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白轻悦顾瑞泽 第314章 过来提醒她

时间:2019-10-12作者:静待流年

    中午,白轻悦坐在办公室内,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她直接就挑明了自己的身份:“听说你在勾引纪冥西,我在你们公司楼下,我们聊聊吧。”

    白轻悦惊愕的望着手机屏幕,好一会儿才反映过来要询问对方身份。

    “你是谁啊,我们没什么好聊的。”自从和纪冥西沾上关系后,这些莫名其妙的电话就多了起来,前两天她办公室的座机还接到几个总部女人的怒骂呢,白轻悦一律都冷处理了,可今天这位,却直接找到她公司来了。

    “我是他的未婚妻,我们从小有过婚约的,你确定不想跟我聊聊?又或者,我到楼上来找你。”对方的声音听上去很骄傲冷艳,仿佛都不屑跟白轻悦说话似的。

    白轻悦浑身一僵,表情凝固,她还以为又是纪冥西的狂热爱慕者呢,没想到对方竟然说是他的未婚妻?她大脑一炸,突然想到之前顾瑞泽好像也说过,纪冥西是有未婚妻的,而且,他们是门当户对。

    白轻悦呼吸紧绷了起来,淡淡道:“你要真的是他的未婚妻,你该找他去啊,怎么来找我?”

    “我想见见你,看看你到底够不够格来挑恤我的位置。”女人语气越发的高冷,充满了不屑意味。

    白轻悦又惊了一下,听她的口吻,好像是真的趁着她来的,这是不见还不行了吗?

    白轻悦当然不会选择逃避,既然对方找上门来了,一定要见她,那她就下楼去见见这个女人,其实,不仅对方好奇她的存在,她也更好奇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白轻悦跟程静打了一声招呼,就往大厅走去了。

    大厅的门口,停着一辆白色的千万级轿车,一个女人懒洋洋的靠在车门旁,她戴着一个优雅的黑色墨镜,一头长发,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贵族女孩的气息,哪怕她低着头,也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进出的职员,一个个都在好奇着这个开着千万豪车的女人会是谁。

    白轻悦看到对方的时候,也没来由的感到了一丝的自卑,可能女人跟女人之间的直觉就是这么的准确吧,白轻悦觉的自己跟对方没有可比性。

    听到脚步声,靠在车门旁的女人抬起了头,墨镜勾勒出她娇好的面容,她则透过镜片,打量着朝她走过来的白轻悦,第一眼是很漂亮,可能是穿着职业装的关系,她整个人显的很素雅,五官精致,但却没有妩媚感,而是有一种温婉的感觉。

    “你就是白轻悦?”王诗韵摘下了墨镜,让白轻悦看到她的眼神,她目光中带着一抹傲气。

    白轻悦点了点头:“就是我,你找我有事吗?”

    “我叫乔诗韵,也许纪冥西没有跟你提过我,这也很正常,因为他根本就只是陪你玩玩而于。”乔诗韵扬起嘴角,带着一丝轻嘲的开口说道。

    白轻悦心里有些堵闷,此刻站在这里,她好像有一种见不得人的感觉,像是一个该躲在暗处,偷偷摸摸的人,突然看到阳光,会觉的惊慌。

    她想说点什么,却又发现自己好像最后什么都不要说,对方来意很明确,除了告知她一个事实之外,好像都不需要正眼来看她,因为她在眼前这个女人面前,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我得去上班了。”白轻悦转身要走,她真的不想跟这个女人说话,一种很莫名的情绪,已经占据了她的内心,让她想到昨天晚上,纪冥西跟她说的那番暖心的话,可此刻,那些话变成了一根针,猛戳着她的内心,让她感到疼痛。

    “白轻悦,我觉的做人得有最起码的自知之明,你是什么身份家世,你自己清楚,像纪冥西这种家庭出身的男人,他是不可能会娶一个像你这种每天只拿着死工资的女人,他需要的是一场势均力敌的爱情,他很好,我也不差,我不仅能够在事业上帮助他,我从小的修养和素质,跟他是同一个起点的。”乔诗韵说这番话的用意,就是想要瞬间敲碎白轻悦的痴心妄想,撕开她最真实的伪装,让她认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货色,纪冥西这种金字塔顶端的男人,又岂会是她能够肖想的,她相信,这种漫不经心的打击,比指着她的脸怒斥她,更直接,也更能伤到她的心。

    白轻悦背对着她,明明想快步离去,可双腿却像生了根似的,让她僵在原地,强迫自己把她说的话全部听进去。

    “我跟他是青梅竹马的关系,我了解他的脾气,他的为人,就连他一些小习惯,我都比你清楚,我爷爷曾经提醒过我,他说纪冥西绝对会成为很多女人的白马王子,未来我要竞争的情敌有很多,纪冥西是不会让我省心的,我当时听了,很伤心,也很不安,一直以来,纪冥西的身边都没有什么绯闻,直到你的出现,白轻悦,给你自己留点尊严吧,不要最后变的很难堪。”乔诗韵的声音,仍然是不紧不慢的,充满了自负感,言语之间像是在显耀着她和纪冥西的爱情,让人听着,都会自惭不如。

    白轻悦呼吸越来越紧滞,她竟然把她的每一个字都认真的听进去了。

    “是吗?谢谢你的提醒,让我认清了我自己。”白轻悦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不能失了态度,她转过头来,免强的笑了笑:“我还是觉的你跟我说这些有些多余,如果你真的是纪冥西的女朋友……”

    “未婚妻!”乔诗韵纠正她。

    白轻悦深吸了一口气,继续保持一点微笑:“好吧,你要真是她的未婚妻的话,那我当然也无话可说了,只是你刚才跟我说了这么多,我真的觉的你可能找错人了,我跟纪冥西……我们只是认识而于,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是吗?那就最好了。”乔诗韵说着,把墨锋戴上,转身坐上了车,轿车缓缓驶离,轻视对方的境界,就是连一个正眼都不要给她,乔诗韵自认为自己做到了。
小说推荐