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365章 要她表个态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凌乐乐正紧张不安的捏着手里的包装袋,听到男人那一声清冷的质问,她眸色一呆,抬起来,望着他。

    男人的目光紧凝着她的俏脸,看到她抬头,那双哭红了的眼睛,更加显眼,他内心一震,一种说不上来的燥郁感缠九六着他的心头,他语气也更加逼迫了几许:“说话,哪个男人送的。”

    凌乐乐赶紧将那个包抱在怀里,低声说道:“不是男人送的,是我朋友送给我的,女性朋友。”

    靳司夜听了她的解释,半信半疑:“哪个朋友会送你手提包?你还视若珍宝,当我好骗吗?”

    凌乐乐诧异的望着他,有些急了:“你为什么不信呢,是我朋友白轻悦送给我的,我今天帮她公司拍了一个杂志广告,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她。”

    凌乐乐说着,就要伸手去包里找手机,男人俊脸一窘,大手直接就按住了她那只手:“不必了。”

    正好这个时候,电梯门打开,他们已经到家门口了。

    “那你为什么哭了?朋友送你礼物,别告诉我,你是感动的哭了吧。”靳司夜讥笑了一声,觉的她不是这么多愁善感的女人,不可能会因为收到礼物就哭。

    凌乐乐白晰的脸蛋瞬间羞红一片,小声嘟嚷:“谁说我哭了,是有沙子进了我的眼睛,我揉红了的。”

    靳司夜便不揭穿她了,反正他是不想再惹她又哭一场。

    “白轻悦为什么要请你去拍杂志?你现在还没人气。”靳司夜就事论事的询问她。

    “我也不知道,轻悦可怜我呗。”凌乐乐嘴上虽然这样说,但心里还是很开心的,她把白轻悦送给她的那个包小心翼翼的打开,放在了她的衣柜里,男人不知何时,已经跟着她进了她的卧室,看到她将那个包小心珍藏起来,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没错,他又吃醋了,还是一个女人的醋。

    “有必要这么珍藏吗?又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靳司夜讥嘲她。

    凌乐乐却白了他一眼,撇撇嘴角:“你不懂,我珍藏的不是这个包,是我跟轻悦难能可贵的友谊,我发誓,以后她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事情,不论什么事情,我都一定会帮她的。”

    “这世事会变,友谊也不一定能做一辈子的,你别太天真了。”靳司夜低声劝告她。

    “你不相信这世界上有不变质的友情,我却相信,天真有什么不好?天真的人,能过的简单一些,不像你的思想那样复杂。”凌乐乐不以为然的轻哼一声,却是有她的坚持。

    靳司夜幽眸深深,凝在她的后背处,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他也希望能够在她的心中永远都有一席之地,不想被她忘记。

    “凌乐乐,你会忘记我吗?”男人突然忍不住的问出声来,虽然他觉的自己问这种话有些傻,却还是想知道她会怎么回答他。

    “想忘啊,可忘得了吗?你可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债主了。”凌乐乐咬了咬唇片,一脸认真的回答。

    靳司夜表情一僵,这个女人故意答非所问的吗?

    “如果你有一天把债全部还清了,你还会记得我吗?”靳司夜觉的自己此刻就像一个爱情的乞讨者,是那么的卑微。

    凌乐乐当然知道他在问什么啊,可她不敢回答,也不能答他。

    “你今晚想呼什么?我没买什么东西回来,要不,我下楼去给你打包回来吧,我现在就去……”凌乐乐说着,就要转身从他的身边逃开。

    可惜,男人不想让她就这样逃走,当她转身的那一刻,她的手臂就被男人用力的抓住了。

    “凌乐乐,你想逃避到什么时候?你真的不想正视一下我们之间的感情吗?”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一抹受伤,他觉的,凌乐乐是故意回避的。凌乐乐心跳在加速,感觉男人抓握在她手臂处的温度在升高,她俏脸胀的通红,呼吸急促了起来。

    “靳司夜,能不能不提这件事情啊,我们现在这样相处的不好吗?”凌乐乐语气透着恳求,如果说之前她恨着他,此刻她可以冷漠的当场拒绝他,甚至还会恶狠狠的伤害他,可她现在却发现自己只想逃开这个话题,因为,她的心已经没有之前的坚定了,她恨他,可又在心里多了另一种感情,依赖。

    “不够好。”男人目光里多了一抹贪婪,声线低哑了下去:“我想要更好。”

    凌乐乐被他的话给震的浑身轻颤了起来,随后,她咬住下唇,美眸一片惊慌:“你……你还想要怎么样啊?”

    “我想知道,你现在对我是什么感觉。”靳司夜当然不会现在就逼迫她,他会一步一步的来,不会给她压力,但也绝对不会让她逃开。

    “我……我不知道。”凌乐乐不敢去看他的眼神,但就算不看,也能感受到他眸底的灼热感,她害怕,想逃,逃的远远的,等到这个男人又恢复了平常时的淡然,她再回到他的身边来。

    “不知道?你连自己的心都不知道吗?笨蛋。”靳司夜被她给气笑了,觉的她要么是真的傻,要么就是她又逃避了。

    凌乐乐被他骂了一句,这才猛的抬头望着他:“我才不笨,靳司夜,你一定要知道吗?那好,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离不开你了,你提供给我吃住,给了我一个像样的家,我遇到麻烦,第一时间就会想到你,每当天快黑的时候,我就会想着你晚上想吃什么东西,要给你买回来,我觉的,我已经把你当成生活的一部分了,我很依赖你。”

    靳司夜看着她一本正经的答着,俊眸一片愕然。

    凌乐乐也觉的自己这种行为跟笨蛋没区别,一边恨他,一边又离不开他,自己就是一个无赖一样,想粘着他,又不想负责任。

    “好,我知道了。”她以为这个答案会惹男人大怒,可当男人薄唇上扬时,她一脸呆愕,男人竟然没生气,更没有斥骂她无耻。

    “你知道了,那你是不是要马上赶我走了?”凌乐乐眨了眨眸子,紧张的咽了咽口水。

    靳司夜看着她这可爱的模样,伸手挑了她的下巴,薄唇迅速又热烈的吻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