

    男人迅速的起身,拿了外套就往外走:“我这就下来。”

    厉盛权走出客厅,就看到马路旁边停着的那辆白色轿车,他心头轻颤,立即冒着雨,快步的朝那车子跑了过去。

    陆诗棠看到男人竟然不撑把伞就跑过来,她眸色一颤。

    厉盛权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坐了进来,此刻,头发和衣服都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