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323章 靳司夜生气了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轿车一路往前驶去,黄昏下,路灯慢慢的亮了起来,微黄的暖色光芒,格外的美丽。

    凌乐乐许久没有这么悠闲的打量着这座城市了,家道破败后,她的活动范围就在那么一个小圈子里,连这城市的边沿都没有来过,她九六才发现,有不少以前的旧城被拆迁了,一栋一栋的高楼耸立起来,更填了这座城市的繁华热闹。

    轿车上了高架大桥,凌乐乐一愣,回头看了一眼闭目养神的靳司夜,他今天晚上要带她去哪?这座高架大桥是私人建筑的,通往的是一座湖中小岛,岛上是富人区销费的地方,普通人是不敢轻易来这种地方的。

    凌乐乐以前跟随家人来过几次,她还记得爸爸带她逛了奢侈品店,买了一个包送给她过十八岁的生日。

    如今,已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凌乐乐眼眶莫名的红了一圈,将心底那冒出头的一丝情意疯狂的压了下去,她是坚决不要喜欢上身边这个男人的,如果不是他,自己还有一个温暖的家,现在,她变成了一颗树叶,随风飘零,无处可依。

    靳司夜并没有睡着,他只是合着眸假睡,免得两个人气氛太过尴尬,可当他微微掀眸去看她的时候,却发现她正用手背去抹眼角的泪,他内心一震。

    她又怎么了?

    他可没有欺负她了。

    凌乐乐忍不住内心的悲伤,直到前方有一片璀璨的灯火映过来,她这才慌张的将眼角的泪水悄然抹掉,却不知,在她身后,那双幽深的眸子,将她所有的小情绪,小动作全部收尽眼底。

    到达了一家餐厅门口,靳司夜率先下了车,回头看了一眼呆愣着的凌乐乐,凌乐乐警醒的赶紧跟他下去。

    这是一家很高档的餐厅,主要是以海鲜为主,做工精致,用料昂贵,一顿饭下来,都是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凌乐乐低着个头,跟随男人的脚步,来到了二楼的餐厅门口。

    “乐乐!”突然,她听到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她。

    凌乐乐神经一抖,忍不住转过身去看,就看到了阮姿优,她一脸不敢置信,为什么会在这里碰到她?

    阮姿优穿着一套优雅的白色一字领礼裙,化了一个很漂亮的妆容,跟她在学校的素颜相比,此刻的她,很是风情万种。

    阮姿优也一脸的惊讶,随后,当她看到旁边的男人时,惊讶转变成了惊喜。

    “姿优,你怎么会在这里?”凌乐乐诧异的问她。

    阮姿优有些羞涩的低下头去,轻声答道:“我是来这里表演的,我六点到九点有三个小时的钢琴表演。”

    “姿优,真没想到你竟然下了课还会来这里工作,你可真是多才多艺啊。”凌乐乐突然觉的惭愧之极,同样是艺术生,她好像除了有点舞蹈功底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才艺,以前爸爸也打算要培养她的,可她一喊累,就停了所有的课程,现在她终于自偿恶果了,少年不努力,长大是悲剧。

    “靳先生,又见面了,上次的事情,我还没当面跟你说声谢谢呢。”阮姿优立即将目光望向靳司夜,眸光流转着笑意,笑意暗含着深情,如果对方是知音,那肯定是能感受到她眼波中的电流的,阮姿优已经释放出了自己的情感,就看靳司夜会不会接受了。

    靳司夜会站在门口等着,完全是因为凌乐乐,听到阮姿优感激之词,他只是淡笑了一声:“不必客气。”

    “真没想到我竟然会跟你的表妹在同一个班级,我一直想当面感激你的,希望靳先生能给我一个机会,下次想送点东西好好表示谢意。”阮姿优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表现的机会,所以,她大着胆子说了不少的话。

    “表妹?”靳司夜幽眸蓦然一僵,眼神带着质疑,看向了身边一脸紧张的凌乐乐。

    凌乐乐呼吸一停,心虚的不敢去看男人质问的眼神。

    “乐乐,我得去上台表演了,祝你们用餐愉快。”阮姿优虽然很不相离开,可是,她必须得工作了,在这里工作,可不能怠慢。

    等到阮姿优离开后,男人的脸色瞬间一片沉郁,嗓音满是不悦:“我什么时候多了你这样的表妹,我怎么不知道?”

    凌乐乐干笑了一声:“你别较真嘛,我也是为了应付她才这样说的。”

    “为什么要说是表妹?你可以有很多种身份选择,但不能说是我的亲人。”靳司夜转身往餐厅内走去,俊脸一片的黑沉难看,他是真的被气到了,谁给她的胆子,竟然敢这么乱说。

    凌乐乐懊恼的揪了揪眉儿,完了,她又惹他生气了,看样子,今晚的大餐,得泡汤了,他会不会不让自己吃饭啊?

    两个人要的是大厅靠窗的位置,没想到这个位置,竟然能够看到正在表演的阮姿优,凌乐乐顿时觉的头疼起来了。

    阮姿优脸上也突然泛起笑意,有些害羞,她没想到上天会对她这么眷顾,中午说想再见靳司夜一面,晚上就见到了,而且,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内,还能一直看到他。

    这一定是缘份吧,上天赐给她的好运。

    靳司夜没有给凌乐乐点单的机会,凌乐乐也不敢要求什么,拿出手机来玩,耳边却听到靳司夜对服务生一口气点了好几道菜,而且……好像都是她挺爱吃的。

    她忍不住抬眸望了一眼对面的男人,他不生自己的气了吗?

    服务生离开后,靳司夜俊脸又刷的一下沉了下来,端着酒杯,一口就将杯里的红酒饮下了,随后,有些重的将杯子往桌面上一摔。

    凌乐乐惊吓的一个激灵,大气不敢喘。

    “倒酒。”男人低声命令。

    凌乐乐愣了一下,看了看四周,没有服务生专门针对服务,这是在叫她倒酒吗?

    她立即巴巴的站了起来,拿了酒瓶,绕到他身边去给他倒酒。

    可就在她倒酒的时候,男人突然伸手往她腰间一搂,凌乐乐来不及惊呼,直接就坐到他的腿上去了,她大脑一片空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