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356章 好事被打扰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头顶上方传来男人低沉沙哑的闷哼声:“用这种方式来探病,你肯定是第一个吧。”

    陆诗棠美眸一片惊慌,就仿佛做了坏事被当场抓住了,她又羞又恼,听到男人竟然还用心情打趣她,那说明他病的不是很严重。

    “厉盛权,你放开我。”陆诗棠发现不知何时,男人结实的手臂搂紧了她,还在她的后腰位置处打了一个结,她被困住了,她有些羞恼的低叫。

    “小诗,在我最想你的时候,你来了。”男人薄唇在她的发间轻轻磨蹭着,沙哑又好听的男声响了起来,像是深情的告白。

    “我不是来看你的,我…我有朋友也住院了,我来找他的。”这个时候,陆诗棠只好现场编了一个谎言,她真的不想让厉盛权误会什么,她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的心思。

    “哦,是吗?你那位朋友叫什么?我可以去看看他,也会告诉他,我有多羡慕他。”男人非但没放,还抱的更紧了一些,薄唇往下游移,抵在她娇嫩的耳侧:“小诗,你在说谎,你今天要来看的人,他的名子叫厉盛权。”

    “不是!”陆诗棠俏脸飞起一片的红晕,像一只小猫似的,在他怀里又推又挠,最后变成了捶打,气急的低叫着:“厉盛权,你混蛋,放手。”

    “啊!”男人还真的放开了手,接下来,他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俊美的面容闪过一抹惨白之色,眸底也是一片痛楚,他的声音变的虚弱了几分,往后面的墙壁无力的靠了过去:“小诗,我心脏刚做了手术,你就那么狠心的捶我,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快点去死?这样,你就脱解了?”

    “什么?”陆诗棠美眸瞬间呆住,目光死死的盯着他用手捂住的地方:“你心脏做了手术?”

    “我……我没几天日子了,小诗,我原本只想悄悄的离开这个世界的,是谁那么多嘴,竟然把你叫过来了?我…”厉盛权话说到这里,就开始用力的喘了起来,一副快要喘不上气来的样子,俊脸又从惨白胀成了通红之色。

    陆诗棠表情已经凝固了,她呆呆的站在原地,美丽的双眸,不知何时,已经涌起了一片的泪意,她垂放在身侧的两只手,轻轻的发着颤,看着男人难受的几乎要喘不上气的样子,她心如刀割。

    “小诗,在我最后的日子,还能看到你,我就算是死,也不留遗撼了。”厉盛权苦笑几声,俊脸又变的苍白了起来,但他的目光却是深情如许,仿佛将所有的情意都表露了出来。

    “别说了!”陆诗棠猛的摇着往,泪水便瞬间滑了下来,她一步一步的走到他的面前,眼睛里的泪,怎么也止不住。

    “厉盛权,如果你死了,我会用我的一生来祭奠这份爱情,我不会再嫁别人了。”陆诗棠泪流满面,嗓音已经哽咽了,仿佛连话都说不出来。

    厉盛权其实只是想试探一下她的反映,如果她知道自己要死的消息,她会不会仍然那般冷漠无情,可他一试才发现,她竟然要为他守一辈子的活寡,那可真要心疼死他了。

    “小诗!”厉盛权此刻心动的厉害,看在她那么坚忠的份上,他真的不太忍心继续骗下去了。

    “哥,你的药我拿过来了,你赶紧吃。”就在厉盛权打算跟陆诗棠解释这件事情的时候,电梯门打开,厉朵朵看到大哥的身影,立即大叫了一声。

    厉盛权后背猛的一僵,而此刻站在他面前泪如雨下的陆诗棠表情也是一呆。

    “咿,嫂子也在啊,你别担心,我大哥就是连续熬了两天的夜,没休息好感冒发烧了,公司事情多,他太忙……”

    “咳,朵朵,谢谢你替我送药过来,你先回去吧。”厉盛权此刻俊脸一片的尴尬,由其是他看到刚才还为他深情而哭的陆诗棠,这会儿的眼神恨不能真的杀了他一样,他浑身一抖,完了,戏演过头了,只怕难于再收场。

    “厉盛权,你混蛋。”陆诗棠没想到厉盛权竟然演戏骗她,枉费她刚才还真心为他哭了一场,真的太过份了,她这辈子都不要再理他了。

    “哎,小诗……”厉盛权俊脸一惨,急急的想要追回转身跑走的陆诗棠。厉朵朵眨了眨眼睛,完全不知道自己打扰了大哥的好事,她一脸蒙圈的表情问道:“哥,嫂子怎么了?她好像很生气呢。”

    “都怪你,来的太不是时候了,本来我还能跟她解释一下的。”厉盛权此刻一脸懊悔的表情,刚才他也是一时兴趣,想演场戏来试探一下陆诗棠的,没想到,郊果适得其反,这次不知道要怎么再去哄回她了。

    “哥,你做什么坏事了?”厉朵朵一脸惊奇的表情。

    厉盛棠把刚才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厉朵朵瞬间生气跺脚:“哥,你怎么能这样呢,你这样是会娶不到老婆的。”

    “我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刚才看到她突然来找我,我就想试试她对我还有没有感情。”厉盛棠被妹妹的话一吓,俊脸又吓白了三分。

    “女人最恨男人的欺骗了,你一定要记住这个教训,下次不可以再骗她了,活该你单身。”厉朵朵气呼呼的转过身去,不想理大哥了,觉的大哥真的是凭实力单身的。

    厉盛权无奈的摊了一下手:“我也知道过份了,可你知道她刚才说什么吗?她说如果我死了,她会为我守一辈子的活寡,朵朵,你说,她的心里是不是还有我啊?”

    “她真这么说了?”厉朵朵一脸惊讶的表情。

    “嗯,意思差不多。”厉盛权俊眸微亮,薄唇勾起开心的笑意:“我还是有机会的,对吗?我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绝对不会让她守寡的。”

    “不要脸!”厉朵朵丢了一记白眼给大哥,转身就走了。

    厉盛权叹气,靠在墙壁上,回味着刚才她泪如雨下的模样,心中轻哼:“追女孩子,哪还需要脸面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