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332章 突然找上门求复合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凌乐乐还是凌家大小姐的时候,她的爷爷给她订了一门亲事,对方是跟她门当户对的金融界富二代陆绅修,家里有私人银行,还有各种证券公司,发展势头不错,凌乐乐又跟对方从小认识,觉的对方品学兼优嘴还很甜,她觉的这门婚事应该不会差的。

    就在她这样以为的时候,凌家突然被靳司夜亲手毁了,一朝落没,她当时很不安,第一时间跑去找未婚夫帮忙,可对方竟然出国了,买的是连夜的机票,凌乐乐当时傻站在陆家门口,最后暗然离开。

    凌乐乐第二天主动提出退婚,陆家毫无异意,把当初签的一张协议当着她的面撕了,还给了她一点慰问金,凌乐乐一分没拿,转身离开了。想要看清楚一个人的真实人品,很简单,穷一次就都看透了。

    凌乐乐有自知之明,不想强人所难,对方即然有意躲开她,她也无意再跟他想像将来的事情了,就这样,沉默之中,两个人变成了毫无瓜葛的陌生人。

    如果这一辈子都不要见面,凌乐乐也不会觉的遗撼,可偏偏,对方又跑过来找她了。

    “你来找我,有事吗?”凌乐乐神色淡漠的问他。

    “乐乐,你现在住哪?我听我表妹说你在这个学校上课,最近过的还好吗?”陆绅修一脸关切的问她,心疼之情,溢于言表。

    凌乐乐忍不住在心底冷笑了一声,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

    “如果你是来关心我的,那就算了,我现在很好,不劳你关心。”凌乐乐说完,就往外走去。

    陆绅修立即伸手挡住她的去路,神色透着自责:“这两年我工作挺忙的,我们退婚后,我其实一直很内疚,毕竟,我们之前相处的挺好的,乐乐,你恨我吗?”

    “陆绅修,你不觉的你说这些话有些无聊吗?我当然不会恨你了,我们退婚是最正确的选择,因为我们只能同甘甜,不能共苦难,放心,我没有贬嘲你的意思,这是常人都会做出的选择,要换作是我,我可能也没有那么伟大,只能说我们没有缘份了,各自为安吧。”凌乐乐说完,准备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去。

    “乐乐,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在没你最无助的时候因为工作忙的缘故去了国外……”陆绅修伸手抓住了凌乐乐的手臂,急切的向她道歉。

    凌乐乐没料到对方竟然会来抓自己,她又惊又怒,更羞愤不己,用力甩开他:“陆绅修,你够了没有,我们现在是陌生人了,请你自重。”

    “如果你不原谅我,我会很难过的,我一辈子都会自责……”陆绅修一脸痛苦的说道。

    “那是你的事,与我无关,放手。”凌乐乐用力的甩脱他的手,快步离去。

    陆绅修站在原地,看着凌乐乐的背影,目光复杂,一脸深思。

    没有了凌家的依靠,凌乐乐目前又能靠谁呢?如果在她脆弱的时候,自己能够给她一个依靠,说不定她还是会选择嫁给他的,有时候,他会想,如果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那自己的生活肯定没有那么自由,对方会管着自己,如果娶一个实力远不如自己的,那他婚后仍然可以过的像单身一样的自由快活,一个只能依附自己的女人,她绝对是没有权力管自己行踪的。

    对于陆绅修来说,凌乐乐的外表是非常不错的,清纯中透着轻熟的气质,等到再过几年,想必会是一个非常优美妩媚的女人,不管是放在家里还是带出去,都不会让男人丢了脸面。

    “凌乐乐,我要重新追求你。”陆绅修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觉的自己的机会是百分百的。

    在陆绅修离开后不久,远处一根柱子后面,阮姿优闪了出来,她看了一眼手机里的照片,凌乐乐竟然还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呵,还真看不出来啊,竟然有这么多的男人来找她。

    凌乐乐走出校门口,找到了司机的轿车,快速的坐了进去。

    刚才陆绅修的出现,令她的心情很凌乱,这令她想到了当初的难堪和狼狈。

    “如果真的为我着想过,早干什么去了?还当我是傻子吗?”凌乐乐低声喃喃,望着窗外,心里说不出来的难受。

    退了这个婚,她是一点也不后悔,相反的,现在对她来说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如果没有当初狠心退婚,这会儿她如果继续跟陆绅修纠缠不清,那才是一件可怕的恶梦呢,她又怎么会是陆绅修的对手呢?对方要她圆就是圆,要她扁就是扁,富人圈子里那些不公平的事情,她是见多了,所以,才会那么的寒心。

    凌乐乐回到家,已经天黑了,她照常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不少的东西回家,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换下衣服,开始打扫。

    凌乐乐虽然不会做饭,但打扫的工作越做越顺手了,她渐渐有了当保姆的觉悟了。

    凌乐乐在抹电视柜的时候,脑海里不时的又闪过陆绅修来找自己说的那番话,所以,一个失神,不小心把摆在柜头上的一个花瓶给打碎了,瓷片碎了一地,发出来的声响,让凌乐乐几乎跳了起来。

    “完了。”凌乐乐俏脸一片的惨白,蹲下身看着打碎的花瓶,不安的抱住了自己脑袋,就算她对古董一无所知,却也能感觉到眼前这个花瓶的价值绝对比自己所想的还要高出很多。

    “怎么办?”凌乐乐懊悔的肠子都青了,她为了想一个不值得的人,竟然把靳司夜的东西打碎了,这多少钱啊?她要怎么赔?

    就在凌乐乐一脸无助的蹲在地板上,伸手要去拿花瓶碎片的时候,大门突然啪哒一声,打开了,靳司夜搭着一件西装外套走了进来。

    “哎!”凌乐乐为了去看他,触在地上的手指,突然被碎片一割,痛的她疼赶紧缩了回来。

    靳司夜目光凝固,看着蹲在地上的女人,以及眼前碎了一片的陶瓷,他的心脏隐隐作疼,该死的,他两百万拍回来的古董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