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358章 恶魔的化身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靳司夜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言语,因为接下来他要说的,怕凌乐乐又会不高兴。

    “你接戏的时候,我不希望你有真正的吻戏,我不管导演怎么要求你,但你得学会拒绝,我喜欢你,我见不得你跟别的男人有这种关系,第二,你不能拍尺度很大的戏,露个肩膀露个腿,是我能接受的底线,第三,你只能安安心心拍戏,不能跟你们剧组的男演员私底下有过分的交情,如果让我知道你背叛了我,我会……”靳司夜平静的语气,在说到最后的时候,呼吸有些沉重了,他目光盯紧了对面的女孩子,咬了咬牙根,这才继续说道:“以上几点,你必须遵守,没有理由。”

    凌乐乐愣愣的看着他,随后,她低头嘲笑了一声:“你还没开口的时候,我就想到是这些条件了,是,霸道总裁,我理解,放心吧,我一门心思只想搞钱,不想搞事,我怕麻烦。”

    靳司夜听到她这么有自知之明的话,俊脸微怔。

    “我提出这些条件,你会生气吗?”靳司夜又压低了声线问她。

    “不生气,反正我也没想过找男朋友的事情,更不想谈恋爱,演戏嘛,只是一份职业,就像你们上班一样,难道出去上班,就一定要谈恋爱吗?”凌乐乐撇撇嘴角,不以为然的说道。

    靳司夜气笑了一声,这个女人拎的还真清楚,也许,他真的想多了。

    “你不找男朋友,其中也包括我吗?”靳司夜心底还是有些难受,感觉她否定了所有男人,其中就有一个他。

    凌乐乐白晰的俏脸莫名的羞红一片,她咬了咬筷子:“靳司夜,你占我的便宜还没占够啊?还想让我主动贴上来让你占吗?我可没这么傻。”

    靳司夜怔愕的看着她,凌乐乐一双关眸闪闪发亮。

    “吃饭的时候,还是别说话了,影响食欲。”凌乐乐见他还想说什么,她赶紧打住他,其实,她此刻的心情有些乱,她不想再提感情的事情,是因为她觉的自己已经不是一个旁观者了,像是搅入了这场游戏之中,她害怕,害怕这个男人继续靠近,她会没有力气再去将他推开。

    这一夜,凌乐乐睡的很安稳,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她在拍一场戏,她听到导演的声音在喊,让男一号出场,她像里的女主一样,抱着一份入职报告,站在一家公司的大厅,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她看到了一抹高大俊美的身影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凌乐乐,跑过去,撞他!”导演的声音传来,她埋头往前跑去,撞进对方的怀里,以为戏到此就结束了,却发现,那个男一号紧紧的抱住了她,耳边传来了靳司夜霸道的声音:“凌乐乐,这次是你主动投怀送抱的,我不会再放手了。”

    梦里的她,猛的抬头,就看到靳司夜薄唇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下一秒,境头一切换,竟然是一个装饰喜庆的房间,靳司夜仍然抱着她,将她放到了床上去,导演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新婚之夜,你们好好演。”

    凌乐乐就看到靳司仪的手伸向她的衣襟处……

    “啊,不要……不要乱来,靳司夜,走开,不要脱!”凌乐乐捂住自己的胸襟的位置,不停的大喊着,反抗着,哪里还有一点恩爱的样子啊?“凌乐乐,醒醒!”就在凌乐乐在梦里挣扎反抗不休的时候,她耳边听到了一个很不满的男声。

    她用力的呼吸了一口气,美眸猛的睁大,就看到靳司夜不知何时,站在她的床边,双手环胸,一脸郁闷的看着她。

    “你…你要对我干什么?”凌乐乐紧张不安的抱紧了被子。

    “我在问你干什么,你刚才做梦梦到我了?”靳司夜其实只是路过她的房门,发现她房门没关,又听到她好像在不断的叫嚷,这才走进来看看她,没想到就听到她刚才在喊的那一段话,他很无语。

    “没……没有啊,我没梦到你。”凌乐乐这才发现,刚才是在做梦,现在梦醒了,靳司夜仍然是那一副高冷禁欲的表情,半点没有梦里的那种邪恶气息。

    “那你为什么要喊我的名子,还说什么不要脱,脱什么?”靳司夜薄唇勾起笑意,嗓音变的低学了几许。

    “我……我没说啊?”凌乐乐紧绷着神经,俏脸轰的一下,全红了,连耳根子都是火烧一般的烫。

    “你没说吗?我可是字字听的清楚,凌乐乐,在你梦里,我是个恶魔吗?我要侵犯你?”靳司夜此刻俊脸一片黑沉难看,不用怀疑,肯定是这样的。

    凌乐乐:“……”

    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她刚才做梦的时候,全部说出来了?

    “去做早餐。”男人一改温柔的表情,铁青着脸色命令她。

    凌乐乐赶紧爬了起来,跑进浴室洗漱完毕出来后,就进厨房去做早餐了。

    完了,这个男人好像很生气。

    凌乐乐无奈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为什么会做那种梦呢?一定是拿到了试镜的机会太过兴奋了,所以一夜都在做梦演戏,只是为什么男主角会是靳司夜?哪怕换一个她崇拜的男演员也好啊。

    “好了吗?”门口,男人凉凉的声音传来。

    “哦,好了,煎蛋!”凌乐乐立即端着两个煎鸡蛋,还烤了面包走出来。靳司夜嫌弃的看着,最终却还是拿了一片面包咬了起来。

    凌乐乐坐在他的对面,大气不敢喘一下,觉的自己羞窘死了。

    靳司夜沉默的把早餐吃完了,就往外走去,凌乐乐默默的拿了背包跟在他的身后,在等电梯的时候,她偷看了一眼男人的表情:“要是你工作很忙的话,我就坐公交车去吧,不麻烦你送了。”

    男人却直接按了地下停车场的负层,淡声道:“下次做梦梦到我,别喊出来了,我不想知道。”

    “做梦是没办法控制的。”凌乐乐觉的他要求有些严格。

    靳司夜脸色更黑了一些,就是因为梦是一个人内心的反射,他才更气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